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冷酷boss请接招

作者:奈落 | 现代重生

收藏

  她抱着混吃等死的执念,却误打误撞被拐进狼窝。结果?这羊入虎口自然而然是渣都不剩。一场旷世婚礼,相识相恋相知相爱的未婚夫却亲自动手送她被捕入狱,惜日闺蜜好友竟控方证人,究竟是另有苦咖啡厅隔间被包场,大厅一下子变显得拥挤起来。。

就近折磨_冷酷boss请接招_ 白依依, 陆均辰

    万众注目中,的销售二部成员名单很新鲜新鲜出炉。猛一看去,名副其实一本花名册。小咪双眼如雷达般逐一扫过,目光落在最后一个名字上,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白依依的名字赫然在名册上。乍一看去,俨然一本花名册。。...

    万众瞩目中,销售二部成员名单新鲜出炉。

    乍一看去,俨然一本花名册。

    小咪双眼如雷达般一一扫过,目光落到最后一个名字上,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

    白依依的名字赫然在名册上。

    “白依依?!”

    正在忙碌整理数据的白依依陡然一阵,一脸茫然抬起头看小咪。

    白依依被招进销售二部了?

    小咪惊疑不定,不可思议拔高了音量。

    “你背着我去竞聘销售部助理了?”难怪这两天这丫的一直神游太虚,心事重重的样子。

    云里雾里的白依依呆了呆,意识到小咪的愤怒来自于何处,本能地摇了摇头。

    “我是想,可是我身高没达标。”身高一米五九,永远的痛啊!

    小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喃喃道:“也对,这怎么可能嘛。可是你干嘛一天到晚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被戳破心事,白依依猛然一震,吞吞吐吐道:“我哪有。”

    小咪如镭射的小眼神仔细打量着白依依良久,这才耸耸肩,叹道:“不知道女神是哪里的,竟然跟你同名同姓。”

    白依依反应过来,意识到销售二部成员名单出炉了,两眼放光,乐颠颠奔了过去。

    可不是么,白依依的名字赫然纸上。

    可是……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销售二部经理的名字是陆均辰?!白依依死死瞪着相片里神情淡然、一丝不苟的男人,恨不得将他给瞪出洞来。

    “咦,这不是极品小鲜肉吗?啧,真是骗死人不偿命,这小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强攻,依依,你确定没有认错人吗?”

    白依依泪目,求救似的看着小咪,嘴角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小咪,你要救我,我把销售二部的经理给得罪了!”

    同一时间。

    向一鸣盯着上头的名单,只觉得白依依的名字莫名的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鼻尖一痒,猛然打了个喷嚏。

    倒是有人发出了异样,“这次的名单怎么附上照片?”

    “呵呵,估计让大家一睹销售二部的风采吧。”

    “不过,这个白依依是谁?”

    “后勤部新来的小妹,刚毕业,纯情少女嘛。”

    “喂……你不会已经暗下毒手了吧?”

    “去你的。”

    ……

    目光一凝,“童颜巨乳”的形象浮现在脑中,向一鸣猛地一怔,看向陆均辰。

    陆均辰丝毫不受影响,扶了扶眼镜,淡定的关掉内网页面,拿着杯子到茶水间。

    倒了一杯苦咖啡,轻啜了一口,莫名回忆起白依依得知自己的身份,连钱也没敢要落荒而逃的情景,不禁莞尔一笑,口中的液体似乎也格外甘浓可口。

    向一鸣来到,正好瞧见陆均辰如沐春风的笑容,胸口微微一突。

    陆均辰眼观鼻鼻观心,一个眼神都没给去一个。

    倒了杯水正欲离开,却又顿住,向一鸣折回来,冷不丁道:“你招白依依进去,是公报私仇吧?”向一鸣没忘记,自己捉弄白依依嫁祸给他的一幕正好被他撞见。

    虽说一个小小的助理根本不必放在眼里,可成败关键往往在细微之处。偏偏部门内事无巨细都和小助理息息相关,若白依依怀恨在心给自己下绊子……

    “我没想到,你会害怕一个小女人。”

    听,那语气有鄙夷就有多鄙夷。

    瞧不起别人,干嘛还将人招进来,碍自己眼?

    向一鸣看他,完全就是看神经病的眼神。

    陆均辰抬眸回视他,耸了耸肩,理所当然道:“你不觉得狼群里养只小白兔,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吗?”

    啥?向一鸣完全不明所以。

    陆均辰笑了笑,端着咖啡便离开了。

    别说白依依,就是整个后勤部的人,都认为被招进销售二部的白依依是另有其人。这不,周一报到的这一天。

    白依依早早到后勤部,勤快地将收到的报纸拣好,推着推车就开始逐层派发了。

    “听说没有?销售二部的经理竟然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人妖。”

    先前白依依和向一鸣的那一出,在白依依和小咪的扩散之下,公司上下口口相传的人妖自然就是陆均辰了。

    “这也太搞笑了吧?不晓得一个弯弯领着一群俊男美女能跑出业务来吗?”

    “呵呵,说不定年终旅行以后都是泰国了。”

    ……

    白依依抱着报纸,倚在墙背听着,小心肝备受煎熬。

    自责,愧疚,惭愧啊!

    真正的陆均辰是根正苗红的男汉子有没有?不然女魔头也不会觊觎美色,欲下毒手了。要不然,哪怕再饥渴,对着一个极品受,作为三观正的女人,怎么着也会倒胃口好吗?

    作为一个费尽心思想要潜掉下属的上司,三观能正吗?当然,单细胞小白兔哪里会想到这层,道理一套套的,完全就自我说服自我催眠。

    十三楼,销售二部。

    白依依战战兢兢地伫立在门外,进与不进之间纠结着。

    “这也不关我事,罪会祸首还是那个小受受对吧?”脚往后移,随即又刹住,“可是,如果不是我,也不能全公司上下都误会了呀!”良心谴责中。

    陆均辰来到公司,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某只小白兔在门口鬼鬼祟祟、嘀嘀咕咕的,探头探脑的模样如背着家长偷溜玩耍的孩童,虽笨拙却也可爱。

    不自觉放轻脚步,听清她在念叨什么,陆均辰嘴角微微扬起,不动声色往墙边靠去。

    “好歹送你到医院还付了医药费,也不指望你报答了,我们就此两清好吧?”

    白依依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想起那白花花的钞票也是一阵肉痛,脸上露出痛定思痛的神色,咬了咬牙,便一溜烟跑了。

    陆均辰看着白依依离开的方向,嘴边的笑容淡淡散去。

    两清么?呵呵。

    销售二部经理陆均辰风头正盛,这流言蜚语几乎围绕着他,白依依这一路自然听到不少。

    整个早上,白依依想着他们嘲讽陆均辰的话,心事重重。

    “依依,回魂了!”第N次发现白依依失神,小咪已经无力吐槽了,“你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了?怎么一副神经衰弱的样子?”

    脑细胞单薄,遇事就慌,说得便是白依依这种,瞧这小脸蛋惴惴不安的,完全藏不住事。

    “我哪里有?!”白依依瞪大眼,连忙否认,声音不自觉拔高。

    小咪直翻白眼,“亲,你知道你脸上写着什么吗?”

    “什么?”

    “做贼心虚。”

    说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白依依给掩住了嘴。

    泥煤的!你的手刚刚去厕所洗手没有?!小咪恶心极了,使劲掰开。

    “小咪,你说我有没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女神’。”白依依越想越觉得可能,既然陆均辰是销售二部经理,自己被招进去当助理这不是方便报复吗?

    白依依快要哭出来了。

    将前因后果说完,白依依的心事得到释放,便原地复活了。

    倒是小咪耷拉着脑袋,十分沮丧。

    “完了完了,男神绝对是为了方便施虐才把你招进去的,嘿嘿,负负得正,说不定虐着虐着就发生一段虐恋情缘出来。”

    这有逻辑关系吗?

    “你猪头啊!电视剧不是都这么演的吗?霸道总裁将得罪他的女主调到身边来,日夜折磨,却渐渐被女主坚韧不拔的精神所吸引……”

    白依依听得冷汗涔涔,面露惊恐,“小咪,你别吓我。”

    小咪恨铁不成钢。

    “怕什么?发挥你的二逼精神,把男神给勾搭上手,就不是他虐你,是你虐他了。”

    对于小咪粗暴直接的言论,白依依眼底充满膜拜,可想到自己挥着鞭子朝陆均辰银荡邪笑的小模样,不禁一阵恶寒。

    对陆均辰施暴,这得有多高的心理素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