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亿万爹地放肆宠

作者:胖丽 | 现代重生

收藏

  陆君耀知马俪,爱久见真情。马小球一路腹黑,帮妈咪栓牢总裁爹地。她很着急,手脚并用在马路边拦车,“这里这里!”。

第11章 烟子_亿万爹地放肆宠_ 马俪, 陆君耀

    陆老夫人一夜没睡,全因孩子有意拍下的那张照片。她不不允许陆家可以得到声誉被一个佣人被玷污,也得顾虑着儿子的颜面和自己的身份。轰走人很很容易,但也上双怎么撵。谋算着大洋彼岸她不允许陆家得到声誉被一个佣人玷污,也得顾忌着儿子的颜面和自己的身份。。...

    陆老夫人一夜没睡,全因孩子无意拍下的那张照片。

    她不允许陆家得到声誉被一个佣人玷污,也得顾忌着儿子的颜面和自己的身份。

    撵走人很容易,但也得分怎么撵。

    算计着大洋彼岸的时间,陆老夫人天还没亮就给国外打了通电话。

    桥如烟接到这通电话的时候倍感意外。

    此刻她正坐在冰冷的家中,看着墙上那副婚纱照发呆,陆老夫人的越洋电话就打了进来。

    紧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桥如烟接通了电话。

    “伯母,这么这么早,有什么急事吗?”

    他们多年没有通过电话了,桥如烟语气中带着些许的陌生感,再就是抱歉。

    因为曾经她差点就成了陆老夫人的儿媳妇,现在多少有些尴尬。

    “如烟。过的可好?”

    桥如烟垂目想了一下,“就那样吧!伯父伯母可好?真的是很长时间没跟您联系了,因为惭愧。”

    陆老夫人喜欢桥如烟,就是因为她说话办事儿识大体,虽然也是个落寞的家族后裔,但是高贵的气质来自于先天和后续的教育。

    不管怎么说,桥如烟出身很好,从小就生活在大家庭中。这一点放到现在来说,还是国内后起之秀的那些姑娘们比不了的。

    “都好,就是突然间有点想你。想你和君耀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们已经亲的就像是一家人似的,人啊老了就爱惦记,你知道伯母的心里一直都有你。”

    桥如烟聪慧,乍一听这是客套话但是细品的话,这里边有问题。

    她微微怔仲着一下。

    而后抬头又看了那墙上挂着的婚纱照。

    桥如烟很快就反映了过来,淡笑着说道,“我也很想您二老,当初伯父伯母对烟子像亲女儿一样。怪我错过了,也只能抱憾终身了。”

    “为什么要抱憾呢?”

    果真?

    桥如烟刚那话也只是想试探下陆老夫人的想法,没想到就真的按照她预想的来了。

    她的心开始咚咚打鼓。

    快速的权衡着自己现在的状况和陆老夫人给的机会。

    五年前,她错嫁。

    就那么跟着一个外国佬跑了。而当初陆家的实力不如现在,她也是个目光短浅的,万万没想到陆君耀接受公司后的几年,陆家简直等于摇身一变。

    如果知道今天她想她不会那么冲动的跑到国外来。

    现在看,丈夫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婚前又明确了财产,前两天她拿到离婚协议书的时候才发现,这五年来自己根本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就只能一夜一夜的熬着,想着出路。

    那么,出路就这么送上门了?

    桥如烟回想,当初她离开陆君耀的时候是有个背黑锅的吧!所以即便是离开也不算什么背叛。

    心里又是一阵打鼓。

    她微微颤抖着声音说,“伯母,您的意思是还愿意给烟子一个机会?”

    “机会一直都在你手里的,其实我真的替你们惋惜。”

    桥如烟握着电话激动的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她知道如果这一次的机会在抓不住,她的人生就真的这么毁了。

    这天,陆老夫人对马俪格外的好。

    好像前两日的矛盾全部化解了一样,还在茶余饭后的找她聊一聊。

    马俪有些受宠若惊。

    而且之前被陆君耀提醒过要离她母亲远一点的,所以她战战兢兢的站在陆老夫人的身后,只听她说。

    “马俪是吧,看你年纪不大,为什么跑到我们家里来甘心做一个做饭的佣人呢?”

    马俪哪里是佣人,这问题弄得她有些不好回答。

    尴尬的笑,“陆先生给的工资很好。”

    “那就是说家庭条件很不好?我可是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可不是什么工作都做的了的,除非是被现实逼着没办法,你能这么不嫌弃伺候人的工作,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啊。”

    马俪也是个实心眼的,不太会说谎话,“我有个生病的孩子。”

    陆老夫人一回头,声音都微微的有些变了,“你都结婚有孩子了?”

    没结婚,有孩子。

    但马俪讲不出,就点了点头。

    陆老夫人这么一打听更是放心了。他觉得自己的儿子不过是玩玩,像这样有孩子的母亲能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也算是好对付的。

    这么一比较的话,她马俪那什么和桥如烟斗在一起。

    这种条件,足以被甩上几条街了。

    陆老夫人坐在那抿唇暗笑心中又多了几分得意,“那还真是不容易,回头等我们君耀找到了更好的厨师,你放心不会少补偿给你。”

    马俪点了点头,“那谢谢老夫人了。”

    陆老夫人又看了她一眼,那意思说你答应的这么痛快,就是说对我儿子没一点不舍得?

    马俪的目光中就是这样的,她没什么不舍得。

    毕竟这两次的事情,已经被定义成了各有所需。

    所以在分开的时候,也不会再有什么联系。

    “也好。”陆老夫人抽回目光,低头看了看时间而后心不在焉的说道,“女人现实一点是好事,为了钱做聪明的决定,你也是个明白人。”

    话毕她站起身,探出手让马俪扶她一把。

    马俪灵巧照做了。

    两个人朝别墅的门口走,陆老夫人扶着自己的发髻说,“今天男人们都不在家,这接人的工作我自己去也不好,那你就陪我去吧!毕竟在我儿子这里,我算是和你最熟悉了。”

    “老夫人,有客人要来吗?”

    陆老夫人掩饰不住的高兴,“嗯,估计再有两个小时,我们早点去机场等一下就差不多了。”

    邻近傍晚的时候,陆老夫人把马俪带出了家门。

    大概是晚上7点左右,也就是距离她打那通电话差不多过去了14个小时之后。

    他们终于在国际机场的航站楼接到了桥如烟。

    桥如烟一走五年,样貌没怎么变,只是她本就和陆君耀年龄差不多,所以现在也是30岁的人了,仔细看眼角还是有些岁月的痕迹的。

    但这个女人一向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文艺。

    带着冷淡的风格,唇角总是若有似无的一个笑,所以既年轻又理性,和马俪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马俪跟着陆老夫人看见她的时候,心里不免赞叹,那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