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

作者:随心所欲雪花 | 都市超能

收藏

  灵魂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红玉,见证了一场阴谋换嫁。原身当天被新郎被打死,灵魂的红玉就被原身一推,替人活了下去。    醒回来后,红玉直接把和裴家坦诚相见,不否认这门亲事。最后就去海家讨讨回要回嫁妆,被解除庚帖。    回继父家,和亲生母亲断了关系,签下不庚帖,带着弟弟妹妹回老宅住下。    本我以为也可以安心的创事业,赚钱养弟弟妹妹,找寻神秘失踪的外祖母。    结果有意间获知,无夫无儿的她,死了之后财产归回亲生父母。    对此,红玉只要你挣到钱,立刻就花光。还得应付不时回来打秋千的顾家人,坚决不给顾家占一分一毫。唯一的亲人外婆,是村里的神婆。得知玉莲的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后才出来,收拾行李赶去医院。。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_第五十章

    玉莲刚想张口问水华婶,这羊角是怎么作成灯笼的,可始终缄默的素年先她一步问。   素年问水华婶,“婶子你做的,和我们做的不像,那这工钱也像吗?”   水华婶摇摇头,说,“不像。我做的这个力气大,因为钱给你们做的,要多二文钱。”素年问水华婶,“婶子你做的,和我们做的不一样,那这工钱也一样吗?”。...

       玉莲刚想开口问水华婶,这羊角是怎么做成灯笼的,可一直沉默的素年先她一步问。

       素年问水华婶,“婶子你做的,和我们做的不一样,那这工钱也一样吗?”

       水华婶摇头,说,“不一样。我做的这个力气大,所以钱给你们做的,要多二文钱。”

       一听到多二文钱,素年就想去,“嫂子,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干一样的活?”

       水华婶是知道素年家里的情况,可看着竹竿似的素年,她遗憾摇头,“我做的这个活,你真的做不来。”

       见素年还要说,水华婶先她开口说,“等会到了,你看了就知道。我做的那个,要是体格不强壮,管事是不要的。”

        怕素年以为自己小气,不让她去。水华婶说,“要是你能做,嫂子早就和你说了。”

       “而且,这活只要男人,要不是我力气大,管事也不会让我干的。”

        听到水华婶说是要男人,又想到比自己大三倍的水华婶,素年很是失望的低头。

       说着话,水华婶也没想到那么快就来到干活的地方。

        看着前面忙碌的人群,水华婶指过去,“你们看,那就是我要干的活。”

       玉莲从水华婶身后走出来,看过去。

       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几乎都是人,大家都在忙着手里活。

       在东边角落,支着三个大铁锅,火烧得火旺,六个男人拿着木棍,正在沸腾的铁锅里搅着。

       从东到西,放了一排的桌子。靠近铁锅的三分之一,都是男人,正对着门口站着,在擀羊角。

       另三分二,都是女人,也是在擀羊角。只不过,她们擀的羊角,是被擀大了一圈的。

       进到院子里,水华婶指着铁锅那边和玉莲她们解释,“那里是煮羊角的。”

       “把羊角和萝卜放锅里煮软了,到时候捞出来,就用楦子(两头尖,中间粗)穿进羊角里,开始檊薄。”

       “等到羊角又硬了,又煮开,又擀。就这样一直住,一直檊薄。”

       玉莲看着听着,心里惊叹,手艺活,真的不简单!

       水华婶继续和玉莲她们说这里的情况,“这羊角擀到最后,越来越薄,那就得用柔劲,要不一破,就坏了一个。”  

       “所以最后面那一排的人,擀好了后。就把灯笼从西门拉到隔壁的院子里去。”

        “那个院子里,住的都是这里的女工。往常作坊的灯笼,都是她们擀的。”

       “可要做大量的灯笼,女工不够,就从外面请人。”

       “像我们这些外请来的人,只能做这些不需要技巧的力气活。需要技巧的活,都是这里的女工做的。”

       玉莲随口问,“女工的钱,应该很多。”

       这个不是什么密码,水华婶听这里的女工说过,“在这里做女工,一天十五文钱。”

       玉莲感叹,“那一个月,可就是有四百文钱。真多啊!”

       临时工和长工,这工资可是差一倍啊!

       水华婶也是羡慕的,可也只能羡慕,“这女工可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来了,就得待在这里,不一年只能回家一次。”

       “你要是手不巧,人是不要的。而且这女工,也是分高低的。”

       “低等的女工,就和我们做的一样。只有高等手巧的女工,才能做灯笼最后几道工序。”

       刚才玉莲说四百文钱的时候,素年就心动了。可是听了水华婶说的条件,她也就歇了这个心。

        水华婶看到东管事,她就带着玉莲和素年上前。

       有熟人好办事。所以玉莲和素年,被安排在相对轻松一点的组里干活。

        这羊角,是一步一步擀大檊薄的。这越到最后,越好擀,可也需要技术。

       而玉莲她们就被安排在最后一组里去,那一组擀的羊角,有头那么大小,是不需要技巧,只要力气擀。

       因为这是赶工,所以得干到戌时。因此,就是刚来的玉莲她们,也得干活。

    所以,玉莲她们干了半柱香后,就跟着大家在院子里排队,领饭吃。

    水华婶先领了饭菜,之后就在一旁等着玉莲她们。

    三人在一出阶梯上坐下来,蹲着满满一碗饭,吃了起来。

       正在扒着饭吃的水华婶,见素年摘来几片树叶,她问,“你在做什么?”

       素年说,“我吃饭和菜就好了,这肉太多了,我想留下来,给孩子们带回去。”

    干的体力活,吃不饱可不行。所以老板煮的是干饭,还炖了肉。

    看着碗里三大块的瘦肉,素年难过,“孩子都半年多没吃过肉了!”

       水华婶惊讶,“这怎么可能!”

       “前不久我小姑的喜酒,你们不是都去了,孩子怎的可能半年都没吃过肉。”

       看着低头不语,只是默默扒干饭的,水华婶瞬间明白起来了。

       她气道,“是不是你娘又不给你们吃,还骂你们了。”

       “我就说,怎的这些日子,见玉平他们,都瘦了很多。看来,你娘又不给你们吃的。”

       见素年这懦弱的样子,水华婶气不打一处来,“你要在这七天,这肉放上七天,都臭了。”

       “这活是要体力的,你要不吃饱,那来力气干活。你要是有点干得不好,管事的就会立马赶你走。”

       “这肉你吃了,不要留着。要是下午你力气,被赶出去,我可是不会替你讲情的。”

       素年摇头,还是坚持己见,“我吃米饭和菜就饱了,不吃肉也有力气。”

       按照素年那个婆婆的性子,肯定是隔三差五不给素年饭吃。

    怕素年干活会累到,水华婶威胁道,“你要不吃,我就和管事说不要你在这里干活。”

       “我们是来干活的,不是来省粮食的。要是被人知道你不吃肉,告诉管事,那以后你就只能吃白饭,没肉吃的。”

        “快吃,把肉也吃完了。我是带你来干活挣钱的,可不是带你来省吃,拖累自己身体的。”

        默默看着这一场对话的玉莲,心里很是难受。本还以为,她现在的生活很难,没想到,有的是比她更难的人。

    或许,这就是为人母。不管何时何地,有什么第一个想到都是自己的孩子。

        再联想胡英丽,真的是不能对比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