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沧溟纪

作者:梦亡瞳 | 现言古言

收藏

  斗罗大陆上,一个从村里走出的女孩,摇身一变成了大陆第一世家的凰女,每走一步却都危机四伏。针锋相对的天之骄女,冷血无情的不祥之人,冷冽傲娇的冰凤魂兽,神秘的莫测的来仪镇四周多高山,但因着两国贸易交流,过往商旅总是会在此歇脚停留,采买物品。故而来仪镇虽小,却相当繁华。又虽背靠着素有十大险地之称的落日森林,却从未发生过有凶兽出没为恶的事,造就了这些年来一派安宁和乐的景象,真真好似一个世外桃源。。

第12章 冰灵之光_沧溟纪_ 明月, 沧夜

    “嗯。”明月也没半分迟疑,第一魂环亮起。真凰已发出尖厉的啸声,『祭神』殿的温度疾速持续下降,周围墙壁结上了厚厚的冰的穹顶飘下雪花,戮云感觉身形一滞。就在此时此刻,明月动了真凰发出尖利的啸声,『祭祀』殿的温度极速下降,四周墙壁结上了厚厚的冰的穹顶飘下雪花,戮云感觉身形一滞。。...

    “嗯。”明月没有半分犹豫,第一魂环亮起。

    真凰发出尖利的啸声,『祭祀』殿的温度极速下降,四周墙壁结上了厚厚的冰的穹顶飘下雪花,戮云感觉身形一滞。

    就在此刻,明月动了。在戮云停滞的一瞬间,她细腿横扫,凭借真凰武魂带来的强悍身体,攻向戮云。而戮云只做了一个动作,一抬手便阻了明月的去势,而后抓住明月,将她慢慢放到地上。

    明月气喘吁吁,脸色苍白。以她的修为,动用十万年魂技的消耗无疑是巨大的,到现在只能勉强发起一次攻击,而且远远不能发挥出十万年魂技的真正威力。

    “这个魂技的名字叫什么?”

    明月盘腿冥想了一会儿,体内魂力恢复了三四成。她回答道:“我的第一魂技,叫做:冰灵之光。作用是制造出极其寒冷的环境,让对手的感知力和行动力都有所下降。”可别看或许只能让对手停住短短的一瞬,如果明月是和戮云同等级别的对手,刚才那种情况下,戮云甚至有可能已经死了。

    当然十万年魂技带来的好处远远不止魂技,明月感觉自己的魂力有所上升,不过因为还没有第二魂环,所以具体级别她也说不清楚。除此之外就是身体素质的上升,骨骼和肌肉都得到了很大比例的强化,明月估摸着第二魂环吸收六千年的都没有问题。

    “冰灵之光,很强大的魂技。”戮云道。

    “那当然!老子做她的第九魂环都绰绰有余!”突然传出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冰凤化成了妖异青年又出现了,随随便便地坐在祭祀台上,还翘起了腿。“这『冰灵之光』可是我的成名绝技,只用了一次就这个样子,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不济事的主人!”冰凤先是一脸得意,而后又对着明月露出了鄙夷的目光。

    明月苦笑了一声,她现在很弱小是事实,何况冰凤已经算是她这方阵营的人,啊不对是兽,她对同伴向来友善,也就随凰轩去了。

    “普通的魂兽死后才能凝聚成魂环被吸收,也就是说,主人只能拥有魂兽的其中一个魂技。”戮云道,“而『血之契约』不同,魂兽还能保留生命,当然不能离开主人太远不然实力会急剧下降。主人除了使用魂环带来的魂技,还可以驱使魂兽为自己做事,并且可以共同成长。这种古老的规则已经在斗罗大陆失传,只有某些血统高贵的魂兽可以凭借血脉传承而得知,当然它们是不会告诉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类的。”

    “轩轩啊。”明月凑到凰轩身边,一脸贼笑,“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伙伴了,要共同进步。诺,我把我的糖果分你一半。”

    “谁要你的糖果。”凰轩不屑,说话的时候一颗糖被扔到他的嘴里。

    “咳咳。”凰轩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刚想骂些什么,突然一种甜甜的滋味在口腔中漫开,他怔住了。

    “怎么样?好吃吧。”明月笑眯眯地道。凰轩突然化作光影回到了魂环中。

    顺便带走了明月手中剩下的糖。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纯血魂兽的修炼非常容易,它们出生就有魂帝修为,更是凭借血脉之力就可以迅速晋阶。凰轩虽然在凤凰祖脉困了一千年,甚至有着七十万年的修为,可说到底,以冰凤一族的年龄计算,他还只是个少年。

    “我们该出去了。”戮云突然道。

    明月这才想起,还没找到明宿和明竹呢。她在脑海中点开宫殿的地图,果然看到了两个红点,在『白稚』殿!

    “走。”有了地图,一切就方便了。

    “我还有一个邀约,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这只小凤凰实力不俗,有他在你还是很安全的。”戮云突然消失了,“记着,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的存在。知道吗?”

    明月明白,自己这个便宜师傅来自上界,多么惊世骇俗的消息,除了自己,无论是谁也绝不能告诉!

    “这是一枚空间令牌,有危险就捏碎它,我自然会出现。”有东西落入明月手中,而戮云已经不见。

    『白稚』殿里,躺着两个人,如同死尸一般一动不动。明月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查看二人的情况,确认只是昏迷而已。

    明宿的情况十分不好。在之前他们三人坠落时,也就是凰轩动用力量做的手脚,明宿和凰轩对过一记。明宿是魂斗罗不错,可是七十万年修为的冰凤魂兽,纵然被困千年,纵然无法发挥全部的力量,可仍然不是一个魂斗罗能够对付的。一个照面下来,明宿就受了不轻的伤。

    明竹也不好过,她不是治愈系的魂师,对于明宿的伤势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简单的包扎一下。被困在这里三个时辰,她没有找到『白稚』殿的机关,只好试图不停地用武力攻破大门,却受到了严重的反噬。

    队伍中拥有武力的两个人都受了重伤,而现下天已经黑了,气温下降的很厉害,明宿和明竹现在的状态比普通人还不如,怎么办呢?

    明月扶起明竹,在她的右手接触到明竹的那一刻,突然一股暖流在右手臂中出现,缓缓进入明竹的身体。

    明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起来,而明月则是感到了一阵虚弱,魂力迅速被抽空。她呆呆的看着右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风里好像有若有若无的叹息声从耳边飘过。明月眼眶一热,几乎就要落下泪来。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漫上心头,她觉得自己已经出世一万年了,也孤独了一万年。

    可是她叫明月,今年六岁,在于飞村长大,有慈爱的长辈和要好的同龄人,她怎么会是孤独的呢?

    当魂力被抽空的时候,明竹的伤势也恢复了七七八八。无论是怎样,只要现在能救人就好。明月咬咬嘴唇,不理会心里巨大的恐慌感,开始冥想恢复魂力,接着为明宿疗伤。

    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明月已经数次魂力透支,她的脸色成了最不好的一个,身上的汗水浸透了衣裳,在清晨的寒气下结成了冰晶一样的东西。而明宿和明月的呼吸已经变得均匀而绵长了起来,想必没有了大碍。

    她的嘴唇发紫,长长舒了一口气后紧绷的神经立刻放松下来,明月只感到眼前一黑,意识就慢慢模糊了。

    “真是差劲呢……”有熟悉的声音道,明月感到落入了一个不算温暖的怀抱,而后就彻底昏迷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于飞村那间属于自己的房间里了。不一样的是,屋子里多了张小床,明竹盘腿在上面冥想。感受到明月醒来,她立刻下床扶着明月坐起来。

    “月儿你醒啦?明竹姐姐可都要担心死了。”是明秀的声音,相比如大姐姐一般的明竹,年龄相仿的明秀更是要好的玩伴,“她自己的伤势还没好,自己搬了床过来就是为了随时照顾你。”

    明月看向明竹,心里突然有点酸酸的。明竹是三长老的嫡亲孙女,天赋又好,本该也是天之骄女一样的角色。直到明月来到村里后,明竹就开始被灌输为明月而活的思想,那一年,她才十岁。这些,都是村里的婶婶们告诉明月的。

    她在心底默默发誓,只要她还活着,绝不能让任何人伤害明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