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豪门债:前夫惹不得

作者:千夜轻音 | 古代言情

收藏

第28章 就当是梦_豪门债:前夫惹不得_ 叶颜, 韩浙西

    她像是经了漫长的旅程的跋涉,胸口剧烈地的起伏不定着,口里还呼着白气。她身上还穿的前天去逛商场时,所穿的那一套衣服,而已,那套衣服,现在的变的脏兮兮皱巴巴的了,更有甚者连头发,也是她身上还穿着昨天去逛街时,所穿的那一套衣服,只是,那套衣服,现在变得脏兮兮皱巴巴的了,甚至连头发,也是乱糟糟的,更不可思议的却是,在这样子的寒冬里,她竟然双脚赤裸,此刻,又脏又红。。...

    她像是经过了漫长的跋涉,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口里还呼着白气。

    她身上还穿着昨天去逛街时,所穿的那一套衣服,只是,那套衣服,现在变得脏兮兮皱巴巴的了,甚至连头发,也是乱糟糟的,更不可思议的却是,在这样子的寒冬里,她竟然双脚赤裸,此刻,又脏又红。

    她那时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在逃命的难民似的。

    她一进屋,就将门牢牢的锁了,然后,抬起头来的瞬间,就看到了他。

    他看到她回来,一时心里五味杂陈。

    他急急下楼去,虽然心里还没有想好,要对她说什么,或者,做什么,但身体已经先于思绪做出了反应,他张开双手,急急的朝着她走过去。

    失而复得,仿佛是只有这样一个唯一的动作,才能将心口缺失的那一块,彻底的寻回填满。

    像是酒醉!

    或是梦!

    就当是梦!

    在梦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发生!

    但,当他张开双手急急奔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却像是十分惊恐,她瞪大双眼看着他,然后,抱着那个孩子,艰难的,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对不起!”她开口,声音嘶哑,却带着虔诚祈求的语调。

    他听到这三个字,身体瞬间僵住了,再也前进不了半分,而他微微张开的手臂,也以一种尴尬森冷的弧度,慢慢的回落到了身侧。

    原来他没有酒醉,而这一幕,也并不是梦境。

    他看着她艰难下跪的姿态,心里那一脉沸腾着的叫嚣着的,无处安放,又不知所措的热烈,瞬间冷了下来。

    “叶颜,这是怎么回事?!”他问,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冷冷姿态。

    她紧紧抱着怀里,不知是昏迷,还是沉睡的孩子,依旧低着头,压着哭音,对他说:“韩浙西,求求你,救救他……”

    救……

    他眼神一暗,然后,弯腰将她从地上扶起来,他甚至伸出手去,试图将那个孩子从她怀里抱过来,但她看着他的动作,却突然往后退了一步,神情戒备。

    他却一眼扫到了她怀抱着的那个孩子的面容,顿时惊愕了神情,“他怎么了?”

    叶颜眼眶红红的,嘴角弯折了无限的心疼和痛惜,她说:“我不知道他怎么了,你能不能送我们去趟医院,或者,叫芩姨来一趟,给他看看?!”

    他看着那孩子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和生气,又瘦弱得很,怕是得了重病。

    他不忍这大半夜,叶颜挺着个大肚子,跟他去医院,便说,“我给芩姨打电话,叫她来这里,你,先把他平躺着放在沙发上,我上去拿被子和枕头!”

    他说完,马上掏出电话给宋安芩打了电话,又联系了之前被请来照顾叶颜的家庭医生,然后,又上楼去了干净的毛毯下来,给那个孩子盖上。

    他下楼的时候,叶颜已经打了热水来,正擦拭着那孩子脸上的污渍。

    小小的苍白的一张脸,乱草一般的头发,脸上还有已经结痂的伤疤。

    他看着那孩子的脸,很是不忍。

    他把干净的衣服还有毛毯递给叶颜,说:“我来照顾他,你先去简单洗一下,然后,换身干净的衣服,穿上鞋子。”

    此时深冬,夜寒露重,她一身单薄,实在狼狈。

    “我……我没事,芩姨什么时候能来?”

    “她已经在路上了,很快就到!”

    “谢谢你!”

    他看着她眼神猩红,不知道她这一路到底经历了什么,但一定十分辛苦,他于是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湿毛巾,说:“叶颜,听话,我来照顾他,你先去洗洗?!”

    叶颜脸上的神情,依旧写满了担忧,她不动,看着韩浙西的眼神,欲语还休,似有难言之隐。

    韩浙西见此神情,了然了语调,问她,“他是夏甜的孩子吧,你是想告诉我这个吗?”

    那一张脸,几乎就是夏甜的翻版。

    他在看到的第一眼,就几乎确定了。

    叶颜听了他这话,一怔,“你知道?!”

    “他跟夏甜长得很像,不是吗?!”他看着那个孩子的脸,说。

    夏甜?!

    这个名字,对应的那个人,那张脸,已经被拉长的记忆和漫长的十年时间,反复漂白,仿佛变得淡而无味了,但其实,那个人,在叶颜跟韩浙西心里,却一直鲜活。

    在夏甜进入叶颜和韩浙西的生活之前,叶颜跟韩浙西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很僵了。

    因为韩浙西屡次三番的欺负叶颜,饶是叶颜忍耐得住,守口如瓶,不对韩修告状,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欺负她的次数多了,韩修自然是会知道的。

    起初,韩修以为,韩浙西对叶颜的欺负,不过是小孩子之间并无恶意的玩闹,以为他们跟其他的那些小朋友一样,闹着闹着,也就亲近了。

    但他显然想错了,韩浙西对叶颜的欺负,虽然向来只是低劣的恶作剧,但每一次,却都能将叶颜吓得不轻。

    他自小到大,每一次欺负她,总是要么在她的心里给她刻一道疤,要么,就是给她的身体,留一道痕!

    韩修抓到第一次的时候,只是轻轻斥责了韩浙西,其实,他自己也清楚,他对韩浙西来说,并不算是一个十分称职的父亲,从小到大,他都很少陪他,也几乎没有认真的,专门的带着他出去玩过,他工作一直都很忙,尤其是事业刚起步的时候,韩浙西几乎一个月都见不到他一面。

    自然,韩修时常在外出差,跟韩浙西母亲宋安岚之间的感情,随着时光的推移和联系的减少,也渐渐淡了。

    但如同大多数感情变淡的夫妻一样,因为有一个孩子,所以,两个人将就着这一段婚姻。

    宋安岚对韩浙西的照顾,几乎算是无微不至,八岁之前,虽然他的人生,父亲时常缺席,但母亲却给了他全部的关爱。

    在那之前,他并没有因为父亲时常不在,而觉得不快乐不幸福,甚至,连小小的失落失望都没有。

    但在他八岁那年,宋安岚因病去世。

    自此之后,生活中的所有风雨苦难,都只能他自己独自承受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