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契约婚妻难招架

作者:宋映之 | 古代言情

收藏

  “这是最后一次。”他声音漠然,豪无眷恋的正式宣布被解除关系。“好。”她嘴角扬着,笑容柔和,亦是看不出任何情绪。但是那就被解除关系,这男人三天两头夜闯她房门是什么意思?“你有没有爱上我……”男人突然停下动作,认真又严肃的问。。

第18章 我想要你_契约婚妻难招架_ 白慕雅, 顾稀

    等肖铭再度上楼时,白慕雅了和几个女孩坐到了宴厅的角落,几个人有说有笑,就像上次和他在一起的那些事情都也没突然发生过像。肖铭有些气,为什么她能能做到这样云淡风轻,为肖铭有些气,为什么她能做到这样云淡风轻,为什么当初最开始说喜欢自己的是他,现在轻轻松松就能放下的还是她?。...

    等肖铭再次下楼时,白慕雅已经和几个女孩坐到了宴厅的角落,几个人有说有笑,就像刚才和他在一起的那些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肖铭有些气,为什么她能做到这样云淡风轻,为什么当初最开始说喜欢自己的是他,现在轻轻松松就能放下的还是她?

    “你没事吧?”

    白悠看消失了好一会儿的肖铭忽然下了楼,走路的姿势也有些奇怪,赶紧走上去轻问。

    “没事。”

    淡淡看了白悠一眼,肖铭细细看着自己这个未婚妻的容貌,不管怎么看,都是榕城里数一数二的美女,可是这些年每次见她,他心里想的都是白慕雅那张笑起来带着两个小梨涡的脸,尽管什么话都不用说,就这么坐在她旁边看她笑,都觉得心里好暖。

    “哦……那是慕雅,怎么样?这丫头变化很大吧!你出国的时候她才十九岁,现在都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听我嫂子说,再过一段时间顾家就要亲自上门谈她和顾稀的婚事了。”

    白悠笑容满面,一边说话一边细细观察肖铭的神色,可肖铭却只是点头,“我已经听说了。”

    “我都忘了,你们曾经是校友。”

    “嗯。”

    肖铭对她的态度从来都是不咸不淡,好在他对其他女人也是这样,白悠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是想到陈莲每次见她都要提白慕雅几句,让她注意提防,免得让她钻了空子,可是现在看肖铭对白慕雅也谈不上关注,再说他们两个现在可是亲戚关系,又是长辈,按照肖铭的脾气,应该不会让别人因为这点小事对他指指点点,这样想来,她也算是彻底放了心。

    “赶紧过去吧!张总他们还在等你呢!别让客人久等了。”

    “好。”脚尖隐隐传来疼痛感,肖铭却像是没知觉一样,迈着大步往宴厅而去。

    “慕雅,我听到一些小道消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点好奇,所以想问问你。”

    一群姑娘坐在一起,无非就是聊聊最近榕城发生的趣事和最近流行的衣服包包,一旁的赵菲菲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看白慕雅也是兴致缺缺,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臂轻问。

    白慕雅和赵菲菲是校友,以前就常有来往,只是后来白慕雅家里出了事之后有意疏远才断了联系,现在突然遇上,赵菲菲还是比较高兴的。

    “我听说你要和顾稀结婚了?”

    白慕雅就猜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只是现在听她说出来,心里更加肯定这事怕是整个榕城都传遍了,怪不得刚才好多富家千金们都在接近她套近乎,现在看来,估计是顾稀的原因。

    “对。”

    “你见过顾稀吗?榕城很少有人见过他,每次新闻发布会都是他们家其他人出席,很多人都听说顾家有这么一个人,所以下请帖的时候都会多下一张,但是他几乎没有出现在这种场合过,你可千万要小心啊!我听说你那个后妈也不是省油的灯,别是她不愿意白雪嫁过去所以被坑的你。”

    赵菲菲素来就是个心直口快的,现在当着白慕雅说了这么一大堆,又意识到自己在议论别人的家长里短,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你放心,我们见过了。”白慕雅嘴角微扬,拍了拍赵菲菲的手,“他人很好。”

    “那就好,毕竟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虽然咱们这些人跟谁结婚往往都是不能由自己选择,可是总归还是知根知底的好,不谈以后能有什么爱情,但是相互尊重还是要的。”

    赵菲菲跟白慕雅同岁,听说前段时间已经和高氏集团的独子订了婚,就等着年底看日子办婚礼了。

    今天她能突然跟白慕雅说这些,白慕雅心里也是高兴的,刚想问她高扬这个人怎么样,就看到她目光一亮,白慕雅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灰白色西装的男人,身材高挑,笑容谦逊,正和几个年长的男人说话。

    等他说完话后,赵菲菲面上一喜,“高扬。”

    听到声音,那男人也看了过来,看到是赵菲菲几人,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又看向别处了。

    这就是赵菲菲的未婚夫?白慕雅心里冒出一个问号,可是看赵菲菲虽然没得到什么回应却满脸高兴就知道她对这个男人显然是上了心,不由得微微叹了一口气,感叹榕城这些千金小姐公子少爷们看似风光无限,但是就连将来和谁结婚这种最基本的事情都无法做主,也是可怜。

    感叹完别人却又忍不住摇头嘲讽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十点,宴厅里的人还是很多,白慕雅正和赵菲菲聊着以前在学校的事情,电话却响了起来。

    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想着自己来榕城这几天,因为没什么熟人,所以几乎没什么电话,就算偶尔有几个电话陌生号码也多是广告推销,或者是哪个公司问你需不需要找会计做账什么的乱七八糟的,所以之后再看到这种电话白慕雅都是毫不犹豫的挂掉。

    然,挂电话还没一分钟,又响了起来,白慕雅皱眉,这推销员还挺执着……

    “你好!我……”

    “我在宴厅外。”

    “额?”

    “出来,回家。”

    “嘟嘟嘟……”

    白慕雅一头问号,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不由得嘴角上扬。

    跟赵菲菲打了声招呼,白慕雅来到了庭宴门口,见远处停着一辆宾利跑车,直径走了过去。

    打开车门,只见顾稀一身灰色西装,打着领带,看样子是刚从公司出来。

    “你今天怎么没过来啊?”

    “过来做什么?”

    “英雄救美啊!”

    “美女在哪?”

    “我啊!”

    “哦。”

    看着他冷冰冰的答了这么一句,明明很气人,白慕雅却忍不住埋头咯咯直笑。

    “肖铭肯定也喜欢你这没事就胡说八道口无遮拦的样子吧?”

    “我以后一定改。”白慕雅想起刚才在宴厅发生的事,只觉得头疼。

    “我也不讨厌。”

    “那我以后只在你面前表现。”

    “也不是很喜欢。”

    “你放心,我能屈能伸,在未来的一年一定不会惹你生气。”

    看着顾稀那张冰山脸,白慕雅是觉得活着真是不容易。

    “你今天见到他人了?”

    “嗯。”

    “什么感觉?”

    “出手豪迈,就连喝的香槟都是价值连城,姑父可真有钱。”

    短短一句话,白慕雅就这么撇清了自己和肖铭的关系,自己都忍不住觉得这三年在皇城娱乐没有白待,眼前这男人虽然和她不是什么真心相爱的恋人,可是只要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自己身边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

    “肖铭估计不会喜欢你这个称呼。”

    “可能吧!”

    “以后离他远一点,免得又说什么火上浇油的话,做火烧屁股的事。”

    “所以你今天没过来,是怕火上浇油吗?”

    “我去做什么?”

    “英雄救美啊!”

    话题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顾稀只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大晚上跑来跟这女人讨论这种毫无意义的话题。

    “你想多了。”

    “看你这话说的,我可没有想多,我刚刚就在想你,你不就来了吗?”

    为了能让自己未来一年的日子好过一点,白慕雅是脸都不要了,可听在顾稀耳朵里,总觉得心里酥酥痒痒。

    以前撩拨他的话白慕雅在床上偶尔也会说上几句,可从来没有现在这种感觉,那个时候觉得是情趣,现在却莫名觉得有点甜。

    “你自己不后悔就好,从前你从来不会刻意讨好我,以后也不用。”从床上关系到合法的床上关系,顾稀认定他们两人没什么感情。

    “认识这么久了,我突然觉得你很可爱。”

    “你以前也说过我很可爱。”

    闻言,白慕雅一愣,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

    她确实说过顾稀可爱,可是不是人可爱,而是身体的某处很可爱。

    “其实对你来说,肖铭也算一个不错的归宿,你们早就认识,也算有感情基础,他能给你很多男人不能给的一切,例如身份和社会地位,并且是真心喜欢你,这应该是你们大多数女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你难道就没有动过心?”

    白慕雅知道,顾稀说的是实话,金钱,身份,还有一份喜欢,这应该是大多数女孩子认为的完美男人,可白慕雅却只是微微一笑,抬头伸手抓住顾稀的衣领,把他头拉了下来,在他唇角留了一吻,吻得顾稀有些莫名其妙。

    这是他们签下合约确定要结婚之后和白慕雅的第一个吻,他原以为转换身份之后,他们两人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了。

    白慕雅这一吻和从前的撩拨诱惑不同,轻轻的,淡淡的,带着她独有的馨香,落下来时,像一片羽毛落在心头一般轻轻绕绕,抓不住,也说不出那种感觉。

    白慕雅不知道顾稀在想什么,只是看他依旧是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声音轻柔道,“大晚上的专程过来跟我说这些,真是难为你了。不过肖铭是什么想法那是他自己的事,与其跟他在一起以后纠缠不清,我现在更想回去准备准备,然后嫁给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