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全能巨星护卫

作者:小雪豹 | 仙侠神话

收藏

  苏煦只想做一个温良恭俭的好人,只可惜,总有人拿脸往他鞋底上蹭;苏煦只想做一个对爱情专情的人,只可惜,总有妖孽要破环他的童真;苏煦只想当一个很老实本分的丈夫,只可惜,总有作为一所专门培养高素质艺人的影校,明珠影校在华人演艺圈的知名度,仅次于帝都电影学院。。

第25章 高校见面会_全能巨星护卫_ 苏煦, 叶安琪

    当初严豹刚出混的时候,凭他块头大身手又很敏捷度的优势,三下两下踢倒几个两百多斤的壮汉一点儿问题也没,因为这一次莫名其妙栽了跟头,让他心里很不不服气。从陷入昏迷状态中悠悠醒从昏迷状态中悠悠醒转时,严豹的第一反应就是左顾右看,试图找出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当年严豹刚出来混的时候,凭他块头大身手又很敏捷的优势,三下两下放倒几个两百多斤的壮汉一点问题没有,所以这次莫名其妙栽了跟头,让他心里很不服气。

    从昏迷状态中悠悠醒转时,严豹的第一反应就是左顾右看,试图找出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严豹很快就弄清楚了他此时身处何种境地。

    这显然是一间宾馆的套房。

    蹲在墙角的顺子蔫得跟个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沙发上坐着的那俩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尤其是西装革履的那位——竟隐约间给人一种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的感觉。

    刘思怡则坐在床上玩手机,她时不时抬头瞅一眼,似乎在等着看好戏。

    “刘先生?”

    严豹可不笨,如果那俩男的是警察的话,他们不可能选择在宾馆里进行审讯。

    “是不是王惠民?”

    刘建文平静道。

    严豹下意识看一眼怂得不成人样的顺子,心知事情已遮不住,只得微微点头。

    “打电话让他来。”

    刘建文吩咐。

    “呃……王总这会儿,好像不在明珠。”

    严豹解释。

    “打了再说。”

    刘建文的语气,透着一股不容许任何人讨价还价的威慑力。

    严豹叹了口气,摸出手机,低头在联系人中查找王惠民。直到此刻,他才留意到了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事实——连严豹自己都没有觉察到,他的手,竟在剧烈的颤抖。

    发抖,是每个人都经历过的。但……明明就在发抖,而自己却一直未能察觉,这种奇特的体验,对严豹来说,确实是平生头一回。

    前一刻,严豹心里还在嘲笑顺子怂成了狗,此时此刻他才真正理解——怂,就对了,不怂就不是正常人,而是神经病。

    “喂,王总。我们……我们搞砸了。嗯,对……是,是。没错……刘总回明珠了,嗯,他就在我旁边,对,对。您问她女儿?刘思怡……我看看啊……”

    严豹看一眼刘思怡,被后者寒如冰霜的目光瞪得浑身一个激灵,他继续道:“王总,她女儿没啥事儿,对对,这一点您可以放心,我们是专业的……嗯,是刘总让我打您电话的,哦,好,好……那您别挂。”

    “刘总,他说让您接。”

    严豹递出手机,恭敬请示。

    刘建文微一沉吟,对苏煦道:“你接,让他连夜赶回明珠。明早十点半,他要给我一个交代。”

    苏煦点点头,接过了严豹的手机。

    “喂,王总,我是刘先生的保镖,上次我们见过面了的,你还记得我吧?”

    “保镖?我是要跟刘建文说话,你把手机给他。”

    “王总,是刘先生让我接的,你确定让我把手机给他?”

    “这……你——你是不是上次在宫灯帏茶楼里边,砸我手的那个年轻小伙子?”

    “王总,你还记得我啊……哈哈,那敢情好。怎么,你的手……好些了没?”

    “小伙子,咱别说那些没营养的话题了,你直说吧,刘总想要我怎样?”

    “哈哈哈……王总你可真会开玩笑,您这么威风八面的一个人,谁能要你怎样啊?王总,整个明珠市的生意场,没有一个人敢越界,就你有这份胆识,你也算是个敢为天下先的真正猛士了……”

    “别贫了,这回我栽了,我认,天要罚我,我不能不服。提要求吧,刘总究竟想怎样?”

    “今夜赶回明珠,明早十点半,你本人要端端正正坐在鸿瑞集团的接待大厅里等着,记得带上你的诚意。”

    “明早十点半?开什么玩笑……年轻人,我现在在东宁市主持集团峰会呢,抽不开身,回不了。”

    “王总,就算你是在美国洛杉矶,那也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小子,你是要强人所难,是不?你知不知道东宁市的集团峰会有多重要?”

    “重不重要那也是你的事。”

    苏煦沉声道:“江湖恩怨,不涉妇孺,这道理人人都懂,想不到先越界的人竟是你。王先生,这些年,你站得太高,看得太远,一些最基本的做人原则,你反而忘了……”

    “后生仔,别跟我扯这些仁义道德!那些都是空话!我现在是想跟你们好好商量,寻求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谈,我肯定愿意谈,诚意,我也有!问题是时间方面……你们能不能等我几天?”

    苏煦看了一眼刘建文,后者微微摇头。

    “时间,就是明天上午十点半,没得商量,你爱来不来。”

    苏煦顿了顿,又道:“假如你没来,那这件事……就不用劳烦王先生你协助解决了。我个人建议,你回明珠后,直接去火葬场领你家人的骨灰盒。听清楚了么,王先生?”

    “你!你、你……我、我、我听清楚了。”王惠民急得嗓音发颤。

    “那就这样。”

    苏煦把手机扔给了严豹,问刘建文:“刘总,这俩人,你想怎么处置?”

    刘建文看一眼他女儿,道:“思怡是不是真的没事?”

    “就受了点惊吓。”

    苏煦耸了耸肩。

    严豹与顺子两人顿时对苏煦感激不尽。

    “那就……切根手指算了吧。”

    刘建文轻声吩咐道:“思怡,晚饭到现在有几个小时了,我估计你也饿了,你去宾馆的餐厅吃了宵夜吧,这儿的水晶虾饺挺出名的。”

    “哦……”

    刘思怡怯生生朝外走去。

    “小美女,你路过前台的时候,顺便让服务员给我送雪茄剪过来。”

    苏煦补充道。

    “雪茄剪?”

    刘思怡有点困惑了:“你们谁抽雪茄吗?”

    “记得要那种大而锋利的,如果宾馆没有,就让他们送斩骨刀和砧板过来。”苏煦笑道。

    刘思怡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俏脸煞白,匆匆跑了出去。

    严豹和顺子对视苦笑,原来这个年纪轻轻的小男生,竟是刘建文的保镖!

    许多人一天到晚把“日了狗”这三字挂在嘴边念,今天这起明珠市有史以来最乌龙的绑架事件,才特么是真正意义上的日了狗好不好!

    “瞅什么瞅,我是为你们考虑,方便你们。怎么?你们以为我亲自动手?是你们自己剪好不好!”

    苏煦没好气地说道:“我是一个讲文明树新风的大好青年,那些残暴血腥的事情,我是一概不沾的。”

    刘建文微微点头,对严豹说道:“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剪。”

    “剪!必须剪!”

    严豹拍拍胸脯,义正辞严。毕竟弟兄俩侥幸捡回了小命,这比什么都强。

    ……

    在宾馆的用餐区,刘思怡漫不经心吃着虾饺,这间宾馆的茶点确实出名,可这回,她甚至都没尝出什么味。

    刘思怡放下了筷子,一边心不在焉喝着现磨五谷豆浆,一边低头注视着宾馆一楼的前厅,直到看见了严豹与顺子走出电梯,刘思怡才准备起身离席。

    严豹和顺子两人手上都缠着厚厚的绷带,白色的绷带被鲜血染出了一大圈醒目的殷红,令刘思怡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俩人脸上竟然还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显得兴高采烈,步子迈得是虎虎生风。

    剁了手指,怎么跟中了乐透一样……

    这世界,实在太诡异,太光怪陆离。

    心情越来越复杂的刘思怡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房间。

    “思怡,最近在学校……生活怎样,有没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刘建文靠在沙发上,两手并拢,十指交叉。

    “没什么……”

    刘思怡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闷闷不乐。

    “那……最近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或者……想做的事情,要我帮忙的?”

    “呃……”刘思怡似乎有点迟疑了。

    阅人无数的刘建文一下子就把握住了刘思怡刹那间的细微表情变化,他从容不迫道:“思怡,我看你好像有点不开心,不管是学业的压力还是生活上的不如意——总之,你需要散散心。你有什么好主意,说出来给爸爸听听吧。”

    “嗯……老爸,是这样的,我的偶像……她要来明珠市了。”

    “开演唱会么?我帮你买最前排的贵宾席位,你要几张票?”

    “不,不是演唱会。我的偶像不是歌星啊……你忘记了我偶像是谁么?”

    刘思怡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怀期待的注视着刘建文。

    “咳……”

    刘建文不禁腹诽:你特么一个礼拜换一个偶像,我要是记得住那才有鬼了。

    见女儿清澈明亮的目光逐渐黯淡,刘建文只得扭头看向苏煦。这小子应变能力极强,不管遇到什么难题,他每次都是有招儿的。

    苏煦微微一囧,国内当红的明星,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我特么还得一个一个的猜?

    不过,从刘思怡刚才的那两句话里,倒也确实是可以捕捉到一些线索的。

    首先可以排除所有的专职歌手,那些影视歌三栖的大拿肯定也不是。

    那就是专职演员咯……演员会来明珠市干嘛呢?

    如果只是来明珠拍个广告而已,那么区区一个高中生,是绝对无法得知这种内部消息的。

    “电影发布会么?”

    苏煦急中生智,装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我又没跟你讲话!”

    刘思怡下意识的白了一眼苏煦,但见苏煦那热情劲儿,刘思怡也有点后悔泼他冷水了,便又道:“《五哥》这部电影,听过么?”

    “嗯……听过,姜南鸽的新作嘛……”苏煦笑了,心想这就简单了——《五哥》这部片,里边总共也就两个腕儿:王舒婷,段琦雨。

    “啊……你也知道啊。”

    刘思怡微微有些激动了,道:“我还以为你们男人都是从来不看娱乐新闻的呢。”

    苏煦平静凝视着刘思怡,不再说话。他将刘思怡从头看到脚,再从下看到上。

    但凡年轻人崇拜偶像,十有八九会对偶像进行模仿。

    刘思怡的发型是偏分刘海加上披向右肩的长卷发,影视圈之中,有不少女星就是这种发型,然而——王舒婷并不是,王舒婷是短发BOB头。

    那么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苏煦不动声色给刘建文发了条微信:段琦雨。

    刘建文感觉到手机的震动,瞬间宽下心来。

    “思怡,你的偶像,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谁呢?你太小看你老爸了。”

    刘建文微微一笑,斜斜瞄一眼手机屏幕,轻声道:“电影发布会的席位,我帮你搞定。另外,我再尽力找关系,帮你要段琦雨的亲笔签名,好不好?”

    “啊……不好,哦——不是不好。”

    老爸他真的知道自己的偶像是谁!刘思怡在欣喜之下,几乎有些语无伦次了,她解释道:“老爸,不是电影发布会,而是高校见面会……席位,是不对外的。”

    “不对外?什么叫不对外?”

    刘建文微微皱眉。

    “意思是,只有高校里的大学生与教师才有机会申请,申请经过审核通过之后,才有资格获取门票。”刘思怡解释道。

    “女儿,你放心,门票的事情,我负责搞定。你告诉我,见面会是在哪个学校举办?”

    刘建文心里想着,特么的,是哪所高校这么装逼啊,还不对外?还得申请?还要审核?

    “嗯,是在国立明珠影视学院……”

    刘思怡心里有些没底了,明珠影校毕竟是明珠市首屈一指的一类重点高校啊。

    “哦,那不就是小煦读的学校么。”

    刘建文不以为然道:“这有什么难的,小煦,你说是吧?”

    苏煦心里一苦,刚想把教务处主任孙敬仪叫嚣着说要开除自己的事情告诉刘建文,但他又转念一想——不成啊。

    显然,刘建文平时忙于事业,很少能抽出宝贵的时间去陪女儿。另一方面,刘思怡是住校生,高中的课业又很繁忙,平时几乎是不回家的。

    简而言之,虽然父女俩都在明珠市,但两人见面的机会实在是不多。

    以至于刘思怡认为,刘建文根本就不关心她,除非,支付宝上的那一笔笔转账记录,也能称之为关心……

    刘建文他自己很可能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才会问女儿最近有没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

    现在刘思怡说有,她想参加电影《五哥》的高校见面会,难道在这节骨眼儿上,刘建文能说办不到么?

    当然不可以!

    “确实没什么难的……小事儿,小事儿一桩。”

    苏煦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他毅然决然打肿脸充胖子:“包在我身上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