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全能巨星护卫

作者:小雪豹 | 仙侠神话

收藏

  苏煦只想做一个温良恭俭的好人,只可惜,总有人拿脸往他鞋底上蹭;苏煦只想做一个对爱情专情的人,只可惜,总有妖孽要破环他的童真;苏煦只想当一个很老实本分的丈夫,只可惜,总有作为一所专门培养高素质艺人的影校,明珠影校在华人演艺圈的知名度,仅次于帝都电影学院。。

第21章 十分钟的精彩_全能巨星护卫_ 苏煦, 叶安琪

    王舒婷当然科班出身贫寒,对角色的把控得心应手。有她参演,整个剧组如鱼得水,皆大欢喜。除了董燕洁。“你进了王舒婷的房间?”董燕洁向苏煦套话:“苏煦,我很很好奇。你们两个除了董燕洁。。...

    王舒婷毕竟科班出身,对角色的把控得心应手。有她参演,整个剧组如鱼得水,皆大欢喜。

    除了董燕洁。

    “你进了王舒婷的房间?”

    董燕洁向苏煦套话:“苏煦,我很好奇。你们两个,在房间里干了些什么呢……”

    苏煦只是报以微笑。

    娱乐圈的水很深,他本是不想蹚浑水的,但既然丑恶的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不去理会吧……终究是有点勉强自己。

    至于董燕洁有没有报复心理?对于这,苏煦并没有多么的忌惮。

    俗话说,光脚不怕穿鞋的。董燕洁是公众人物,而苏煦只是市井小民。

    而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谁怕谁?

    来到这庐州古城,苏煦最希望的就是能够把戏演好,等电影全国公映的时候,约叶安琪一起去看……

    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

    武戏开拍之前,陆杰与苏煦搭手热身。

    对于剧本的解读,苏煦与陆杰两人似乎存在着一些分歧。

    “别,这动作太专业了,显得你会功夫。”

    苏煦摇头道:“既然我们饰演的是很普通的职工,就应该以普通人的方式去打斗。”

    陆杰愣了愣,问道:“姜导不说这场是武戏么?他说要打得激烈、火爆、愤怒。”

    “对啊,姜导的话是对的啊,这一段戏就是要表达出这一点。”

    苏煦耐心解释道:“试想一下,你没有学过武术,你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男青年,我也一样。我们俩,应该怎么去把激烈、火爆、愤怒,去表现出来?”

    陆杰若有所思,与苏煦反复对打演练。

    正式开拍的时候,舒怀秉端了杯咖啡坐在姜南鸽边上,打着哈欠道:“想不到苏煦还懂医术,刚好,我有个老朋友患有顽疾。”

    “他不是没医师资格证么?诊死人了,你找谁去?”

    姜南鸽口无遮拦道。

    “三甲医院那都是正规医师,可万一诊死人了,我找医院就有用么?”

    舒怀秉笑了,道:“提点提点这小子吧,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

    “Action——”

    姜南鸽懒得在这个无聊的话题上浪费时间了。

    不就是治好了王舒婷的拉肚子么?难道治拉肚子很有技术含量?

    再说了,鬼知道苏煦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还是怎么着……

    早已融入角色之中的陆杰与苏煦在进行了简单的争执之后,迅速扭打成了一团。

    两人打斗的动作与神态,出乎姜南鸽与舒怀秉意料之外。

    “这演的什么跟什么啊,苏煦完全就不懂戏嘛。”

    董燕洁一见那两人的架势,就在一旁不失时机的小声嘀咕。

    “闭嘴。”

    姜南鸽冷声道:“我还没说CUT呢。”

    业内集导演、编剧、制片人三职于一身的人士并不多见,姜南鸽不仅是其中的一个,而且还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这部《五哥》的拍摄过程中,姜南鸽无疑是神,惟一的神。

    身为享誉国内外的资深武指,舒怀秉也没有要干预两人演出的打算,他只是安静喝着咖啡,等这一段拍完之后,他才对姜南鸽说道:“难能可贵。”

    “怎么说?”

    姜南鸽摘下眼睛,揉了揉眼窝。

    “现在只要是稍微懂点功夫的演员,都巴不得在戏里边尽力显摆,一个个还都嫌时间短了。”

    舒怀秉指了指苏煦,道:“你都没嘱咐,那小子就懂得这戏该怎样演,很难得了,老伙计。”

    “我没嘱咐,是因为我以为你会教……”

    姜南鸽皱眉问道:“你没教?”

    “我没教啊!”

    舒怀秉顿时乐了,解释道:“那个叫陆杰的,不是你的御用龙套么?怎么……你不光没跟苏煦说,也没给陆杰说戏?”

    姜南鸽怔了怔,伸手对苏煦招呼道:“你过来。”

    “咋了,南哥。”

    苏煦走过来:“这一段没过?”

    “过是过了……”

    姜南鸽沉吟片刻,问道:“拍之前,有人给你说戏么?”

    “没啊。”

    “是你自己的主意?”

    “对。”

    “嗯……”

    姜南鸽又对陆杰招了招手。

    “陆杰啊,你学着点儿,别看他比你年龄小,人家可是明珠影校的高材生,科班出身,以后前途一片光明。”

    姜南鸽指了指苏煦,将两名年轻人的手握到了一起,开玩笑道:“趁现在搞好关系,以后苏煦发达了,少不了会提携你的。”

    陆杰连连点头,道:“是、是,刚才苏煦跟我那么一讲,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之前吧,我一直对演技这玩意儿究竟是个啥,理解得不是很通透——不就是照着剧本的要求来么?但苏煦说——要琢磨角色是个什么样的人,要揣摩角色的心理……虽然我没有完全听明白,但心里总算是有点眉目了,知道下回应该怎么去想了。”

    “呃,姜导,我……估计已经不是明珠影校的学生了。”

    苏煦轻声道。

    “什么意思?”

    姜南鸽没听明白。

    “是这样的,我们学校的教务处主任,扬言说要开除我。虽然目前为止我还没接到通知……但我估计,我在明珠影校应该是念不成书了。”

    苏煦大略解释道。

    “咋回事儿?”

    姜南鸽开玩笑道:“学校让你出台陪领导喝酒唱歌,你不去啊?”

    陆杰也笑了起来。

    “唉……一言难尽,总之,以后我应该是没多少机会跟您合作了。”

    苏煦踌躇了半晌,道:“姜导,既然我的戏都过了,我也用不着在庐州多待了,那五百块……”

    “什么五百块?”

    姜南鸽扶了扶眼镜,一脸的困惑。

    “我的片酬啊!”

    苏煦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姜南鸽,问道:“不会只给一碗盒饭吧?”

    “哦……”

    姜南鸽这会儿才想起来,上次去明珠影校的时候,他随口说了个片酬五百块。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当真了。

    “你是第一次参演电影?”

    姜南鸽好奇地问道。

    “对啊,合同啥的,都没跟我签,您……不会赖账吧?”

    苏煦小声问道。

    “嘿嘿……”

    姜南鸽似乎原打算开个玩笑,见苏煦一脸认真,只得掏出手机:“来,咱扫一个。”

    收到了姜南鸽的转账之后,苏煦立刻向剧组告辞。

    凝视着苏煦行色匆匆的背影,舒怀秉拍了拍倪夏的肩膀,道:“小姐姐,人家治好了王舒婷,帮她保住了角色,我咋就没看你跟人家道个谢?”

    “他说不能收钱,以免涉嫌非法获利。”

    倪夏冷声道。

    “唉……国内这世道,确实是变了。啥都是钱,连个谢意,也等于是钱。”

    舒怀秉端着半杯咖啡蹲在了姜南鸽旁边,道:“功夫这一块儿,那小子藏得深,我恐怕也只有亲自与他全力一战后,才摸得出他的深浅。至于这小家伙,是不是演戏的料……”

    姜南鸽掏出丝巾慢条斯理地擦拭着镜片,半晌才轻声道:“这是一个表演天才,只是他现在还不懂得如何收放自如。这不到十分钟的精彩演出,内行是看得出门道的……我是不会让肥水流到外人的田里去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