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

作者:随心所欲雪花 | 都市超能

收藏

  灵魂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的红玉,见证了一场阴谋换嫁。原身当天被新郎被打死,灵魂的红玉就被原身一推,替人活了下去。    醒回来后,红玉直接把和裴家坦诚相见,不否认这门亲事。最后就去海家讨讨回要回嫁妆,被解除庚帖。    回继父家,和亲生母亲断了关系,签下不庚帖,带着弟弟妹妹回老宅住下。    本我以为也可以安心的创事业,赚钱养弟弟妹妹,找寻神秘失踪的外祖母。    结果有意间获知,无夫无儿的她,死了之后财产归回亲生父母。    对此,红玉只要你挣到钱,立刻就花光。还得应付不时回来打秋千的顾家人,坚决不给顾家占一分一毫。唯一的亲人外婆,是村里的神婆。得知玉莲的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后才出来,收拾行李赶去医院。。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_第七章

    睁开眼睛眼,红玉还处于上次被顾红玉推的震惊状态。   当红玉想出来的时候,后脑勺传来的尖利疼感,让她痛得脸都皱成一团了,“嘶,好痛啊!”   红玉左手撑地,左手扶着后脑,慢慢的坐出来。左右动了一下头,红玉疼得龇牙咧嘴,“这脑子,是裂了了吗?当玉莲想要起来的时候,后脑勺传来的尖锐疼感,让她痛得脸都皱成一团了,“嘶,好痛啊!”。...

      睁开眼,玉莲还处在刚才被顾玉莲推的震惊状态。

       当玉莲想要起来的时候,后脑勺传来的尖锐疼感,让她痛得脸都皱成一团了,“嘶,好痛啊!”

       玉莲一手撑地,一手扶着后脑,慢慢坐起来。

    左右动了一下头,玉莲疼得龇牙咧嘴,“这脑子,是裂了了吗?怎的那么疼啊!”

       伸手去后脑勺一摸,摸到一些搁手的小粒粒。玉莲轻轻摸一一手,拿到眼前一看。

        在大喜蜡烛的照耀下,玉莲看得很清楚,这一手粒粒的黑疙瘩,是氧化后的血。

    她痛呼道,“娘啊!这是血来的啊!难怪那么疼,这不死也得没半条命啊!”

    脑袋出血,这事可大可小。玉莲怕的是,这会脑里有血块,又消不去,那可就麻烦了!

       玉莲往后一看,透过烛光,她看到有地上有一个圆的瓷器,上面还有黑漆漆的血迹。

    拿起小瓷器一看,完整无缺,一点裂缝也没看到。

    玉莲感叹,“这质量,可真的是牛啊!”

    看来,顾玉莲之前被推到,就是撞到了这瓷器,所以才晕死过去。之后,灵魂就被排斥出来了。

    对了,顾玉莲呢?

     玉莲这才想起人,开始张望找人。可是,不要说人了,就连影子也看不到。

    哦!忘了,灵魂是没影的。

        四周静悄悄的,玉莲心里有个很不好的预感,“难不成……”

    心里焦急,玉莲有些慌的站起来。这一动,发现尾椎像是断了,“我去,屁股怎的也这么痛!”

    揉着发痛,一手骨头的屁股,玉莲想到以前一百斤的自己。

    她感叹,“还是有肉点好,摔了,也不怕骨头搁着痛。”

       顾玉莲不习惯飘,所以是脚离地一公分走着的。她从外面走回来,见玉莲醒了,很是开心,“你醒了!”

       见到顾玉莲,刚走两步的玉莲顿时松口气,“你没死啊!”

       看玉莲想要出去的样子,顾玉莲解释道,“你半个时辰都没有醒来,刚才听到吵声,我就出去看看。”

    要不是因为玉莲那么久都没有醒过来,顾玉莲早就进了玉佩里。

    吵?难不成,这宾客也都知道这事了?

    “裴家说了什么?”玉莲边问,边往放了很多干货糕点的喜桌走过去。

       头和屁股痛得很,加上肚子一天没吃东西,玉莲这会的状态,可真的极不好。她都感觉,自己随时都能晕过去。

    裴家没人来,玉莲也没意外。不过,幸好桌上的吃食还在,饿不着。

    顾不得其他了,玉莲现在很是需要补充能量。她在桌上坐下,就抓了一把最近的桂圆吃。

       自从听到裴家的打算后,顾玉莲就很是烦恼。虽然她也不想进裴家,可现在堂都拜了,这可不能当不算数。

    见玉莲还有心情吃东西,顾玉莲内心是很复杂。

    她对玉莲说,“他们不承认这门亲事,明天会带你回顾家,问清情况。”

       玉莲乐了,吐出嘴里的桂圆核,笑道,“不承认好啊!”

       见顾玉莲一脸愁眉苦脸,玉莲突然觉得,刚拿到手里的红枣糕不香了。

    她快速咬了一口红枣糕,和顾玉莲表达自己的想法,“我之前可是和你说过的,我要是醒了,可是不会承认这门亲事的。”

        “现在既然裴家也不承认,那就是两家欢喜。至于这名声什么的,我可是一点也不在乎。”

       “我可不认为,拜了堂,这一生就是裴家的人。”

    见顾玉莲一脸悲伤,欲言又止的样子,玉莲坚持自己的原则。

       她说,“你也看过我的记忆,你应该很清楚。这成亲了,孩子生了。还分了的人,多的是。”

       “对于我来说,这是正常的事,我可不会委屈了自己的。而且我是替你的身体活着,可不是替你的人生活着。”

       顾玉莲苦笑,“我知道。你和我不同,对于清白名声这些,一点也不在乎。”

       这话,玉莲可不全认同。她摇头,解释道,“我不是对清白名声不在乎。我只是对你们,认为的那些清白和名声不在乎。”

    在顾玉莲不认同的眼神下,玉莲说出自己的想法。

       她反问顾玉莲,“拜了堂,生了孩子,就不能离了吗?我作为女子,就得因为贞德,这么一点小事,就得付出生命吗?”

       不等人回答,玉莲说出自自己的观点,“这两点,我是绝对不认可的。当然了,还有很多地方,我也是不认可的。”

       “在我的认知里,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很高贵的,不分贵贱。”

       “只要不是伤人放火,等一些伤人严重的犯罪,完全不需要付出自己的生命。”

    想到自己前两天,听村里人说。村里有一位姑娘,被人污蔑偷窃。为了证明清白,居然跳河自杀了。

    最重要的是,当时岸边的人都只是围观,指指点点,没人下去救人。

    那时候,岸边明明就有会游水的人。可那些男人女人认为,男女授受不亲,所以没人敢下去。

    这真的是愚蠢至极,可笑至极了!

    生命,居然这么不值啊!

    气愤是绝对有的。可玉莲也明白,这个时代的人,就是这样的观点,这样的三观。

    每个时代的三观,都是不同的,而她也改变不了别人的三观。

    想到顾玉莲,怕人以后也会想不开。玉莲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和人说清楚一些事。

       吃着糕点,玉莲严肃对顾玉莲说,“对于女子为了证明自己清白,已死为证,我觉得这是很愚蠢的。”

    “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命,寄托在别人的嘴里活着。”

        “你死了,世人就真的会如你所愿,说你是清白的。不,他们依然在茶饭余后,把你的事当成一个闲话在说,来警告后人。”

        “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活着,才能解决问题。当然了,我不否认,有时候,一些死,确实可以解决问题。”

       “可绝不会是因为,你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上吊死了,跳河死了。”

       “那只不过是,让亲者悲,仇者乐而已。毫无意义,更不能证明你的清白。”

        “最好。就是你活得比他们好,比他们幸福,让他们嫉妒你。”

        最后,玉莲霸气道,“在实力面前,你的所有问题,都将不复存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