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沧溟纪

作者:梦亡瞳 | 现言古言

收藏

  斗罗大陆上,一个从村里走出的女孩,摇身一变成了大陆第一世家的凰女,每走一步却都危机四伏。针锋相对的天之骄女,冷血无情的不祥之人,冷冽傲娇的冰凤魂兽,神秘的莫测的来仪镇四周多高山,但因着两国贸易交流,过往商旅总是会在此歇脚停留,采买物品。故而来仪镇虽小,却相当繁华。又虽背靠着素有十大险地之称的落日森林,却从未发生过有凶兽出没为恶的事,造就了这些年来一派安宁和乐的景象,真真好似一个世外桃源。。

第14章 身死魔生_沧溟纪_ 明月, 沧夜

    “这……”明月楞住了。而已一会儿,她的身体就完全恢复如初,新生的皮肤如婴儿般嫩滑,但是被一层污垢掩盖住了。凰轩也惊讶了,他从来不也没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一时之间反应时不回来。“究凰轩也震惊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一时反应不过来。“究竟怎么回事?你你的第二魂技?”。...

    “这……”明月怔住了。只是一会儿,她的身体就恢复如初,新生的皮肤如婴儿般嫩滑,虽然被一层污垢掩盖了。

    凰轩也震惊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一时反应不过来。“究竟怎么回事?你你的第二魂技?”

    “不是,”明月苦笑道,这种情况她不是第一次遇见,之前在凤凰祖脉里,她就是凭借这个技能救治了明宿和明竹的。冰凤和她已经是生死相依的伙伴,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冰凤是这个世界上她最可以全无保留信赖的人。明月没有犹豫,就把所有的事和盘托出。

    凰轩也不知其所以然。

    “你说……”明月试探着问道,“该不会是……天赋魂骨吧?”

    “哈哈哈哈。”凰轩突然狂笑了起来。明月也有些讪讪,天赋魂骨,说出来她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戮云说过天赋魂骨极其罕见,只有上天的宠儿才能拥有,她这么猜测倒是有些厚颜无耻的嫌疑了。

    “不是这个问题。”凰轩正色道,“据我的血脉传承可知,天赋魂骨只会出现在上界的人中,至少斗罗大陆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哦。”明月明白了,可是那究竟是什么呢?她托着腮,百思不得其解。

    “喂!”凰轩捏着鼻子大叫道,“你能不能先去洗个澡啊!”

    “啊!”明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蒙着一层厚厚的污垢,一时有些赧然。她冒险吸收魂环的事要是被长老和明竹知道就糟糕了,他们会骂死她的。明月可怜兮兮的看着凰轩。

    他不得不出去打了一盆热水回来。

    明月欢呼一声,就开始宽衣解带。喂喂,我还在现场呢!凰轩想这样大喊。明月却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妥,一来她年纪还小,二来在她心里,凰轩始终是那个冰凤魂兽,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也就没想那么多。倒是凰轩,很不好意思的回到了魂环之中。

    于飞村后山长风曾经居住的洞穴前,一个血色人影正在缓慢的移动着。

    “终于回来了啊!”长风想着,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熟悉的环境让他很有安全感。他现在真的很惨,比明月捡到他的时候还要惨,浑身被血污包裹着,俊美无铸的脸上还有一道长达几寸的口子,从眼角的地方一直延伸到下颚,皮肉翻卷,倒在地上的时候沾上了些许灰尘,看起来血肉模糊,狰狞而又恐怖。他这个时候就好像一只被遗弃的灵宠,之前有人把他捡回去,可是这一次,那个捡起他的人,现在在哪儿呢?

    这几天明家的人一直在寻找他,几次差点撞见,然而他宁愿去一些万年魂兽王者的领地也不愿和于飞村的人交手,脸上的伤口就是一只八万年的地穴魔蛛留下的。万幸的是,他逃脱了出来。

    失血过多让他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恍惚间,他又听见那个声音。“你就是个不祥之人!”男人恶毒的咒骂道,“是你,就是你害死你娘亲的。”长风的娘亲,是在生他的时候难产,大出血而死的。他没有见过娘亲,只看到过她的画像,是个温婉的女子。因为娘亲的武魂是紫藤萝,所以他一直把武魂掩饰成紫藤萝。而他的父亲,自从娘亲死后就意志消沉,终日买醉,甚至连家传之物也拿去变卖来换酒喝。喝醉后的男人对他动辄打骂,左邻右舍也都不喜欢他,好像他的存在妨碍了他们什么。他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他,本来就是这个世间的不祥之人啊!

    后来呢?他死了,那个男人终于死了,再也没有喋喋不休的咒骂,再也没有醉酒邋遢的壮汉,长风狂笑起来,眼神中闪烁着痛苦和快意,他的脸上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黑气蔓延。

    所谓的“家”中早已经家徒四壁,他毫不犹豫的离开了那里,却因为体力不支倒在了街上。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对上了一双清澈的眼睛。那是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一种情绪,不是嫌恶,不是厌弃,也不是同情,而是……关怀。

    他见到了光。

    后来他坚持要离开于飞村,就是因为他不想伤害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关心他的人啊。他后来隐居在这里,也还是想能够经常看到她。明月,明月……

    “哈,真是一个可怜虫。”黑暗中,一个人影悄然出现,他拥有着和长风一模一样的面容,然而气质截然相反。他蹲下来,眸子里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不过就是可怜你罢了,就好像在大街上随便打发乞丐那样施舍你一点,你就感激涕零,真是没出息啊。”仿佛长风的倒影般的诡异少年说着,他全身上下笼罩着一种朦胧的黑气。“你看,她知道你的武魂后,就派人来追杀你了,不是么?”

    “不要说,不要说!”长风捂着耳朵,“你快给我滚开!”

    “轰隆隆——”天空突然想起一声炸雷,明明还是黄昏,天色如泼墨一般黑了下来。

    长风惊的一抖,倒影少年俯身在他耳边轻轻的说:“想想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你究竟做了什么。你和我一样,都是恶魔呀。”

    “不!”长风哀求的叫道,“不是我!”头好痛,他打起滚,而后用脑袋去撞地面。少年的笑容恍如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没有必要这样的啊,你永远摆脱不了我的,这就是你,选择力量的代价!”

    “来吧,只要你愿意,我们就可以一起……君临天下!”黑气慢慢吞噬长风,少年的身体和长风重叠了起来。“来吧,我们才是最强的。”他诱惑着。

    愈来愈多的血液从长风的耳中,口中,身体里流出来。他好像虫茧一样被污血包裹起来,结成了厚厚的盔甲,少年和长风已经完全发生了融合。

    “咔嚓!”不知道过了多久,血茧裂开了,一个全新的长风跨了出来。他的身形仿佛长大了几分,原本重到快要死掉的伤势完全好了,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头发和眼眸都变成了暗红色,脸上的伤口也愈合了,不过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细微的痕迹。

    “呵。”长风舒展了一下身体,抬手一招,由能量化成的袍子就套在了身上。与此同时,一只巨大的蛊虫出现在他身体场面,他心意所动,一种常人难以察觉的波动就传了出去。斗灵帝国冀北郡某处隐蔽的会所,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因为感受到这种波动而冷却了下来。

    天魂帝国都城,一座显赫的府邸里,美貌的女子突然皱起了眉头,在她体内魂力不受控制的四处游走,经脉传来剧痛。

    “怎么了?苏苏?”男子关切的问道。“只是老毛病犯了。”女子手捧着心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男子心猿意马,他挑起女子的下巴,“最近那婆娘管得严,我好容易溜出来,今天一定要好好陪陪美人。”

    女子羞红了脸,把头埋在男子的胸前,眼中却满是冷意,“这斗罗大陆的天,要变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