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

作者:随心所欲雪花 | 都市超能

收藏

  灵魂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红玉,见证了一场阴谋换嫁。原身当天被新郎被打死,灵魂的红玉就被原身一推,替人活了下去。    醒回来后,红玉直接把和裴家坦诚相见,不否认这门亲事。最后就去海家讨讨回要回嫁妆,被解除庚帖。    回继父家,和亲生母亲断了关系,签下不庚帖,带着弟弟妹妹回老宅住下。    本我以为也可以安心的创事业,赚钱养弟弟妹妹,找寻神秘失踪的外祖母。    结果有意间获知,无夫无儿的她,死了之后财产归回亲生父母。    对此,红玉只要你挣到钱,立刻就花光。还得应付不时回来打秋千的顾家人,坚决不给顾家占一分一毫。唯一的亲人外婆,是村里的神婆。得知玉莲的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后才出来,收拾行李赶去医院。。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_第四十三章

    和顾红玉淋完番薯地,顾玉豪就带着顾玉雪去找小伙伴玩。而红玉就提着背篓,拿着麻袋下山摘野菜。   忙乎一下午,红玉摘了一麻袋,一背篓,一篮子的苦麻菜回去。处暑了!家里没种蔬菜,因为得多存些菜干才行。哎!没钱的日子,可难啊啊!   红玉在屋忙活一上午,玉莲摘了一麻袋,一背篓,一篮子的苦麻菜回来。。...

      和顾玉莲淋完番薯地,顾玉豪就带着顾玉雪去找小伙伴玩。而玉莲就背着背篓,拿着麻袋上山摘野菜。

       忙活一上午,玉莲摘了一麻袋,一背篓,一篮子的苦麻菜回来。

    立秋了!家里没种蔬菜,所以得多存些菜干才行。

    哎!没钱的日子,可真难啊!

       玉莲在屋檐下整理摘回来的苦麻菜,准备整理好了,就拿去小溪边洗,之后煮了拿来晒干。

       二婆出门回来,见到玉莲家里院子门开着,她就走进去。

       见玉莲坐在屋檐下,身旁还放着很多苦麻菜,二婆有些吃惊,“玉莲,怎的捡那么多苦麻菜。”

        都有名字叫苦麻菜,那就是说这个野菜吃起来是苦的。往常,大家多是砍来喂猪的,很少有人吃。

       别的野菜也有,没必要非得吃这个苦的野菜。当然了,春天的苦麻菜还是很嫩的,吃起来的味道也不错。

        可这都要立秋了,这苦麻菜长得都有一米高。老叶子不能吃,只能吃顶边嫩点的。可再嫩,也比不上春天的好吃。

       这时候,可是连猪,都不爱吃的。

       “看到很多,这叶子也嫩,我就摘些回来吃。”玉莲回答二婆话的同时,进屋里拿来凳子给二婆坐。

       二婆接过凳子坐下,皱眉看着那十几斤的苦麻菜,这可不是有些啊!

    怕玉莲没吃过这苦麻菜,二婆说,“这苦麻菜吃起来是苦的,平时,大家都很少摘来吃。”

       玉莲听明白二婆要表示的意思,她说,“这个我知道。我摘这么多回来,是准备拿来晒干的。”

        “要不,我家里也没养猪,养鸡鸭。就三个人吃 ,吃不了那么多。”

       知道玉莲是知道的,二婆也就多嘴问一句,“这野菜,还能晒干了吃?”

        你要说别的野菜晒干吃,二婆是信的。可这苦的野菜晒干吃,这有必要吗?

       不苦的不吃,非要吃苦的?还有,她活了半辈子,怎的就没听说这苦麻菜能晒干吃了。

       玉莲胡扯道,“能晒干。我以前和我爹去看病的时候,见人晒过。”

        顾水鹏带玉莲去外地看病这件事,二婆是知道的。既然人都亲眼见过,那就是真的。

        虽然,二婆觉得奇怪,居然有人会晒干苦麻菜吃。

        和玉莲聊了几句闲话,二婆就进入正题,她对玉莲说,“玉莲,过两天,风茵要出嫁。”

    “后天,家里摆酒。到时候,你们几姐弟一起过来吃喜酒。”

        玉莲很是意外二婆亲自过来请她。可想到这时代人们封建迷信,自己被休。是个弃妇,大家都会觉得晦气,不靠近。

    她要是过去喝喜酒,肯定会被人说的。

       玉莲也没犹豫多久,就委婉拒绝,“二婆,这么喜庆的日子,我就不过去了。”

       “虽然你和风茵姑都不在乎,可我毕竟是个弃妇。这要是去了,怕是会给风茵姑带来不好的传言。”

        “我自己倒无所谓,不在乎这些。可风茵姑这可是要出嫁的大事,我要去了,怕对风茵姑的名声不好。”

        “最重要的是。男方那边,怕也是不乐意的。要是他们为此为难风茵姑,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二婆一点也不担心这些,她说,“你是什么人,二婆知道就好了。”

    “而且你风茵姑不介意,就连男方那边,我们也是打了招呼的,人家也同意了。”

        闻言,玉莲真的很吃惊。她实在是没想到,二婆考虑得这么周到,什么都办好了。

    突然,玉莲很想知道。当年顾水鹏是做了什么,居然让二婆这么关注自己几姐弟。

        既然人这么热情,还亲自来了,玉莲要是再拒绝,那就说不过去了。

        玉莲点头,“行。到时候,我们一定过去。”

        见人答应了,二婆笑道,“好,就这么说定了。”

        答应完了,玉莲突然想起来,她没有钱!

        吃酒席,肯定得给人份子钱的。可她家一文钱也没有,这还怎么给份子钱啊!

        突然,玉莲脸色垮了下来。当初的六文钱,可真的太重要了!

       二婆坐着边和玉莲聊天,边帮忙摘苦麻菜。

    等苦麻菜都整理好了,二婆叶就起身准备回去。

    玉莲把那一篮子最嫩的苦麻菜提起来,递给二婆,“二婆,这是给你的苦麻菜。摘得多了,你拿些回去吃。”

        “行。”二婆也没拒绝,接了过来,提着篮子准备回去。

        想想,二婆还是不放心,回头和玉莲说,“这野菜不禁放,以后,你可不要贪方便,就摘了那么多回来。这吃不完,回头还得扔了。”

        玉莲点头,“我知道了。”

       下地回来做饭的水生婶,看到厨房门口那一篮子苦麻菜,她问二婆,“娘,你摘了苦麻菜回来?”

       二婆摇头,说,“是玉莲摘回来的,给我们家送了一篮子过来。这可是最嫩的,这孩子有心了。”

       水生婶冷哼,嫌弃道,“这满山都是的野菜,她也好拿来送人。给,也给好些的。这么苦的菜,谁会吃。”

       二婆抬头瞪了水生婶一眼,“有吃还不能堵上你的嘴。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了。”

       水生婶憋憋嘴,朝玉莲家的方向翻了一个白眼,往厨房走去。

        走两步,水生婶意识到什么,吃惊回头问道,“娘,你不会真的要请他们来家里吃酒席?”

        走过去,水生婶一脸不赞成,“这可是小姑子的大喜事,她一个弃妇过来,这不是晦气极了。”

        “而且,大姑子这可是出嫁酒。请一个弃妇过来,小姑子能乐意吗?”

        风茵的房间正对着院子,从开着的窗户听到水生婶的话,风茵放下手里缝着的布鞋,走出去。

    她回答水生婶,“乐意,怎的就不乐意。”

    “要像三嫂你这么说,我碰到一个弃妇,就变成弃妇。那我那天要是出席丧事,那我是不是就得死了。”

        二婆狠瞪口无遮拦的风茵,厉声道,“胡说什么!”

        “你都多大了,还是三岁小孩子?什么该说,不该说的,你不知道。”

       “有时间说些没的,你还不抓紧时间做嫁妆。”

       骂完风茵,见人瘪着嘴回房里。二婆又看向水生婶,“还有你,男人们就要回来了,饭菜你都做好了,还不快点进去准备。”

    水生婶虽有不甘,可还是做饭重要。也不说了,进到厨房准备煮饭。

       对面玉莲家里,顾玉豪看着那一竹筐满满,湿哒哒的苦麻菜,问玉莲,“大姐,这么多苦麻菜,我们一顿吃不完。明天,这都得焉了。”

       玉莲回道,“这要晒的。”

       顾玉豪疑惑,“这能晒?”

        玉莲反问,“怎的就不能。”

       她接着说,“焯水,之后用水泡着去苦味,再晒干就可以了。这晒干的苦麻菜好吃,还不苦。”

        顾玉豪虽有不信,可看玉莲信心满满的,也就不说了。默默的和人搬着竹筐进厨房,准备煮苦麻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