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全能巨星护卫

作者:小雪豹 | 仙侠神话

收藏

  苏煦只想做一个温良恭俭的好人,只可惜,总有人拿脸往他鞋底上蹭;苏煦只想做一个对爱情专情的人,只可惜,总有妖孽要破环他的童真;苏煦只想当一个很老实本分的丈夫,只可惜,总有作为一所专门培养高素质艺人的影校,明珠影校在华人演艺圈的知名度,仅次于帝都电影学院。。

第7章 面试成功_全能巨星护卫_ 苏煦, 叶安琪

    由于刘建文帝偏见了苏煦与叶安琪的关系,鸿瑞集团保安科的胡安国队长说下一次吃饭时时要让苏煦把女朋友带回来让兄弟们去见。事已到此,苏煦百口莫辩。自从那天下午白天,苏煦“猪狗不自从那天夜里,苏煦“猪狗不如”的拒绝了叶安琪的安慰之后,叶安琪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苏煦。。...

    由于刘建文误解了苏煦与叶安琪的关系,鸿瑞集团保安科的胡安国队长说下次吃饭时要让苏煦把女朋友带过来让兄弟们见见。事已至此,苏煦百口莫辩。

    自从那天夜里,苏煦“猪狗不如”的拒绝了叶安琪的安慰之后,叶安琪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苏煦。

    “我真傻,真的……活该单身。”

    懊悔归懊悔,生活还得继续。

    在明珠影校的各大学院之中,表演系的学费是最贵的。

    为了争取每学期都能自己负担学费生活费,苏煦必须勤工俭学。

    这天正午,在杨嫂餐馆吃饭的苏煦与老沈聊起了打工赚钱的事情。

    “阿煦啊,你这么快就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老沈对于苏煦的心态调节能力感到有点意外,问道:“还是说,你是打算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之中,以此来治疗情伤?”

    “有些人,在经历了这种事情之后,不肯接受现实,他们心存幻想,继续自我欺骗,总以为对方会回心转意。像这样的人,既懦弱又愚蠢,他们只会被伤害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最后甚至还被绿上瘾了。”

    苏煦平淡道:“很明显,我不是那种人。沈叔,我就是想把下学期的学费攒够了,没别的想法。”

    “豁达!小煦啊,你比我当年可是要豁达多了!”

    老沈猛地吸了口烟,忽然两眼一亮,道:“小煦,我记得你打架很猛的啊!你好像懂功夫,对吧?上午有个编导在旧校区那边搞面试,试了好几个学员了,都不满意,据说还有个学员在试镜的时候动作失误,脖子被打歪了,哈哈……真搞笑。本来那些人是打算走的,学校领导硬要留他们吃饭,说下午再安排最后一场面试会,搞完再走也不迟……”

    “噢……那他们现在是在?”

    一听是跟功夫有关,苏煦来了兴致。

    “在招待所吃饭嘛,既然那编导同意在这里吃饭,那下午的面试会肯定会有的啊。”

    老沈跟苏煦碰了碰杯,道:“你慢慢吃,不着急,吃饱了才有力气表演武术嘛……你一定行的。”

    “哈哈,我也这么觉得。”

    苏煦笑得阳光灿烂。

    要说演技的话,苏煦只懂一些理论,没有太多经验,心里确实没底。

    但若说功夫……呵呵!

    有些人是为了兴趣而习武;

    有些人是为了强身健体而习武;

    有些人是为了不被人欺负而习武;

    有些人,则是为了欺负别人而习武。

    但苏煦,与他们都不一样。

    苏煦之所以从九岁开始就专心练武,是因为……若他学不好功夫,就会死。

    ……

    苏煦一边在旧校区慢慢散步,一边不慌不忙向路上的行人打听那个被学校领导硬留下来的编导。

    很快,苏煦刚走到B栋的舞蹈排练室的门口,就看见了一个戴着墨镜的大胡子正在跟一脸笑容的吴弘承教授讲话。

    巧了,在吴弘承身边站着的,竟是表演学院的大三级学院秦耀麟。

    “不行不行,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

    大胡子连连摆手,一屁股坐回到了一张塑料高脚椅上。

    苏煦忍不住闭了闭眼,生怕那大胡子一屁股把塑料椅子坐垮。

    这位编导,也太胖了吧……

    “姜导,是这样的……武打动作方面嘛,您可以让替身去表演,对吧?说台词的部分,让秦耀麟上就可以了,这样不就成了么?”

    吴弘承竖起大拇指,道:“姜导,您有所不知啊,秦耀麟这小伙子啊,优秀!所有的导师都夸他,相当优秀啊!他的演技,在整个表演学院里边儿,没有一个人不服!”

    “行啦行啦,吴教授,我是知道你的。你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不懂?”

    姜导白了一眼吴弘承,道:“问题是……请替身不花钱么?啊?这部戏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知道吧?投资方盯我盯得不知道有多紧呢。我告诉你啊,吴教授,这角色总共的戏份都不超过十分钟,我特么还得专门去请个替身……啊?你认为这小子是谁?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布拉德皮特?”

    被姜导毫不客气讽刺一通的秦耀麟友善的笑了笑,直截了当道:“姜导,您的难处,我懂。您看这样如何……我演这个角色,不要钱,请替身的开销,我承担,这是戏里的。至于说戏外的嘛……”

    “好了好了,小秦啊,我们都知道你的诚意。现在是在校园里边儿,咱们不聊这些。等咱们一块儿去外面庆祝影片拍摄圆满成功的时候,再详谈,再详谈……哈哈。”

    吴弘承赶紧打断秦耀麟的话,俯身征求姜导的意见:“唉哟,我的姜大导演啊,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嘛……要不,把说台词的戏份,也让他试试?”

    “我靠,这角色就武戏需要试镜啊,文戏部分有什么好试的?念台词嘛,人人都会啊。”

    姜导扛不住吴弘承的热情,皱眉道:“行吧行吧,走个流程,赶紧的。”

    随着导演的点头,各个工作人员迅速各就各位。

    秦耀麟接过剧本一看,心中暗喜,就这么几句台词,太简单了!背都不需要背!

    “是骡子是马,不应该是你说了算吧。”

    “机会面前,人人平等。我也是在职员工,我也应该有机会。”

    “你对我有成见,可以。但是请你公私分明,不要公器私用。”

    秦耀麟对着镜头一通大吼。

    “啪……”

    姜导的墨镜掉在了地上,他弯腰去捡,可惜腰围太粗,弯不下去,捡了两下没捡着。

    “我来,我来!”

    吴弘承谄媚地笑着,帮姜导捡起了墨镜,问道:“我瞧这小秦,台词念得挺好的嘛,很有气势啊。”

    姜导翻了翻白眼,险些被吴弘承吓岔了气。

    “你叫……秦耀麟?是吧?你学过戏么?”

    姜导接过助手递来的保温杯,就着温水喝了两粒药,这才缓缓道:“你刚才那是什么站姿?你是在演古惑仔吗我请问?那你怎么不脱掉上衣露出你左青龙右白虎的纹身呢?我要是打算拍古惑仔我第一个找你!”

    吴弘承一听这话,心知不妙,打圆场道:“姜导,您别激动,小秦只是还没有融入这个角色当中。小秦!你快看看剧本,琢磨琢磨这个人物,记得把站姿改一改!姜导,再试镜一次?给个机会嘛……”

    姜导擦了擦额头的汗,只得默许。

    “是骡子是马,不应该是你说了算吧。”

    “机会面前,人人平等。我也是在职员工,我也应该有机会。”

    “你对我有成见,可以。但是请你公私分明,不要公器私用。”

    秦耀麟这回直接用军姿站立,对着镜头又吼了一遍。

    “我特么是在让你做军训吗?啊?好,咱这回不说站姿,说气质!你在念这段台词的时候,要体现出人物正气凛然的感觉,正气你懂吗?怎样表现出人物的正气,你老师没有教过你么?啊?你这演的是什么?完全就是个收保护费的,为放贷公司追债的……还特么是个站着军姿来追债的,没法拍,这样根本没法拍。”

    姜导起身直接将一沓剧本甩在了地上,一边擦汗一边往门口走去。

    吴弘承本想伸手去扯住那胖子的衣服,却被跟在蒋导身后的一个矮个子男人屈指弹中了手肘。

    顿时,吴弘承整条手臂只剩下酸麻的感觉,别说活动了,连抬都抬不起来。

    “麻烦懂点礼貌。”

    矮个子男人平淡道:“姜先生的时间很宝贵。”

    “是、是。”

    吴弘承心惊胆寒,后怕不已。

    谁说不是呢?姜南鸽身为国内一线名导,他的时间自然是极宝贵的。

    要怪,只能怪秦耀麟自己不争气了。

    “姜导,下午好。”

    舞蹈排练室的门口处,苏煦向大腹便便的姜南鸽微笑道:“我来面试的。”

    “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继续浪费在你们这个所谓的影视学院了。”

    气还没消的姜南鸽刻薄道。

    “咦?你怎么来了?”

    听到声音的吴弘承走出来一看,见是苏煦,脸色顿时沉了下去,道:“苏煦,谁让你过来的?”

    “没有人让我过来。”

    苏煦答道:“我自己来的。”

    “去、去,哪儿凉快待哪儿去。这儿没你的事。”

    吴弘承见苏煦还不走,把脸一板,两手叉腰,冷声道:“你还不走?”

    “我觉得,这儿就挺凉快的。”

    苏煦不咸不淡道:“怎么,吴教授,这栋楼……是你家的?”

    “你……”

    吴弘承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他确实没料到苏煦在经受了一次全校通报的警告处分之后,仍然这么不老实。

    “对了,老吴。那天夜里,你是不是觉得很凉快啊?有没有感冒啊?”

    苏煦笑吟吟问道。

    “我……苏煦!你是不是还想再被通报批评一次?”

    吴弘承气得脸部充血,像是挂了两片猪肝在脸上一样,他转而向姜南鸽解释道:“这小子,是我们学校里出了名的刺儿头,坏着呢。我们明珠影校的名声啊,就是被这种败类给整坏的,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啊,让您见笑了……姜导,您贵人事多,您就先回去吧。”

    说着,吴弘承一把将秦耀麟拉了过来,道:“小秦,你去送姜导下楼。”

    吴弘承的手指在秦耀麟肩膀上使劲捏了捏,暗示这件事说不定还有转机,一起就得看秦耀麟的表现了。

    “等等,那我呢?”

    苏煦寸步不让,道:“我是来面试的啊。”

    “苏煦!你捣什么乱啊你,啊?你凑什么热闹啊?这儿没你说话的地方,赶紧滚!”

    吴弘承怒斥道:“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快点从我眼前消失!”

    秦耀麟不耐烦道:“苏煦,我现在很忙,没时间跟你扯。如果是因为你女朋友的事情,麻烦你改天再来找我。”

    “两位,我也没空跟你们扯。我是来找这位导演面试的。”

    苏煦转而望向姜南鸽,说道:“导演,您来都来了,空手而归,多不划算啊。我是诚心来面试的,能否再耽误您几分钟呢?”

    姜南鸽微微低下头,两眼一翻,从墨镜的上方瞅了瞅苏煦,见这年轻人身材修长挺拔,体态匀称轩昂,皮肤白皙光滑,五官清雅,眉目如画,一双眼眸沉静而深邃,蕴藏着夜星般的神华。

    “你面试个屁!”

    不等姜南鸽发话,吴弘承就怒气冲冲道:“你一个大二的学生,面试个什么鬼?啊?大二有实习学分吗?没有!”

    吴弘承把苏煦往旁边推了推,向姜南鸽解释道:“姜导,您有所不知。咱们影校是从大三开始才对学生有实习学分要求的,这个混小子才大二,他明摆着是来捣乱的!小秦,你赶紧送姜导下楼,这里我来处理就行了。”

    “好的。”

    秦耀麟又把苏煦使劲推了一下,他对姜南鸽微笑道:“姜导,别理这疯子了,咱们走吧。”

    “慢着……我真的是来面试的。这跟有没有实习学分,没有半点关系。”

    苏煦又挡在前面,解释道:“没有实习学分,一样可以接角色的啊。叶安琪学姐,她在念大二的时候,不也出演过一支广告片么?”

    说着,苏煦意味深长地瞟了吴弘承一眼。

    被戳着七寸的吴弘承瞬间怒火中烧,他咬牙切齿道:“苏煦,你知不知道站在你眼前的人是谁?他是姜南鸽,国内一线名导!你个小王八蛋,你平时吊儿郎当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敢浪费姜大导演的时间!”

    “是不是浪费时间,不应该是你说了算吧。”

    苏煦平静道:“机会面前,人人平等。我也是表演学院的学生,我也应该有机会。吴弘承,你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帮秦耀麟说好话,这个我管不了,但是你无缘无故插手我的事情,这个……我忍不了。”

    “什么叫无缘无故,啊?你区区一个大二学生,你学过几堂课啊?你懂什么是演技吗,啊?”

    吴弘承冷哼道:“还说我不能管你?我堂堂一个大学教授,管教一下学生,有什么不可以?”

    “吴弘承,假如你懂演技的话,或者说如果你懂得分辨演技的好与差,那么今天姜导就不用过来了。”

    苏煦心平气和道:“你对我有成见,可以。但是请你公私分明,不要公器私用。”

    听见的苏煦的这番话,姜南鸽微微点头。

    一旁的秦耀麟见势不妙,大声道:“姜导,您别听这小子胡说八道,他最近才被教务处通报批评了的。”

    “我被教务处警告,是因为翘课太多,而不是成绩挂科。”

    苏煦看一眼秦耀麟和吴弘承,道:“麻烦两位自重一点,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了。”

    吴弘承与秦耀麟被气得差点跳了起来。

    “嗯……”

    姜南鸽扶了扶镜框,道:“不用面试了。”

    “对、对、对。姜导,您太对了。”

    吴弘承冲着秦耀麟使眼色。

    “姜导,您这边请。”

    秦耀麟走在前面想要带路。

    下一刻,姜南鸽却是望向苏煦,悠悠说了一句:“你叫苏煦是吧?这是我的名片,上边有我办公楼的地址。明天下午三点,你在五楼的接待大厅等我。”

    “什么?搞什么啊?”

    吴弘承大为震惊,他刚想一把拉住姜南鸽的衣袖,却陡然膝盖一酸,瞬间下肢无力,双膝直接跪在了地上。

    “不长记性,该跪跪。”

    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淡淡说道。

    秦耀麟苦着脸说道:“姜导,您不说这角色要看武打动作么,光有演技不行啊。”

    “呃……”

    姜南鸽还没来得及解释,身后那个一直不显山露水的矮个子男人不怀好意地说道:“这个叫苏煦的年轻人行不行,你跟他打一架,不就知道了?”

    秦耀麟大叫道:“导演,你别走!苏煦,你才念大二,不存在实习学分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接这个角色?”

    “我是不存在实习学分的问题,但我需要钱啊。”

    苏煦道。

    “导演,这个角色片酬多少钱?”秦耀麟扭头问姜南鸽。

    “十分钟不到的戏份,还能多少钱?最多不超过五百。”

    姜南鸽回答。

    秦耀麟二话不说,从钱夹里数出十张红票子,递给苏煦道:“拿着。一千块,你的了。”

    “无功不受禄。我是凭本事挣钱的人。”

    苏煦没有接。

    “苏煦,我知道你恨我抢了你女朋友,但是……”

    “不,我不恨你。”

    “那你就别跟我争这个角色。我已面试三次,都失败了,这学期的实习学分还没有着落,这个角色我一定要拿到手。”

    “这个……”

    苏煦微微蹙眉。

    “咳!你叫……秦耀麟?是吧?”

    姜南鸽清了清嗓子,道:“小朋友,你把概念弄混淆了。不管苏煦接不接这个角色,我都不可能选你。”

    “为什么啊!这个角色的戏份不到十分钟,根本就不影响整部电影啊!”

    秦耀麟感到很委屈。

    听到这句话,姜南鸽大为震惊,他扶了扶摇摇欲坠的墨镜,语重心长道:“孩子,你不仅当不了演员,这辈子你更加不可能做导演……我劝你换个专业吧,表演学院不适合你。”

    倍觉受辱的秦耀麟缓缓垂下头,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来,他的五官扭曲,双眼赤红。

    “小秦,不要紧,下次……”

    吴弘承走过来想安慰几句。

    “滚!滚!滚——”

    秦耀麟冲着吴弘承愤怒咆哮,脸颊已狰狞得不似人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