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冷酷boss请接招

作者:奈落 | 现代重生

收藏

  她抱着混吃等死的执念,却误打误撞被拐进狼窝。结果?这羊入虎口自然而然是渣都不剩。一场旷世婚礼,相识相恋相知相爱的未婚夫却亲自动手送她被捕入狱,惜日闺蜜好友竟控方证人,究竟是另有苦咖啡厅隔间被包场,大厅一下子变显得拥挤起来。。

心动了呀_冷酷boss请接招_ 白依依, 陆均辰

    陈丽媛身体一僵,飞快地后转身提问,“没什么,而已刚不当心把白小姐衣服搞脏了。因为想她去换一换。”白依依点点头,“是啊,还幸亏了陈总把自己此外一套晚礼服作为礼物我呢!”白依依点头,“是啊,还多亏了陈总把自己另外一套晚礼服送给我呢!”。...

    陈丽媛身体一僵,飞快地转身回答,“没什么,只是刚刚不小心把白小姐衣服弄脏了。所以想要她去换换。”

    白依依点头,“是啊,还多亏了陈总把自己另外一套晚礼服送给我呢!”

    就算白送给她她也不穿,谁知道这个心机婊有没有在衣服上剪个线头,拆个扣子之类的,到时候她可真就欲哭无泪了。

    再者说,身材也不搭啊!

    陆均辰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见了不少,此时听他们一说,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猜的一清二楚。

    他冲着陈丽媛点点头,“不麻烦陈总,我刚好车上还另外准备了一套。”

    陈丽媛脸上笑容再次僵硬,冲着陆均辰温婉一笑,“那就多谢陆总帮忙。白小姐,不好意思哈,等下次我送件新的给你。”

    “陆均辰,对不起。我是不是给你丢脸了?”白依依低头赧然。

    陆均辰伸手拍拍她盘好的头发,语气中带着宽慰,“没事,以有心算无心,总会成功的。”

    白依依闻言倒是好受一点,可心头的失落还是如何也止不住。

    陆均辰抬起白依依的下巴,四目相视,“衣服我一会儿让人拿上来,一会儿正式的开场舞,你跟我跳。”

    白依依像个人像是触电一般,心跳也陡然漏了一拍,白皙的脸颊粉嫩如春日桃花,煞是动人,“我不会啊。”

    陆均辰轻笑一声,拽着白依依到了宴会厅的角落处。“放心,有我在。”

    这五个字像是带着魔力一般,奇迹地平复了白依依那不安躁动的心。

    新的礼服是银色的,小削肩露出白依依圆润可爱的肩头,前面一个小小的V字领刚好露出白依依精致的锁骨,后面则是一个大大的V字领,一直延伸到腰际,只不过背部由相同颜色的镂空遮挡,倒是有种欲露还羞的美感。

    白依依有些尴尬地走向陆均辰,手一直不自然地背在后面,似乎想要遮挡什么。

    陆均辰眉头一挑,他从看见这件礼服的时候就清楚,很适合白依依。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如此地贴合,就像是为她量身打造一般。

    白依依探着脑袋走过来,一副苦瓜色,“这个,会不会有些露骨?”

    陆均辰全身冷气直冒,黝黑的瞳孔更是深沉,“等一会儿我们就走。”

    他完全将这件事情忘记了,好不好?

    白依依咋舌不已,这是庆功会诶,是想走就可以走的吗?他以为这是自己家后厨房?

    优雅舒缓的音乐回荡在整个宴会厅。

    陆均辰绅士地冲着白依依伸出手,作出邀请状。

    白依依瞪他一眼,尴尬地将手伸了过去。

    接着便是悲剧的发生。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都跟你说了我不会跳舞。”

    “对不起……”

    ……

    “闭嘴!”陆均辰有些忍无可忍地冲着白依依吼道。

    明明被踩脚的人时他好不好?为什么白依依一副受害人的模样。

    “把你鞋子脱掉。”陆均辰冷着脸命令。

    白依依瞪大眼睛环视一周,脑容量不大的她疑惑地看着陆均辰。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脱鞋子,这人没毛病吧?

    陈丽媛冷笑着看着白依依在场中不断出错的模样,嘴角的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

    作为整场宴会的开场舞,陆均辰来领舞自然备受瞩目,可在这样的事情上掉链子,她就不相信陆均辰能忍受得了。

    “我最后说一次,把你的鞋子脱掉。”陆均辰又一次不幸中“枪”,咬牙切齿地命令道。

    白依依无奈地跟着陆均辰的步伐绕到舞池的边缘,在无人处将自己的鞋子踢飞,随即鼓着腮帮子一脸愤然地看着陆均辰。

    鞋子都没了,还怎么跳舞?

    她之前都说了,她是真的不会跳。

    “踩在我的脚面上。”

    “啊?”白依依感觉自己似乎被人当头一个棒喝一般,眼冒金星。

    这人该不会被她踩傻了吧?

    “踩上。”男人又一次命令。

    白依依低叹一声,任命地将脚踩上去。

    之后白依依才真正明白,什么叫没事,有他在。

    白依依双臂勾着陆均辰的脖颈,将自己像是无尾熊一般地挂在男人身上,赤脚踩在陆均辰的脚面上,随着他的步子移动着自己的身体。

    裙摆翩跹,美丽又自然。

    围观的不少人看着这温情脉脉的一幕,不由自主地随着音乐鼓起掌来。

    陈丽媛面色阴沉似水,嫉恨的眼神恨不得将陆均辰怀中的女人五马分尸。

    而她身边站着的向一鸣却摸着自己尖尖的下巴,看着眼前这男才女貌的一对,若有所思。

    有陆均辰和白依依珠玉在前,不少人纷纷在白依依处打了退堂鼓。

    于是白依依只陪陆均辰跳了两支舞,又陪向一鸣跳了一支舞,然后自顾自地躲到角落里,品尝着来之不易的美食。

    宴会结束时,时针已然指向十一点半。

    白依依拍着陆均辰的肩膀轻笑,“十一点半了,赶快把灰姑娘送回家,不然一会儿我就暴露了。”说着,还轻轻地打了一个酒嗝。

    陆均辰皱眉,“你究竟喝了多少?”

    白依依摇头,浅浅的梨涡,长长的睫毛轻颤,“也没有喝多少啊,香槟而已。”

    陆均辰默然,这算酒不醉人人自醉吗?

    午夜的道路上车辆已经寥寥无几,走过灯火通明的街道,陆均辰一直将白依依送回公司宿舍。

    白依依揉揉自己有些酸涩的眼睛,迷迷糊糊地冲着陆均辰挥手,“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路上小心。”

    可她刚刚转身,便被陆均辰拽住胳膊,一个用力将人拉进自己怀中,低头攫取那两瓣诱人的粉嫩双唇。

    “唔……”白依依挣扎几下,随即软在对方的怀中,任由对方予取予求。

    一吻结束,白依依面红耳赤地大口喘息着。突然,她猛然推开陆均辰,脚步踉跄,却转身像是逃命般地离开这里。

    回到宿舍,白依依蹑手蹑脚地直奔卫生间。

    看着那镜子中带着小女儿娇羞的陌生女人,白依依忍不住用凉水泼了泼脸。

    手指抚上那红润略微带着点红肿的双唇,白依依脸上绯红色更重,上面似乎才残存着男人熟悉的味道。

    那么,刚刚的一切该不会是幻觉吧?

    她喝醉了?

    白依依垮了脸色,她似乎已经所有觉悟,今天晚上的自己必定又会失眠了。

    小咪看着挂着黑沉沉熊猫眼的白依依,忍不住追问。

    “你昨晚没睡觉吗?看你眼下的青黑,还是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什么孤男寡女,什么干柴烈火,小咪贼兮兮的表情更加猥琐。

    白依依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呛声。

    “发生什么啊!你思想能不能单纯一点?”

    “不会吧?电视里不都那样演的么,宴会之后来个酒后乱那个什么,恩,是吧?”

    小咪冲着白依依挤挤眼睛,陆大老板对白依依的那点小心思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白依依垮了脸色,却没再辩驳,只一脸迷茫地用吸管搅拌着手中的杯子。

    “说说吧,有什么想不开的,让姐姐我给你开解开解。”小咪看到她这幅样子,也不由正色。

    “小咪,我发现……我好像有点喜欢大魔头了。”

    白依依咬着吸管,眸光闪烁,双颊绯红。

    “和男神朝夕相处,你才有一点点喜欢?”小咪对于白依依暴殄天物的行为直翻白眼,忍不住怀疑,白依依才是扮猪吃老虎的女魔头,“人家陆大大只差没把你揣在兜里了。”说着,还煞有介事抚着胸口哀叹:“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