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

作者:随心所欲雪花 | 都市超能

收藏

  灵魂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红玉,见证了一场阴谋换嫁。原身当天被新郎被打死,灵魂的红玉就被原身一推,替人活了下去。    醒回来后,红玉直接把和裴家坦诚相见,不否认这门亲事。最后就去海家讨讨回要回嫁妆,被解除庚帖。    回继父家,和亲生母亲断了关系,签下不庚帖,带着弟弟妹妹回老宅住下。    本我以为也可以安心的创事业,赚钱养弟弟妹妹,找寻神秘失踪的外祖母。    结果有意间获知,无夫无儿的她,死了之后财产归回亲生父母。    对此,红玉只要你挣到钱,立刻就花光。还得应付不时回来打秋千的顾家人,坚决不给顾家占一分一毫。唯一的亲人外婆,是村里的神婆。得知玉莲的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后才出来,收拾行李赶去医院。。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_第四十六章

    院子里人多来越多,探讨红玉一家的人也越发多。红玉隐约听见周围探讨自己的声音,心里是有些尬尴的。昨天是来别人家吃酒席,可大家探讨的也不是新娘子,也不是主人家。不是她一个,被人被人嫌弃的弃妇。这多少,都让红玉倍感不好意思。相比较红玉的不自在的生活,顾玉豪和跑玉莲隐约听到周围讨论自己的声音,心里是有些尴尬的。。...

    院子里人多来越多,讨论玉莲一家的人也越来越多。

    玉莲隐约听到周围讨论自己的声音,心里是有些尴尬的。

    今天是来别人家吃酒席,可大家讨论的不是新娘子,不是主人家。而是她一个,被人嫌弃的弃妇。

    这多少,都让玉莲感到不好意思。

    相比玉莲的不自在,顾玉豪和跑来找他的二浩,倒时聊得开心。

    而顾玉雪,一直在吃着桌上的瓜子,更本不会在意周围的眼光。

    酒席就要开始了,二浩被他娘拉回去。别的桌都坐满人了,就自己这一桌坐着三个人。

    玉莲心里焦急,怎的小南娘他们还不来。

    虽然她不在意别人怎么说自己,可是被人当动物一样盯着看,真的是浑身都不舒服。

    开始上菜了,小南他们终于来了。

    小南跑到顾玉豪身边,拍人肩膀,“豪子。”

    “小南!”顾玉豪被吓了一跳,他问,“都上菜了,你怎的来这么晚?”

    小南在顾玉豪身边坐下,说,“我娘在地里和人唠叨,忘了来吃酒席。我们不知道她在哪,就满村去找她。”

    在小南坐下不久,小南娘带着一家人来了。

       玉莲抓着想要夹菜的顾玉雪双手,站起来,对小南娘喊,“婶子。”

       小南娘挥手,连道,“错了,喊错了。”

       玉莲愣了,不知道怎的就喊错了。小南娘的年龄放在哪里,怎的她就喊错了?

        小南娘带着五个孩子坐下,她纠正玉莲道,“你该喊我嫂子。你和我是同辈的,可不能再喊错了。”

       玉莲这反应过来,回忆一下,好像是的,她立马喊道,“嫂子。”

       玉莲看向顾玉豪和顾玉雪,“二弟、三妹,喊人。”

       顾玉豪和顾玉雪乖巧喊人,“嫂子。”

       小南娘点头,朝已经开始吃上菜的几个孩子喊道,“你们几个,不要傻吃着,喊人。”

       小南六兄妹,边吃,边喊,“姑、叔。”

        玉莲微笑点头,并不觉得别扭。虽然这具身体年龄小,可是玉莲的灵魂,可是三十了。

    菜一道接一道上来,每上一道,几个孩子,都抢着夹菜。就玉莲和小南娘,等着孩子抢完,这才动筷。

    刚开始一两道菜,有滴桌上的,到没觉得有什么。可随着菜多了,各种菜和菜汁混在一起,桌上是一片狼藉。

        这倒没什么。可是,舔过筷子,又在菜里翻找着。还有打喷嚏,直接对着桌上打,这些,玉莲就适应不了。

        她知道,在村里,不该讲究的。可这些事,她真的是接受不了。

        要是菜掉地上,她可以接受拿起来吃也可以空手拿东西吃。可是,对于吃别人的口水,玉莲真的是有些反感。

       小南娘吃着红烧肉,见玉莲不知什么时候放下碗筷,说,“玉莲,你怎的不吃了。这红烧肉凉了就不好吃,得趁热吃了。”

        说着,就从自己闺女面前的红烧肉,给玉莲夹了一块。

        看着碗里的红烧肉,玉莲皱得更紧了。因为这碗红烧肉,就是刚才小西对着打喷嚏的菜。

    她还看得很清楚,小西还吸了一下流出来的鼻子。

       深呼吸一下,把那些不适的画面花掉,玉莲脸色平静道谢,“多谢嫂子。”

        小南娘笑道,“这什么事,怎的还用上谢了。你这孩子,就是讲究。”

    “以前你娘啊,更讲究。看着,就像城里的夫人似的。”

        说到胡英丽,小南娘就像打开了话匣子,“我和你娘,吃过几次酒席,她可讲究了。”

        “吃的,都是自己带来的碗筷。那时候,你娘是长辈。她嫌弃我们吃得太粗鲁了,所以,每道菜,都得她自己先吃,我们一家才能再吃。”

    玉莲皱眉,从记忆里搜索,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趁小南娘没注意,心里还是不过关的玉莲,把那一块红烧肉,夹给她身边的小西吃。

       小南娘到没觉得胡英丽是为难人,她接着说,“你娘是长辈,这倒是应该的。就是啊,她太浪费了食物。”

        叹气,摇头,小南娘心疼道,“你娘吃肉,都是吃瘦肉的,这肥肉咬一口就不要了。吃的鸡,还得把鸡皮和鸡油都给扒出来扔了,这才吃。”

        玉莲这会是明白了,为什么二婆会找小南娘来和她坐一桌。那是因为小南娘是个开朗,心大的人。

        也难怪,自小,每次吃酒席,都是小南娘和他们一家坐一起的。

        还有小南也一直和顾玉豪玩,从没有被外面的谣言影响。

    半个月后。

       顾玉豪和顾玉雪在玩,又听到玉莲在叹气,忍不住问了,“大姐,这一上午,你都在叹气。是有什么事吗?”

       看着外面还滴滴下着的雨,玉莲忧愁道,“下了半天的雨了!”

       顾玉豪没反应过来,不觉得这有问题,“秋雨,本就是下得久。”

       玉莲感叹,“太久了!”

      她担忧道,“照这样下,地里的番薯,肯定淹了。这番薯才种一个多月,要是就淹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收成。”

        事关粮食问题,顾玉豪也没了心情,开始担心起来,“这雨也不是很大,应该是淹不了的。”

        玉莲摇头,“二婆说,我们那块地,是最低的。只要下雨,这水都会往哪里流。”

       “现在这雨是小了,可是早上那会,下得可大了。要是水都往我们地里流去,番薯肯定会被淹的。”

        “泡过水的番薯叶,沾上泥土,要是出了太阳,可就会晒死的。”

        玉莲走到门口,抬头看天,“而且这些云,还黑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散了。”

    “要是之后下的小雨还好,就怕突然来过大雨,那就惨了。”语气里,是掩不住的烦躁和担忧。

    雨,下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一起来,玉莲就拿上水桶和水瓢去了地里。

    路上,玉莲遇到不少也是去地里的村民。

    地里,虽然水退了去。可是番薯叶,全都沾上一层泥土。这得赶快清洗干净,要不出了太阳,可就麻烦了。

    没多想,玉莲立马拿着水桶去小溪提水,可是淋番薯叶。

    二刻钟后,顾玉豪带着顾玉雪也来到地里,“大姐。”

        玉莲抬头,急道,“快。趁着太阳还没出,我们可得快点把番薯叶上的泥给淋干净,要不,就晚了。”

    顾玉豪说,“我回家拿水桶,很快就回来。”说完,就飞奔回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