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总裁的甜心萌妻

作者:梧栖 | 现言古言

收藏

  当她明白陆辰修被收养她的原因时,就是他亲自动手将她推上深渊的就。她最怕被被抛弃,但是终归但是被他被抛弃。他最怕丧失以及控制,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她疯狂的。陆辰修:“答应下来我,荒凉的郊区,一个被肮脏的泥泞所环绕的歌舞厅还在营业,里面上演着一幕又一幕的龌龊的戏码。。

第20章 生日_总裁的甜心萌妻_ 余沐恩, 陆辰修

    陆辰修特意为她定做了一件小晚礼服,虽然仅有自家人能看见,虽然该有的仪式感但是要有的。余沐恩脱.掉校服,拿到扎头发的发圈,这是她第一次穿礼服,第一次穿高跟鞋,第一余沐恩脱.掉校服,拿下扎头发的发圈,这是她第一次穿礼服,第一次穿高跟鞋,第一次化妆,第一次做造型。。...

    陆辰修专门为她订做了一件小晚礼服,虽然只有自家人能看到,但是该有的仪式感还是要有的。

    余沐恩脱.掉校服,拿下扎头发的发圈,这是她第一次穿礼服,第一次穿高跟鞋,第一次化妆,第一次做造型。

    今天的她,不光是陆辰修的公主,更是自己的公主。

    过了今天,她就成人了。

    “小姐,你长得可真美,是不是经常有人说你长得像芭比娃娃?”化妆师给余沐恩戴上皇冠,一颗颗闪着光的钻石镶嵌在上面,她虽然见过很多有钱人,可是这种皇冠她也是第一次碰。

    这位小姐是何等的福气能和七少有关系,真是让人羡慕。

    余沐恩娇羞的笑了笑,并没有答话。

    她打扮好之后就出了房间门,已经发育的很好的身材在量身定做的礼服下,格外迷人。

    她缓缓走下楼梯,期待的向陆辰修望去,她想看他的反应。

    “我的天!丑小鸭变白天鹅了?”顾景迁原本在和陆辰修交谈,忽然见到陆辰修的眼睛在某个地方定住,甚至都失了神,这才转头看见余沐恩。

    “沐恩什么时候成了丑小鸭?”陆辰修横了他一眼,“小心祸从口出。”

    从两年前开始,陆辰修就再也没有陪余沐恩一起睡过觉,哪怕下雨打雷,也只是去她房间哄她睡着就走,再也不曾同床。

    十六岁的时候她才刚刚发育,而现在,都已经成了身材完美的可人儿,就连个子也长高不少。

    “景迁,她到底是谁啊?”顾景迁的新女友趴在他耳边问道。

    “别多问。”他这个叫佳佳的女友昨天刚认识,也是为了今天余沐恩的成人礼能热闹一点,便带了来。

    “她那个皇冠真的好好看,我也想要。”佳佳有些撒娇的意味,她是真的很喜欢那个皇冠,看上去就很贵。

    顾景迁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别做梦了,那是独一无二的。”

    那是陆辰修为余沐恩特意打造的,世界上独一无二,就好像说明了余沐恩在他心里是独一无二的,谁都无法取代。

    顾景迁早就认清了现实,当初他费尽心思想让陆辰修不要越陷越深,可是后来看到自控力超强的陆辰修对余沐恩都无法控制,这才放弃了想法。

    “那你也给我做一个怎么样?”佳佳坐在顾景迁身上,噘着嘴想亲他。

    “我哪有这个钱啊!你如果真想要就去找七少。”他嬉皮笑脸的捏住她的脸,顺其自然的掰开。

    “不过,他应该不会搭理你。”

    佳佳顿时心中窝火,她觉得自己各方面也不比余沐恩差,凭什么她有的东西自己就不能有了?凭什么陆辰修能喜欢她就不能喜欢自己了?

    她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晚餐快结束的时候,她偷偷跑去洗手间,给顾景迁发了短信说自己有事提前走了。

    顾景迁喝的有点多了,也没多想,晚餐结束后直接回了家。

    余沐恩也喝了点小酒,不过幸好喝得不多,她看到有些醉醺醺的陆辰修,不禁想跟他开个玩笑。

    “七叔,我好不好看?”余沐恩凑上前去,和他的脸只有二十公分的距离。

    “好看。”陆辰修眉峰一挑,他的沐恩当然好看。

    “那你喜不喜欢我?”她兴高采烈的又往前凑了凑,好不容易见陆辰修当着她的面喝酒,就要逮住机会调.戏他。

    “喜欢。”他的双眸中映出余沐恩极其标志的脸蛋,微微眯眼,散出一种慵懒迷人的气息。

    “那你——”

    余沐恩又往前凑了凑,却没想到竟然隐隐约约碰到了他的唇……

    可是……她明明控制距离了呀……

    顿时脸颊滚烫,立马躲开,她偷偷瞄陆辰修,幸好陆辰修好像没感觉到,不然就尴尬了。

    “那我什么?”陆辰修嘴角露出若隐若现的笑,在硕大的吊灯下,格外醉人。

    余沐恩浑身有些发热,或许是这衣服穿久了,有些闷,她扶起陆辰修,带他回卧室。

    陆辰修的卧室和余沐恩的卧室隔得不是很远,她想着先送陆辰修回去再回来,但是到了他卧室以后,往床上一趟,又不想动弹了。

    “七叔,你说我考哪个大学比较好?”

    “喜欢哪个就考哪个。”

    余沐恩想了一会儿,“如果离家比较远呢?”

    “那就搬过去。”

    余沐恩心中窃喜,这两年里,她的七叔越来越宠她了,她觉得自己生活在幸福的泡沫里,真的贪婪的想让这一切都封存住,永远不会散。

    “七叔,你对我真好。”余沐恩侧过身来抱住陆辰修,她好久没有这么抱过他了,她知道男女有别,她更知道七叔在名义上是她的长辈,可是她还是想抱他。

    陆辰修身体一僵,他明显的感受到了余沐恩胸前的柔软,顿时清醒了过来。

    “七叔,今天你陪我睡吧?”余沐恩贪恋着陆辰修身上的气息,是清冷的,高贵的,更是让她感觉安稳的。

    “不行,你已经成年了。”

    “不嘛,就今天一晚,就一晚,好不好嘛七叔。”余沐恩最擅长的就是对陆辰修撒娇,她或许在平日里不爱跟别人说话,但是面对她的七叔,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我送你回房间。”陆辰修并不想在这种事情上纵容她,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控制对余沐恩的感觉,所以纵容她就等于纵容自己。

    余沐恩眼见撒娇失败,只得气馁馁的回了房间。

    陆辰修亲手将她头上的皇冠摘下来,然后摸了摸她的脑袋,“沐恩,以后你就是大人了,如果我不在身边,你要学会坚强。”

    余沐恩笑道:“你怎么会不在我身边呢?”

    “我是说,如果。”

    陆辰修俯身,眼神宠溺的在她的额间印下一个,“晚安。”

    余沐恩看到陆辰修转身离去的背影,有些恍惚,时间过得真的好快,曾经她的个头也就到他腰间,现在却到了他的肩膀,现在一抱她就能将脑袋埋在他的脖颈间,这可是从前都不曾幻想过的。

    余沐恩伸了伸懒腰,累了一天,是该好好休息了。

    她伸手去拉背后的拉链,可是却怎么都够不到,后来想直接脱,却卡在胸前脱不下来,试了好久都没成功。

    实在没办法了,她只能去找陆辰修。

    “七叔,我衣服脱——”然而当她刚刚推门而入的那一瞬间,却看到了令她不可思议的场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