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豪门债:前夫惹不得

作者:千夜轻音 | 古代言情

收藏

第30章 我真的很喜欢你_豪门债:前夫惹不得_ 叶颜, 韩浙西

    “她真的是池沐香吗?”夏甜有些产生怀疑的再度再次询问。见她的声音小下去,叶颜也就放下自己捂着耳朵的手,重重的对她点了点点头。池沐香,是叶颜跟夏甜,都一直越不过去的的人!但夏甜比见她的声音小下来,叶颜也就放下捂住耳朵的手,重重的对她点了点头。。...

    “她真的是池沐香吗?”夏甜有些怀疑的再次询问。

    见她的声音小下来,叶颜也就放下捂住耳朵的手,重重的对她点了点头。

    池沐香,是叶颜跟夏甜,都始终越不过去的人!

    但夏甜比她勇敢,她喜欢韩浙西,并不只是藏在心里,而是,勇敢的付诸行动的。

    夏甜的社交能力很好,要不了几天,她就把韩哲熙的一切查得很清楚了。

    在叶颜上学的时候,家庭背景并不是最被人所关注的,那个时候的感情,也只是很纯粹的,因为一个人。

    韩浙西那时在学校,是很出名的,不只是因为他有一张干净俊朗的脸,还有很多让人眩晕的名号,夏甜简单的收集了一下,就有4、5个,什么“青恒校草”、“钢琴王子”、“最帅画家”等等!

    他的优秀,让夏甜仰望。于是,夏甜做了一个决定,她要变得跟韩哲熙一样优秀,只有这样,她才能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于是,第二天,她就报了很多的补习班,钢琴,舞蹈,书法……自此之后,她每天都变得很忙。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她不再跟叶颜一起赶公车回家,而是让他爸爸请了一个司机专门负责送她上下学。她的忙,没有别人可以打扰的时间。

    叶颜起初并不知道夏甜喜欢韩浙西这件事情,直到那天,在北落一中一年一度的“书法漫画大赛”的颁奖礼上,叶纪灵看到夏甜以高中漫画组第三名的成绩站在冠军韩浙西的身边,笑红了脸的时候,叶纪灵才察觉到了一些她心中的秘密。

    她当时不知为何觉得慌张,后来问起夏甜,她脸红红承认得大方,说她喜欢韩浙西,很喜欢很喜欢,一直想告诉她,可是又怕自己会追不到韩浙西,然后,被叶颜笑话。

    叶颜当时听了,心中五味杂陈,但她并没有劝诫夏甜,自然也无法鼓励,只是,担忧的看着她。

    她太了解韩浙西了,也很了解夏甜,但她却不了解,这样子的两个人,是不是适合在一起的!

    “放心吧,颜颜,我一定会追到韩浙西的!”夏甜看着她担忧的神情,反而安稳起了她来。

    对韩浙西,夏甜是势在必行的,但感情的事情,是最没办法规划的!

    她追韩浙西,正面的印象没给韩浙西留下过几次,但闹过的乌龙,却确实不少!

    有一次,韩浙西一个人在学校画室的天台作画。

    秋日的风,清清凉凉,沁人思绪清晰。

    他画累了,于是,伸了个懒腰,站到天台的边缘,眺望着远方的景色。

    “不、不要啊…不要死……”

    伴随着呼啸的风声,一个女生突然冲上来,大喊大叫着,从背后抱住了他!

    “就算天塌下来了,你也不能这样放弃自己的生命,我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你怎么能这样轻言放弃呢!”

    韩浙西始料未及,毫无防备之下,被一道力量从背后推上来,他一个没站稳,人一下子就往前面栽倒了下去。

    “啊——”

    一声惊叫,抱着他的那人,自然也跟着摔了下去。

    “咚”的一声,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幸亏下面还有一个小平台,离天台只有一米多的距离。

    两个人摔倒在了一处,还是韩浙西先反应过来,连忙尴尬而狼狈的爬起来,站到离她远一些的距离,疏离冷漠,防备的看着她。

    夏甜摔倒在地的姿势太过搞笑,她是脸先着地的,还没有反应过来,抬眼一看,发现韩浙西正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于是,连忙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灰,以一种尴尬的站姿看着他,“喂,韩浙西,你没事吧?!”

    韩浙西拧眉,他看着夏甜,语调疏离而不耐,“你什么意思?”

    “我……”夏甜见他望着自己,瞬间羞怯了,“那个,你刚才……你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

    她想说,他刚才是准备跳楼的吧,但“跳楼”这两个字太不吉利,所以,她没有说出口。

    “不好的事情?”韩浙西迷惑的看着她,“被你莫名其妙的这么推下来,的确是一件很不好的,很令人气愤的事情?”

    “对……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脸更红了些,是无地自容的那种懊恼和尴尬。

    “你该不会是以为我要跳楼吧?”他扬起脸,嘴角若带戏谑。

    “难道不是吗?你刚刚……”

    韩浙西看着她认真神情,突然觉得好笑!

    他看着她,嘴角勾起一丝魅惑的笑,然后转身,走到那半堵墙根下,双脚往上一跳,手已经攀到了天台的边缘,然后,身子往上一提,人就已经到了天台上。

    夏甜被他这一气呵成的帅气动作给怔住了,眼神直直的发着花痴,直到他上了天台后,收拾了自己的画板,潇洒离开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哎,这不对呀,他就这么走了,她还在下面呢,这可要怎么办?

    “喂,韩浙西,你走了吗?喂,拉我上去呀?!”她试图学着他之前的动作,靠自己的力量爬上去,但她不比他手长脚长,试了好几次,还是不行,最后,还是在确定韩浙西已经走了之后,才掏出手机来,给叶颜打电话。

    这是一个很小的乌龙事件,后来,终于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夏甜,差点羞愧得真的跳楼。

    但,像是这样子啼笑皆非的乌龙事件,在夏甜追求韩浙西的那半学期里,还有很多。

    夏甜就像是一束突然而至的阳光,在韩浙西漫长灰暗的青春时光里,投下了一抹异样的温热。

    青春年少时,情感充沛,面对夏甜的猛烈追求,大概还是有过犹豫的,但最后,他们之间那点儿小情愫,却终结于夏甜的一句,“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韩浙西,但如果非要我在你跟叶颜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我……我选叶颜!”

    “你考虑好了?”他脸色不太好,语调低沉,问她。

    夏甜眼里涌起潮湿的雾气,她不停的摇头,带着颤抖的哭音,“其实没有,不过,我很清楚,你并不喜欢我。这半年,我已经为你,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情,但是要我伤害叶颜,对不起,我做不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