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

作者:随心所欲雪花 | 都市超能

收藏

  灵魂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红玉,见证了一场阴谋换嫁。原身当天被新郎被打死,灵魂的红玉就被原身一推,替人活了下去。    醒回来后,红玉直接把和裴家坦诚相见,不否认这门亲事。最后就去海家讨讨回要回嫁妆,被解除庚帖。    回继父家,和亲生母亲断了关系,签下不庚帖,带着弟弟妹妹回老宅住下。    本我以为也可以安心的创事业,赚钱养弟弟妹妹,找寻神秘失踪的外祖母。    结果有意间获知,无夫无儿的她,死了之后财产归回亲生父母。    对此,红玉只要你挣到钱,立刻就花光。还得应付不时回来打秋千的顾家人,坚决不给顾家占一分一毫。唯一的亲人外婆,是村里的神婆。得知玉莲的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后才出来,收拾行李赶去医院。。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_第四十四章

    天阴了下去,可能会有雨下,在外面玩的顾玉豪就带着顾玉雪回去。   一进院子,顾玉豪就看见在厨房门口那一堆甜杆。顾玉豪问正从厨房搬砧板出的红玉,“大姐,你怎的砍了那么多甜杆回去?”   “熬糖。”放下自己几十厘米的后砧板,红玉说话的都再带了一些大口喘气一进院子,顾玉豪就看到在厨房门口那一堆甜杆。。...

    天阴了下来,可能有雨下,在外面玩的顾玉豪就带着顾玉雪回来。

       一进院子,顾玉豪就看到在厨房门口那一堆甜杆。

    顾玉豪问正从厨房搬砧板出来的玉莲,“大姐,你怎的砍了那么多甜杆回来?”

       “熬糖。”放下几十厘米的后砧板,玉莲说话都带上了一些喘气。

       坐在凳子上,玉莲开始削洗干净的甜杆壳。去了硬壳,剩下的软茎,才好砍。

    玉莲和顾玉豪解释道,“明天要去二婆家吃酒席,得随份子钱。”

    “可家里现在一文钱也没有,我们也挣不到钱,那就只能问人借了。”

        “这空手过去借钱,有些不好意思。大姐准备熬糖,做花生糖。送给村长,顺便开口借钱。”

        “在村里,要说能借得上钱的。除了二婆家,也就只有村长家。”

        “之前村长帮我们办田契的时候,就没要我们的钱。这次问人借钱,总不能空手去。”

    因为二婆说得晚些,玉莲并没有准备,所以家里一文钱也没有。昨晚她可是想了一晚上,想要做些什么去城里卖钱的。

    想了那么多,其他的都被玉莲否决了,因为挣不到很多钱。就剩下这个花生糖,可以不用钱做出来,还能挣到钱。

    可做花生糖不容易,得自己熬糖。想要卖出去,也不容易,怕卖的钱,不够随份子钱。

    最终,玉莲决定,还是问人借钱,保准万无一失。玉莲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村长。

    鉴于村长之前帮过忙,这次又是有求于人。所以玉莲就想着做花生糖送人,这才好意思开口,问人借钱。

       顾玉豪听懂了,他有些内疚。怎的把所有的事,都让玉莲来做。他是男人,应该他来想办法才对的。

    他问玉莲,“我知道了。大姐,有什么要我做的吗?”

       玉莲砍甜杆茎,说,“你拿半斤花生出来剥壳,等会大姐炒香。”

       “行。”顾玉豪转身回屋里,拿了花生出来剥壳。

    等顾玉豪剥好花生,见玉莲还在砍甜杆,他走过去。

        “大姐,你都砍了那么久甜杆,手也酸了,现在我来砍。”

       玉莲手是有些酸,她放下菜刀,站起来让开位置,“好。你来砍,大姐来捣烂。”

       顾玉豪坐下凳子,拿起菜刀削壳,砍茎,“这还要捣烂吗?”

       玉莲提着篮子里的甜杆茎,来到洗干净的石臼前,开始捣烂甜杆茎。

    她回答顾玉豪的问题,“自然要了。这要不捣烂煮,可是熬不出烫来的。”

       顾玉豪好奇问道,“大姐,这甜杆,能熬出多少糖?”

    这甜杆能熬糖,顾玉豪是第一次听。只不过是源于对亲姐的信任,所以就算是怀疑,也没阻止。

       玉莲摇头,“这个大姐也不知道。大姐也只是听说这甜杆能熬糖,可是多少甜杆能熬出多少糖,大姐也不清楚。”

        顾玉豪猜测道,“糖卖得那么贵,应该是很难熬出来的。我们就砍了十几斤,这能熬出一斤糖吗?”

       玉莲也是第一次熬糖,之所以知道这个办法,也只是听人说过做法。

    她说,“能熬出多少,等我们熬出来了,可不就知道了。”

       顾玉豪又问了另一个心里疑惑的问题,“大姐。这花生糖,你会做吗?”

       玉莲毫不犹豫点头,“会。”

       花生糖,玉莲以前做过好些次。不过用的是白糖,除了花生外,还有白芝麻、松子、花生仁。

       现在,这里的条件有限,只能做纯花生糖。

       顾玉豪随口问,“大姐,你怎的会那么多东西?”

       玉莲愣了一下,脑袋快速运转,她说,“忘了你大姐可是有两年的时间,和爹走偏南北的,你大姐可是见识很多的。”

    听到这话,顾玉豪心里所以的疑惑,全都打消了。

    而玉莲也松了一口气,幸好知道真相的人,一个不在了,一个说不出来。要不,还真的是圆不过去。

    想到顾玉雪,玉莲就转头往顾玉雪看过去。这一看不得了,她惊得立马喊道,“三妹,把你手里的鱼放下,哪不能生吃的。”

    扔下石棒,玉莲快跑过去,把愣住的顾玉雪手里的小鱼,给夺过来,扔回木盆里。

    手里的鱼被抢走了,顾玉雪委屈极了,“大姐!”

    玉莲板着脸,严肃道,“不是告诉过你,不能随便就把东西放嘴里。这才说了吃了多久,你就往了,是不是还要打手掌。”

    想到前天,因为生添田螺,被打得红通通的手掌,顾玉雪立马把双手藏在身后,瘪嘴道,“痛,不要打。”

    玉莲没心软,问,“还记得痛。那为什么还要把鱼放嘴里?”

    顾玉雪回道,“鸭吃了。”

    玉莲再次严肃申明,“鸭吃,哪是因为鸭能吃。可我们是人,不能吃生的鱼。”

    把顾玉雪左手拉出来,玉莲轻轻打一下,“这次没放进嘴里,就不重打你。再有下一次,就不止打你手,你屁股也打。”

    顾玉雪委屈着,可不敢反驳,只能把手背在身后的屁股上,跑过去找顾玉豪安慰。

    经历二个时辰的劳作,玉莲终于做好了花生糖。留一半在家里,玉莲提着另一半去村长家。

        来到村长家,进到厅里,玉莲把手里用荷叶绑好的花生糖放在桌上,说,“村长,这是自家做的花生酥,给您送来一些。”

       她解释道,“这都是我拿甜杆熬出来的甜做的,不是买来的糖。”

       村长猜测玉莲过来是有事,他说,“你有心了。这给的太多了,你拿一半回去。”

        玉莲摇头,“都送出来了,我可是不会拿回去的。”

       不给人反驳的机会,玉莲单刀直入道,“村长,其实今天来,我是找您有事的。”

       村长点头,“什么事,你说。”

       玉莲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现在缺钱,可村里,我认识的人不多,就只能想到村长你。这不,就上门来麻烦您了。”

       闻言,村长一点犹豫也没有,问,“你要多少?”

       玉莲愣了,她没想到村长这么多爽快答应,她也很快回道,“八文钱,我只要借八文钱。等我挣到钱了,立马就还。”

       对于玉莲这个答案,村长是意外的。本还以为人借很多,万万没想到,只是八文钱,这一点小钱。

       村长是知道玉莲的情况,说,“行。这钱不急,慢慢还就行了。”

        村长进了房里拿钱出来给玉莲。玉莲接过用碎步包着的钱,也没揭开看,就直接收了起来。

        村长眉头一挑,眼底欣慰,笑道,“不打开来看看?不怕被骗了?”

       玉莲笑道,“要是村长也信不过,那这村里,就没有值得我信的人了。”

        村长说,“钱不焦急还。你先把家里打理好了,再来想还钱的事。”

       “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就来,不要不好意思。还有,下次来了,就不要再带东西来了,人来了就行。”

        玉莲笑道,“孝敬长辈,这可是不能废的。”

       从村长家里走出来,玉莲开心借到钱的同时,也很是想知道。村长到底是替谁还他们家的人情。

       可惜,长辈这一代的口太紧了,没听到一丝消息。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