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

作者:随心所欲雪花 | 都市超能

收藏

  灵魂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红玉,见证了一场阴谋换嫁。原身当天被新郎被打死,灵魂的红玉就被原身一推,替人活了下去。    醒回来后,红玉直接把和裴家坦诚相见,不否认这门亲事。最后就去海家讨讨回要回嫁妆,被解除庚帖。    回继父家,和亲生母亲断了关系,签下不庚帖,带着弟弟妹妹回老宅住下。    本我以为也可以安心的创事业,赚钱养弟弟妹妹,找寻神秘失踪的外祖母。    结果有意间获知,无夫无儿的她,死了之后财产归回亲生父母。    对此,红玉只要你挣到钱,立刻就花光。还得应付不时回来打秋千的顾家人,坚决不给顾家占一分一毫。唯一的亲人外婆,是村里的神婆。得知玉莲的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后才出来,收拾行李赶去医院。。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_第四十七章

    忙乎一个时辰,玉莲和顾玉豪都没敢歇,不停地的提水来回淋番薯叶。可有些番薯叶积的泥太厚了,他们就得动手拿水洗非常干净,这就花不少时间。再加始终不停地的来回提水,玉莲和顾玉豪的体力也能达到了极限了。这动作,也是越发慢。最后,真的撑忍不住了,玉莲和顾玉豪坐可有些番薯叶积的泥太厚了,他们就得下手拿水洗干净,这就花不少时间。。...

    忙活一个时辰,玉莲和顾玉豪都没敢歇,不停的提水来回淋番薯叶。

    可有些番薯叶积的泥太厚了,他们就得下手拿水洗干净,这就花不少时间。

    加上一直不停的来回提水,玉莲和顾玉豪的体力也达到了极限了。这动作,也是越来越慢。

    最后,实在撑不住了,玉莲和顾玉豪坐在田埂上喘气。

        看着剩下没淋水的两垄番薯,顾玉豪心里焦急,他对玉莲说。

    “大姐,太阳晒起来了,可我们才淋了三垄地,还剩两垄地。”

        玉莲抬起手臂擦脸上的汗,她无奈回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这三垄地的番薯给淋干净了,其他的,就只能听天的了。”

    歇了大概一刻钟,玉莲和顾玉豪微抖着脚站起来,提着水桶,开始干活。

       经历一个时辰的努力,玉莲两人总于把番薯叶都淋洗干净了。

    可玉莲心里担心,最后一垄番薯叶,怕是不行。

    番薯叶沾上最厚的泥巴,就是最后一垄。淋水的时候,她就发现叶子有些蔫了。

    虽然现在看着是好好的,可这得下午,或者明天,才知道这番薯叶又没有问题。

    “走,我们回家喝粥。”干了二个时辰,加上滴水没进,两人嘴唇都干了起皮。

    拖着疲倦,饥饿淋淋的身体,玉莲提着水桶,带上顾玉豪和顾玉雪回家。

        第二天,玉莲还是满怀期待的来到地里,可事实就是。最后淋水的那一垄番薯,几乎所以的番薯叶都黄了,蔫了。

    昨天,他们那么努力,可还是不能全都挽救回来。他们那么辛苦,最终,还是不能如意。

        心里头,涌上一股心酸,玉莲苦笑道,“昨天,就不该太信自己的。现在,叶子都黄了,也不能吃了。”

       “要是昨天心狠点,把这一垄番薯叶全都扯回家,起码那能有口吃的。”

       玉莲抬头看天,被太阳照得眼里湿润,“靠老天吃饭,真的是靠老天吃饭啊!太难了!”

    虽然事与愿违,玉莲也是真的难过,可她很快就收拾好了心情。

    既然都发生了,不能改变。那就只能努力,把不好的结果带来的伤害,降到最低。

    玉莲提着锄头下地,她准备把那一垄,黄了的番薯叶都给拔掉。

    留下梗,填上一层薄土,看能不能再生出来新的番薯叶。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很多食物,都可以收获了。

    玉莲在山脚下摘了一篮子的野菊花回来,在小溪洗干净,拿回家里晾晒。

    今天顾玉豪要两个小伙伴去抓鱼,所以就不带上顾玉雪一起去。

    顾玉豪去的是隔壁村抓鱼,怕带上顾玉雪,他看不住人,顾玉雪会被人欺负。

    所以叫玉莲带着人去摘野菊花,等人走了,他立马就拿着鱼篓跑了出去。

    玉莲在晾晒野菊花的时候,顾玉雪趁玉莲不注意。被对面三夏拿着一个野果诱惑,被吸引了过去。

    玉莲没看到顾玉雪出院子,以为人一直在屋里玩。也就没多注意,开始在院子里劈柴。

    冬天不远了,现在得烧木柴做木炭,冬天好取暖。

    等玉莲注意到顾玉雪是从外面进来的,可是吓了一大跳,她刚想问人去哪了。

    结果她发现顾玉雪屁股那边的衣服都湿了,还有一小摊的血迹。

        玉莲放下手里的斧头,“三妹,你过来,给大姐看看。”

        顾玉雪一蹦一跳来到玉莲面前,“大姐。”

        玉莲看向顾玉雪屁股那摊血迹,她也不含蓄,直接问,“三妹,你衣服后面脏了。这是血迹,你有觉得那里不舒服吗?”

        看到那一摊血迹,玉莲第一反应,就是顾玉雪来月经了。

       可是十岁的孩子就来月经,是不是早了一点?

        就她所知,原身可是到现在,还没来月经的。所以她也不知道,来月经该怎么做。

        看来,她得找二婆问问才行。她回来的时候,看到二婆出去了,也不知道,现在人在不在家。

       顾玉雪也往后看了,说,“凶婶子的,不是我。”

        这话一出,玉莲瞬间升起提起警惕心,“凶婶子?那是谁?”

    凶婶子,又是出血的,这听了,给人很不好对感觉。

       顾玉雪指着对面说,“凶婶子家。”

       玉莲看向二婆家,瞬间就想到了不好相处的水生婶。要说二婆家谁不喜欢他们几个,就是水生婶。

        好几次,顾玉雪和对面三夏玩,都会被水生婶赶回来,顺便骂几句。

    不对!是说水生婶出血了?她可是孕妇来的!

    意识到水生婶出了问题,玉莲连忙跑向对面,还不忘提醒顾玉雪,“三妹,你跟着大姐来,不要自己待在家里。”

    顾玉雪不明白玉莲为什么突然要跑起来,可是她看着,已经玉莲是要和她赛跑,她也很开心的跟着跑了过去。

    院子里,三岁的三夏,自己在玩着。见到玉莲跑进来,也就只是看一眼。可看到玉莲身后的顾玉雪,就很是开心,跑过去拉人一起玩。

    心急的玉莲,可是顾不上院子里两个孩子,她焦急的跑进屋里。

    因为不熟悉这房间的构建,所以玉莲先是往左边跑了去找人,结果看了一圈下来,没看到人。

    回到厅里,玉莲跑向右边找人。最终在最后一间房间看到躺在地上,嗷嗷叫疼的水生婶。

    玉莲飞奔过去,蹲下来,想要把人扶起来,“水生婶,你感觉怎么样?”

    一直会呼喊的水生婶,见到玉莲进来,激动得哭了出来,“孩子!我肚子很疼,孩子要出来了。”

    玉莲对力气扶不起人她说,“你等着,我现在出去找人。我一个人,没办法扶你起来,只能委屈你在躺一下地上。”

    见人要起来要走,水生婶村里害怕,反手抓住玉莲的手,恳求,“你会回来对吗?你妹妹,就回来了,你一定要回来。”

    刚才水生婶摔倒在地上,就立马喊顾玉雪和三夏对名字。在屋厅里玩的顾玉雪和三夏听到了,就跑过来。

    水生婶叫顾玉雪回去找玉莲,顾玉雪一开始不懂,以为水生婶要赶人走。

    可她见人躺在地上,就想去拉人。结果没拉成,自己摔倒在地上,屁股也沾上了水生婶流出来的羊水。

    之后应该听水生婶的意思,就跑回家去了。结果没等她说什么,玉莲就发现问题了。

    玉莲轻拍水生婶手背安慰,“我会回来的。你就安心等,我很快就会找人过来的。”

    说完,就立马往外跑。水生婶现在这个情况,可是不能耽搁的,得快点找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