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沧溟纪

作者:梦亡瞳 | 现言古言

收藏

  斗罗大陆上,一个从村里走出的女孩,摇身一变成了大陆第一世家的凰女,每走一步却都危机四伏。针锋相对的天之骄女,冷血无情的不祥之人,冷冽傲娇的冰凤魂兽,神秘的莫测的来仪镇四周多高山,但因着两国贸易交流,过往商旅总是会在此歇脚停留,采买物品。故而来仪镇虽小,却相当繁华。又虽背靠着素有十大险地之称的落日森林,却从未发生过有凶兽出没为恶的事,造就了这些年来一派安宁和乐的景象,真真好似一个世外桃源。。

第28章 天之娇女_沧溟纪_ 明月, 沧夜

    三脉的明珠,武魂非常出色,天赋非常优秀,倍受长辈宠爱,是天之骄女像的角色。因为之后她就向明月提交了全新挑战书,因为全新挑战赛的第一场是她和明月的强强对决。全新挑战赛也没阶别被限制,倒挑战赛没有阶别限制,倒是历来都是由低阶魂师向高阶魂师挑战,明珠已经是大魂师,主动向明月发出挑战,众人却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他们都已经听闻明月是传说中的凰女,何况一觉醒就有二十级的魂力,这样的事实让他们甚至忽略了明月还只有六岁的情况。。...

    三脉的明珠,武魂出色,天赋优秀,备受长辈宠爱,是天之骄女一样的角色。因为之前她就向明月递交了挑战书,所以挑战赛的第一场就是她和明月的对决。

    挑战赛没有阶别限制,倒是历来都是由低阶魂师向高阶魂师挑战,明珠已经是大魂师,主动向明月发出挑战,众人却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他们都已经听闻明月是传说中的凰女,何况一觉醒就有二十级的魂力,这样的事实让他们甚至忽略了明月还只有六岁的情况。

    “别忘记了我们的赌约,你输了就要向明秀道歉。”明月面无表情的跳上台,她消耗的魂力经过刚才的休息已经完全恢复了。

    “我看你还是自求多福吧。”明珠讽刺道。她今天穿了一件明黄色的比武服,衬得面容愈发明艳动人,年纪虽小却已经显露倾城之色,而明月看起来就要普通许多,或许在外人眼中明珠更像传说中的凰女。

    火凤凰出现,明珠浑身被火焰萦绕,她张开嘴,一缕细细的紫色火焰喷出。第三魂技:凤凰火线,明月见到过,上次明珠就是用这招击败明秀的。这种火焰十分难缠,一旦沾上就不容易熄灭。明月有了准备,立刻用魂力筑成一道屏障,挡住了这一攻击。真凰轻啸,明珠受到了压制,却面不改色,她的武魂火凤凰相比真凰血脉差距没有那么大,何况她已经是三阶了,比起之前的明瑶要强上一点。

    明月则动用了凤凰于飞,这可是九千年的魂技,魂环的颜色紫得深邃,隐隐有黑色出现。一双翅膀在明珠身后展开,她的第二魂环来自裂云雀,赋予她敏捷的身法,明月一时之间竟不能击中明珠。

    场面似乎陷入焦灼状态。明月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同时,左臂有冰冷的感觉弥漫,和之前右臂的温暖截然相反。似乎有什么扭曲了空气,明珠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击中了。

    恍惚间,她又回到了童年,在她武魂还未觉醒之前。她的父亲明锐是个风流浪子,女人很多,而她母亲是很不受宠的一个,她从小就被欺负得厉害,连一些旁系的子弟也敢嘲笑她!而那个时候,她的姐姐明柔却备受关怀。明珠觉得头好痛,黑暗的、愤怒的、绝望的情绪一起弥漫上来。

    这是明月偶然启发的技能,右臂的能力她早已经知道了,可以迅速治疗伤势,而左臂则是精神攻击,唤醒对方内心深处最不堪回首的记忆,以绝望为诱导,让对方失去意识。

    明珠眼前出现的画面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他人只能看到明珠突然不动了。她在内心深处经历那么多,外界却只是过去了短短的一瞬,不要小看这一瞬,明月抓住了机会,真凰展翅,切过火凤凰的身躯,明珠骤然受挫,意识恢复,她的眼睛瞪得很大,不信自己居然就这么输了,而后不甘的倒在地上。

    明月上前,直接把她从台上踢了下去,就像刚才她对明柔做的那样。

    “珠儿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你为何还要这样折辱她!”明智坐不住了,他的宝贝儿子很花心,孩子也多,但是只有明珠这个孙女才是他所疼爱的。至于明柔,武魂品质很低,本来不该进入族谱,却是明锐被她娘亲那个狐媚女子魅惑,苦苦求来的。

    明月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台下的明柔,三脉居然没人出来救治她,还是二脉派人来给她疗伤。这下明智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挑战赛不同于友谊赛,比赛中出现伤亡也是很正常的事,何况刚才明珠就是这么对明柔,他不出来制止,这会儿却用这么可笑的理由想要怪罪明月!明智勃然大怒,刚想拿出主事的威风呵斥明月,家主却抬起了手,“比赛继续。”明智没有办法,只好命人快快把明珠送回房间,用最好的药物治疗。

    明泽眯着眼睛打量明月,自己这个好侄女,还真是给了她很大的惊喜啊。战斗起来真像她的父亲,明煜。如果明煜还活着的话,一定比自己更加出色,他天赋优秀,处事果断,比起自己的优柔寡断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他多年来始终觉得上一任家主应该把家主之位传给明煜,而不是自己。更何况,当年的事情还是他对不起明煜啊,虽然心里一直催眠自己说是为了家族,其实说到底,终究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明泽的眼中浮现某种复杂的神色,痛苦与愧疚交织。不过刚才明月使用的那个技能似乎不是魂环,那又会是什么呢?

    “哈!”真是解气,明秀在台下看着,当日凌辱自己的威风去了哪里?见到明珠如同一条死狗被踢下台的时候,明秀心里充满了快意,如果不是场面严肃,她都想放声大笑,甚至想去在明珠的脸上也狠狠的踩两脚,让她也知道那种滋味。

    局势发展的太快,本来以为会有一场苦战,却是这样的结局。凰女果然是凰女,一群人各怀心思,有的暗中自豪,也有的咬牙切齿。这是挑战赛的开始,接下来的比赛更加精彩,却没有这一场令人值得回味。

    明风和明睿都接到了挑战,却没人上前挑战明萱。不仅仅因为明萱的魂力等级,这个少女出手从来都绝不留情,和她过招的结果都是非死即伤。她也没有参加友谊赛,现在明家和她同辈的年轻人还没有六阶魂帝,如果明江在,或许可以和她争锋,可是明江在归元学院进修。

    明月没有接着看下去,而是先回了梧桐苑休息,她连续比了两场,此刻脸色很难看。今天只会有友谊赛和挑战赛,凤神赛定在明天举行。

    明月真是倦极了,来不及冥想恢复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家主让人守着梧桐苑,没有让一些好事者打扰明月。夜色逐渐漫上来,明月忘记关上窗户,月光悄然的洒下来,拂过她的脸。不知何时,有一个白衣女子立在床头,俯首依依审视着明月。

    “你是谁?”凰轩出现在女子的对面,眼神不善。同时也十分心惊,明月的身边始终有人保护,何况府中还有阵法,外人不可能擅闯。女子不是明家的人,如何来到这里的?而且他有一种感觉,如果女子要杀他,只是动动手的事,幸好他没在女子的身上感觉到恶意。

    白衣女子立在那里,月光给她笼上一层朦胧的光芒,或许那些光就是女子身上发出来的,很不真实,让她看起来有一种即将羽化飞升的错觉。她眼神悲悯,容颜居然和明月一模一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