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

作者:随心所欲雪花 | 都市超能

收藏

  灵魂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红玉,见证了一场阴谋换嫁。原身当天被新郎被打死,灵魂的红玉就被原身一推,替人活了下去。    醒回来后,红玉直接把和裴家坦诚相见,不否认这门亲事。最后就去海家讨讨回要回嫁妆,被解除庚帖。    回继父家,和亲生母亲断了关系,签下不庚帖,带着弟弟妹妹回老宅住下。    本我以为也可以安心的创事业,赚钱养弟弟妹妹,找寻神秘失踪的外祖母。    结果有意间获知,无夫无儿的她,死了之后财产归回亲生父母。    对此,红玉只要你挣到钱,立刻就花光。还得应付不时回来打秋千的顾家人,坚决不给顾家占一分一毫。唯一的亲人外婆,是村里的神婆。得知玉莲的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后才出来,收拾行李赶去医院。。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_第四十五章

    吃酒席,红玉很怕去晚的。晚了,就没位置选,还得面对自己众人的审视。   要不然和好说话的的人坐两块,那就相安无事。要不然那些八卦的,就得问长问短。   很是很烦人的!   特别,红玉家现在的这么多的事。那些八卦的人,当然是会放过我的。   可计划往要是和好说话的人坐一块,那就相安无事。要是那些八卦的,就得问长问短。。...

       吃酒席,玉莲很怕去晚的。晚了,就没位置选,还得面对众人的审视。

       要是和好说话的人坐一块,那就相安无事。要是那些八卦的,就得问长问短。

       很是烦人的!

       尤其,玉莲家现在这么多的事。那些八卦的人,肯定是不会放过的。

       可计划往往和现实相反!

       为了能早一点去坐席,玉莲这一天除了下地淋番薯外,都在家里。

       玉莲从窗户,见有人进了二婆家院子坐席,她立马就想过去坐席。

       结果,出了房间,因焦急没看清路,被放在房门口的糙米给绊倒了。

       “啊!”玉莲摔倒在地上,她站起来,看着地上的糙米愣了。

       人倒了也就算了,结果糙米也给散出来了。

       看着散了大半在地上的糙米,玉莲心里很是后悔。怎的筛选好的糙米,就没及时放回麻袋,而是留在竹筛上。

        这米不能就这样散在地上不理,所以,玉莲只能先捡起来。

       顾玉豪和顾玉雪跑了过来,关心问道,“大姐,你没伤到吧?”

       玉莲摇头,叹气,说,“我们先把米捡起来。”

       结果,等玉莲他们捡好糙米出来。发现二婆家的院子都是人,很是热闹。

       叹口气,玉莲带着顾玉豪他们往前走。

       二婆家房门口旁,坐满一桌的几个村妇,见玉莲三姐弟走过来,开始讨论起来。

       白发大娘厌恶看着玉莲,“他们几个怎么来了?两个小的来,也没什么。”

       “可那个不是被休了,一个弃妇,怎的也好意思来吃人家的喜酒。这太晦气了!”

        三角眼婶子哼道,“他们家一个大人也没有,就他们三个,怎么可能撑得起这一头家。估计,连吃的,也是吃不上。”

        “看这瘦巴巴的。我看啊,这是看人做酒席,仗着是邻居,厚着脸皮,一家人都来白吃的。”

        另一个刻薄大娘,眯着眼看着玉莲那张年轻的脸孔,“要是我被休回娘家,肯定是连家门口也不敢出一步。”

        “可她倒好,一天天的往外跑,也不知道要勾搭谁。”

        隔壁桌在交谈的几位大娘,一听几人这话,都皱起眉头。这诋毁人名声的话可不能乱说啊!

       眉毛和善的和大娘忍不住对刻薄大娘说,“你这话就过份了。我看人规规矩矩的,平时见到长辈,都点头喊人。”

        “这没有的事,你可不要随口就来,这可是毁人名声的。”

       连大娘附和道,“人家一个小女子,本就过得不容易。你们就是嘴贱,也不要往人身上泼脏水。说出来的话,可不要凭空说。”  

        刻薄大娘不服气,“这勾搭不勾搭的,不一定。可她是个弃妇,这可不是假的吧。”

       “一个弃妇来吃喜酒,这不适给人新娘子添堵。”

       和大娘和二婆相熟,知道二婆为人,她反驳道,“这喜酒,要不是主人家请的,谁敢来吃。”

       “人家都住在对面,两家人相处好。二嫂子不介意,把人请来,那有你们说的那么晦气。”

        “再说,你们问心自问,你们要是遇到她这样的事,你们能做得比她更好?”

       刻薄大娘哼道,“怎的就不能。再怎么说,坐花轿进的门,拜的祖先,那她就是裴家人。”

        “就算是弄错了人,可门进了,堂也拜了,那就是夫妻。就是死,也是裴家的人。”

        “怎的有女子,拿了休书,就直接回来的。村里几百年,都没有被休过的女人回娘家的。这简直就是败坏……”

       连大娘听不下去,打断道,“谁和你,村里没有被休回来的女人。”

       刻薄大娘惊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连大娘说,“我们村在这里三百年了,以前就有好几个被休回来的女人。只不过,她们选择跳河了,所以知道的人不是很多。”

       这一听,刻薄大娘底气硬了,“你都说了,被休了,跳河。怎的她就活得那么好,女子声誉都没了,还活着做什么。”

        “要换是我,早就没脸面回来。看看她,整天出门,还种地了。这是要做一家主,他弟弟还在,那轮得到她做主。”

       连大娘反驳道,“这事错的也不是她。她受了那么多罪,怎的就不能活着了。他弟还小,长姐如母,她为什么就不能撑起一头家。”

        “还有,朝廷二十年前,就说了,女子也是可以和离的。怎的,女人就不能和离,就得只能男人休妻,不能女子休夫。”

       刻薄大娘一点也不认同,“是你们北边人太不要脸了。哪有女子休夫的,这简直是丢了女子的妇德,丢了祖宗的脸。”

    龙凤国,分南北,两地的差异很大。南边相对保守,北边相对开放一些。

       “女人就该相夫教子,唯丈夫为天。千错万错,都是女人做了不该做的事。”

    “这怪到丈夫头上,还要和离的。那都是不要脸,不懂廉耻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就该沉猪笼。”

        连大娘听得生气,“怎的就是女人的错了。丈夫打媳妇,这也是女人的错。丈夫想要……”

       那边两桌人的争论,玉莲不知道,她现在只觉得很是尴尬,站在门口不知道往那坐。

       她自然看到,自他们出现,所有人都看向他们,在低头思语。

        这一片人,除了几个长见到的邻居外,玉莲一个也不认识,更不要说和人坐一块。

       就在玉莲搜索那有空位置的时候,一直注意门口的水华婶发现玉莲他们,立马走过去。

        “玉莲,你们过来,我娘给你们留了一桌。我娘昨天,还特意去找了小南娘,叫他们和你们坐一桌。”

        二婆这实在太心细了,就为了一顿酒席,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玉莲心里,是很感动的。

       玉莲几人跟着水华婶走,“多谢你,水华婶,也替我多谢二婆。”

        水华婶带着玉莲来到靠近厨房的桌子,“我娘说,你们能来,她很是开心。只不过这会在家里招呼客人,就没空过来和你说几句。”

       其实对于二婆这么看重玉莲几姐弟,水华婶几妯娌都是看不明白的。

        所以对于二婆这么关注玉莲他们,帮他们,很是费解。可出奇的是,家里的男人,也是一致的认同,并没有反对二婆的行为。

        时间不早了,快要开席了,水华婶对玉莲说,“你们先坐,小南娘他们估计很快就来了,婶子还要去后厨看看。”

        玉莲点头,“水生婶,你去忙,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水华婶交代道,“有事,记得找婶子。你二婆说了,可是不能让人欺负你们。”

        玉莲失笑,“婶子,”今天这大好的日子,那有不长眼的会在别人家喜酒席上闹事,不怕被人打。”

       见水华婶一直看向厨房那边,玉莲说,“婶子,你快去忙,我们坐着。”

       见真没事了,水华婶也就急往厨房走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