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绝顶强人

作者:执笔画生 | 现代重生

收藏

  他是医学天才、是商业鬼才、是全能人才,集各种荣誉于一身,不喜家族管理,只身一人去他国救援,不幸遭偷袭,归国时飞机失事,音信全无。。。醒过来后,记忆缺失,还成了登门女“好的,妈,我这就起来,嘶!”楚昊起身,扯到了旧伤,立刻咧嘴一瘸一拐的向门口移动。。

第4章 你欠我的永远都还不清_绝顶强人_ 楚昊, 易思曼

    楚昊蹲下去,抱起病人,站在病人背后,用两手臂坏绕病人的腰部,接着左手双手握拳,将拳头的拇指一侧放到病人胸廓下和脐上的腹部,再用另左手把握住拳头,迅速向下重击压迫病人的众人不解,“他在干嘛,要害死老人吗?”。...

    楚昊蹲下来,抱起病人,站在病人背后,用两手臂环绕病人的腰部,然后一手握拳,将拳头的拇指一侧放在病人胸廓下和脐上的腹部,再用另一手抓住拳头,快速向上重击压迫病人的腹部,如此重复两次。

    众人不解,“他在干嘛,要害死老人吗?”

    “海姆立克急救法!一种救治咽喉卡物的急救法。”店员小梅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昊,向众人解释道。

    易思曼自然也知道,因为开药店对于一些医学上最基本的救援方式都有涉猎到。

    “他竟然懂这个,该不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吧?”易思曼疑惑。

    呃。。。咳。。。一株拳头大的蘑菇。

    “吐出来了,这么大一株蘑菇,怪不得卡在喉咙吞吐不畅。”众人一阵感慨。

    随后楚昊用右手拇指在老人的建里穴上按了几下,老人喉咙一动,大口大口的呕吐物吐出来。

    “小梅,帮我拿一杯开水和一包清热解毒丸。”

    众人看的一脸懵逼,小梅也处于震惊之中。

    “小梅快去!”

    片刻后,小梅把清热解毒丸和开水拿过来了。

    楚昊把药喂下后,示意老人平躺十分钟。

    十分钟后,老人脸色恢复清明,可以完全行走。

    啪啪啪!掌声四起。

    “你父亲的病因其实很简单,服用了有毒的野蘑菇,胃里难受想吐,而他在吃蘑菇的时候并没有嚼碎就吞下去了,蘑菇有一个特性在液体浸泡下会发胀变大,他想吐的时候被发胀的蘑菇卡在喉咙,导致呼吸不畅,缺氧休克,神色萎靡是因为野蘑菇带有少量毒性,刚刚我已经给他服下清热解毒丸,回去后每天一次,一次两颗,两天便能痊愈。”

    楚昊对老人的病情梳理的有理有据,众人都听的非常明白,再次报以热烈的掌声。

    何峰懵了,“这什么鬼,楚昊废物怎么会?假的,不可能,肯定是误打误撞。”

    易思曼呆了,“他真的把人救活了?巧合吧,楚昊怎么样一个人她最清楚了。”

    “神医啊,简直比春城市人民医院的医生还要厉害。”

    “小伙子,你是医生吗,能不能给我家老头子去看看啊?”

    “对啊,我儿子媳妇两年来还没小孩,要不你也帮忙看看?”

    “各位,我只是看过几本书,学了几招三脚猫的功夫罢了。”

    那名男子见老爸无恙,先是赶紧过来向楚昊道歉,“对不起,先生,我为自己的话向你道歉,谢谢你救了我父亲,你简直是华佗在世。”

    随后又走向易思曼,“不好意思,美女,是我冲动了,我向你道歉。”

    易思曼从震惊中缓过来,说道,“没关系,叔叔身体没事才是最重要的,请大家放心我们家的药是完全没问题的,如果没事大家就散了吧。”

    一旁的何峰阴毒的看着楚昊,心里大骂,“你个窝囊废,敢坏我好事,我会让你好看的。”

    于是对易思曼说:“思曼,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

    “何峰,今天谢谢你了,不要忘了去追回100万。”易思曼说道。

    “我知道,我先走了。”

    楚昊望着两人甜蜜的样子,蓦然消失在了人群中。

    。。。

    “人呢?”

    易思曼气冲冲赶回家,刚打开门就大喊。

    “楚昊,你个混蛋,给我出来!”

    刘萍一脸疑问,“怎么了闺女,楚昊那混蛋下午出去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又去哪里鬼混了,这个白眼狼,亏我们对他这么好,都不知道回家 。”

    易思曼没有理会自己的老妈,径直走向房间,化妆台上看到了一张纸引起了她的注意。

    当她拿起那张纸的时候,她的面色,一刹那变成了灰色,她茫然失措,全身麻木,像个泥塑木雕的人处在那里一动不动。

    “离婚协议书!他竟然写下了离婚协议书!”

    “楚昊,你个混蛋,谁让你写的,你混蛋就算要离也是我来写,你凭什么?呜呜呜。。。我昨天已经拒绝了何峰,你没听到吗?”

    易思曼怒气冲天,把离婚协议书撕成了粉碎,狠狠地扔进了垃圾桶。

    原来三年来,易思曼才发现在潜移默化间,已经习惯有楚昊的日子,那个可以任由她打骂,任由她嘲讽,任由她使唤的人,原来三年来,楚昊已经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少了他,竟会变得如此的孤单。

    “不,他昨天睡着了,跟猪一样的睡着了。”

    她抹去眼角的一滴泪花,拿出手机,按下那个存了三年,却从未拨打过的电话。

    “楚昊,你个混蛋,你去哪里了,赶紧给我回来。”她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电话接通后,狂风的呼啸声,汽车的喇叭声,伴随这些嘈杂声,一个苍白无力的声音响起,“思曼,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会给你自由的。”

    易思曼一愣,气急道:“你再说一遍,你给我解释。。。清。。。楚!”

    楚字还没落下,电话那头,一股痛苦中夹着愤怒的语气,咆哮而出,“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废物,活着就是浪费空气,但是请你给我留最后一丝尊严!”

    “楚昊,你吃错了药了吗?”

    楚昊意识到自己有些偏激,深吸一口气,语气平缓了很多,“不,三年,我感谢你们对我的照顾,感谢易老爷子的救命之恩,你放心吧,从今开始我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祝你们新婚愉快!”

    说完这话,楚昊无力的挂断了电话,并扣下了电池。

    “呵呵!初恋情人回来了,对我的嘲笑更变本加厉了吗?思曼,你变了。。。”

    电话一头,易思曼气炸了。

    “挂我电话!你混蛋!”

    于是再次拨打电话,然而这次电话里传来了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声音。

    “你混蛋,楚昊!”

    吱!房门被打开。

    “思曼,你怎么了?怎么还哭起来了?”

    “妈!楚昊失踪了!”

    “什么?这小子还敢玩失踪?看我。。。”刘萍刚想大骂,猛然醒悟,“失踪了,那正好啊,思曼你趁机跟何峰结婚,也算了却妈的一桩心愿。”

    “妈,楚昊好歹是你的女婿,三年了,你就这么不顺眼吗,三年来任劳任怨,虽然一事无成,但他老实本分,从来都没有做过一件伤害家人的事吧!”

    刘萍一愣,这什么情况,自己的女儿真的被灌了迷魂汤?

    “思曼,你糊涂了吗,就算他老实本分有什么用,根本帮不上你什么,只会给我们家带来无尽的嘲笑,你看看别人家的女婿,说不上大富大贵,起码比楚昊那废物强十倍百倍。”

    “本分老实?你看看你爸,他给家里带来了什么,如果你继续跟他在一起,二十年后的你,就是现在的我,你明白吗?”

    易建承听到这话,大气不敢出,灰溜溜地躲进了房间,生怕无缘无语被老婆骂。

    易思曼不想在听老妈抱怨,拿出了电话,试着平复心情,拨通易老爷子的电话。

    “爷爷,我是思曼。”

    “呵呵!思曼啊,这么晚了,有事吗?”

    易思曼支支吾吾道:“爷爷,楚昊去你那里了吗?”

    “没有啊,这小子早上还说这有空要过来呢,你们吵架了?”

    易老爷子一听易思曼的语气不对,又是主动询问,心里猜了个大概。

    “哦,没有,怎么会呢?爷爷,您好好休息,我空点去看您。”

    “不在?”

    易思曼挂断电话,夺门而出,也许她知道了。

    风声,喇叭声,外面。。。当年,楚昊刚刚恢复那段时间,自暴自弃不愿回家,就在那里度过几个晚上,那个地方正是市区的天桥下。

    她驱车直接赶往天桥,下班时间,道路非常拥挤,她恨不得自己能插上翅膀飞过去,亲口问问为什么?

    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车辆仍然像乌龟般爬行移动着,眼看着离天桥只剩三百米的距离,有车子在天桥下出现了车祸,车子彻底动不了了。

    易思曼心急,直接弃车而去,来到车祸现场。

    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被撞倒在地,整个人趴到在地,额头上还渗出鲜血,地面上血迹斑驳,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肇事司机掏出电话立刻打给了120。

    灰色上衣,磨旧的牛仔裤,还有男人手中金色的刺眼的老年手机。

    轰!

    易思曼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眼睛一酸,连忙冲上去,“让开!让开!”

    她翻过男子的脸庞,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下来,使劲地摇着男子。

    “楚昊,楚昊,你醒醒啊!你给我醒来!我命令你给我醒来!”

    “小姐,你是他家人?是他自己撞上来的,不管我的事哦,我已经叫了救护车。”肇事司机一口推脱责任。

    易思曼仿佛并没有听到,只是抱着楚昊的身体,自言自语道:“楚昊,你个混蛋,你给我醒来,以后我再也不骂你,不嘲笑你,只要你能醒来。。。你快醒来啊!”

    黄昏的街头,灯光弥漫;浑浊的空气,刺人口鼻。

    隆隆!雷声咋起,雨点飘落。

    易思曼浑身湿透,双脚麻木,她怕楚昊冷,依旧死死地抱着楚昊,希望他能感受到一丝温度。

    滴呜。。。滴呜。。。滴呜。。。

    救护车终于赶到,楚昊被送往春城市人民医院。

    易思曼站起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抬手抹去脸上的雨水,急忙返回自己的车里,跟上救护车。

    抢救室。

    楚昊因失血过多,急需输血,而最近医院血库紧张。

    “楚昊家属,病人急需输血,医院血库紧张,请问你是什么血型?”

    易思曼见门打开,一上来就拉着医生的手急切地问:“医生,我老公怎么样,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老公!”

    “情况现在不好说,但是病人现在急需输血。”

    “用我的用我的,我是O型血。”

    “跟我来!”

    不一会儿,护士拿着血袋进入了抢救室。

    “楚昊,你个混蛋,我让你欠我一辈子,用你的一辈子来还我。”易思曼神色虚弱的站在抢救室门口,但是眼睛从未离开过抢救室。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