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沧溟纪

作者:梦亡瞳 | 现言古言

收藏

  斗罗大陆上,一个从村里走出的女孩,摇身一变成了大陆第一世家的凰女,每走一步却都危机四伏。针锋相对的天之骄女,冷血无情的不祥之人,冷冽傲娇的冰凤魂兽,神秘的莫测的来仪镇四周多高山,但因着两国贸易交流,过往商旅总是会在此歇脚停留,采买物品。故而来仪镇虽小,却相当繁华。又虽背靠着素有十大险地之称的落日森林,却从未发生过有凶兽出没为恶的事,造就了这些年来一派安宁和乐的景象,真真好似一个世外桃源。。

第7章 凤凰祖脉_沧溟纪_ 明月, 沧夜

    明宿赶忙坐定为明月治伤,帮组她相对稳定体内到处乱撞的气机,明竹则是站在旁边尊者。不近半刻钟,明月的伤势就无大碍了,气息归入平静,至于那枚魂环,了散去了。明月一脸沮不过半刻钟,明月的伤势就无大碍了,气息归于平和,至于那枚魂环,已经消散了。。...

    明宿急忙坐下为明月疗伤,帮助她稳定体内四处乱窜的气机,明竹则是站在旁边护法。

    不过半刻钟,明月的伤势就无大碍了,气息归于平和,至于那枚魂环,已经消散了。

    明月一脸沮丧,本来势在必得的,一切也都很顺利,谁知道……

    “你也不必苛责自己,很多人吸收第一魂环的时候都不会一下成功的。”虽然他也是头次看到这种情况,明宿还是出声安慰道,“裂云雀是很常见的魂兽,我们可以再猎杀几只。”

    明月从刚才那场猝不及防的失败中回过神,用力的点了点头。她抬脚要走,脖颈上的坠子却突然发起烫来。

    “先生……”

    剩下的话就湮没在气流中,地面突然裂开了一条约摸二十丈的沟壑,三人来不及反应就要掉落下去。

    关键时刻明宿使用了自己的第七魂技:武魂真身!他直接化身为黑冠金雕,驮着明月和明竹飞起。可是下面好像有些巨大的漩涡吸力,在拼命拉扯三人,明宿身为魂斗罗也感到了吃力。

    “啊!”明月脸色苍白,她感觉有什么看不见的力量在拽着她,她没有恢复好,被猛的一扯就从黑冠金雕的背上滚落向无边的深渊。

    她眼中的最后一幅画面是,明竹毫不犹豫的拉住了她的手,和她一起坠入黑暗。

    真是不惜命啊。她苦笑,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明月苏醒于一片废墟中。

    “居然没事。”明月自言自语,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察看了自身情况,除了有些擦伤,脏腑毫无损伤,真是幸运啊。

    这应该是地下吧,明月想。她从怀里掏出火绒,微弱的火光中,明月呆住了。她从未见过如此恢宏气派的建筑——通体用巨大的石块砌成,穹顶很高,明月站在下面就好像黑点一样渺小。它虽然已经残破,可是仍然有一种威压存在,这种威压甚至不弱于天魂帝国那座拥有千年历史的皇宫。不过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去过皇宫,为何会在心底做这样的比较?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她怎么会来到这里的?胸前的坠子还在持续的发着热,好像在提醒什么。

    “快来啊——”

    有若有若无的召唤声传入耳中,明月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迈步,向未知的黑暗处走去。

    “快过来啊——”幽幽的声音不断的呼唤,好像跨过了千年来到她的身边,明月的血液都在沸腾,一种灵魂深处的悲哀感涌上。

    “小心。”黑暗中,突然有一双修长的手伸出,拉住了明月。

    “长风哥哥?”明月从一种诡异的状态中醒来,看到面前的人儿,惊喜地叫道。

    “你刚才怎么回事?好像魔怔了一样。”少年灰头土脸,衣服更破了,还隐隐渗出发黑的血迹,不过在黑暗中明月没有注意到。明月回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好像有什么在蛊惑自己,让她无法控制地行动。

    “没什么。”明月胡乱的掩饰了一下,“对了,长风哥哥怎么会在这里?”

    “哦,这几天你没来。我想着多打一些野物,谁知道地面裂开我就掉到这里来了,没想到能看见你。”长风挠着脑袋,有些腼腆地笑着。

    “这样啊。”明月心里有些愧疚,她这几天都在专注地修炼,竟然忘记去看长风哥哥了。“我们现在想想办法怎么出去吧。”明竹和明宿不知道掉落到了哪里,现在偌大的空间里只有明月和长风两个人。之前长风都是在黑暗里匍匐前进,现在遇到了明月,两个人就着火绒微弱的光慢慢走着。

    “该死。”明月低低地诅咒了一声,这里不知道什么地方,居然走了半天也看不到尽头。倒是苍白少年长风十分淡定,轻声安慰着明月。

    “你看这是什么?”长风很自然地拉起明月的小手,走到一处浮雕面前。

    浮雕共有六组。

    第一组描绘了一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正在一个黑袍人的魂力下进行着洗礼的景象。第二组图中是一对依偎在一起的少男少女,动作亲昵。第三组则是少女对敌图,虽然面前有千军万马,少女仍然面不改色。第四组画面上少女身在烈焰之中,似乎十分痛苦。第五组则是一名红衣女子乘着彩凤的景象,她身边有个英伟的男子立在巨龙身上,他们的脚下,亿万子民跪拜。第六组图却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

    “这……”明月愣住了,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浮雕中的女子应该就是千年前明氏的家主:明锦儿。黑袍人应该就是首席大神官,历代由拥有知命鸟武魂的强者担任,听说明锦儿家主出生时,天降异象,引动了大神官为其洗礼并且占卜,所以明锦儿家主还在襁褓之时就被直接确定了她下代家主的身份。不过据说明氏一向有两位神官,还有一位很少示人的神官掌管上古流传下来的【预言书】。不过自从明氏迁徙后,本家的神官就后继无人了,但在明氏的起源地,还保留着传统。

    图中的少年应该就是天魂帝国的开国大帝:苍穹。他和明锦儿相识于幼年,两人共同开创了太平盛世。第三组图应该是明锦儿征战的场景,第四组图说的则应该是明锦儿家主涅槃的事。但奇怪的是:为何最后一组图是空白的呢?按照传说,帝皇苍穹和明锦儿家主后来修为都臻至化境,飞升成【神】了才对。

    等下,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浮雕?除非……这里就是明氏一族的,凤凰祖脉!

    凤凰祖脉和天魂帝国皇室的龙脉一样,代表着家族的气运。这里如此残破,是家族要衰落了吗?

    明月不知道。

    她抚摸着浮雕上的女子,一身红衣烈烈飞舞,眉目刻画的栩栩如生,真是奇女子啊。她的手指触到最后那组空白的浮雕时,异变突生!

    “轰隆隆……”脚下的地面剧烈的颤动起来,明月重心不稳摔落在地。

    “这里要塌了,快跑。”长风扶起明月,拉着她大步向前跑去,周围不断有石头掉落,砸在地上扬起灰尘,明月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她个子还小,踉踉跄跄地跟在长风身后。

    一块石头擦着从长风的身边落下,在他手臂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这里有道门,快!”长风眼尖,叫道。

    “门打不开!”明月道。门是一整块的巨石,长风试图去推,可是大门不动丝毫。石头掉落的愈来愈快,马上这里就要被掩埋了。

    脖颈上的坠子愈来愈烫,“莫非和这里有关?”明月解下坠子,拿在手上观察,坠子发出朦胧的月白色的清光,有一种奇怪的力量传来,明月的手指被划出一道口子。

    鲜血滴在地上,仿佛被牵引着向石门流动,明月心念一动,把还在流血的伤口印在门上。

    无数精美的血色花纹从明月的手指处延伸而出,仔细看来,居然是一只凤凰的图案。

    门,开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