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高冷美女爱上我

作者:雷雨 | 古代言情

收藏

  债款还钱,天经地义!却没想起,我去要债,竟然要来个老婆。什么?两块寒冰?呵呵,就算一座冰山,我也能把她溶化!“啊!没钱?”。

第7章 待在老婆家的第一晚_高冷美女爱上我_ 叶封流, 张碧瑶

    叶封流头上裹着一条鹅黄色的毛巾,紧身白衬衣下紧紧包裹着的肌肉若隐若现,下一秒钟放佛要炸裂开去像。手臂上的肱二头肌高高地高高隆起,占有了衬衣的狭窄空间,那肌肉线条较为明显的弧度手臂上的肱二头肌高高隆起,占据了衬衣的狭小空间,那肌肉线条明显的弧度让人咂舌。。...

    叶封流头上裹着一条鹅黄色的毛巾,紧身白衬衣下包裹着的肌肉若隐若现,下一秒仿佛要炸裂开来一样。

    手臂上的肱二头肌高高隆起,占据了衬衣的狭小空间,那肌肉线条明显的弧度让人咂舌。

    几滴水珠沿着脖子,在小麦色的皮肤下滑下……

    小巧的衬衣,小短裤,到了叶封流这里穿起来竟然这么猥琐。

    活脱脱就是小了好几号的紧身衣。

    红果果的鄙视与玷污,这衣服没法穿了。

    张碧瑶神经紧绷,快要炸裂了,这个死男人,到底有没有脑子,穿女人的衣服就算了,还这么猥琐,硬塞进去。

    一时间,她眼睛居然看直了。

    “老婆,你这么看着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叶封流勾了勾手指头,恬不知耻地挨着张碧瑶坐在沙发上。

    接触到的一瞬间,张碧瑶仿佛身上一股电路划过一样,一下子弹了起来,离得远远地。

    葱白的手指气愤得颤抖起来,指着叶封流就破口大骂。

    “住嘴,你这个死变态,我真是猪油蒙了心才会答应我爸让你借住一晚,你现在马上给我滚。”

    张碧瑶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个屌丝一样的男人在自己身边转悠。

    虽然这里有一房一厅,她住房间,他住客厅也能够勉强接受。

    但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她肯定是脑门被挤了,所以才会同意了她爸的说法。

    “未来岳父大人让你做我媳妇,那我岂有不来的意思,既然是他老人家同意的,那我就放心了。”

    叶封流心里乐开了花,想不到这城里的人果真是思想开放,在山上的时候不知地下的世界竟然这么会玩。

    “现在不同意了,你赶紧走。”

    “不行,我得贴身保护你,免得你有危险。”

    叶封流眼皮子一抬,随便找了个理由,躺在沙发上伸了一下懒腰,整个身子挺起来,那衣服的线若隐若现地绷着,快要一段一段崩开似的。

    该死的,这男人还真是死皮赖脸的。

    张碧瑶实在是没有办法,不理他,自己去浴室洗澡了。

    今天下班的时候在路口被那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揩油,总觉得身上这衣服脏了,不能穿,还有,叶封流身上的两件衣服也一样。

    出来后,叶封流还没走,她索性进房间拿了一张许久不用的小被单一把扔在他脸上。

    “老婆洗完了?我不冷,还是老婆贴心,不过,我们进房间睡,盖被子就不冷了。”

    叶封流拽着那小被子,把头埋进去用力吸了一大口气。

    芳香四溢,一股女人独有的馨香把他迷得神魂颠倒地……

    一张贴身小被子就这样了,若是直接抱着张碧瑶,岂不是……叶封流想想就觉得受不了,小腹一紧。

    “没门,房间是你能进的吗?你就在这客厅里头,不然就给我滚蛋。”

    张碧瑶半点商量都没有,直接就拒绝了。

    这次,家里那老头实在是引狼入室,怎么会想出这馊点子,让他女儿做人家媳妇抵债?

    “可是,岳父大人让我们住在一起的意思不是很明白吗?”

    “明白你个头。”

    张碧瑶看着叶封流的后脑勺便觉得心慌气短,恨不得撵他出门,在这碍眼。

    “老婆……”

    忽如其来的撒娇,让张碧瑶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头皮发麻。这家伙还真不是猥琐就能够简单形容的。

    叶封流转过身来,瞅了一眼刚洗完澡的张碧瑶,眼睛都看直了,嘴巴微微张开,哈喇子快流了一地。

    明明才二十岁,这男人真是该死,那花花肠子还有那油腻的眼神,像是八百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张碧瑶心里面有一万头羊驼在奔腾。

    “要不,咱再商量一下?”

    叶封流贼头贼脑地尝试问了一句,还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砰!

    得到的回复却是无情地关门声。张碧瑶翻了个白眼,直接回房间,不想多说一句话。

    咔嚓!门直接反锁了。

    就一晚上,让他在客厅里待着,明天一大早就扫他出门,没得商量。张碧瑶已经在心里面下定了决心。

    叶封流嘿嘿笑了一下,也没说啥,环视了一下这周围的环境,真不错。

    哎,这辈子何德何能,山上住的破破烂烂地,老头子这一辈子都没怎么修缮过,被打伤之后身体更是不好。

    有这落脚点算是非常不错得了,哎,仇人没有找到之前,现在这多看两眼便宜老婆也不错。

    等什么时候那张老头有钱还了,他女儿估计也追到手了,人财兼得,岂不是一桩美事。

    这样想着,叶封流倒头就睡,四仰八叉地倒在沙发上。

    不知道睡了多久,半梦半醒中,他依稀听到了马桶抽水的声音,不由得也觉得自己尿急了,朦朦胧胧就起身撒了一泡尿。

    嗯?

    门没关,这老婆是给自己留了门?莫非在暗示什么?

    叶封流脑子清醒了一点,挨着墙踉踉跄跄就推门进去了。

    一盏暖黄色的小夜灯在床头开着,床上的人儿呼吸匀称,睡得香极了。

    叶封流蹑手蹑脚地爬上床,自己找了个空位,侧着躺了下来,一双大手环着旁边人儿的腰肢,顺带还捏了两下。

    哎,还是床舒服!

    一挨着床,温香软玉,叶封流再也抵挡不住睡意昏睡过去。

    ……

    “啊!”

    砰!

    “斯嘎……痛痛痛。”叶封流忽然间觉得自己腾空了一下,下一秒,脑门上居然被磕了一下。

    睁眼,则发现自己在床底下,而床上的张碧瑶却如临大敌,整张被子紧紧地过着自己。

    愤怒的,警惕的眼神穿透而来,像要活剥了叶封流。

    “大小姐,你叫什么?”

    他什么也没干,至于这么紧张吗?瞧这架势,十有八九是被这姑奶奶踹到床下来的。

    “你对我做了什么?死流氓,谁让你进来的?”

    张碧瑶害怕极了,尖叫了一声之后破口大骂。

    “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猪狗不如的,邋里邋遢的,恶心的男人……”

    “停!”

    叶封流耳膜都快要破了,这分贝,即使是练家子也受不了。

    “我发誓我啥都没干,不信你看看你自己,穿的整整齐齐地,我啥都没干,就是借张床睡而已,倒是你自己情不自禁,睡觉还抹口红,蹭了我一身。”

    叶封流表示了强烈控诉。

    张碧瑶看了看叶封流身上,真的有深深浅浅的几个唇印,那是因为自己今天要陪美女老板出门谈生意,特意在睡前挑选的口红颜色。

    难道自己真的这样情难自禁……

    不会的,叶封流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