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沧溟纪

作者:梦亡瞳 | 现言古言

收藏

  斗罗大陆上,一个从村里走出的女孩,摇身一变成了大陆第一世家的凰女,每走一步却都危机四伏。针锋相对的天之骄女,冷血无情的不祥之人,冷冽傲娇的冰凤魂兽,神秘的莫测的来仪镇四周多高山,但因着两国贸易交流,过往商旅总是会在此歇脚停留,采买物品。故而来仪镇虽小,却相当繁华。又虽背靠着素有十大险地之称的落日森林,却从未发生过有凶兽出没为恶的事,造就了这些年来一派安宁和乐的景象,真真好似一个世外桃源。。

第18章 拜见家主_沧溟纪_ 明月, 沧夜

    这边明月突然体会到一阵危机感。一情的手刀了近在咫尺,这是她的第七魂技:魅影,也可以化出一个身外化身,实力拥用本体的百分之八十。明唐和明泰但是高估了,她是杀手出身贫寒,为“咣!”封号斗罗本来足以劈碎马车并且将里面的明月碾碎的一击,却被拦了下来,是明竹!她才魂帝修为,一个照面就受了重伤,这还是一情的攻击不是冲她来的结果,在这般冲击下的马车居然安然无恙。她挣扎着想要重新站起来,却重重摔倒在地。。...

    这边明月突然感受到一阵危机感。一情的手刀已经近在咫尺,这是她的第七魂技:魅影,可以化出一个分身,实力拥有本体的百分之八十。明唐和明泰还是低估了,她是杀手出身,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咣!”封号斗罗本来足以劈碎马车并且将里面的明月碾碎的一击,却被拦了下来,是明竹!她才魂帝修为,一个照面就受了重伤,这还是一情的攻击不是冲她来的结果,在这般冲击下的马车居然安然无恙。她挣扎着想要重新站起来,却重重摔倒在地。

    “放心,这马车可是八品魂器。”明瑶道,八品魂器,足以挡住封号斗罗的一击。话音刚落,“咔嚓”一声,马车上出现无数道裂纹,而后彻底散架。“快逃!”明瑶突然一推明月。

    一情吹了吹蓝色的刀锋,这柄『斩情』可是九品魂器。

    那边明唐和明泰魂力几近空虚,明竹已经无力再战。三百名魂宗齐齐抽出武器,“构筑阵法!”为首一人大喝,每十人一对,其他人的魂力通过阵法灌注到其中一人的身体,但是这样只是造就了三十名魂圣罢了,这是极限,他们的身体都有过强化,可是也只能经受九个人魂力的灌注。

    魂力的差距虽然有如天壑,但是他们至少可以用人墙为小姐争取到更多的逃亡时间。一情手起刀落,不断有鲜血溅地。每一人倒下,魂力灌注的对象就会立刻改变,整个过程默无声息,却充满了悲壮感。

    在明瑶的掩护下,明月本来可以逃走,可是她怎么忍心看着那么多人为了她战死?

    “凰轩!”明月突然道。“来了来了。”冰凤出现,打了个哈欠,精致的脸上流露出不满。

    随着凰轩的出场,整个空间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开始有大片的雪花飘落,每一片都锋锐无比,与明瑶制造的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冰灵之光。

    七十万年修为的冰凤魂兽,即使是全盛状态的一情,也不会是凰轩的对手。此时的一情,发髻松散,身上的烟罗锦缎已经破破烂烂,有些地方露出了洁白的皮肤,春光乍泄。她轻轻舔了下被血染红的嘴唇,看起来妖娆无比。醉情楼不允许有失败,与其回去以后接受楼主的惩罚,不如死在任务中更好。

    一情略微调息一下,就准备接着战斗,这下可是要拼命了,醉情楼的杀手都是疯子!

    “等下,你身上怎么会有他的味道?”凰轩犹疑不决,眼神变得肃杀,“莫非……”。他用了只有两个人能听到得传音问道。

    他说的不清不楚,一情却立刻领会了。“不,属下魂力低微,这怎么可能?那是楼主。”

    “什么?!!”凰轩一脸错愕。“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主人已经快到了大限,却迟迟不能突破,无奈之下才选择的这条路。”一情苦笑道。“您就是主人口中的‘小凤儿’吧?不知道您和她是什么关系?”果然,修为达到这种等级的冰凤魂兽,想来也没有第二个了。

    “现在那个女孩是我的伙伴。”凰轩道。

    “如果知道那个女孩是大人要保护的人,醉情楼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接这道任务的。任务现在是不可能完成的了,冒犯大人,请您惩罚我吧。”

    “回去告诉情天这里的情况,他不会为难你的。”醉情楼的楼主,原来叫做情天。

    一情喜出望外:“谢谢二楼主!”

    “好了你快走吧。”凰轩道。一情如逢大赦,只是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魂兽化的清冷男子,是和主人选择了完全不一样的路呢。

    随着一情的离去,所有人都送了一口气,包括明唐和明泰,家主派他二人来就已经足够重视了,何曾想对手居然会是一个拥有分身魂技的封号斗罗。

    冰凤魂兽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明月和他心灵有交感,她不知道为什么凰轩明明完全可以杀掉一情,却为何放她离去,也不知道他最后和一情说了什么,但是她选择相信,相信自己的伙伴。

    “这次是属下失察,请小姐降罪。”明唐和明泰单膝跪地,沉声道。

    “两位叔叔救了我一命,何罪之有?”明月突然道。“是两位叔叔关键时刻使用了武魂融合技,才击退一情,家主伯伯应该奖励你们才对。”她今年六岁,可是曾经以经历者的身份度过明锦儿的一生,所以心智早已经算是成年人了。

    凰轩这个时候已经消失了,明唐和明泰只以为那是一个拥有冰凤武魂的强者,难道是家主派来暗中保护的?他们知道明月不想暴露他的存在,也就不再说话,转身去清数人数了。

    这一战,三百名魂宗,只余两百五十一人,伤者更是无数。“死者每人家庭抚恤两百个金魂币!”明泰高声道。剩下的魂宗虽然为兄弟的死感到悲伤,却没有任何不满。他们的存在,就是为小姐赴汤蹈火,何况死后妻子儿女至少还能拿到钱,在明家的照拂下生活能够保证,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呢?

    “休息一个时辰,天亮后立刻赶路。”明唐道,所有的人都立刻盘腿调息。马车被修补好,不过只是能乘坐而已,失去了原本八品魂器的能力。而明竹伤势过重,被挪到马车里,明月尝试动用右臂的力量来治疗,不过明竹伤的太重,收效甚微。感觉到她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变冷,明月毫不犹豫的割开手腕,把血滴到明竹的口中。她的血液中含有长生丹的药力,虽然只是残留,却是最好的丹药。明瑶呆呆地看着,在她心里,这些人都是下人,没有必要这样,他们为她而死也是理所应当,她忽然有些明白明煜叔叔被尊敬的真实原因了。

    明竹的伤势慢慢好转,明月却失血过多而显得很疲惫。真是有点累了啊,她靠在马车上昏昏沉沉地睡去,这只是个开端而已,未来,究竟要死多少人呢?如果能够选择,她宁愿在于飞村无忧无虑地度过一生。

    在不远处,草丛里蹲着的几个黑影突破悄无声息地倒下,连武魂都没有释放出来就死去了。一个虚影看着马车里的明月,而后又悄无声息地消失。

    第二天傍晚的时候,队伍抵达了帝都。家主给明月安排在梧桐苑居住。明竹的伤好了很多,但是明月让她安心在房间养伤。至于明秀,她那天晚上一直躲在帐篷里,显然死亡给了她很大刺激,不过所有的心事重重都在看到明府的宏伟而烟消云散。作为第一世家和天魂帝国皇室的历代外戚,明府的辉煌程度甚至不逊于皇宫。

    “六小姐,家主请您过去用晚膳。”刚回到明家,就要见她那位家主伯伯了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