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冷酷boss请接招

作者:奈落 | 现代重生

收藏

  她抱着混吃等死的执念,却误打误撞被拐进狼窝。结果?这羊入虎口自然而然是渣都不剩。一场旷世婚礼,相识相恋相知相爱的未婚夫却亲自动手送她被捕入狱,惜日闺蜜好友竟控方证人,究竟是另有苦咖啡厅隔间被包场,大厅一下子变显得拥挤起来。。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_冷酷boss请接招_ 白依依, 陆均辰

    眼见得陆均辰脸色愈加铁青,如冷风过境、寒流汹涌澎湃。白依依心里暗自画了个圈圈诅咒之向一鸣的不识时务,惟恐被扫到台风尾,眨了眨眼,最终决定悄悄地偷溜。“停住。”“怎,怎么了?”白依依心里暗暗画了个圈圈诅咒向一鸣的不识时务,唯恐被扫到台风尾,眨了眨眼,决定悄悄偷溜。。...

    眼见陆均辰脸色愈发阴沉,如冷风过境、寒流汹涌。

    白依依心里暗暗画了个圈圈诅咒向一鸣的不识时务,唯恐被扫到台风尾,眨了眨眼,决定悄悄偷溜。

    “站住。”

    “怎,怎么了?”

    白依依小心肝颤巍巍的,惴惴不安地瞅着陆均辰。

    陆均辰被她湿漉漉的小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移开视线,不冷不热道:“跟我过来。”

    陆均辰冷然的目光从向一鸣面上滑过,转身就走。

    大魔头是大姨爹到访了么?白依依暗自忖度,临走前恶狠狠地瞪了向一鸣一眼,这才不情不愿跟了上去。

    她分明就是被迁怒的!

    呜呜,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吼吼吼!

    向一鸣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离开,若有所思。

    陆均辰回到办公室坐下,继续手上未完成的工作,头也不抬吩咐:“马上把公司这个季度的报表给我整理出来!”

    白依依猛然瞪大了眼睛,白皙鲜嫩的手指死死地抵在桌边,声音拔高几度,“可是现在还没有到上班时间诶!”有没有搞错啊!侵占她个人时间……

    陆均辰微眯双眼,余光从那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饭盒上溜过,声音刀锋般更加凌厉几分,夹带威势。

    “我想关于助理的职责,应该不必我一一叙述是吧?”

    白依依哽了一下,不服输地继续回瞪过去,声音却不自觉地软了几分,“以权欺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饶是深谙白依依不着调,此时陆均辰也不由得被白依依煞有介事的模样给逗笑了,眉梢微微动了动,脸上却是不显。

    “你说什么?”

    白依依撇撇嘴:“我这就出去。”

    陆均辰淡漠的眼神让白依依胸口一凉,只见他薄唇轻启,平静无波的语调让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很好,在这里工作,可不是会吃就行的,我不希望销售二部才刚成立,就有人坚持不住先退缩了。”

    辞职?怎么可能!公司福利数一数二,其完善且诱人的提拔机制更是独一无二,别说辞职,就是被辞退也要赖着不走。

    而且什么叫会吃就行?

    像是被戳中启动器一般,双眼瞬间火花四射。

    白依依怒极反笑,满是怒火的俏脸瞬间一变,娇颜生辉,梨涡浅浅,“是,经理,我马上去办,马上去办!”心里却是将陆均辰给打了个大大的红叉。

    像只骄傲的孔雀一般,挺直胸膛,一脚一步走出办公室。

    门一关,将陆均辰隔绝在身后,白依依这才垮下了肩膀,一脸欲哭无泪的沮丧。

    明明早上还是春光灿烂,怎么一到下午就话锋一转,直接雷霆暴雨了?!

    可腹诽归腹诽,沮丧归沮丧,该做的事情她还是要做的。

    白依依收拾情绪,开始忙碌起来。销售二部刚刚成立,白依依又是鲜嫩嫩的新人,自然半点不敢马虎,所幸这个月的季度报表已经做了个八九不离十。

    上班时间过去半个小时,白依依已然将季度报表给做好了,心里美得冒泡。

    白依依敲开办公室大门,陆均辰恰好在靳伟对话,陆均辰只给了她一个眼神,便旁若无人般继续打电话。

    白依依摸摸鼻子,小眼神不安分地左瞟右瞄。

    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陆均辰倏然神色凝重地看了她一眼。

    白依依被看得心底直打鼓,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陆均辰似乎被白依依的战战兢兢的小模样给娱乐了,眉梢松动了几分,嘴角微微上扬,薄唇动了动。

    “你尽管去做,有事我担着。”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怂恿小伙伴犯罪的阴谋师,白依依眼观鼻鼻观心,心里却是万马奔腾不能宁静,连看陆均辰的眼光也不一样了,充满了警惕敬畏。

    陆均辰也不知道被那头给逗乐了,还是对白依依的举动谛笑皆非,唇角弯了弯,笑道:“按照计划进行就是,不用顾虑到我。”

    啪嗒一声,挂断电话,白依依暗暗心惊,回过神,巧笑焉兮:“经理,季度报表做好了。”

    双手呈上,那模样要多恭敬有多恭敬。

    陆均辰眉梢微扬,慢条斯理打开文件。

    “你确定已经做好了吗?”

    “报表我一直都有做的,所以稍微整理就出来了,有什么问题吗?”虽是信心十足,可面对陆均辰这尊大佛,白依依不免有些底气不足。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白依依完全不意外,对方会鸡蛋里头挑骨头。

    陆均辰见白依依的表情看在眼里,嘴角抽了抽,扶额叹道:“这不是我要的,重做。”

    有先见之明是一回事,真的被推翻重做又是另一回事,白依依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尖叫:“为什么?”

    陆均辰却是波澜不惊,凉凉道:“难道你连哪里出错了都不知道吗?”

    这比推翻重做更羞辱人!

    他是上司是大金主是财神爷,千万别激动,不然票子可都要飞了。

    白依依深深吸了口气,小眼神往上翻,压根不看他,怕忍不住扑上去将人给撕了。

    “我现在就去重做。”

    回到座位,白依依垂头丧气对着文档,脑袋一片空白,两耳翁翁直响。

    已经看了不下五次了,白依依觉得眼前的物象都在游移。

    明明做得尽善尽美,一个标点符号也没有失误,到底是哪里错了?!

    向一鸣签完约,风尘仆仆回来,见到白依依沮丧地趴在桌上咬手指,不禁失笑,走了过去,定睛一看,挑眉问:“看什么那么入迷?”

    白依依被吓了一跳,抬头见到是向一鸣,顿时耷拉了下去,撑着脸,颓败道:“大魔头让我重做报表,可是我压根不知道问题在哪里呀。”

    “我看看。”说着,弯下腰,就着白依依的手,将鼠标往下拖。

    厚实的大掌附在手背,淡淡的、清爽的柠檬香味卷入鼻尖,撩动着神经。白依依倒吸了口气,脸颊一阵发热,不着痕迹躲闪开。

    脑海里浮现出小咪魔障一般的模样,不禁打了个寒战,抖落一声鸡皮疙瘩。

    白依依低下头,分散注意力。

    “我都已经看了四五次了,又觉得大魔头不像是蛮不讲理的人。”

    “你怎么知道?”

    白依依抬头,视线对上头顶光滑的喉结,猛地收回视线,讷讷道:“你看出什么问题了吗?”捂着脸,觉得双眼都在冒星星。

    极品受的魅力果然无法挡,可想到陆均辰清贵无双的俊脸,联想起二人配对的情景,一个激灵,满脑子的遐想顿时烟消云散。

    插足总攻神受之间的爱情,实在是太可耻了,人人得而诛之。

    “依依?”

    白依依茫茫然抬头,“什么?”

    向一鸣翻了个白眼,怒其不争:“你审核的时候都是这样走神的么?”

    被质疑职业操守,白依依愤然摇头。

    向一鸣莞尔,将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

    “你这里只有我们销售二部的季度表,我想经理应该是要整个销售部门的季度报表。”

    “整个销售部门?”白依依被吓到了,脸色陡然发白。

    向一鸣挑眉,疑惑道:“销售一部的经理应该有的,你去问一下就行了。”

    白依依不禁想起尾牙宴那一幕幕,胸口微微抽疼起来,欲言又止地盯了向一鸣老半天,良久这才认命似的,抱着文件朝销售一部出发。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见白依依念念叨叨、视死如归的模样,向一鸣忍不住勾唇笑了。

    陆均辰推开门一看,正好对上向一鸣脸上愉悦的神情,漆黑的瞳孔微闪,神色难辨道:“我不记得业务员签约回来需要向助理先报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