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沧溟纪

作者:梦亡瞳 | 现言古言

收藏

  斗罗大陆上,一个从村里走出的女孩,摇身一变成了大陆第一世家的凰女,每走一步却都危机四伏。针锋相对的天之骄女,冷血无情的不祥之人,冷冽傲娇的冰凤魂兽,神秘的莫测的来仪镇四周多高山,但因着两国贸易交流,过往商旅总是会在此歇脚停留,采买物品。故而来仪镇虽小,却相当繁华。又虽背靠着素有十大险地之称的落日森林,却从未发生过有凶兽出没为恶的事,造就了这些年来一派安宁和乐的景象,真真好似一个世外桃源。。

第25章 星罗公主_沧溟纪_ 明月, 沧夜

    少女离开了明娣的住处兰风阁,由明娣悉心培养照顾,明月对这位三姐也是很有好感。没料想到第二天,家主就传召明月过去的。议事厅里除了家主,竟然坐着二脉的明依,明娣的父亲明历,没料到第二天,家主就传召明月过去。议事厅里除了家主,居然坐着二脉的明依,明娣的父亲明历,三脉的明智和明丽。明月心里一惊,如果是责怪她偷跑出去玩,万万不会摆出这样的阵仗。。...

    少女留在了明娣的住处兰风阁,由明娣悉心照料,明月对这位三姐也是很有好感。

    没料到第二天,家主就传召明月过去。议事厅里除了家主,居然坐着二脉的明依,明娣的父亲明历,三脉的明智和明丽。明月心里一惊,如果是责怪她偷跑出去玩,万万不会摆出这样的阵仗。

    “明月,你可知罪!”明智把茶盏重重的放在桌上,首先开口。

    “明月不知。”明月迅速冷静下来。

    “不过就是一个女孩罢了,能有什么罪?”明依护短。“是的,明月事前又不曾得知。”明历搭腔。笑话,明月可是他们二脉的人,天命所归的凰女,自从当今圣上登基,这些年二脉在和三脉的斗争中一直处于下风,三脉又出了明萱,更是处处压制二脉,现在他们因为明月的回归慌了神,二脉可不会让他们合了心意!

    “那是普通的女孩子吗?现在星罗皇室已经派人前来了,如果不交出她,我们明家在星罗帝国的一切贸易来往都将受到致命的打击!”

    原来昨晚她救的那个少女,竟然是星罗帝国的皇室公主,阎水水!难怪,武魂白虎……那么昨晚城外两位封号斗罗交战也就可以理解了。皇室内部的龌龊事还少吗?大抵是宫廷斗争的牺牲品罢了。

    “听说星罗帝国已经派使者,这件事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明智道。明依和明历也沉默了,星罗帝国土地贫瘠,每年都要从天魂帝国进口大量物品,其中得到的利益是巨大的,如果明家和星罗帝国闹翻,受到的损失难以估量!

    “月儿没错,不过那个女孩我觉得还是交出去比较好,毕竟是星罗帝国的家事,我们不便插手。”思考了许久,明依还是这样道,明月是二脉的人,怎么样也得保住,可是没理由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和三脉对着干,何况这对明家有害无利。

    明泽坐在议事厅正位,“月儿,你怎么看?”

    对于家主会询问明月的看法,其他人都是心里一惊,“当然不能交人。”明月沉声答道。

    “我们明家的实力不弱于星罗帝国皇室,如果交人,对我们明家声誉会有很大的影响,认为我们这是在示弱。”明月娓娓道来,“二来,虽然现在表面平静,可是这些年星罗和天魂在边境一直纠纷不断,说不定哪天战争又会开始,那时候明家的产业才会得到更大的损失。倒不如现在藉此名义退出星罗帝国。”

    一个六岁的女孩能说出这样的言论,真是令人吃惊。“很好。”明泽投来赞许的目光。

    明依和明智满腹疑虑,他们掌管明家财政,心里比谁都有数。星罗帝国无疑是一块肥肉,没有吐出来的道理,虽然明月的话看似条理清晰,可是也未免有强词夺理的嫌疑。

    “就这么定了。”家主都发话了,那么这件事也有了定论。“你们都退下吧,明月,你留下。”明依心里仍然存在怀疑,家主这么做,是在暗示战争很快又要开始了吗?明智则是有些不甘,不过他也没打算凭此扳倒明月,只是没想到家主居然这么护着她!明智想着,六年前没能杀死她,这一次呢?看来,他是时候联系“那个人”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要这么做吗?”厅里只剩下明泽和明月两个人,明泽看着明月,问道。

    “明月不知。”她摇了摇头。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在暗中削弱明家的实力。”明月吃了一惊,为什么要这么做?

    “伴君如伴虎,我明家已经辉煌了千年,所谓功高盖主,你以为皇帝陛下不怕吗?这一次星罗帝国的使者面见圣上,给了他极大的理由,陛下这些年都更亲近风蝶孟家,听说孟家和姑塞郡的纪家达成了伙伴关系,恐怕也是陛下示意,来架空明家的举措。我们如果交出那个女孩,来和星罗帝国和解,恐怕陛下就会以通敌叛国的罪名来整肃明家了。所以我们除了这么做,别无选择。”明泽缓缓道。“我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如果交出那个女孩有好处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她交出去。这也是在提醒你,以后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以家族了利益为先。”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泽脸上有一闪而过的痛苦。

    “我明白了。”明月用力的点点头。她曾经听过这些话,在凤凰祖脉的时候。也是在那里,她曾经历过明锦儿的一生,她能说出刚才那番话绝非偶然。

    “他们虽然努力想要增强家族势力,可是很多时候让步才是更好的生存法则啊。本来不该那么早就让你知道这些事的啊。”明泽摆摆手,神情疲惫,示意她退下。

    明月刚从议事厅出来,明娣就着急的迎上来,“六妹,那个女孩刚醒就跑掉了。她伤还没好,这……”“我去看看。”明月安抚道。

    明竹也跟上,“要不要把她打晕带回去?”

    “不用。”明月摇摇头,远远的跟在那个名叫阎水水的少女身后。

    少女一路跑出了城外,终于站住了。这居然是那天两位不知名封号斗罗交战的地方,这一片的土地已然寸草不生,到处都是兵器的痕迹,可以想象当时的惨烈景象。

    葛叔也死了,爹爹娘亲都死了……阎水水茫然的看着周围,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她跪坐在地上,回忆里都是铺天盖地的血色,几乎要将她兜头淹没,她一闭眼还能看见当时的场景,母亲为了帮助她逃走,被一刀劈成两半。她捂住脸,眼泪从指缝间淅淅沥沥的落下来。都死了,都是因为她,为什么只有她活下来呢?她想要放声大哭,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明月找不到任何安慰的话语,只好默默的蹲在阎水水面前,这样沉默的陪伴或许是最好的安慰。

    就这样从清晨到傍晚,“你想报仇吗?”明月突然问道,阎水水的面容无悲无喜,看不出任何情绪。“如果不想那些人的血白流,就振作起来!”明月扶着阎水水的肩膀,逼她直视自己。

    阎水水依然没有说话,手指却深深扣进泥土里。

    “你愿意帮助我吗?”阎水水蓦然抬头,眼神炙热,“我知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凰女,如果你愿意帮助我复仇,我可以献出我的一切,包括生命!”她跪在明月的脚下,以额触地,良久不起。

    明月恍惚了一瞬间,这样的场景,怎么有点似曾相识?

    “我没法帮助你。”明月扶起阎水水,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就是绝望的情绪漫出来。“能帮助你的只有你自己。”明月接着道。“我可以成为你的好伙伴,明家的资源也任你使用,但是你的家族恩怨,我不会插手。你也不必报答我什么。”

    “真的吗?”阎水水不可置信,然而却有一种本能的力量在诱惑她,答应吧……答应吧!

    阎水水握住了明月的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