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绝顶强人

作者:执笔画生 | 现代重生

收藏

  他是医学天才、是商业鬼才、是全能人才,集各种荣誉于一身,不喜家族管理,只身一人去他国救援,不幸遭偷袭,归国时飞机失事,音信全无。。。醒过来后,记忆缺失,还成了登门女“好的,妈,我这就起来,嘶!”楚昊起身,扯到了旧伤,立刻咧嘴一瘸一拐的向门口移动。。

第24章 找人帮忙_绝顶强人_ 楚昊, 易思曼

    第四天,康复药业药价的事情再发酵的越发很厉害,连媒体都惊扰了,最后药监局和卫生局直接介入调查。“你们这里谁是总管的,让他出,我是卫生局副局长胡志坚,现在的有人检举你们“你们这里谁是管事的,让他出来,我是卫生局副局长胡志坚,现在有人举报你们家药品定价有问题。”。...

    第三天,康复药业药价的事情发酵的越来越厉害,连媒体都惊动了,最后药监局和卫生局介入调查。

    “你们这里谁是管事的,让他出来,我是卫生局副局长胡志坚,现在有人举报你们家药品定价有问题。”

    楚昊立刻出来,笑嘻嘻地说。

    “各位领导,要不先坐下来喝个茶。”

    “我们是来办正事的,喝什么茶!我问你,这种要是你们药厂生产的?”

    “领导,有人要陷害我们,外面包装肯定都一样,但是药用成分就不得而知了。”

    “好,承认就好!把药店给查封了,无限期整顿。”

    胡志坚直接下了命令,其实这事不至于这么严重,也不需要一个副局长出面,一般都是先停业检查,只要药品是真的并且符合实际定价,就能继续开业,不过他是张翔的表舅,今天是张翔请他帮忙的,所以特意自己来了。

    楚昊没想到这个胡志坚这么狠,丝毫不按规矩办事,幸好他出来前,给廖局长打了一个电话。

    “胡局长,你这样做,不知道廖局长知道吗?”

    “廖局长,哪有空管这种小事,我自己都能决定。”

    咳!

    “谁说我不管小事,我们身为国家干部,都是人民的公仆,事无巨细,有事情就要管。”廖鸿振出远处走来,边走边说。

    “廖。。。廖局长,你怎么来了?”

    廖鸿振根本没有理会胡志坚,反而特别友好的看着楚昊,心里却暗骂胡志坚你个蠢货,差点得罪了楚先生,自己母亲的病还全靠楚先生呢,得罪了他,不是给我添堵吗?

    “楚先生,几日不见,甚是想念,哈哈!”

    “廖局长,客气了,您母亲现在身子骨还好吧?”

    “非常好!比以前强多了!”

    “那就行!”

    胡志坚完全惊呆了。

    “这廖局长看样子跟他很熟!完了!完了!要是他说我几句坏话可就完了!”

    胡志坚不愧人老成精,立刻笑着脸过来。

    “哈哈,原来楚先生跟我们局长认识啊,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

    楚昊对着胡志坚假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呃?胡局长,刚刚好像是说要我无限期整顿的吧!”

    胡志坚连忙狡辩,“没有,楚先生,你听错了,我是说如果,对!我说的是如果,但我相信你们肯定是清白的,呵呵!”

    楚昊看向廖鸿振。

    “楚先生,放心,我们一定是按要求办事,不会乱来的,胡局长,你先回去,这里我会处理的。”

    “是!廖局长!”

    “楚先生,告辞,刚刚冒犯的话,您千万别往心起去。”

    楚昊见胡志坚离开,在廖鸿振耳边说了几句。

    廖鸿振大吃一惊。

    “好,我这就回去彻查此事。”

    “哼哼!张翔,你会死得很惨。”

    另一边,康辉建设某会议室。

    “易思曼,你怎么回事,好好的药为什么要高于市场价格,你这是挣的不义之财!”易海终于抓住机会,一个劲地骂道。

    “就是,思曼,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们做生意赚的都是道义上的钱,你这样敛财不道义。”易云岚也出口讽刺。

    亲戚朋友们都指责易思曼的不是。

    “不行,易家的产业不能毁在你的手里,爷爷,你说怎么办吧?”易海看着易老爷子说。

    易思曼到现在都一言不发,因为他在等楚昊的信息,刚刚信息发来了,只有六个字。

    “不用怕,相信我!”

    “爷爷,给我三天时间,我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好!”

    易海看着易思曼得意地笑了,这次看你怎么办?

    第二天,市长亲自发话必须彻查春城市范围内所有的药业公司,任何商业盈利都不能以牺牲人民群众的利益来获取。

    一场全面、彻底的药物检查在全市范围内展开。

    三天后,两条新闻刷爆整个春城。

    第一条:健安药业涉及制造假药销售假药进入无限期整顿,张翔偷税漏税及行贿,被带走。

    第二条:康复药业生产的药品全为优秀药品,符合市场定价,并获得春城市优秀药业称号,此前的报道系有人恶意造谣,与康复药业毫无关系。

    “老婆,怎么样啊?”楚昊自豪地说。

    “你怎么做到的?”

    楚昊把自己救了廖局长老母亲的事告诉了她,但是关于邱恒去查健安药业的事没有透露,他觉得现阶段还是不能告诉她。

    “啊!”原来那天你回来很累是为了救廖局长的老母亲。

    易思曼此时才恍然大悟。

    康复药业因祸得福,销售额再一次暴涨。

    啪!

    何峰一把拍在办公桌上。

    “张翔,这个废物,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才几天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真是猪头!楚昊,没想到你这个废物竟然开窍了,呵呵这样才好玩。”

    同一天。

    木氏集团。

    “程主管,上次康复药业让你们停工后,有没有什么后续的进展啊?”

    说话之人正是木氏集团二少爷,木瀚哲。

    “木二少,他们一直没让我们动工,不知道想干什么?”

    “没关系,规模扩大不了,生意自然好不了,他越是拖损失越大,我还乐意见到呢!哈哈!”

    “可是,木二少,我们合同签订的是有时间规定的,工期必须在二十天内完成,现在已经过去七八天,要是再不开工,怕是完不成!”

    “这是他不让你们施工,就算完不成也有他的责任吧?”木瀚哲问道。

    “这个?”

    “嗯?他来电话了!”

    “接,开免提!”

    程主管按照木瀚哲的意思开启了免提,电话那头传来楚昊的声音。

    “程主管,事情的原因我已经查清楚了,是有人想搞我康复药业,要恶意涨价,麻烦你也去查一查,如果这是我告到上面去恐怕我们双方都得不偿失,你说呢?”

    程主管一听被吓住了,没想到这个楚昊还真的去调查了,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木瀚哲。

    木瀚哲小声示意,“先答应他,我来想办法。”

    “楚老板,你放心,我会查清楚的。”

    “好,希望你们不要误了工期。”楚昊故意说道了工期。

    嘟嘟嘟!

    “哼!我就不相信了,一个小小的楚昊敢跟我们木氏集团作对,我们可是垄断了春城市的建筑装饰材料的。”

    “对对对!木二少,说得对,他楚昊给您提鞋都不配,还妄图跟您作对,真是不知好歹。”

    “你直接跟他单方面解除合同,损失我来赔,我要让全市的装修公司都不许给他装修,看他怎么办?”

    程主管立刻伸出大拇指,使劲地拍马屁,“木二少,真是高,好一招釜底抽薪,哈哈!”

    木瀚哲叫秘书进来,“你通知所有合作的建筑装饰公司,只要涉及到建材的,都一一通知到位,就告诉他们任何有关康复药业和楚昊的单子都不准接。”

    “是!”

    “哈哈!木二少做事真是干净利索,我这就回电过去。”

    “楚老板,是我!我刚刚跟领导沟通了,领导的意思是存在到期完不成的情况,不如现在就解约,省得浪费双方的时间,至于违约金会按照合同打到你的卡里。对不起,再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