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绝顶强人

作者:执笔画生 | 现代重生

收藏

  他是医学天才、是商业鬼才、是全能人才,集各种荣誉于一身,不喜家族管理,只身一人去他国救援,不幸遭偷袭,归国时飞机失事,音信全无。。。醒过来后,记忆缺失,还成了登门女“好的,妈,我这就起来,嘶!”楚昊起身,扯到了旧伤,立刻咧嘴一瘸一拐的向门口移动。。

第11章 宴会上的羞辱_绝顶强人_ 楚昊, 易思曼

    二十分钟后,易思曼抵达丰润酒店,她调整后了一下心情。“思曼,我的任务完成4,等会儿我接着来接你。”说着趁她没特别注意把夜光杯塞到了易思曼的包里。“不需要了,昨天谢谢您你。”她虽“思曼,我的任务完成,等会儿我再来接你。”说着趁她没注意把夜光杯塞进了易思曼的包里。。...

    十分钟后,易思曼到达丰润酒店,她调整了一下心情。

    “思曼,我的任务完成,等会儿我再来接你。”说着趁她没注意把夜光杯塞进了易思曼的包里。

    “不用了,今天谢谢你。”她虽然不想跟何峰有来往,但还是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

    “不客气,为了你再累都值得。”

    易思曼走了几步,发现自己的包有点变重了,打开一看,郝然是夜光杯,刚想返回还给何峰,他已经离开。

    无奈,心想要找个机会一定得还给他。

    何峰前脚离开,就看到匆匆赶来的楚昊,故意拦在他面前,他就想让楚昊出丑,老爷子七十大寿,晚辈迟到那是非常的不敬。

    “楚昊,你个人渣,你一辈子就只能吃软饭,现在找了一个条件更好的,就把思曼给踢了,你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思曼以前还舍不得与你离婚,看来她看错你了。”

    “何峰,赶紧走开。”

    “思曼,你终于来了,就等你们了,咦?怎么不见你那个废物老公呢?”易海开口。

    一帮兄弟姐妹也开始笑起来。

    易思曼瞟了他们一眼,不予理会。

    “大哥,这就是你不对了,楚昊好歹也是我们易家的女婿,你这样一口一个废物,不是在说我们易家吗?”

    “对对对,我嘴笨,不好意思!”

    说话的两人是易思曼的堂哥易海和堂妹易云岚,是她大伯易建辉的子女。

    刘萍一脸的气愤,每每碰到聚会,总有人要嘲笑他们一家,暗骂易建承,“让你不争气,每次都被他们嘲笑。”

    “思曼啊,楚昊没和你一起来,是不是他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啊?”易老爷子开口。

    “嗯!爷爷,楚昊要我待他向您问好!”

    “呵呵!这个臭小子,没事没事,既然他到不了,我们就开饭吧。”

    易海站起来说道:“今天是爷爷的七十大寿,我准备了一份礼物送给爷爷。”于是起身拿出一幅画。

    “爷爷,这是我送你的千年青松图,是名家大作,千年青松寓意着您长命百岁,枝繁叶茂既代表着我们易家事业长青,又代表着您儿孙满堂。”

    “好好好!这个礼物我很喜欢!”易老爷子大笑。

    “爷爷,这是百年野生人参,我花了20万从国外买来的,希望您老当益壮。”

    “还有我的。。。”一帮后辈争先恐后献礼。

    易老爷子今年七十岁,虽然早就把家族事业交给儿孙打理,但依旧掌握着最终的决策权,因为易家有今天的成就几乎是易老爷子一手打下来的。

    由于老爷子还没有立遗嘱,所以易家的子孙全都拼命表现自己,希望将来能多分一些家产。

    呼!呼!

    “看来,我还没有来迟!”楚昊走进包厢,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

    “爷爷,楚昊看你来了。”

    “好好好,来快坐下!”

    众人看着楚昊一身行头,不停摇头,今天这场面,穿成这样过来参加聚会,太不礼貌了吧。

    “不着急,既然大家都在送礼,那我自然也要尽一份心意。”

    楚昊看到他们送的礼物,都展示在旁边,接着不紧不慢的从一个布艺手提袋里取出一个保温杯。

    哈哈哈!

    “楚昊,这就是你送给爷爷的礼物?一个保温杯。”

    易海大声嘲笑起来。

    “思曼,这就是你的老公,这样十几二十块的东西也配拿出来当礼物?”

    易思曼也是被楚昊这一手给雷到了,自己明明给了他5000块,让他好好准备一下,就算比不上十几二万的礼物,但也不至于送个保温杯。

    尤其是刘萍,脸都黑了,心里大骂,“废物,还不如不出现,丢人现眼的东西,要是何峰来就好了,肯定会送一些价值百万的礼物,不行我必须得找个机会和老爷子说说。”

    易思曼不想让楚昊太丢脸,双唇紧咬,内心略作挣扎后,从包里取出一个礼盒,“爷爷,其实我和楚昊还准备了礼物,这是我们送您的宋朝夜光杯,您小酌最合适了。”

    本来她不打算用何峰的礼物,拿人手短的道理她懂,可是眼前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

    夜光杯一出现,其他的礼物直接黯然失色,所有人都狠狠地盯着夜光杯看。

    “混蛋,肯定是何峰送的,为了思曼倒是很大方,这最少值50万。”

    随后又转念一想:这个傻女人,十分钟前还在生自己的气,现在为了不让自己失面子,竟然拿出了夜光杯,真是个傻女人。

    楚昊心里一阵感动。

    “哇!好漂亮的杯子啊,价格不菲吧,思曼你确定你能买得起这个杯子。”

    “是我朋友送的。”

    “什么朋友能送你这么贵的礼物?”易海坏笑道。

    刘萍见到易思曼拿出夜光杯,心里一阵窃喜,“她已经猜到,这个夜光杯一定是何峰送的,这下打脸了吧,让你们看不起我们,哼!”

    “易海,这跟你什么关系,反正是思曼送给爷爷的。”

    “小婶,我不是担心思曼,怕她误入歧途,现在这个社会多复杂啊!”易海暗有所指。

    “放屁!易海,你嘴巴放干净点。”楚昊恼火了。

    “够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今天是我七十大寿,我们好好的吃一顿,不是来攀比作秀的。”

    易老爷子看着这些名贵的礼物,摇摇头,“没有必要花这么多钱在这些礼物上,把钱用在企业上,把企业做大做强才是真的。”

    “是,爷爷!”

    “是!爸说得对。”

    气氛稍微缓和下来,楚昊打开保温杯,递给老爷子,并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老爷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知道了?”

    随后拿起杯子,品尝起来。

    不多时,眉头一皱,好像出现一股难受的表情。

    易海抓住机会,吼道:“楚昊,你给爷爷喝的什么东西?你想害死爷爷吗?”

    “易建承,你做为一家之主,到底什么意思,还有你刘萍,这喝的什么汤,你难道不看一看吗,任由楚昊乱来。”

    众人七嘴八舌,说的易建承一家抬不起头来。

    刘萍忍无可忍,指着楚昊的鼻子大骂:“你个废物,谁让你自作主张的,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啧啧,好喝!比人参好!”

    就在众人大骂的时候,易老爷子猛地睁开眼睛,把杯子里的补药一咕噜喝完了。

    “还有没有,再来点!”

    “嘿嘿!没了,就一杯,这是我熬了四个小时才熬出来的精华。”

    看到老爷子的反应,众人都目瞪口呆。

    “爷爷,这!您喝了这汤不是难受吗?”

    “你懂什么,这是补药,苦中带甜,刚刚是回味,怎么会难喝呢?”

    老爷子的态度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刚刚大骂的亲戚转眼间变了态度,都开始夸奖楚昊的手艺。

    而在这时,楚昊来到了那副千年青松图前面,指了指。

    “啧啧!堂哥,你花几十万买来的千年青松图根本就是假的,你就算有钱也不能乱花 ,难道只是为了来讨爷爷欢心的吗?”

    “放屁,你一个废物,懂什么,这是我从京城那里买来的,发票齐全,还有专业的鉴定书,怎么会有假?”易海刚刚被打脸,正在气头上,直接破口大骂。

    “你刚刚不是说过这个社会很复杂,他们说你就信?”楚昊回击过去,反唇相讥。

    “如果我能鉴别出来是假的,那你岂不是傻子一个啊!”

    易海怒火中烧,自己从京城买来的名画居然被一个废物说成是假的了,这口气他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

    “易海从京城买来的怎么会是假的,你自己没钱买不起就算了,还要污蔑易海,必须向他道歉。”一旁的亲戚说道。

    易海一看这么多亲戚帮自己说话,顿时来了底气。

    “好!今天长辈都在,如果你鉴别出来是假的,我就向你楚昊赔个不是,否则让你好看。”

    楚昊对着画,侃侃而谈,似乎像专家一样娓娓道来。

    所有人都看呆了,这还是以前的废物吗,这明显是一个专家啊。

    易思曼看着楚昊,一种不可名状的激动而后又一阵心痛,激动的是他变得自信勇敢,心痛的是他有了其他的女人。

    “楚昊,你真的变了,你还是以前的那个楚昊吗?”

    “这里,还有这里。。。最主要的是这个印章,据我所知,这位大师一生有两枚印章,他有一个脾性,画山水画用正方形的印章,画人物画用长方形印章,而这幅画有山有水有松,显然是山水画,但是却盖了一个长方形的章,以此这幅画绝对是假的,造假之人对作者根本不了解。”

    “堂哥,我建议你先上千度查一查,看看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

    易海慌忙之中拿出手机,查起来。

    半晌之后。

    易海瘫倒在地,口中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会?”

    “堂哥?”楚昊似笑非笑。

    易海很不情愿的低下了头,小声说道:“楚昊,我错了。”

    “堂哥我听不到呢?”

    易海老脸涨的通红,跟猴子屁股一样,双手握拳狠狠地锤在地毯上。

    “对不起,楚昊,我错了,不该随意相信别人。”

    看到易海当场认错,包厢里顿时静悄悄的一片,鸦雀无声。

    易老爷子也不想孙子太难堪,于是转移话题道:“行了,吃饭吧,好不容易聚一起吃顿饭。”

    一段小插曲过去,包厢里再次热闹起来,只有易海像仇人一样盯着楚昊,心里盘算着如何找回场子。

    这时,酒店经理突然跑进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