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诸天之主

作者:易子七 | 轻幻想

收藏

  道起不足挂齿,武尽苍茫。这是一个神已陨,魔已灭的时代。人自我们的文明的废墟中走出来,战天斗地!神魔、科技、武道、超凡、入圣……;繁花似锦烈火烹油时代的背后,是无底的深渊,灾难将要来临……命运的齿轮旋转……一代宗师,随军长征两万五千里,家国天下碎裂山河流离颠沛,如今王道明虽然换了具身体,但到底还是拥有武道大师的意识,或许已然不如前世秋风未动蝉先觉那么敏锐,但也远胜普通人无数。。

诸天之主_易子七_第二十五章 天人合一

    这是我们的文明的气息,是人道,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有人的地方,便有人道! 王道明体会着那种奥赜的东西,细细地的调整着自己的心灵,登时,王道明放佛融入其中了这一方世界,对于这小小寨子里的一切多了一种与生俱来的陌生感。 天界合而为一!...

    这是文明的气息,是人道,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有人的地方,便有人道!

    王道明体味着那种神而明之的东西,细细的调整着自己的心灵,顿时,王道明仿佛融入了这一方世界,对于这小小寨子里的一切多了一种与生俱来的熟悉感。

    天人合一!

    王道明心中跳出了一个词语,这是前世拳术中描绘的一种境界,王道明也只打出过两次天人合一的拳,那是人与自然高度和谐统一之后的一种境界,王道明竟然于此刻把握住了。

    王道明感受到了自己的进步,自己的心境离胎息又进了一点,明神到胎息是一个坎,很难跨越,但一旦越过,便是凡与超凡的差距,人神之别!

    突然,王道明发现前方一阵喧闹,原来是有一群普陀族的少女,摆了几个擂台,引得许多人围观。

    王道明问牧青青,牧青青脸上飞出两抹红霞:“那是我们普陀族的一个风俗习惯,普陀族崇尚强者,喜欢一个人就要打服他,只有这样才算是表达自己心中的爱意!”

    王道明顿时明白了,这就是另类的比武招亲,就是普陀族这示爱的方式有些特别,不过王道明也不觉得有问题,普陀族位于太行山下,气候恶劣,多猛兽,这样的原始部落虽然已经走向开化,但到底还是残留了曾经的野性。

    只有强者才拥有交配权!

    夜已深,寨子里的灯火逐渐熄灭,王道明没有睡觉,而是在一块开阔的演武场里,修炼拳法。

    王道明打的是五行拳,脚踏七星,不断挪动着,他的拳势很轻,给人以一种轻拿轻放的感觉,好像没有半点力道,但王道明打的却并不轻松。

    因为王道明每一个动作,全身三尺的距离的劲风都被带的噼啪作响,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虚空之中炸开。

    打到最后,就连地上的落叶都被无形的劲风带起,最后被碾个粉碎。

    这是武术里踏罡步斗的境界,在道门的传说里,踏罡步斗可沟通天地,呼风唤雨,这当然是夸张的说法,而武道里的踏罡步斗,就是一踏步子,劲风鼓动,周身上下罡气密布。

    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体力、速度、力量,筋骨、内脏、骨骼、协调力、爆发力都要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踏罡步斗的功夫在前世已经失传,传说之中,丹道高手若是踏罡步斗,可以踏出一尺罡气,而这个世界也有相应的法门,名为禹步。

    这是道家的武功,元始魔宫里也有收藏,王道明之前学习过,但却因为对于力道的掌控不够细微,而无法达至最高境界。

    直到刚才,他把握到了文明的神髓,明悟了些许天人合一的道理,心灵更加强大,对于劲力的把握越发入微,凭借自己强大的体能,他直接踏出了三尺罡气。

    三尺之内,就算是武道宗师,若是没有触摸到明神的门槛,也会被他踏出的罡气吹飞。

    这就是佛家所言的境界一到神通自身,若是在心灵进步之前,王道明就算苦练禹步十年,也不可能达至最高境界,但现在,他境界到了,武功自然随之圆满!

    “待我突破胎息,体能再次增长,心灵更加敏锐,未必不能凭借着踏罡步斗的功夫,直接踏虚而行,不过踏罡步斗太费体力,就算我有金丹的帮助,不惧体力消耗,但心灵的疲惫却无法避免,根本走不了多远!”运转着体内的劲力,王道明心中暗衬。

    就现在而言,踏罡步斗对王道明而言其实没什么意义,就是看起来很像神通,但实际上却没什么杀伤力。

    但未来却不一定,踏罡步斗的原理,就是对于气流的一种掌握,若是待到以后王道明心灵对于天地的洞察足够敏锐,待有雨云经山,王道明进入山中踏罡步斗,长啸连连,未必不能引动天象变化,使得大雨倾盆。

    这不是神通,而是科学!

    最后王道明停了下来,心脏跳动的速度逐渐减缓,待到气血平复,王道明回到房里,直接以无上瑜伽秘术的功夫,进入究竟涅槃的最高境界,陷入了沉眠。

    只睡了三个小时,王道明便清醒了过来,虽然睡的时间不长,但王道明依旧精神百倍。

    走出房间,天已经微微亮,寨子里传来阵阵鸡鸣,显得宁静而悠远。

    王道明悄悄的出了寨子,没有惊动任何人,此去他要前往青州,首先要穿过雪原,路途遥远,他也不准备坐车,而是要步行过去,边走边练功,正好参悟武道。

    离决战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王道明没有时间在这里逗留,何况,这里也没有值得王道明逗留的地方。

    轮回碑关系着轮回之地,轮回之地很非凡,其中有真神,不是王道明现在可以踏足的地方,就如元始天魔所言,大地里埋藏了太多的隐秘。

    三个时代,两个天庭,诸神为何而陷入黄昏,万灵时代为何而落,一万年前天人之路被何人所断,过去的岁月已经被埋葬。

    王道明成为元始天魔的路注定不会平坦,不过王道明现在倒是不在意这些东西,他的前面还有路,他现在只需要沿着路走便可,想太多并无实际意义。

    踏上雪原,天地四方都是一片茫然,王道明穿的很单薄,但却丝毫不感到寒冷,他走的很快,一步便是数丈,踏雪无痕,恍若缩地成寸。

    王道明的武功已经上了身,到了现在,他行走坐卧之间,都带着武道,起落皆是武道步法,蕴藏着种种精妙的劲力运转。

    而在行走之中,王道明的心灵更是仿佛与这空旷纯净的雪原合一,元魔九印,诸天生死轮的神意在王道明心中流转,不断洗礼锤炼着王道明的心灵。

    心脏每一次跳动,血液都冲刷着金丹,将富含精气的血液运往四肢百骸,滋养着每一个细胞。

    蜕变发生在悄无声息之间,王道明无时无刻都在成长,距离修成胎息,练成神通越来越近。

    一连过去七八日,王道明已经接近雪原的边缘,这段时间,王道明都在不断的行走中度过,累了就直接就地而坐,陷入沉眠,以他如今的体能也不怕冻死。

    “前面应该是河州的地界,与青州隔着五个州,时间还算充裕,正好从雍州借道,再去青州!”默默算计了一番路线,王道明心中暗道。

    河州是洛水的源头,而雍州是淮河与洛水的交界之处,洛水水清,淮河水浊,两河交汇之处,水流激荡,便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太极图,这也是此界河洛文化的源头,这源头倒是与王道明前世的世界差不多。

    只不过,前世因为环境污染,天然太极图已然不见,但此界却不同,天然太极图依然存在,王道明早就想去见识一番,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