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冷酷boss请接招

作者:奈落 | 现代重生

收藏

  她抱着混吃等死的执念,却误打误撞被拐进狼窝。结果?这羊入虎口自然而然是渣都不剩。一场旷世婚礼,相识相恋相知相爱的未婚夫却亲自动手送她被捕入狱,惜日闺蜜好友竟控方证人,究竟是另有苦咖啡厅隔间被包场,大厅一下子变显得拥挤起来。。

真爱生命,远离大魔头_冷酷boss请接招_ 白依依, 陆均辰

    “据说你昨天捧着玫瑰站了一早晨?”白依依苦丧着脸,心里唾骂着向一鸣的挫智商,期期艾艾道:“实际上那是……”“送我的吗?”“是呀。”白依依下意识点点头,惊觉不对,忙否“呵呵……不用担心,我没怪你。”。...

    “听说你今天捧着玫瑰站了一早上?”

    白依依哭丧着脸,心里唾弃着向一鸣的挫智商,期期艾艾道:“其实那是……”

    “送我的吗?”

    “是呀。”白依依下意识点头,惊觉不对,忙否认:“不是的,我……”

    “呵呵……不用担心,我没怪你。”

    心上大石缓缓落下。

    “依依,你总是带给我无限惊喜,我很高兴。”

    白依依欲哭无泪,她要说“很荣幸娱乐了你”吗?

    没听到对方的回复,陆均辰不以为意,扬了扬眉,继续道:“那束玫瑰记得替我保留,这辈子第一次有女孩子给我送玫瑰。”

    白依依这回真是哭了,她该怎么解释那束玫瑰已被她废物利用了。

    “依依,我还有事,先不说了。”

    千言万语到舌尖,白依依张了张嘴,只道:“好。”

    陆均辰想象到白依依腮帮鼓成包子却故作低眉信手的模样,不禁勾唇,“晚安。”

    耳边传来陆均辰低沉浑厚的声音。

    白依依捂着耳朵,只觉得耳垂莫名发热瘙痒,心湖微波荡漾。

    自从那日送花事件后,原本毫无动静的陆均辰突然心血来潮来了一个晚安电话,震得白依依头晕目眩。

    更恐怖的是,陆均辰像是上瘾了般,每天准时准点都来一通,时间不长,可白依依却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都要超负荷,神经衰竭了。

    这不,刚从浴室出来,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双眸死死瞪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向一鸣的唾弃犹言在耳边,白依依双眼一闭,咬牙,纤细的手指哆嗦着朝那红色按键点去。

    倏然,温柔醇厚的声音传来……

    “今天开会,才晚了一些打来,这么久不接,我以为依依生气了呢……”

    要不要这么自我感觉良好?我是被吓得!吓得手抖按错了键!

    白依依咬着手指,泪目。

    “依依,你在吗?”魔音继续着。

    白依依苦着脸想,惹不起,装死可以吧?

    “我想对你说,我考虑好……”

    嘟嘟嘟……

    白依依死死拽住灰暗下去的手机,泪珠滚滚。

    “呜呜……向一鸣,你把我害死了。”

    听筒传来规律的嘟嘟声,陆均辰并不生气,倒是心情愉悦哼着小曲,继续手上的工作。

    一通电话,疲惫顿消,浑身舒爽,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效的减压方式呢?

    被噩梦缠身的白依依第二天醒来已是正午,匆忙赶回公司,却发现电梯检修,只能奔楼梯。连滚带爬到十三楼,赫然发现陆均辰衣冠楚楚、笑容浅浅伫立在门口等着自己。

    白依依浑身一颤,牙门也跟着抖动了起来。

    “陆……陆经理……”

    原本冠面如玉的陆均辰倏地咧嘴一笑。

    “亲爱的,我等你很久了……”

    眼见陆均辰向自己伸出手,白依依脚下一软,直挺挺往后倒去。

    “啊!”

    惊醒的白依依浑身冷汗涔涔,瞪大双眼,发现眼前只有白晃晃的天花板,登时松了口气,瘫软回床上。

    “你醒了?”熟悉敦厚的声音响起。

    白依依浑身本能一颤,颤巍巍转过头,对上眉眼弯弯的陆均辰,双眼一翻,又倒回了床上。

    厚实的掌心熨帖在白依依的前额。

    手心的凉意传来,还有些发热的白依依几乎要喟叹出声。

    陆均辰拂过白依依脸颊上汗湿的发丝,低声道:“我还以为你是生气挂我电话,原来是生病了。”

    哪里是生气,完全是吓的好不好?

    白依依心里腹诽。

    意识到自己是生病了,不禁怀疑,自己是被陆均辰给吓病的。

    珍爱生命,远离陆均辰!妖魔,快快退散吧!

    白依依打定主意继续装死,可……魔君,你爪子这是往哪里放?!

    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白依依的,双目柔情似水。

    “安心睡吧,我会一直在这照顾你。”

    好感动有没有?感动到她的小心肝都要碎了。

    白依依缓缓睁开眼,迷蒙的双眸茫茫然盯着天花板,有气无力道:“陆经理,你是在报复我吗?”

    她觉得自己hold不住了,坦白从宽,早死早超生吧。

    柔软无骨的手捏在手心,竟有些爱不释手。陆均辰抬眸看她,眉目笑意不减反增,似乎鼓舞着她继续往下说。

    “其实你早就知道将你的性取向广播天下的始作俑者就是我对不对?”白依依好想哭,委屈死了,“可是,这不怪我呀,是向一鸣骗了我。”

    这样真的不会被炒鱿鱼吗?

    白依依脑子清醒了几分,反手握住陆均辰的手,泫泪欲滴。

    “陆经理,给我一个缓刑可以吗?我发誓,一定不会再胡言乱语了。”

    视线落在被握住的手上,双眸黯了黯,薄唇微勾,脸上风平浪静。

    “我的性取向有问题吗?”

    啊?

    这是什么跟什么?完全跟不上节奏,白依依呆呆地盯着陆均辰。

    只见对方眉目带笑,毫无征兆朝自己压了过来。

    湿热的唇印上了自己的,如触电般,小心肝几乎要蹦跶出喉咙。

    白依依完全当机了,脑海空白一片。

    奈何对方还觉得不够似的,宠溺一笑,轻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尖,醇厚的声音悠悠荡然而出。

    “依依,我的性取向很正常。所以,我们可以试着在一起的。”

    虾米?!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有没有?

    白依依觉得鼻翼下的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有点供氧不足,眩晕了。

    高富帅被小助理感动?

    小助理成功扑倒高富帅?

    喔!这不现实。

    “依依,你确定陆经理不是想把你潜了?”小咪撑头,煞有介事道。

    “NO NO NO!”向一鸣摇摇头,神情严肃,“陆均辰应该不会这么低级。”倏地,邪邪一笑,“我觉得他应该是想把你带在身边,方便施虐。”

    “噗!”白依依喷了向一鸣一脸咖啡。

    向一鸣黑着脸抹了一把。

    小咪笑得直不起腰来。

    白依依忙不迭递上纸巾,躲闪着向一鸣杀人的目光,无辜道:“谁让你吓我!”

    小咪附和:“依依不禁吓,你就别吓她了,这种变态的想法,也只有你能想得出来。”

    我要公报私仇的话,应该不会只是流点汗而已。

    没来由想起陆均辰当初的话,不禁寒了一下。

    “依依,是不是陆魔君已经对你做了什么不轨的事情?”向一鸣瞥见白依依脸色青白一片,调侃道。

    白依依恼羞成怒,就要反驳,却被一阵急促的铃声给打断了。

    摸出手机,盯着屏幕上闪烁不停的名字,白依依脑仁刺刺发疼。

    “不接吗?要不要我替你接了?”说着,向一鸣已经不怀好意拿起了手机。

    白依依下意识想到陆均辰不怒而威的冰冻脸,寒了寒,一把夺回手机,往餐厅外跑去。

    “喂。”

    “依依,你在外面吃饭吗?”

    “嗯,有什么事吗?”

    “我刚结束手里的工作,回来的时候能给我带份A餐吗?”

    咖啡厅的A餐虽然是最便宜的套餐,可是也是很贵的好不好?

    白依依在心里咆哮!

    “有问题吗?”

    “好。”咬牙,忍了。不知道给男朋友买外卖,能不能报销……

    “对了,帮我要一杯白开水。”

    擦!你没病吧?专程去点一杯白开水打包?要不要那么败家。

    呜呜……白依依快要哭了。

    世贸大厦一层咖啡店。

    忍痛出血买了一份A餐,白依依想,拜陆均辰所赐,自己也算奢侈了一把。

    花五十块点一份行政套餐,想想也是醉了。

    将外卖带回公司。

    陆均辰正在和易伦视频,见白依依上来,这才不紧不慢将文件发送过去,关掉视频。

    上前,接过白依依手上的东西,将餐盒拿出来,将水递给她。

    白依依抬眸,眨了眨眼。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