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已完成

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

作者:阅读王 | 校园甜宠

收藏

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季舒容_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季舒容小说_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小说季舒容

    季舒容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毒医小姐很猖狂》,提供更多再次穿越之毒医小姐很猖狂季舒容,再次穿越之毒医小姐很猖狂季舒容小说。再次穿越之毒医小姐很猖狂小说季舒容摘选:季舒容就这么滑下了桃花泉底都不已焦虑……,一直到男子消失了看不见后,两人…...

    季舒容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这里提供季舒容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小说精选:一直暗暗潜伏在远处的白魔和暗仙见季舒容就这么滑下了桃花泉底都万分焦虑,直到男子消失不见后,两人立刻冲了上去,目的当然不是救人,而是怕季舒容污染了他们的泉水。 白魔脚步一踏,身影竟然如幻影般轻而易举的掠到了季舒容的身边,脚下在水面一点,踏水无痕间已经将季舒容的身子好像拎小鸡一般丢到了岸边。 白魔的功力之深恐怕纵横整个江湖也没几个人能够出落其左右。 本来就要还有些迷糊的季舒容被白魔这么一摔,分筋错骨的疼让她不能自…

    一直暗暗潜伏在远处的白魔和暗仙见季舒容就这么滑下了桃花泉底都万分焦虑,直到男子消失不见后,两人立刻冲了上去,目的当然不是救人,而是怕季舒容污染了他们的泉水。

    白魔脚步一踏,身影竟然如幻影般轻而易举的掠到了季舒容的身边,脚下在水面一点,踏水无痕间已经将季舒容的身子好像拎小鸡一般丢到了岸边。

    白魔的功力之深恐怕纵横整个江湖也没几个人能够出落其左右。

    本来就要还有些迷糊的季舒容被白魔这么一摔,分筋错骨的疼让她不能自己的闷哼了一声,一口气喘不过来,晕厥了过去。

    此时,一道冷风吹来,被魔眼男子遗留着在桃花树上的披风被缓缓吹落,稳稳罩在了季舒容的身上,免去了她衣不遮体的尴尬。

    她一哼,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都愣住了,纷纷转眸看去。

    这人,竟然还没死?!

    这怎么可能!

    顿了顿,暗仙犹如鬼魅般掠到了季舒容的身边,强势的拉过她骨折的手,皱了皱眉便号起脉来。

    “没死?”白魔惊愕道。

    暗仙点了点头,随后合着披风把人抓起,在季舒容的身上点了一下,一把扛起季舒容好像运货一般直直望桃花密林中飞掠而去。

    这武功和造诣,出神入化,踏风无痕迹!

    暗仙和白魔知道,自家徒弟竟然没杀她,那他们也不会让她死……

    一片缤纷的桃夭变化,当三人的身影消失以后,这里转而化成了一片普通的绿林。

    ——

    季舒容是骨头断裂的疼痛唤醒的,她缓缓睁开眼,借着窗外清冷的月光可以看清房内的一切,卧室的摆放极其简单,除了一张大型的雕花金丝楠木床榻外再无一物。

    而她身上穿着一件纯白的衣袍,丝绸般的细腻柔滑,手上和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处理好了。

    一旁站着的女子看到她醒了过来,立刻出去传话,很快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就冲了进来,瞬间这简单的房间通明一片。

    “哈哈,还真能醒过来,真是命硬啊!季大小姐!”鹤发童颜的老者冷笑起来,一语就说出了季舒容的身份,语气中有些不屑。

    啧啧,没想到这个纯阴之体竟然季家大小姐,谁不知道季家大小姐的恶名,自己徒弟的清白之躯给了她,真是好好的白菜被猪给拱了!

    而黑衣中年男子看都没看季舒容一样,执手就为她号脉,季舒容皱眉打量起两人。

    黑袍男子一头墨发如云如雾,面容冷峻,五官立体而俊朗,浑身散发出暗夜般魅惑的气息。一旁的白衣老头,他白发童颜,一头雪白的长发随风飘动,白袍不染纤尘,飘渺若仙,端得是仙风道骨。

    一看,季舒容就知道他们不是普通人,所以,也没有惊讶他们叫出自己的名字,不对,或许应该说,叫出这具身躯的名字。

    从脑海的零星记忆中季舒容知道,这具身体有着和她一样的名字——季舒容,是四大强国之一南岳国摄政王季风之长女。

    而季舒容有一个爱到骨子里的未婚夫,慕容谦……

    看来在季舒容的心目中,只有父亲季风和慕容谦才是最重要的人。

    只不过这个慕容谦,正是当时一掌把“季舒容”打成重伤,不对,是打死,随后又将她拍落悬崖的人,除此之外,季舒容的记忆是完全空白的状态。

    被自己心爱的人打死,也难怪一想起慕容谦的模样,她的心会隐隐刺痛。只不过,这种感情不是来自于她季舒容,而是那个可怜的灵魂。

    微微垂眸,季舒容冷笑起来,前身的仇,她会报,也当做是她继承这具身躯的谢礼,从今以后,她就是真正的季舒容。

    白魔和暗仙见季舒容不说话,以为她是被他们吓到了,白魔挥了挥手没好气道:“喂,别装死,好了就从这里滚出去!看到你本仙眼疼!”

    季舒容皱了皱眉,将自己的手从暗仙的手中抽回来,抬眸微微一笑道:“两位前辈,请问这里是哪里?你们认识我,对么?请问,我是谁?”

    既然对自己的记忆只有名字,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装失忆!

    白魔见状一愣,几乎是跳起来道:“喂!季家的丫头,你该不会看上本仙的徒弟了吧!本仙告诉你!虽然你帮本仙的徒弟解了毒,那是你前辈子修来的福分!你别有什么非分之想!你连本仙徒弟的一个头发都比不上!识相的话本仙允你一个要求,让后你乖乖滚回去嫁给你的慕容谦!”

    凤眸中冷芒一闪而过,原来这两个人是那该死的男人的师傅,难怪他们会出手救自己。

    哼,要求?

    她唯一的要求是,让你们的徒弟生不如死!

    “你们是他的师傅?”眉梢一挑,季舒容语气微冷问道。

    白魔骄傲的抬了抬头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鬼谷二仙!”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