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冷酷boss请接招

作者:奈落 | 现代重生

收藏

  她抱着混吃等死的执念,却误打误撞被拐进狼窝。结果?这羊入虎口自然而然是渣都不剩。一场旷世婚礼,相识相恋相知相爱的未婚夫却亲自动手送她被捕入狱,惜日闺蜜好友竟控方证人,究竟是另有苦咖啡厅隔间被包场,大厅一下子变显得拥挤起来。。

无妄之灾_冷酷boss请接招_ 白依依, 陆均辰

    不论白依依怎么不心甘情愿,庆功宴宴的日子迅速便回到。陆均辰望着一身晚礼服装扮的白依依,眼中一亮,随后脸上交闪一抹悔恨,莫名的感觉的不想将她闪耀的一面供人可观赏。“怎么这样?难陆均辰看着一身晚礼服打扮的白依依,眼中一亮,随即脸上闪现一抹懊悔,莫名的不想将她闪光的一面供人观赏。。...

    无论白依依怎么不甘愿,庆功宴的日子很快便来到。

    陆均辰看着一身晚礼服打扮的白依依,眼中一亮,随即脸上闪现一抹懊悔,莫名的不想将她闪光的一面供人观赏。

    “怎么这样?难道不好看吗?”白依依看着陆均辰脸上那不忍直视的表情,她不禁忐忑起来。

    还好吧?甚至刚刚照镜子的时候,她都以为镜子里面那美丽的像公主一般的女人不是自己呢!想到这里,她有些自得又有些雀跃,化妆品果然是个神奇的东西。

    “不好看,难看死了!”陆均辰毫不客气地打击,浑然未觉自己竟像毛头少年一般言不由衷起来。

    白依依不依地嘟着嘴巴反驳。“你到底有没有一点鉴赏能力?人家都说这个世界不缺少美,也就是像我这样的美人,就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就是你那双眼。所以,你知道了?”

    意思差不多组合起来就是,瞎了你的钛合金狗眼。

    陆均辰好笑地看向白依依,他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这只小兔子竟然还这么爱臭美?还自恋来着?

    “怎样?想要说我自恋?人家都说,这世界,不自恋就自卑。所以呢,我觉得我还是自恋一点好。”白依依昂着脑袋,端着下巴,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对此情景,陆均辰表示无力扶额,只能节节退败,“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俗话说,说着容易做着难,白依依说的天花乱坠的,等到要下车的时候,她手指紧紧地拽着陆均辰的一副袖子,忍不住苦了一张脸,“陆均辰,我害怕。”

    想当初那个尾牙宴,她只是里面不起眼的一个小员工而已,而现在她要面对的不少都是商界大佬,出去说句话都能让商界动荡一下的人,她表示亚历山大啊!

    能不能后悔?她看向陆均辰,眼露询问。

    “不准!不能!不许!”陆均辰霸气侧漏地给出三个精准的回答。

    白依依心中发紧,自己丢脸没什么,万一给陆均辰丢面子就事大了,“我什么都不懂。”

    陆均辰似乎看出她的担忧,悠然一笑,“万事有我。”

    只是简简单单四个字,白依依瞬间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好像在战败之时突然冲出十万援军,她有了一鼓作气的勇气。

    “原来是陆总,百闻不如一见啊!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都老咯!”

    “吴总从来都只听其名,未见其声,今日一见,倒是让人惊讶!”

    “哈哈!怎么?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

    “吴总哪里话,您明明正在壮年,老这个字离您还有很远吧?”

    ……

    白依依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跟人寒暄的陆均辰,似乎面前是另外一个人的模样。

    她从来见到的陆均辰都是那种颐指气使,站在高处向下面人发号施令的那种,甚至于跟其他公司交流谈判的时候,也是一副冷漠旁观的姿态,而此时的他,又让她擦亮双眼,刮目相看。

    “你在这里呆一会儿,我去那边应酬一下。”担心白依依穿着高跟鞋脚不舒服,陆均辰将白依依带到一边,细心地叮嘱,“等一会儿我来找你。”

    白依依点点头,清澈的眼睛倒映着男人英俊的面容,似乎整个天下只剩下他一个人。

    陆均辰满意地伸手,想要揉弄一个她的头发,可看到她盘好的发型,在心底遗憾地喟叹一声,转身离开。

    白依依百无聊赖地伸手从waiter托盘中取出一杯香槟,慢慢啜饮着。当看到旁边长餐桌上那些精致的餐点之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反正来了也是来了,还不如吃点再回去。

    这些宴会说白了,也是那些商人们谈合作,刷脸熟的地方,谁会注意这些吃的东西,她心中一喜,端来一个白瓷碟子,开始挑拣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舞池里人慢慢多了起来,白依依一边吃着一边看着那边的状况。

    “这位小姐,请问你有伴吗?”

    白依依讶然回头,只见自己身后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副小白脸的模样,倒是让白依依心生不喜。

    白依依摇摇头,无辜地眨眨眼睛,轻声细语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一个人,谢谢。”

    男人依旧不肯死心,“那一会儿能邀请你跳舞吗?”

    跳舞啊,她连一个温饱都难以解决的人,还说什么跳舞这么高大上的东西,这似乎只能在她梦中出现吧?

    男人倒是很好说话地继续说服白依依的加入,“不会没关系啊!我可以教你。”

    白依依看看远处依旧在跟人交谈的陆均辰,轻轻地摇头,“不用,我真的不去,你还是邀请别人吧!”

    白依依今天穿着黑色一字领的小短裙,黑色的裙子及至膝盖上方,白皙的肌肤,黑色的裙子,对比格外明显,也更加诱人。

    于是,从她刚刚一进宴会厅,便成了不少人关注的对象,尤其她从未在其他宴会上出现,也为他们鼓足了勇气。

    终于打发走这个男人,其他人纷纷朝白依依涌来,络绎不绝的邀请让白依依一个头两个大。

    该死的,他怎么会有这么多话可说啊!

    眼看着陆均辰迟迟不来,白依依有些头痛地应付着那些邀请,心中叫苦不已。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白依依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

    白依依正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走出这边的角落,人已经跟别人撞在一起。尤其对方手中的蛋糕分毫不差地黏在白依依的裙摆上。

    这一幕的巧合,让人不由瞠目结舌。

    “你……”没长眼睛吗?

    白依依本欲抬头质问,可是看到面前女人之后,她硬是吞下了之后要说话,反而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慢慢地摇了摇头。

    “你也不是故意的,我没事。”

    我去,能没事吗?这可是我这辈子第一件晚礼服啊!

    白依依哭丧着脸,看着裙摆上氤氲的一大团白乎乎的粘稠东西,心中的郁闷油然而生。

    陈丽媛有些为难地看着白依依,“你还带了其他衣服来吗?”

    白依依抬头拧眉,“难道来参加庆功宴还非要带两件衣服?”

    陈丽媛嘴角含笑,大大的眼中满是轻视和鄙夷。就这样的女人还妄想爬上陆均辰的床,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

    “呀,你不知道吗?这几乎是宴会的惯例。”她惊讶地掩唇,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白依依无言地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心机婊就是心机婊。如果之前她还怀疑刚刚那件事情是她不小心撞上的,那么现在看来,应该是故意的吧?

    她的目光朝宴会厅望去,原因呢?是因为那边的陆均辰?还是因为这边的向一鸣?

    “算了,我去洗手间洗洗吧!”白依依无奈之下扯了扯嘴角,没办法只能自认倒霉了,谁让人家是今天庆功宴陈氏的代表呢!

    别啊!你去洗洗,我还玩什么?

    陈丽媛一把抓住白依依的胳膊,浅笑宴宴,“不用,那奶油沾上面也洗不掉,直接扔了就是。刚好我今天还带了另外一套,我让人给你拿来换上?”

    白依依目光飞快地将她从上到下扫视一遍,嘴角的讽刺再也遮掩不住,眼中的冷芒也逐渐闪现。

    尼玛,老虎不发威,她当自己是病猫了?

    她刚刚故意设计自己,她都已经表示自己宽容大度不计较了,这还没完没了了?话中讽刺,眼中讥笑,她就是个穷光蛋,又能咋样?

    “怎么回事?”陆均辰的声音让此时剑拔弩张的气氛有些缓解。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