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已完成

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

作者:阅读王 | 校园甜宠

收藏

季舒容小说全文阅读_季舒容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小说季舒容

    季舒容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毒医小姐很猖狂》,提供更多季舒容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季舒容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再次穿越之毒医小姐很猖狂小说季舒容摘选:季舒容听见一声声响,我以为是慕容谦终于等到如期呼啸而来,笑容盛开在嘴边,还没来及说话的,却…...

    季舒容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这里提供季舒容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小说精选:澹台旭峰提刀,雷霆般赶向后院,慕容谦心知不好,将澹台丹华放下,急忙赶向后院。 季舒容听到一声声响,以为是慕容谦终于如约而至,笑容绽放在嘴边,还没来得及说话,却见白色的刀芒对着她狠劈而下。 她眼瞳一缩,后退一步,岂料忽然有一掌更快更猛地重重击落在她的身上。 鲜红的血液从季舒容的口中喷出,她的身躯被款劲的力道卷起,狠狠砸落在一旁的岩石上。 骨骼碎裂的声音回响在黑夜之中,季舒容眼底满是震惊和心疼,一瞬不瞬看着那无情将自己内…

    澹台旭峰提刀,雷霆般赶向后院,慕容谦心知不好,将澹台丹华放下,急忙赶向后院。

    季舒容听到一声声响,以为是慕容谦终于如约而至,笑容绽放在嘴边,还没来得及说话,却见白色的刀芒对着她狠劈而下。

    她眼瞳一缩,后退一步,岂料忽然有一掌更快更猛地重重击落在她的身上。

    鲜红的血液从季舒容的口中喷出,她的身躯被款劲的力道卷起,狠狠砸落在一旁的岩石上。

    骨骼碎裂的声音回响在黑夜之中,季舒容眼底满是震惊和心疼,一瞬不瞬看着那无情将自己内骨击碎的男子,她的未婚夫——慕容谦。

    “季舒容!你竟然敢派人企图玷污五公主,你有何话可说?!”慕容谦冷着脸,一字一顿道。

    季舒容五章六腑挪位了一样剧痛,千言万语汇聚在胸,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她只能瞪着一双眼,双眸赤红的看着他。

    慕容谦被这样的眼神看得身躯一颤,喉咙有些发紧,而此时,澹台丹华哭泣着从后面跑来,一下子扎入了澹台旭峰的怀中

    “大皇兄……丹华……丹华不活了……呜呜呜……”

    “慕容谦!今日之事你不给我西楚一个交代,哪怕耗尽一切,我西楚都一定会报仇!”

    众人心中一落,澹台旭峰的意思是,他们要发动战争?!

    慕容谦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大皇子放心,本王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言罢,慕容谦转眸眼神冰冷犹如看着死物一样凝睇着季舒容。

    “你可知罪?!”

    季舒容心中有些想笑,她也的确笑了出来,那笑让她化着浓妆的脸十分狰狞,而因为颤抖,让她伤势更重,鲜血从她嫣红精致的唇角潺潺流出,染红了她的肌肤,触目惊心。

    “哈哈哈哈……慕容谦!到头来……你从未相信过我?”

    慕容谦心脏颤了颤,想起这件事可能为南岳带来的危害,他胸中愤怒翻滚。

    “你还狡辩!死不悔改!”

    一句话,打碎了季舒容最后的希望。

    原来这么多年的追逐和付出,只是她一个人的投入而已。

    他一掌夺走的不单单是她的生命,更是她的美梦,也该从中清醒了……

    她笑得愈益大声,笑声回荡在夜色中,浓郁的血腥之气萦绕不散,说不出的凄楚哀婉。

    她就这么笑着,意识渐渐模糊,永远陷入了昏暗之中……

    众人看着季舒容垂下去的脑袋,都以为季舒容是在逃避回答,指责之声更甚,那阵仗真是恨不得将季舒容就地正法。

    轰隆!

    忽然,一阵狂风卷席而至,那红衣女子的长发普卷而开,等到狂风停歇之后,那一动不动的人缓缓抬起了头。

    只不过此人已经不再是南岳国摄政王之女,而是一个来至于异世界同样名为季舒容的灵魂!

    “季舒容!你这个不要脸的贱 人!做了这样的事情,还不知悔改!”一声怒喝乍响在季舒容的耳边,震得她双耳嗡嗡作响。

    呃,这个人难道在叫他?

    皱了皱眉,季舒容好不容易才看清站在自己面前那一群身穿华服的年轻男女。

    他们的表情满是厌恶和鄙夷,而为首那俊美的宛若天神一样的男子眼神更是冰冷。

    脑子愣了愣,季舒容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些人。

    “哼!没话可说了么!你这个蛇蝎恶毒的女子!”另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道,一样的俊美无俦,让季舒容一阵恍惚。

    奇怪,她不是死了么,为毛眼前这么多穿着古装的帅哥?

    难道说,因为她上一辈子为国为民拯救了无数生命,所以老天爷看在她孤独一生的份上让她随便挑一个?

    老天爷,您真是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啊,一个人用这么多资源,阿弥陀佛……

    只是脑海中的胡思乱想还没结束,一阵极强的杀气袭来,季舒容敏锐察觉,想要闪躲而开,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毫无力气……

    靠!这根本不是她的身体!

    “嘭!”

    强大的气流撞击而上,让季舒容感觉四肢百骸错位一样的疼,口中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她的身躯被重力向外推去。

    眉头一皱,季舒容眼神锐利迎击而上,对上了那一双堪比寒冰的双眸。

    这一击,正是为首的男子击出!

    季舒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犹如破碎的蝶缓缓坠落,脑海中总算理清了这一切。

    好消息是,她没被实验爆炸炸死,而是穿越了。

    坏消息是,刚穿越,就被人一巴掌拍落了悬崖。

    是的,这一掌,让季舒容感觉到了老天深深的恶意。

    擦,这是来逗她玩的么?但是玩也不带这样的啊!

    “靠,该死的贼老天!”

    季舒容一边往下掉,一边郁结难舒破口大骂,只是还没过足瘾身子就狠狠地砸落到了一个深潭之中。

    “噗通”

    水流猛烈,从鼻腔和口腔狠狠灌入,呛得她痛苦非常,身躯更是疼痛。

    季舒容猛地睁开眼,忍着蚀心的痛意奋力地向上游去。

    不能死,无论如何,她绝对不能死。

    她拨开水流,用尽所有的力气向上窜,双手胡乱的抓着,忽然触摸到了某种柱状的物体。

    身受重伤的她根本来不及想这是什么,只能本能的用力紧握着它浮上水面,谁知道这个东西却在她用力的挤压下猛然紧绷起来。

    当她从一掠而出时,一阵冰雪初融般清浅冷冽,却异常动人魅惑的低喘传来。

    悠悠扬扬,撩拨人心。

    季舒容劫后余生地睁开双眼,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的愣在了原地!

    皑皑白雪,渺渺轻烟,缤纷错落之桃夭。

    蒸蒸水汽勾勒粉色花瓣,怒放在冷月之下,轻盈鼓动。

    景若梦,梦若幻,她定然是在梦境之中吧?她其实已经摔了个粉身碎骨死翘翘了?

    否则,她的眼前怎么会有如此……宏伟壮硕的……呃……美景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