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高冷美女爱上我

作者:雷雨 | 古代言情

收藏

  债款还钱,天经地义!却没想起,我去要债,竟然要来个老婆。什么?两块寒冰?呵呵,就算一座冰山,我也能把她溶化!“啊!没钱?”。

第8章 毛都没长齐还想讨老婆?_高冷美女爱上我_ 叶封流, 张碧瑶

    张碧瑶都快被气疯了,这个男人还强词夺理,不可以宽恕,这一次要不然再不赶他走,她就也不是张碧瑶。“闭嘴,我自己的房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反正我就溶了你。”张碧瑶威胁道“闭嘴,我自己的房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再说我就溶了你。”。...

    张碧瑶快要被气死了,这个男人还强词夺理,不可饶恕,这次要是再不赶他走,她就不是张碧瑶。

    “闭嘴,我自己的房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再说我就溶了你。”

    张碧瑶威胁道,一双大眼睛瞪得贼大,快要滚出来了。

    好害怕,好凶。

    叶封流看她真着急了,就没有说什么,灰溜溜爬了起来。

    刚站起来,张碧瑶脸色变了变,马上阴郁了下来,这脸上到脖子整个都红了,像煮熟了的红鸡蛋似的。

    又咋了?

    这娘们还真奇怪,刚才还像是一只母老虎似的,现在又害羞了?不应该呀!

    怪不得人家总是说,女人的心就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怎么了,是不是不舍得我?哎呦,也是,看着天还没亮,这么美丽的老婆要养好皮肤,还可以睡个回笼觉。”

    叶封流瞧着有转机,嘴甜得很,顺势准备坐在床上,谁知道张碧瑶发飙了。

    “嗯……”

    叶封流还没反应过来,脸上一黑,整个脑袋都被枕头罩住了,然后便感觉身上被压着。

    张碧瑶竟然翻身坐到他腰上,半个身子爬上来用力捶打着叶封流,最里面还念念有词骂他流氓。

    “哎,干啥……”

    声音断断续续地,发不出完整的一句,叶封流倒是没什么,毕竟女人的力气跟小鸡似的,没有多大,就当做是挠痒痒了。

    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这美女发飙还真是让人费解。

    不就是夜里上厕所误入了她房间,又正巧睡在床上,而且刚刚好是在她隔壁吗?这有什么,又不是有意的。

    虽然这个理由,叶封流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你这个臭流氓,我让你动歪心思,我让你嘚瑟,你再这样我就让你变太监。”

    张碧瑶小巧的拳头一下下捶打在叶封流胸前,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羞羞的小粉拳了,只不过这个气氛有点不对。

    “哎呦,谁动歪心思了,我昨天白天打了好几场架,还不都是因为你,晚上都累趴下了,哪里还有什么歪心思。”

    叶封流实在是受不了这小妖精似的大长腿在自己身子两边来回晃,没有视觉的时候,那触感更加敏感了,比看见还要要命。

    要是再不制止她的动作,那可就真的是要命了。

    好歹他还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还是会有的。

    脚掌张开抓地,腰一挺,叶封流反客为主,直接翻身做主人。

    “够了,你到底为什么生气,你倒是告诉我呀,如果是为了我进你房间的事情,那我道歉行不行?不过,你是我老婆,睡你隔壁天经地义,也不会有人会说什么的。”

    先上车后补票的人多了去了。

    不过他在山上长大,思想相对还是比较保守的,人家姑娘没有答应也不会胡来。

    只是他叶封流好歹也是个正人君子,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身强体壮的男人,要是再加上什么学历,继承了老头子一大笔遗产,再要回那500万的债,谁还稀罕张碧瑶。

    妞要多少有多少,还用得着费尽心思吗?人家女孩早就已经前赴后继的扑上来了,到时候排队都来不及。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张碧瑶许久没说话,她呼吸有点凌乱,憋红了脸,不安的小手早就已经被叶封流控制住了,挣扎着也动惮不得。

    “那是什么?”

    叶封流也纳闷了,女人的心思真难猜。

    “你……你先放开我,我不舒服。”

    张碧瑶语气放轻松了一点,没有刚才那么泼辣了,要不是叶封流强壮的体魄以压制性胜利了,想必还会来回倒腾。

    张碧瑶语气中带着一点羞怯,还有恐惧,仿佛在害怕什么似的,但是更多的是愤怒。

    “好,现在可以说了吧?”

    叶封流也不想乘人之危,这一大清早就惹得老婆大宝贝不开心了,要是做的太过分,以后钱要不回来,还丢了个人就得不偿失了。

    总不能和那张叔说换一个吧!

    “龌龊!”

    张碧瑶得到自由后马上下床,站的远远的,然后葱白修长的指头指着叶封流说了两个字。

    顺着手指往下看,叶封流彻底无语了。

    呦,还真没注意,怪不得她这么生气。

    “这是正常反应,这不是我想的好吧!老婆,你不会是没有见过男人吧!”

    叶封流暧昧的询问让张碧瑶羞红了脸,但是在气势上不能输,扭头就出房间洗漱,不想待在这个房间里头。

    闻着叶封流那股“男人味”就真的是够呛。

    “毛都没长齐就想娶老婆,你真是异想天开,还没到春天就发情,我就算是看上狗也不会看上你的。”

    张碧瑶轻飘飘一句话传来,充满不屑。

    叶封流听了那话满脸黑线,她说什么?竟然说他发情?

    诶?这不是正常男人都会有的现象吗?

    早上起来没有反应才不正常好吧!

    “我好歹也是个大男人,有需求是正常的,好吧!老婆,给点面子,怎么说我也是你未来老公。”

    “打住,消受不起,你才二十岁出头,你懂什么?就是个毛小子罢了,还不够格登记结婚,说什么老婆不老婆的。”

    张碧瑶嘴上不饶人,没有一句好话,直接命中重点。

    婚姻法规定,男人22岁,女人20岁才允许结婚,而张碧瑶23岁了,但是叶封流才20岁,可不是说对了。

    “这……这没什么的,我不介意你老,正所谓女大三抱金砖。”

    叶封流郁闷得很,自圆其说,给自己留了点面子。

    张碧瑶听到竟然有人说她老,更加不乐意了,砰一声,把洗手间的门关起来。

    叶封流到阳台把昨天换洗下来的脏衣服重新套到身上。

    彻底与那又紧,勒得又难受的小打底裤说再见。

    一大早,张碧瑶就换了一身职业正装,踩着高跟鞋出去了,顺带把叶封流也扔在大马路上。

    “哪凉快哪待去,本小姐没空。”

    哼!

    明明是周末,却要去谈什么生意项目,肯定有鬼,化妆这么好看干什么?那老板是个美女总裁又不是男人。

    难道还是百合不成?

    叶封流自己脑补了一大串有的没的,没有地方可去,人生地不熟地,张碧瑶又没有给自己留钥匙,所以只好去找她爸了。

    给未来老丈人施压,难道女儿还能不听老子的不成?

    摸摸兜里还有张碧瑶昨天给的几十块钱,叶封流吹着口哨打了一辆车,直奔张国富家里去。

    好不容易下山来了,不能亏待自己,享受一下城里的高级待遇也是好的。

    外头车水马龙,拥有与山上不一样的喧嚣。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