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豪门债:前夫惹不得

作者:千夜轻音 | 古代言情

收藏

第27章 以后别再丢下我了_豪门债:前夫惹不得_ 叶颜, 韩浙西

    秦寒自然而然不明白叶颜的所在,叶颜看不见了,实际上,他心下也很心急担心,但他望着韩浙西急切神情,面上却带着幸灾乐祸般的嘲讽,语调讽刺挖苦,“韩浙西,叶颜终归但是从你身边逃开一言扎心。。...

    秦寒自然不知道叶颜的所在,叶颜不见了,其实,他心下也很着急担心,但他看着韩浙西急迫神情,面上却带着幸灾乐祸般的嘲讽,语调挖苦,“韩浙西,叶颜终究还是从你身边逃开了。看来,你终究是留不住她的。”

    一言扎心。

    韩浙西在秦寒面前,同样是高高在上的嘲讽姿态,“即便她从我身边逃开了,她也永远都不会多看你一眼,你不过是一个可悲的万年备胎。”

    “多谢韩总提醒,不管,备胎也总比前夫强,起码,我还是一个备选,而你,却已经彻底出局了!”

    “哼,照目前来看,她似乎也不会来找你这个备选!”

    韩浙西冷哼一声,他看秦寒那样,知道叶颜并没有来找他,他心里更不安,于是,不再跟秦寒做口舌之争,转身便走。

    韩浙西那句话,对秦寒来说,同样很扎心,但事实却远比这一句“备胎”来得辛苦和心酸,叶颜她,只怕是从来,没有真正的,将他列为考虑的对象过。

    他事实上,连备胎也算不上,便似乎连争取的余地都没有!

    但更悲哀的却是,他永远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将那人,永远的,从自己的世界里,隔离开。

    韩浙西一走,秦寒也连忙上车,开始去找叶颜。

    但韩浙西和秦寒出动了他们能出动的所有人帮着找,也没有能够找到叶颜。

    叶颜就这么失踪了。

    悄无声息。

    但韩浙西不肯放弃,即便知道,她可能是刻意躲起来的,但他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将她一个人丢在这个凄风冷雨的世界。

    叶颜是他的妻子,何况,她还怀着自己的孩子。

    无法成眠。

    那天,韩浙西一直找到深夜,直到这整座喧嚣的城市,在深夜时分,也陷入一种冷森森的寂静,他才被自己的好友林选拖着回到了韩家。

    “我陪你喝点吧,这样也许,你会好过点儿!”

    显然,在他周围的所有人眼中,叶颜的走丢,是她刻意为之的。

    他曾经想要将她从自己的身边踢开,他对她的厌恶,从来大方,毫不避讳,而如今,那人也一样,她想要从他身边逃开,也毫不隐瞒。

    “不用了,你走吧,我想要一个人待会儿!”

    既然叶颜已经离开了,自然,那些他请来照顾她的人,也全部都没有必要再待在韩家了,他第二天一早,就将这些人,全部都暂时遣返了。

    终究那人,还是有办法,将他此生,最受折磨他的孤寂,原封不动的又还给了他。

    但他还是不会放过她的,叶颜的逃离,让他怒火丛生,他依旧派了很多很多人,想了很多很多方法去找她。

    依稀记得,好像是才结婚那年的冬天,韩修用他的私人飞机,将他们两个送去梵音小镇度蜜月,结果冬天的梵音小镇恰好是旅游的旺季,人多得不得了,他虽然不乐意出门去转,但一天天只在酒店里待着,也实在无聊。

    在她满眼期待,一再的恳求之下,他只好不情不愿的跟着她一起出了门。

    结果那天恰好是梵音小镇的民俗庆典日,街上都是穿戴着梵音小镇特色的服饰和头饰参加游行庆典的人。

    叶颜凑趣,也去买了两套民俗的服装,她迫不及待的穿上了,然后,又来帮他穿,他却不愿意,她说了很多好话,他依旧冷着一张脸,抗拒得不得了,后来,实在烦她了,便甩手就走了。

    那天人又多,他好不容易找着一个清净的地方,回头看她没有跟上来,他还松了一口气。

    等到了那天傍晚,他一个人逛得差不多了,才回到酒店去,却没想到她一直等在酒店门口的,哪里也没有去逛,看到他回来,她眼泪汪汪的扯着他的衣袖,温言委屈语调,说:“浙西,我刚才差点迷路,在街上转了好半天才回来酒店,以后别再丢下我了,好吗?”

    他一直受不了她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更看不来她眼泪汪汪的委屈样子,他当即甩开她的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叶颜,你少再在我面前装可怜,装柔弱了,我爸现在不在这里,没有人欣赏你这弱智的表演,滚开点好吗?!”

    他说完,径自进了酒店。

    其实,那些过往,如今在看来,似乎,她一直是百般迁就他的那一个。

    以前只觉得心烦,但现在,他的双眼,却仿佛能穿过时间设置的那些偏颇的成见,在她的眼中,看到她对他,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慕和深情。

    自从跟她离婚,将她赶出韩家之后,他也很有一阵,没有回过韩家来。

    他一样在外游荡,却总觉得像是少了什么,他夜夜不成眠,不管借助酒精还是其他的药物,他总是不能熟睡,明明身体困倦到了极致,但思绪却很固执的清醒着。

    这不眠症困扰了他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他在一个酒局上喝醉了,因为那个会所离茗山很近,所以,司机多嘴问了他一句回哪里,他思绪朦胧间,说回家。

    司机便以为是要回韩家,便将他送回了韩家。

    那一晚,一夜酣眠。

    他第二天上午十点钟,才在韩家,他跟她的婚房,他们那一张双人床上,醒转过来。

    已经积了灰!

    害他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但在那间房里,那张床上,他却有一种心安的感觉,从此之后,不管多晚,他都一定会回来韩家,因为只有在那张床上,他才能睡得安稳踏实。

    明明她已经不在韩家,可他,却总能感觉到那一丝熟悉的,冷淡兼着热烈的气息。

    但今夜却不同。

    他即便是躺在这张床上,他依旧无眠。

    夜深人静,那份清醒,越加折磨。

    因而,当大门一被人打开,他立刻警觉的起身,摸黑下楼来。

    不妨才走到楼梯转角处,楼下大厅的灯已经被人打开了。

    仿佛是幻觉,那人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门口,她姿态狼狈,甚至,怀里,还抱着一个已经睡着的,年纪大约七八岁的小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