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

作者:随心所欲雪花 | 都市超能

收藏

  灵魂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红玉,见证了一场阴谋换嫁。原身当天被新郎被打死,灵魂的红玉就被原身一推,替人活了下去。    醒回来后,红玉直接把和裴家坦诚相见,不否认这门亲事。最后就去海家讨讨回要回嫁妆,被解除庚帖。    回继父家,和亲生母亲断了关系,签下不庚帖,带着弟弟妹妹回老宅住下。    本我以为也可以安心的创事业,赚钱养弟弟妹妹,找寻神秘失踪的外祖母。    结果有意间获知,无夫无儿的她,死了之后财产归回亲生父母。    对此,红玉只要你挣到钱,立刻就花光。还得应付不时回来打秋千的顾家人,坚决不给顾家占一分一毫。唯一的亲人外婆,是村里的神婆。得知玉莲的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后才出来,收拾行李赶去医院。。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_第十六章

    惊讶之后,梅嫂有些不我相信,“玉莲,你是也不是在说蠢话啊!这怎么可能会!”   面对自己梅嫂的怀疑,海华强先出声,“是的。顾大妹和顾家想出的狠毒计谋,把两个新娘子换回来。”   这当事人之一都这么说了,这会梅嫂是信了。   梅嫂心里唾骂顾大妹这当事人之一都这么说了,这会梅嫂是信了。。...

       震惊过后,梅嫂有些不相信,“玉莲,你是不是在说傻话啊!这怎么可能!”

       面对梅嫂的怀疑,海华强先出声,“是的。顾大妹和顾家想出来的恶毒计谋,把两个新娘子换过来。”

       这当事人之一都这么说了,这会梅嫂是信了。

       梅嫂心里唾弃顾大妹的同时,也很是同情玉莲的遭遇,怎的就遇到这么一个有心机的人。

    “可怜的孩子,肯定是委屈极了。那个大妹,也真的是……”

       说着说着,梅嫂这才消化到刚才海华强说的意思,她惊讶看着海华强,“你这意思是说,顾水牛他也是知道的?”

    玉莲是知道梅嫂以人为善,爱打不平。所以,她希望梅嫂帮自己先把这件事的真相说出去。

    在海华强点头之后,玉莲接着可怜道,“这里的人,都知道,除了我三姐弟不知道。”

        梅嫂惊得张大嘴巴,之后朝顾水牛家吐口水,骂道,“天杀啊!造孽了!”

       “这一家可真的不是个东西!干啥事不好,居然欺负人一个无父无母的姑娘家。”

    “骗了人家的钱不说,这丈夫都骗了去,真是烂心肝。他们这么厉害,怎的不自己骗一个官老爷的亲家回来。”

    “真的不是东西,这缺心眼的,没良心……”

    梅嫂骂得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她猛盯着玉莲看。

       看着笑眯眯,两眼有神的玉莲。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正常人的样子。

       想起什么,梅嫂语气带有不确定问道,“玉莲,你是不是不傻了?”

       玉莲点头,说,“是的,梅嫂,我已经好了。我外祖母早就说过的,只不过没人相信而已。”

        梅嫂感叹神奇的同时,也真心替玉莲开心,“真的是太神了!不愧是谢神婆,还真的灵了!”

        “好了,以后就好好过日子,把日子过得……”

        说着,说着,想起玉莲说她没嫁到海家去,那就是嫁到裴家去了。

        梅嫂先是瞟了一眼玉莲身后,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的海华强,再小心翼翼的看向玉莲。

      她往玉莲身旁靠过去,小声问道,“玉莲,你这是从裴家回来的?”

       玉莲知道梅嫂想要问什么,她希望梅嫂能帮她在村里传开来,所以就实话和人说。

    毕竟,谁先舆论,谁就赢了一大半。尤其,民众都是同情弱者的。

    玉莲低着头,声音也是压得沙哑的,“我和裴家没有任何关系。裴家给的休书,我也拿回来了。以后,我就在村里过日子。”

        梅嫂再次被震惊道,“什么!休了!怎的就休了你!”

        一个女人被休了,那可是大事来的。很多女人,可是宁愿死,都不要这休书的。

    她为玉莲不平,“这错的也不是你,是大妹他们造的孽啊!”

    “这堂都拜了,那你就是裴家人。裴家这样,实在是太没良心了。再不满意,也不能就这么把人给休了回来。”

    眼见梅嫂就要喋喋不休的说,玉莲先出声阻止,“梅嫂,我们还要进去,你先下地,回来我们再说。”

    梅嫂虽然还想八卦,可也知道玉莲现在急着找人算账,因此也就只能歇了八卦的心。

    以玉莲对顾水牛一家的了解,这大夏天的正,是最热的。顾水牛一家,肯定会回家凉快的。

    果然,玉莲和海华强从开着的门进去,顾水牛一家正在喝着绿豆糖水。

    见到海华强,顾水牛他们都不意外。可海华强身后的玉莲,他们是惊讶极的,“你怎么也来了!”

        玉莲只是笑笑不语,跟着海华强,在他身边坐下。

       顾水牛他们虽不满,可一个傻子,加上护着玉莲的海华强还在,也就默不出声了。

       顾水牛献媚道,“亲家,你来了,快坐。这大热天的,你有什么事,差人来说一声就行。”

    说完,转身对胡英丽说,“盛两碗糖水来。”

       海华强阻止胡英丽,说,“糖水不用了。至于亲家这两个字,我也不敢当,也担不起。”

       自见到两人出现,顾水牛自然清楚换嫁的事,已经被发现了。可他们都已经想到计划了,所以不怕什么。

    顾水牛当听不懂,笑笑,故意说得模糊不清,“亲家,你这是说笑了。孩子都嫁过去了,你自然是亲家了。”

       海华强冷哼,自然听出来了,脸色也变得不好看。

       “嫁过来?据我所知,玉莲并没有嫁到我家,你说的嫁过来,是什么意思?”

       这说得直白,顾水牛一家人也明白。海华强的意思,是说他不承认顾大妹是他海家儿媳妇。

       顾大伯脾气暴躁,立马站起来指着海华强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要退亲。”

    “人都进了你们海家,自然就是你们海家人,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顾水牛依然笑得憨实,“亲家,你这话就过了。孩子是被你海家抬进门的,拜的也是海家,她已经是玉才的人了。”

    “你这是要翻脸不承认,可不能便宜你们都占了。还是你觉得,我们顾家的姑娘好欺负,我们顾家宗亲好欺负。”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可海华强一点也不怕,慢悠悠道,“娶了,还可以休了。”

       顾大伯又气了,一掌拍桌子,“你敢!我们大妹可没犯七处之一,你怎么能休。”

       海华强冷笑,不屑道,“就凭她欺骗换嫁,我就能休了她。就连你们,也能告到官府。”

       听到报官,顾大伯嚣张气焰消了一半,可还是有些底气。

    “清官难审家情事。就是官老爷,也不能把好好的两夫妻,给人判离了。”

        见人没反对,顾大伯更有信心了,“而且,我们可是什么错也没有。”

    “两个孩子当时一起出嫁,这媒婆看错人了,上错了花桥,和我们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海华强早就猜到顾家,可能会把这件事退给推给媒婆。所以,在他去雇马车的时候,就拜托可靠的朋友,去找两个媒婆。

    看着胸有成竹的顾家人,海华强冷笑,这样的亲家,他可真的不稀罕。

    他说,“来之前,我已经叫人去找媒婆。到时候,媒婆是不是被收买了。而官老爷信不信你们,这就由不得你们说了算。”

    在顾家惊魂未定下,玉莲又说,“不止骗婚。还有海家和我的婚书,是在官府里过了文书的。”

    “要是我告海玉才,那么,你们这些罪归祸首,也是有罪的。”

    面对不屑看着自己的顾家人,玉莲笑得不怀好意,“两条罪加起来,牢是坐定的。要是大人判重了,还会流放的。”

    “这一辈子,也回不来,只能客死异乡。”

    其实这些罪,是玉莲胡说的。她一个外来人,怎么可能知道这时代的法律。

    可她很清楚,顾家人不知道这些,所以这才说出来吓唬人。

    就算以后被揭穿了,她也不怕。起码这会,人是真怕的,她也出了一些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