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绝顶强人

作者:执笔画生 | 现代重生

收藏

  他是医学天才、是商业鬼才、是全能人才,集各种荣誉于一身,不喜家族管理,只身一人去他国救援,不幸遭偷袭,归国时飞机失事,音信全无。。。醒过来后,记忆缺失,还成了登门女“好的,妈,我这就起来,嘶!”楚昊起身,扯到了旧伤,立刻咧嘴一瘸一拐的向门口移动。。

第16章 只有我能治好你_绝顶强人_ 楚昊, 易思曼

    一进屋,刘萍摆着个脸。“废物,你一天到晚的看不见人影,在外面瞎逛什么,切记带坏了思曼。”楚昊无语,这个丈母娘啊不喜欢无理取闹,现在的自己成天在家里呢被骂,现在的他不在呢又“废物,你一天到晚的不见人影,在外面瞎逛什么,不要带坏了思曼。”。...

    一进门,刘萍摆着个脸。

    “废物,你一天到晚的不见人影,在外面瞎逛什么,不要带坏了思曼。”

    楚昊无语,这个丈母娘真是喜欢无理取闹,以前自己整天在家呢被骂,现在不在呢又被骂。

    易思曼也发懵了,于是开口:“妈,我们才回来,就听你念叨了,我们是大人了,楚昊现在在我店里帮忙呢?”

    “就他!”刘萍一脸不屑。

    “有工作是好事,好好干,不要累坏身子就好了。”易建承在一边说道。

    刘萍听到这个,更加来气,“好什么好,在思曼店里上班,还不是让思曼给他发工资,不就是换个方式问思曼拿钱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妈,你不要忘记自己带的手镯可是楚昊买的哦!”

    刘萍以为楚昊会要回手镯,连忙把手反在后背,“那又怎么样,我养了他三年,他送我一个镯子最多算是补偿我。”

    这个镯子,可是让她在小姐妹面前很有面子,都羡慕的要命,如果现在被拿回去,回头被他们说成是租来的,那她可比死了还难受。

    “切,不跟你们说了,我要贴睡眠面膜了,小峰给的面膜真是不错。”

    易思曼看着楚昊,以为他会发火,连忙安慰他,“妈,就是这样一个人,你知道的。”

    楚昊回了一句,“当然,好男不跟恶女斗!”

    易思曼听出言外之音,举起小手要假装打过去,“好你个混蛋,拐着弯来损我,是不是,找打!”

    为了配合她,楚昊连连大喊:“救命啊,打人了,老婆打老公了,救命啊!”

    第二天,楚昊和易思曼一同来到了店里。

    半天过去,无所事事,下午楚昊索性在会议室里看起了电视。

    突然一则新闻引起了楚昊的兴趣,“五天后,春城中药药王比试?”

    “老婆,你进来一下?”

    “混蛋,不要叫我老婆,这里这么多人,你也不嫌害臊!”

    “呃。。。你来看看这个新闻。”

    “这有什么稀奇的,春城每年都举办的药王比赛。”

    春城之所以被称为春城,是因为一年四季的温度基本维持在12℃~22℃,跟春天一样,所以很多中药都非常适宜在这里成长。

    这里每年都会举办药王比赛,药王指的是中药药用价值之王,只要是符合要求的药店、药业公司和医疗公司都可以把自己收藏的认为是药王的中药,拿出来比试,获得药王的中药也会被高价收购,所以很多企业都会来参加比赛,哪怕没有获得第一名,也可以博得不是的名气,有利于后续的发展。

    “那我们家的药业公司呢,最高获得第几名?”

    “最好是第十五名,连前十都没进。”

    “如果我能让我们药业公司拿到药王,你准备奖励我什么呢?”

    易思曼诧异地看着他,“切,你知道前十都很难进,还想拿第一。”

    “你回答我就是了吗?”楚昊义正言辞地说。

    “真要是这样的话,我就不怀疑你了,哈哈!”

    楚昊一口答应,“一言为定!不行还是拉个勾吧!”

    “不用了,想趁机占我便宜?嘻嘻!”易思曼咯咯大笑,走出了会议室。

    她走后,楚昊取出手机拨通了邱恒的电话。

    “昊哥!”

    “三天内,给我收集最名贵的药材,越快越好,记住隐蔽一些,钱不是问题。”

    “可以,昊哥,我现在就去办。”

    以邱恒的能力,他很放心,事情交代下去后,便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突然外门传来了一阵吵杂声。

    易思曼显然也是听到了声音,把小梅叫了进去,“小梅,怎么回事?”

    呼!呼!

    小梅喘着大气,“老板,外面来了一个奇怪的病人,说一定要找一个好的医生给他治,不然就不走了。”

    “还有这事,好医生,胡医生不是在吗,他可是我花重金请来的退休的老医生了。”

    易思曼感觉此人有些无理取闹,起身要出去。

    “怎么了?”楚昊问道。

    “有个奇怪的病人,一定要找好医生看?”

    楚昊听后,微微一笑,戴上口罩,拉着她的小手,“走,交给我吧。”

    易思曼抬眼望着他,内心隐隐有些期待,“这个家伙真的变了,这眼神让我觉得非常安心。”

    “有什么不妥?”楚昊见她一脸呆萌的表情,开口。

    “那走吧。”

    “该死,我竟然呆住了,混蛋。”

    “走开,我不要你看,老头子先给自己看病去吧。”

    “什么情况?”楚昊问道。

    胡医生,因为不知道楚昊,看都没看一眼,随口说道:“不是酒喝多了就是这里有病?”

    “哦!我来看看吧!”

    “怎么?你是医生?”胡医生面带讽刺瞟了一眼。

    “货真价实。”

    易思曼听到楚昊有些吹牛,心里有些埋怨,“这个混蛋,怎么可以乱来呢,不就是看过一些医书,救过几个病人,怎么高调起来了,早知道不让他出来了。”

    “小梅,拿针!”

    胡医生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冷笑了起来,“什么,针?你要干嘛!你以为你是中医?”

    他可不相信楚昊是中医,他的认知里中医都是七老八十,头发花白的老人,而眼前的年轻人虽然带着口罩,充其量也就二十七八。

    “胡医生觉得我不像?”

    “呵呵,小伙子啊,老头子我奉劝你一句,年轻人想要出风头我能理解,但想假装医生来出风头就不行,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胡医生停顿了一会,再次开口:“老头子行医三十余载,什么事情没碰到过,他这个情况,中医根本治不好。”

    楚昊听了这话,心里愤愤难平,中医已经沦落到这个程度了吗,连华夏自己的医生都看不起中医。

    “那烦请胡医生出手医治他啊!”

    “这!”胡医生有些为难,转口说道:“他不配合,我怎么给他治?”

    “哈哈,借口!要不我跟胡医生打个赌,如果我医好了他,你打算怎么办?”

    易思曼看到两人打赌,不由替楚昊捏一把汗,这胡医生是自己花高价起来的退休医生,在医界还是非常有口碑的。

    “混蛋,你不要乱来,胡医生可是行医30多年了,他说的肯定没错。”

    “老板,你不用说,我跟他打这个赌,如果他能治好,我以后坐诊不要工资。”

    “不行不行,胡医生,这不可以!”

    楚昊听到胡医生这个提议倒是很新鲜,“好,我答应。”

    随之转头贴着易思曼的耳朵,“可以帮你省一笔工资了,哈!”

    易思曼掐了他一把。

    楚昊拿起针袋,来到那名病人前面。

    “你要干什么?你不是医生,我不要你治,啊,救命啊!”

    咳咳!

    “你不我治,没人能治得了你,你的气急胸闷,脑袋疼痛,有时候会胡言乱语,对不对?”

    胡医生在一边跟看戏一样看着楚昊,吐出几个字,“切,自以为是,口如悬河。”

    “放屁,你是什么人,你还没我大呢,这么年轻根本不可能是中医,你在咒我,你神经有问题,我很正常,没有胡言乱语。”

    楚昊见他说话,心里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猜测。

    “不用逞强,我猜测你四处求医,都治不好你,你很想治,但又怕没人治得好,所以一进门就下意识说要找好的医生,被我说中痛处又想逃避,你不相信我是个医生,能治好你,是吧?”

    被楚昊这么一说,那男子的脸色舒缓下来,眼神从怒视变为了惊讶。

    忽然,那男子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来,“你真的能治好我。”

    “不出意料,你先坐下。”

    等他坐下后,楚昊伸手按下百会穴。

    “啊!痛痛痛!”男子叫得龇牙咧嘴。

    所有人被男子的叫声吓了一跳,以为要出事了。

    尤其是易思曼,双手使劲地攥着,口里默念:“不要出事!不要出事!”

    “这里呢?”

    “有一点。”

    “这里?”

    “痛痛痛,不要按了。”

    胡医生一开始毫不在意,等看到楚昊能准确无误的找到穴位后,有些慌了。

    “不可能,估计是凑巧!”

    确定病情后,楚昊取出银针在百会、中冲、涌泉、内关、合谷五处施展出三阳回针。

    “三。。。三阳回针!这!他怎么?”

    虽然胡医生是西医,但是从医多年身边有几位中医朋友,他也听说过一些关于中医施针的手法,这三阳回针就是他一个朋友说的,很难掌握,没想到今天他有幸见识到了。

    十分钟后,楚昊取下针。

    男子一脸兴奋,“医生,太谢谢你了,我感觉自己放松了很多!”

    易思曼见到男子的表情,终于松开了拳头,默默自语,“这就治好了?简直是奇迹!连胡医生都看不好,又被混蛋给看好了。”

    此时楚昊的形象在她心里又高大了起来。

    “记住不要有心理负担,认真配合治疗,很快就能痊愈的。”

    “好,我听你的。。。”

    “胡医生,胡医生?”楚昊轻松地呼唤还处于呆滞状态下的胡医生。

    胡医生回过头来,双脸通红,低头说道:“对不起,我输了!”

    “哈哈!胡医生,打赌就算了,开玩笑的,不要往心里去。”

    “不,我不配当一个医生,我要沉下心去研究研究中医,小伙子,你很厉害!”

    “易老板,我没脸待在这里了,告辞。”

    其实刚开始,楚昊还真的想教训教训他的,不但看不起自己,还看不起华夏传承千年的中医,可是转念一想他是思曼的请来,不打算计较,哪知这个胡医生还挺较真的。

    “这!胡医生,那你的工资?。”

    “不用了,告辞!”

    “呃?”

    “混蛋,你干的好事,以后乖乖的每天来上班。”

    “好的,老婆。”楚昊底气十足地说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