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绝顶强人

作者:执笔画生 | 现代重生

收藏

  他是医学天才、是商业鬼才、是全能人才,集各种荣誉于一身,不喜家族管理,只身一人去他国救援,不幸遭偷袭,归国时飞机失事,音信全无。。。醒过来后,记忆缺失,还成了登门女“好的,妈,我这就起来,嘶!”楚昊起身,扯到了旧伤,立刻咧嘴一瘸一拐的向门口移动。。

第15章 去你店里上班_绝顶强人_ 楚昊, 易思曼

    康复药店。楚昊见完邱恒,回到易思曼的办公室。“老婆,我想跟你商议个事?”“什么事?”“来你店里去上班!”“煎药但是看店?”“也不是,救孩子!”楚昊骄傲地地说。“混蛋,楚昊见完邱恒,来到易思曼的办公室。。...

    康复药店。

    楚昊见完邱恒,来到易思曼的办公室。

    “老婆,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来你店里上班!”

    “抓药还是看店?”

    “不是,救人!”楚昊自豪地说道。

    “混蛋,我可告诉你,这是要出人命的,不能乱来,之前两次你那都是运气。”

    易思曼拉下脸色。

    这个家伙,真以为自己是神医,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也敢来坐诊,要知道自己药店请来的坐诊医生哪个不是有三四十年医龄的老医生。

    楚昊知道易思曼肯定不相信自己,挠着头,咧着嘴,对着她说。

    “老婆大人,你不要慌,别的医生照样在,要是他们看不好,给我看一看,实在不行就上大医院去,这样够保险了吧,主要是我闲着太久了,被你妈骂的慌。”楚昊假装一副害怕的表情。

    易思曼柳眉一皱,半晌后开口:“切!你这脸皮还会怕妈说嘛!这样我先观察三天,三天后再说!”

    “那好吧!随你!老婆,你真是善解人意的好老婆。”说着张开双手就要去抱她。

    易思曼一看他的架势,“打住,这里是办公室,不许乱来,而且我对你的怀疑还没解除呢?”

    楚昊像霜打的茄子,立马焉了。

    随后奸诈一笑,拿出手机,晃了晃,“老婆,微信可以给我作证哦!”

    楚昊打开微信,找到秦思月的朋友圈,看到秦思月发的那一条,得意洋洋地递给易思曼。

    “老婆,你自己看吧。”

    易思曼拿过手机,只见秦思月朋友圈里最新一条更新就是和楚昊自拍的那张照片,背景是大红色的保时捷911,还有一段文字:低调的客户买了一辆911,同时恭喜自己首单出炉,加油!

    “怎么样,老婆,这下可以证明清白了吧。”

    易思曼心里一喜,但是嘴上却不服输,“今天算你第一天哦!”

    “老婆,没你这样欺负老公的吧!”

    “哪里欺负你了,你不想来就算了哦!”

    易思曼看到楚昊吃瘪,一阵窃喜,好像打了翻身仗一样,心道你也有吃瘪的时候啊。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就这样楚昊一直坐在会议室,等啊等,转眼间就到了下班时间,愣是没有一个过来问。

    “走吧!看来今天没有表现的机会了,本小姐带你去兜风。”易思曼打趣道。

    “O的K啊!反正还有两天呢?”

    两人走出店门,刚想上车。

    只见一个头发花白,身形佝偻的老年人抱着一个大约三岁的小孩冲进药店,大喊:“医生救命啊!救命啊!”

    小梅一看,有些歉意道:“对不起,老人家,我们这里的医生下班了,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小姑娘,你能不能让你们的医生回来看一看啊,老头子求求你了,我就算现在赶去医院也起码半个小时,我怕小孩撑不住啊!小姑娘求求你好不好。”老年人满眼泪水,说着就要下跪。

    “这!”

    “小梅,怎么了?”

    “老板,这个老人家急冲冲的赶过来说让我们这里的医生给他看看,可是都下班了,没人!”

    楚昊一见老人怀中的孩子,赶紧要开口,被易思曼拦住了。

    “混蛋,不要乱来,这小孩明显的生命体征偏弱,要是治不好,我们整家店都会跟着倒霉的。”

    楚昊握住他的手,看他她,自信地说:“看我的就行,再不救就来不及了,小梅给我拿口罩和一副针。”

    “哦!”小梅还在犹豫,看向易思曼。

    “听他的,去拿过来。”

    “又是这眼神,这孩子的病,他不会又恰好在书上看到过吧。”

    老人这才回过身来,注意到一个年轻小伙子。

    咳!

    楚昊假装一咳,用手掩面,对着老人说:“老人家,先把孩子平放在会议桌上。”

    老人一听,立马起身把小孩放在会议桌上,而楚昊戴好口罩,拿上针,来到小孩面前。

    楚昊手一搭脉,脉象急促紊乱,手心干热,一摸脑袋。

    “天呐!这么高的温度!”

    立刻解开上衣,急促地小梅说道:“快给我,降温贴和手电筒,快!”

    小梅看到楚昊这么急,立刻转身去拿。

    “给!”

    “先给他贴上降温贴。”

    随后连忙打开小孩的眼睛,瞳孔无光开始扩散,连忙用手电筒对着瞳孔晃了晃。

    “呼!呼!还好,还来得及。”

    “这个混蛋,认真起来真的有点小帅,总觉得他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易思曼在一旁好奇地看着楚昊。

    楚昊立刻取出银针,找准穴位,迅速扎针,风池、风府、大椎、关外、合谷五大穴位皆是针入稍提,拇指与食指微微一捻,之后即刻收针。

    当最后一根针从穴位中拔出后,楚昊擦了擦额头,呼出一口气。

    哇!

    小孩子哭出声来,没多久,眼睛睁开,体温也降下来了。

    大概是饿了,还在哭个不停。

    “老人家,孩子救回来了,幸好送来的及时,不然我也无能为力,他这是邪火上身,高烧难退,所以你不该捂着他,以后切忌高烧的时候,不能给孩子穿太多衣服。”

    老人家一看孩子,确实精神好了一些,双手紧紧地握住楚昊。

    “谢谢你,医生,我这辈子做牛做马来报答你,这孩子命苦,孩子他爸是部队的,结完婚就回部队了,由于部队所在的地方天气恶劣,孩子他妈忍受不了,开始闹别扭,一气之后走散了,只能由我这个老头子来照顾了。这次如果不是您出手相救,恐怕。。。那样的话,我真的对不起我儿子!”

    老人家看着孩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着。

    旁边的易思曼和小梅早已哭得稀里哗啦。

    楚昊只能出言安慰,“老人家,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未来会越来越好的。”

    老人抽泣着,“医生谢谢你,我儿子还有一个月就退伍了,到时候我一定让他来当面感谢您的大恩大德。”

    “老人家,医者仁心,你不用太客气!”

    “你真是个好人,我把钱给你。”说着就从口袋里掏钱。

    楚昊拒绝了老人的钱,“老人家,今天我第一天上班,不收费。”

    “不行,这哪能行啊,一定要收。”

    “要不你问老板要不要收钱?”楚昊看了看易思曼。

    易思曼白了一眼,这个家伙总是把锅甩给我,“老人家,我是这里的老板,今天不收您钱,您还是赶紧去给孩子做点吃的吧!”

    一提到孩子,老人连忙想起来,“对对对,小孩饿了,我得去给他找点吃的,那我先走了,你们都是好人,我们会报答你们的。”

    看到老人走后,易思曼转身对小梅说:“小梅,你先下班吧。”

    “好的,老板!”

    楚昊摘下口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哎,刚刚还真险!”

    易思曼弯腰双眼紧盯着楚昊,想要将他看穿,“混蛋!老实交代,你是谁?还有你的医术跟谁学的?”

    “嘿嘿!老婆,你这样子好凶啊,我又不是犯人,嘿嘿。”

    “楚昊,你还想骗我吗?”

    楚昊装傻,“哪里,你是我老婆,我骗你干嘛?”

    “看你的医术,没个几年的经验,说出来我都不信。”

    楚昊看到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故意伸着脖子挺起胸来,坏坏的说:“我就是从书上看来的,不然你认为你这个废物老公,谁会来教他?你说呢?”

    两人的样子显得非常搞笑,楚昊在这沙发上斜躺,而易思曼在趴在他身上怒视着。

    楚昊的嘴离易思曼越来越近,近到快要亲到嘴巴,易思曼的小脸越来越红,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哎,我好难啊!”

    易思曼睁眼一看,楚昊已经离开沙发,往门开走去。

    “啊!混蛋,你又调侃我!”易思曼抓狂了,小脚不断跺着地。

    “站住,混蛋,还要不要本小姐带你兜风啦。”

    “快点咯,等你呢!”

    易思曼锁好门,快步跟上。

    “好你个楚昊,这么理所应当,本小姐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两人逛了好一会儿才回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