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结

熏血鬼眼

作者:言商 | 恐怖灵异

收藏

  天生异能,是福是祸还未推知。  一生曲折坎坷的命运纠缠不休他在阴阳界无穷无尽的徘徊。  为渡过劫难身边人一个个离开。  鬼眼灵血让他自此过得不在平凡普通 熏血鬼眼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虎口崖又叫鬼跳崖,鬼跳崖这鬼名字不好,所以在20多年前改成虎口崖。郑家修墓方圆百里稍有名气的阴阳师都来,就是想风风光光的把墓碑立好,保佑后代子孙。收了钱,阴阳师都很卖力,前期工作做得很好,郑家也非常满意。。

言商小说作品_熏血鬼眼最新章节_第八节 阴魂附体

    “舅舅生病了了,你睡吧。”实际上阮倩倩很清楚吴坤被缠上了。也不是她也没办法赶跑,不是这样赶跑了也不是问题问题的更本,昨天赶跑了,明日她会缠上其他人。这鬼魂怨气太深,能化解怨气才是关键。  张菲菲但是来吴坤的房间。看见吴坤后,张菲菲第一次露着了未知的恐惧、突然吴坤从地上跳起来,哭着,嘴里说着胡话。听不清楚再说什么?声音不像吴坤的,倒像是个女人,眼见漆黑。阮玲玲一下也是蒙了,一动不动待在哪里。。...

      深夜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紧随着传来哭声,阮玲玲赶紧来看看,原来这声音是从吴坤的房间里面传出来的。阮玲玲推开吴坤的房门一看,吴坤正蹲在墙角,身体还打着哆嗦、抽搐。

      突然吴坤从地上跳起来,哭着,嘴里说着胡话。听不清楚再说什么?声音不像吴坤的,倒像是个女人,眼见漆黑。阮玲玲一下也是蒙了,一动不动待在哪里。

      “外婆怎么了?”房里传来张小凡的声音。

      阮玲玲被张小凡的叫声拉回来现实。回答张小凡:“舅舅生病了,你睡吧。”其实阮玲玲清楚吴坤被缠上了。不是她没有办法赶走,而是这样赶走了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今天赶走了,明天她还会缠上其他人。这鬼魂怨气太深,化解怨气才是关键。

      张小凡还是来吴坤的房间。看到吴坤后,张小凡第一次露出了恐惧、害怕。然后晕过去了,脸上的表情相当恐怖,谁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到的是什么。一个童真的孩子到底会害怕什么,之前他也看到过各种鬼魂,也没有吓到他,这次出现如此恐惧,在吴坤身上到底是什么。

      一下家里晕了两个人,这对一个老太太来说相当困难,一边要照顾儿子,一边要照顾外孙。经历有限,好在张小凡只是晕过去,也没有大碍。

      阮玲玲并没有因此害怕,反而拿了一根板凳坐在门口。手里拿着经常带在手上的佛珠,闭上双眼,好像在等待什么。

      房间里昏暗的光线,在风的吹拂下,增加了几分恐怖的气氛。阮玲玲的影子倒影在地上清晰可见。然而站在床边的吴坤没有一点影子。阴魂一般看不到影子,活人是能看到影子,就算是被上身也能看得到影子。没有影子的人就像无根的树,更本活不下来。什么样的怨气能然活人的影子都消失了。

      吴坤的胡话开始一点点的清楚起来,可以很清楚的听到他在说什么。

      “都是我的错,我死罪人,我害死了全村的族人,我万死难诉其罪,我要报仇。”吴坤哭着说。

      一下吴坤又笑了起来:“哈哈哈......,不,不......,我喜欢他,我爱他,我怀了他的孩子。”

      “郑少聪,你好狠心啦,杀我全村人。”

      吴坤就这样一直又哭又笑的胡言乱语。

      阮玲玲听出了事情的原委。一百年前,玉檀村住着沈家一大家族,这里是深山老林,与外界隔绝,方圆百里荒无人烟。到处是丛林陡峭,外界无人知道这里有一个村寨。他们在这里过着自给自足、丰衣足食的生活。有一天,沈月在清风崖底的河边发现了一个男人,他满身是伤,躺在地上,应该是几天没有吃东西。身体虚脱倒在这里,在之前可能受到豺狼虎豹的袭击导致身上是伤。在这里没有玉檀村的人带路,进来的人都会九死一生。

      沈月,将这名男子带到了村里,在村里调理一段时间,身体恢复。这名男子叫郑少聪,郑少聪就是郑太明的高祖父,农村人就叫祖宗。郑少聪年轻有为,做事认真,能干。沈月慢慢的开始喜欢上了郑少聪。村里面的人也觉得两个年轻人比较般配,也希望他们两个结婚。可是玉檀有个规矩,就是结婚以后,郑少聪必须留在玉檀村不能离开,而却郑少聪也要改姓沈。郑少聪虽然喜欢沈月,但是还是不想留在这里。

      郑少聪以回家探望父母为由,想要推脱这门婚事,可是沈月太喜欢他不让走,知道他走了就不会再回来。可是郑少聪在玉檀村过得不开心,这沈月看出来了。觉得能留住他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答应让郑少聪回家看望父母。但是看完父母后必须回来。

      就在郑少聪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沈月把自己最珍贵的给都了郑少聪,这是希望郑少聪能回来。村里的人怕郑少聪一去不会,就让郑少聪吃了独门食人虫的药丸,并告诉他,必须在半年之内回来,不然就会肠穿肚烂,被食人虫吃掉。沈月不希望郑少聪吃,可是又怕郑少聪不回来。也没有阻止。就这这样,郑少聪带着怨恨离开了玉檀村。

      半年以后,郑少聪回来了。村里也在给他解了蛊毒,他和沈月结婚。沈月把如何饲养蛊虫,从炮制到下蛊虫一一的都交给了他,那段时间他们过得也很幸福,郑少聪很聪明,很快就把这些方法学会。还进行了改制,沈月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一个阴谋。

      他将蛊虫和瘟疫想结合制出会传播的食人虫。他准备将全村人全都毒死包括他老婆沈月在内。就在他动手时,他发现沈月已经怀有身孕,就带上山打猎,并在村子里的水井里放了带瘟疫的蛊虫。三天以后他们打猎回来发现村子里的人全死了。沈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这一切是自己的丈夫郑少聪所为。玉檀村就这样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死村。郑少聪带着沈月离开了玉檀村。在离开的时候,郑少聪也不忘放火毁尸灭迹。玉檀村被一把大火烧成灰烬。十年以后郑少聪带着一家老小有回到了玉檀村,并在这里定居了。后来玉檀村来的人越来越多。郑少聪自然也是村里的族长。

      郑少聪这十几多年,每天都在噩梦中煎熬,他杀了玉檀村那么多人,内心的恐惧和玉檀村的冤魂纠缠着他,在一天梦里他终于说出这件事,这时沈月才知道玉檀村的悲剧是郑少聪所为。可已悔之晚矣,就在郑少聪和沈月的儿子外出经商的时候,沈月在悲痛中将郑少聪杀了。并请来法师用倒掉悬葬的方式埋在了玉檀出的东南方向的溶洞里面,这种埋葬的方式表示忏悔。沈月也自杀在溶洞。她事先已经将法师和埋人的人下了蛊毒。交代好要在溶洞的上面给郑少聪另碑墓。葬好后这些人就毒发身亡。就这样郑少聪儿子回来后只是知道父亲死了埋在清风崖,母亲不知去向。

      二人死后并没有安息,魂魄被困在溶洞里面,二人因恨死因爱而存,在这溶洞中斗了上百年,也害死了很多无辜人。最近十多年争斗得更是不可开交,周围的阴魂越来越多和怨气越来越重。慢慢的清风崖就变成了鬼跳崖。阴魂在这里集聚得不到投胎,把积怨报复到周围的人身上,很多人都不敢来这个地方,这也是人们常常听到哭声的缘故。

      阮玲玲清楚只有化解郑少聪和沈月的恩怨,所有的怨气才能散去,阴魂才能超度。

      阮玲玲坐在门口,吴坤试图闯出去,应该叫沈月,可是好像前面有尊神在哪里挡道。她只能在哪里哀嚎。阮玲玲只是静静的坐在哪里,闭上双眼。沈月慢慢的也就平静下来了。风也停了。站在哪里的吴坤也慢慢的有了影子。

      沈月说:“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挡我去路。”

      阮玲玲说:“我儿,我孙跟你又有何冤又何愁,你要对他们纠缠不休,你也有儿有孙为何不去为难他们,专门伤害他人。你为了给你族人报仇也杀了那么多人,你和沈少聪又有何区别”

      沈月沉默了。

      阮玲玲接着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必再造杀孽,从哪里就回哪里去吧”。

      沈月并没有被阮玲玲这几句话说服。仍然在吴坤的身上,不过已没有刚刚那么重怨气。

      吴坤做在床上。

      阮玲玲知道一百多年的怨气岂能一辆句话就能说化解,不过阮玲玲跟沈月说:“不能伤害吴坤的身体,不然让她永不得超生、将她化为灰烬。”

      沈月也变得老实多了,沈月虽然怨气大但是在阮玲玲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唯唯诺诺。

      阮玲玲再次告诫沈月,赶紧离开吴坤身体,她会帮他化解与郑少聪的恩怨,不然让她好受。

      吴坤晕了过去,估计是沈月离开他的身体。不过魂魄还在这屋子里,因为阮玲玲挡了门口,沈月的鬼魂不敢过去。

      阮玲玲感觉到沈月离开了吴坤,并离开门口。将自己随时携带佛坠挂在了吴坤的身上。这是这时屋里再次起了一阵风。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应该是沈月走了。

      这时突然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这么晚了,会是谁来敲门。

      阮玲玲开门一看,来人正是许家老三,“老三你这么晚了有事吗?”阮玲玲问道

      许家老三气喘吁吁的说:“我侄儿许昌,撞邪了,在家里乱跳乱窜,见人就打,自己虐待自己。请你老去看看”

      阮玲玲说“我这里也走不开,吴坤也被缠上了,现在才安静下来”

      许家老三说:“这下怎么办好?”

      阮玲玲说你去把张玉他们叫过照顾张小凡和吴坤我再和你过去看看。

      许家老三赶紧到村头把张玉和吴艳淑叫来。

      吴艳淑进门就问:“妈,小凡怎么样了?”

      阮玲玲说“小凡没有什么大碍,吴坤就有点不太好”

      吴艳淑说:“弟弟还没有好吗?”

      阮玲玲说:“不是没有好,是刚刚又有被缠上了?这才安静下来。刚刚许家老三来说许昌也被缠上了。我这里走不开才把你叫来,我现在跟许家老三过去看看,你们在家里看到他们两个。”

      吴艳淑说:“你走了,要是再被缠上怎么办?”

      阮玲玲回答说:“现在她应该不会回来,不过小凡刚刚被吓了,他醒来你就多陪陪他,有事再过来叫我。我先过去看看,这人命关天的”

      张玉和吴艳淑留在家里面照顾吴坤和张小凡。阮玲玲和许家老三去看许昌。

      阮玲玲来到许昌家,看到许昌在家里面跳来跳去,乱撞身体,很多地方都被撞伤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