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契约婚妻难招架

作者:宋映之 | 古代言情

收藏

  “这是最后一次。”他声音漠然,豪无眷恋的正式宣布被解除关系。“好。”她嘴角扬着,笑容柔和,亦是看不出任何情绪。但是那就被解除关系,这男人三天两头夜闯她房门是什么意思?“你有没有爱上我……”男人突然停下动作,认真又严肃的问。。

第27章 知道错了吧_契约婚妻难招架_ 白慕雅, 顾稀

    “说我勾.引他?你们也不自己睁大狗眼瞅着很清楚,我的未婚夫是谁,我需勾.引他吗?你现在的明白被人嫌弃贺家了?七年前你儿子一穷二白但是个私生子的时候,他能娶贺家女你们不也“白慕雅,你这个贱人,你放开刘阿姨……”。...

    “说我勾.引他?你们也不自己睁大狗眼看清楚,我的未婚夫是谁,我需要勾.引他吗?你现在知道嫌弃白家了?七年前你儿子一穷二白还是个私生子的时候,他能娶白家女你们不也很高兴吗?有钱就忘了?”

    “我说一句讨厌你儿子你就不高兴了?觉得我没有教养了?那你今天上门用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来侮辱我就不怕我也不高兴吗?这段时间可把你给忙坏了吧!那些个只是靠近一下你儿子的女人都被你羞辱了一个遍吧!你真厉害啊刘女士……”

    白慕雅额头鲜血直流,可是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死死把刘红美压在地上,那样子像极了地狱里爬出来的女人,惊得一边人都开始有些不敢相信眼前之人就是白慕雅了。

    “白慕雅,你这个贱人,你放开刘阿姨……”

    金娜娜思想斗争了一下,上去帮忙深怕跟刘红美一个下场,可是如果不帮忙,一会儿回去了刘红美还会怪她,左不过就是受点伤,也好能让肖铭看看,谁才是值得陪在他身边的人。

    白慕雅回头,见金娜娜抄起花瓶就往自己身上砸,白慕雅皱眉,身上往左边一偏,那花瓶摔在地上成了碎片。

    “白慕雅,你这个没教养的狐狸精,你配不上我肖哥哥……”那女孩子一边抓着白慕雅一边大骂……

    “谁说她要配肖铭了……”

    听到门口处传来的声音,白慕雅侧身一看,只见那男人依旧西装革履,正大步向她走来。

    白慕雅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晕头转向的,感觉像是在做梦。

    顾稀扫了一眼众人,最后目光放在了白慕雅身上。

    白慕雅放开刘红美站了起来,顾稀看了一眼她额头的伤,发现没什么大碍之后皱起了眉头,“被欺负了?”

    听到这话,白慕雅低头,两支食指绕着圈圈。今天的顾稀怎么这么奇怪,难道是看她这么泼辣后悔了?

    看着白慕雅一副难过的样子,顾稀淡淡开口,“过来!”

    白慕雅憋嘴,低着头默默走了几步站在他面前,吸了吸鼻子,像只受了委屈的小白兔,随时会哇的一声哭出来。

    “抬头。”冷淡的声音响起,白慕雅听话的抬头,他伸手碰了一下她的额头,白慕雅疼得嘶了一声,眼泪汪汪看着他。

    “受委屈了也不知道还回去?”

    刘红美看着眼前这个西装革履,语气淡漠,举止文雅的男人,想起之前有人拍到白慕雅跟一个男人雨天撑伞的照片,那个男人就是他……

    顾稀,顾氏少东家……

    他居然还这么护着白慕雅,难道他就没有听到外面的传闻吗?他不知道白慕雅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狐狸精,给他戴了绿帽子吗?

    “被欺负了就打回去,左手打的废左手,右手打的废右手,没断算她运气好,断了还有我,你怕什么?”

    这温柔霸道的声音,所有人抽了一口冷气,特别是刘红美,只觉得后背发凉。

    “慕雅……”

    正当白慕雅满脑袋都在想顾稀这是要做什么的时候,外面传来一声男人的声音,那男人也是一身西装,似乎是因为跑得太急的原因,喘着粗气。

    在看到顾稀之后,他脚步停了下来……

    刘红美头发混乱,衣服也是皱巴巴的一片,脸上还有一块青的,一看就是刚被人打了一顿。

    白慕雅脑袋血淋淋的一片,地上全是花瓶的碎渣子,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肖铭,你看这个女人,她根本无心和你……”

    “妈,人家对我从来就没有那种意思,是我自己纠缠人家,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我……”

    刘红美听儿子言语里的责怪之意,一下子就噎住了。

    白慕雅看向肖铭,“肖总,既然你已经跟我姑姑退了婚,那我们两家就再也不是亲戚关系,以后还请看好你妈妈,再有下次闯进来,等待她的可就不是几巴掌了。”

    “我与白家的关系,从来都无关别人,只是因为你,从前是,现在也是。”肖铭看着白慕雅,一字一句无比深情。

    听这话,刘红美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肖铭,你疯了吗?为了这个女人,你差点被董事会罢免,你还不够清醒吗?”

    “肖铭哥哥,你到底怎么了?你看看阿姨,她被白慕雅打成这个样子,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这都是她自找的。”

    “你……”

    金娜娜怎么也没有想到肖铭居然这么狠心,看着自己的老妈被别人打成这个样子,还向着别人。

    “你以后如果再这样,我就把你送回外公那……”肖铭看着刘红美那副样子,真是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从小到大,她总是做着那些所谓的都是为了他的事,他已经烦透了。

    转身,大步离开。

    刘红美知道这次儿子是真的生了气,赶紧抹了一把眼泪,也不管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样子,巴巴的追了上去。

    金娜娜看人都走了,自己留下来肯定要遭殃,也赶紧快步跟着要走。

    “肖总,今天你母亲在我家摔碎的东西,我会让人列出价格表,到时候还请你照价赔偿。”

    闻言,肖铭只觉得心一瞬间像被人掏出来看了一眼又嫌弃的放回去一样难受,只能忍着点头,“好。”

    王姨看人都走了,赶紧把药箱提了过来,“小姐赶紧处理一下伤口把!可别感染了。”

    白慕雅楞楞的坐在沙发上,顾稀接过王姨手里的棉签,先给白慕雅消毒,然后上药。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刚开始手脚重了一些,疼得白慕雅眼泪汪汪,看她这副样子,他似乎动作又轻柔了一些,还在她伤口旁边吹着气……

    “知道错了?”顾稀手里上着药,嘴上也没忘嘲讽白慕雅。

    “我可算知道你上次说的问题是什么问题了,但是我明明都听你的了,可后果还是我自己承担的。”

    “呵……”顾稀冷哼一声,动作麻利的把药箱收好递给王姨,“自己注意着点,别三天两头让我给你擦屁股。”

    “知道了。”白慕雅答了一声,看着他起身离开,那样子看似有些匆忙。

    …………

    翌日,肖家别墅

    自从那晚肖铭从别墅离开之后,白悠就去了肖氏集团,可是肖铭不愿意见她,去了肖家,肖家也不让她进门,所以她又回到这里,每天醉了醒醒了醉,就想着肖铭哪天就回来了,老爷子派人把榕城翻遍了,也没找到她的身影,最终还是陈莲想起了肖铭已经把这栋别墅送给了白悠,这才找到这里来,看着她邋里邋遢的样子,一阵嫌弃。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作践自己……”

    “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

    白悠一向就是个好强的,工作之后就离开了家,一直以肖铭未婚妻为傲,现在没了肖铭,居然堕落成这个样子。

    “我能有什么心情看你笑话?你醒醒吧!现在谁还有心思笑你?他们都得意着呢!就连肖铭,不也是没心情来看你一眼吗?”

    “你知道什么?我跟肖铭在一起这么多年,她不过就是气我当初设计他而已,等过段时间他想明白了,自然会回来。”白悠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陈莲,“当初我设计肖铭,不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吗?我知道你不是真心帮我,你就巴不得我嫁给一个无权无势的窝囊废,一辈子爬不起来。”

    那个时候,陈莲还是白翟在外面养的一个小三,为了讨好白悠就给她出了这么一个主意,白悠也是太喜欢肖铭了,想着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就好,所以还是听了陈莲的话,现在想来,成也是那一次爬床,败也是因为那一次爬床。

    “事情都到这种地步了,你还不知道问题在哪?你不是一直跟我们说肖铭是个成熟稳重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吗?你不是说他性子孤僻,不懂得感情之事吗?我告诉你,他为了白慕雅被董事会质疑,差点免了他懂事长的位置,为了白慕雅更是特地跑到白家阻止他妈,甚至还当众表白,说跟白家来往都是为了白慕雅,从前是,现在也是,跟你这个未婚妻没有半分关系,依我看,肖铭之前对你的那些冷落,根本就不是因为他高冷,只是人家暖的不是你而已。”

    “我要是你,我早就千方百计把这个男人死死拽在手里了,没了自尊不丢人,守不住男人才可笑。”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现在白慕雅那个小贱人正高兴着呢!一手拉着顾家,一边吊着肖铭,两个男人为了她正较着劲呢!可是她还是一副根本不在乎的样子,甚至让肖铭以后不要再来纠缠她了,说这话的时候,咱们白家所有的佣人,从做饭的到扫地洗碗的,每一个都在场,可是她就是说了,还把肖铭的老妈子打了一顿,可是就算这样,肖铭还在帮她……”

    “闭嘴,你给我闭嘴!”听着陈莲这话,白悠起身大吼,恨不得把陈莲的嘴巴给撕了。

    这些都不是她想听的,白慕雅跟肖铭,他们算什么事儿啊!她又何德何能,凭什么轻而易举的得到他白悠废了多年心血都抓不住的东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