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豪门债:前夫惹不得

作者:千夜轻音 | 古代言情

收藏

第23章 一见钟厌_豪门债:前夫惹不得_ 叶颜, 韩浙西

    那是叶颜第一次怀孕了,是第一次意外流产。可伶,那时,两个人都还而已懵懵懂懂的孩子,什么事情也不懂,就连自己怀孕了了这样子的大事,也不自认。并且,还在怀孕了才一个多月的时可怜,那时,两个人都还只是懵懵懂懂的孩子,什么事情也不懂,就连自己怀孕了这样子的大事,也不自知。。...

    那是叶颜第一次怀孕,也是第一次流产。

    可怜,那时,两个人都还只是懵懵懂懂的孩子,什么事情也不懂,就连自己怀孕了这样子的大事,也不自知。

    而且,还在怀孕才一个多月的时候,两个人还有激烈的房事。

    韩浙西对她处处并不怜惜,从来没有真正把叶颜当做是他的妻子对待,她一开始就是知道的,却不知道,他会在这件事情上,也折磨她。

    那一次,叶颜的情况,比现在要糟糕许多。

    她下身严重撕裂,而且,还是宫外孕。

    叶颜被连夜送去了医院,宋安芩连夜跟她安排了各种各样的检查,检查完了之后,才开始给她做手术,因为已经一个多月,胚胎如果再长大,会有大出血的风险,甚至有可能,会连子宫都保不住。

    可那时,叶颜才不过24岁。

    因此,她才那么着急,给叶颜连夜安排了手术。

    虽然很费了一番周折,而且,最后,她还是被切掉了一边的输卵管,但好在没有引起大出血,也并没有其他的并发症。

    但那一次,她并没有来得及狠狠的责备韩浙西,因为那时,韩修还在,她知道,韩修会狠狠的惩罚他。

    但现在不一样了,韩修已经不再了,论起这两个人的关系来,她大概是唯一一个,跟韩浙西还有血缘关系的长辈了。

    她不能看着他走歪路。

    而对于她狠厉的责备,韩浙西的情绪也显得很懊恼和悔恨,他试图解释,最后,却只是沉默的低下了头。

    “芩姨,我没有……我当时……”他紧紧皱着眉头,回想起之前,他开车去撞秦寒的车那一幕,此刻,也不由心惊。

    “没有什么,你倒是说说看,你没有什么,你要是什么都没做的话,昨天她还好端端的,今天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宋安芩怒火顿生,“你妈要是还在,看到你如今这番模样,不知该有多心痛!”

    “芩姨,你再骂我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她怎么样,孩……孩子怎么样?”

    “孩子……你还有脸提呀,韩浙西,我昨天在医院怎么跟你说的,怎么,你是真的准备,一切铸成大错之后,再来后悔吗?!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

    “芩姨……”

    宋安芩见他狼狈模样,到底不忍,“我告诉你,韩浙西,幸亏她跟肚子里的孩子,今天都没出什么大事,要是他们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以后有你哭的。”

    知道叶颜跟孩子都没事,韩浙西,以及一侧的秦寒,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最近一个月,要让她静养,不要让她剧烈运动,我昨天做B超发现,孩子体重偏轻,还有叶颜,也太瘦了,她这个样子,到时候不利于生产。你这家里,好像也没有个能照顾她的人,这样吧,你还是给她找个保姆吧!”

    对于宋安芩的嘱咐,韩浙西自然应答,“我知道了,芩姨,那现在你……”

    “我再上去看看她!”她转身,看了一眼,一直在一旁,安静站着的秦寒,于是对韩浙西说:“对了,你这不是还有客人在吗,你先招待客人吧?!”

    她说完,就上楼去照看叶颜去了。

    不过,客人?!

    韩浙西看了一眼秦寒,此时,两个人的情绪都冷静了下来,独面只觉得气氛尴尬。

    秦寒说:“韩浙西,颜颜今天没事,算是你的幸事,不过,我还是提醒你,如果你对颜颜,还跟以前一样混蛋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说到做到!”

    韩浙西对着威慑嗤之以鼻,冷笑着回应,“彼此彼此,秦检察官,我也同样有句差不多的话要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对我老婆抱有非分之想,像是今天这般作为,欺我太甚,我也同样,不会善罢甘休!”

    秦寒同样是一脸不屑的神情,“韩浙西,你可真是贼喊捉贼,你老婆……你是指你的前妻,还是你现在的未婚妻,她们,到底谁才是你的老婆,你分得清吗?”

    “这是我的私事,就不劳秦检察官费心了!”

    “这可不是你的私事,如果你敢像之前那样,对不起颜颜,那么,我一定不会错过她,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一定会把她牢牢的绑在我的身边。你给我记住了,叶颜,对你来说,或许无关紧要,但她对我来说,就是一切,我会时时刻刻盯着你的!”

    他的神情和话语,都无比的坚定。

    韩浙西相信他对叶颜的心意是真实的,从高中的时候,他就知道秦寒对叶颜的心思,只是后来,他跟叶颜结婚,又离婚,而他们中间,有许多年没有见过,到了现在,他却竟然,还对叶颜,怀着这样一份心思。

    他不愿意接他这话,便冷笑着转了话题,下了逐客令,“秦检察官慢走,不送!”

    秦寒冷笑着一声,转头,大步离开了韩家。

    他本来是准备再去看看叶颜的,但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只怕不妥,既然医生说她没事,他也算是放下了一些担心。

    他上车,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自己一脸狼狈,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

    对这样子的自己,以及,这份仿佛怎么也无法更改的心事,觉得心酸又无奈。

    叶颜沉沉睡了,宋安芩诊断完了之后,也下楼去了,一时,房间里,便只剩下叶颜,以及池沐香了。

    这是一个机会……

    在某一个万籁俱静的时刻,池沐香分明听见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声情并茂的鼓动着她心中那点儿恨妒的小火苗。

    她慢慢走近床边,看着沉睡中的叶颜,眼神中,那种迟钝僵硬的恨意,仿佛一点点儿的被解冻了。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讨厌她,那是一种完全没有来由没有因由的讨厌,就像是有些人一见钟情,但也有些人,是一见钟厌的!

    那一刻,在她身前的床上,就放置着一个枕头,在她触手可及的范围,那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她知道,这样子的机会,一旦错过,就很难再有,而她向来擅长于抓住任何的机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