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阔少临门

作者:猫十三 | 古代言情

收藏

  一夕潦倒失魂,第一豪门少爷竟被准新娘被人嫌弃……不妨事,伴娘更为抚媚娇俏!你许我一饭之恩,我允你一世荣华!“冷少爷,老祖宗说了,您现在是冷家唯一的继承人。只要您跟我回去,过去的恩怨都可以一笔勾销。”。

第23章 好戏_阔少临门_ 冷九天, 白娴

    唐雪没想起这么晚了会有人给她打电话,还明明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电话铃声响了的一刹那,唐雪觉得自己的半条命都要被吓没了。“你个贱人,跟之后那些相好的还没断?!”郑敬电话铃声响起的一瞬间,唐雪感觉自己的半条命都要被吓没了。。...

    唐雪没想到这么晚了会有人给她打电话,还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电话铃声响起的一瞬间,唐雪感觉自己的半条命都要被吓没了。

    “你个贱人,跟之前那些相好的还没断?!”

    郑敬天正在气头上,被这电话铃声一激,更是怒火中烧,狠狠的踹了唐雪一脚,然后拿起了她的手机。

    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

    郑敬天正准备要接,又突然顿住了。

    他是什么身份的人?接一个女人的电话,那不是跌份么?!

    郑敬天没好气的把电话摔在了唐雪的脸上。

    “接!开免提,我看看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如果你俩有什么猫腻,今晚的堤坝河里,就多两具尸体喂鱼!”

    郑敬天光着脚,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唐雪此时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这是哪个天杀的,这个时候跑出来害她!

    哆哆嗦嗦的摁了接听键,电话里立时传来了曹坤尖锐的声音。

    “白雪!你现在的金主是不是那个郑敬天?!”

    一听是曹坤,白雪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这王八蛋,当初吃干抹净翻脸不认人也就算了,现在好端端的,又跑出来问她这样一个白痴问题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开玩笑,要是让郑敬天知道自己在跟着他的时候为了挣点儿外快,还跟别的年轻小伙鬼混,不打断她的腿才怪。

    唐雪着急想挂电话,曹坤却并不给她机会。

    “别跟我废话,你要敢挂我电话,我立马就告诉郑敬天你在我床上的时候有多浪!”

    曹坤这话一说完,唐雪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行了,不跟你废话了,我给你一个发财的机会,你现在就去告诉郑敬天那个老家伙,就说有人偷了他的钱,而现在这个人已经被我抓到了。”

    电话里,曹坤的声音里满是掩饰不住的得意洋洋。

    原本脸色已经铁青的郑敬天,在听到这句话后,身子猛地一顿,赶紧对唐雪使了一个眼色。

    有人敢偷他的钱?谁这么大胆?

    已经心生绝望的唐雪,不敢违背郑敬天的暗示,只好小声问道。

    “谁偷了他的钱啊?偷了多少?”

    “嘿嘿,偷了可不少呢,姓郑的那老头竟然都没发现,也真是蠢到家了。”曹坤嘿嘿一笑。

    唐雪抬头看着脸色已经越来越黑的郑敬天,瑟瑟发抖……

    “现在赶紧来南城别墅,再晚了,对方可就跑了。“

    说完,曹坤挂断了电话。

    郑敬天一张老脸,此时已经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他瞪着瘫软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声的唐雪,咬牙切齿的说道:“等回头我再收拾你!”

    洞天别墅与南城别墅之间隔得并不算太远,十公里左右的路程,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当郑敬天黑着脸走进南城别墅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曹坤。

    “郑董您来了,这么晚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

    曹坤再嚣张,那也得分人。

    对郑敬天这种地位的人,他就像个小虾米一样不够看,所以面上只能恭恭敬敬。

    可惜郑敬天早就在电话里知道了曹坤对他的真实想法,所以此时看到恭敬的曹坤,郑敬天面露厌恶。

    郑敬天的黑脸让曹坤愣了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郑董,我知道被人偷了钱是件特别糟心的事儿,不过您不用担心,人就在我这儿呢,马上就能给您一个交代。”

    曹坤以为郑敬天是因为丢了钱心情不爽,忙陪着笑把他请进了别墅内。

    郑敬天脚刚一踏进门口,白镇就一脚谄笑的凑了过来。

    “久仰郑董大名,今天郑董能亲临府上,简直蓬荜生辉啊!”

    白镇拍起马屁来也毫不怯场。

    郑敬天看着面前这张谄媚的脸,忍不住皱了皱眉,这都是些什么人?他连见都没见过。

    “嗯,我听说有人偷了我的钱,是谁这样找死?”

    郑敬天对面前的两个人没有丝毫的兴趣,他现在只想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偷他的钱。

    “就是他!竟然偷了您一张一千万的卡!这不是找死么!”

    曹坤一边说着,一边得意的抬手指向了冷九天。

    “一千万?”郑敬天一脸懵逼的顺着曹坤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他的确是有一张存着一千万的卡,但是那卡他今儿才刚给了……

    四目相对的一刹那,郑敬天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天坑里……

    白天冷九天才刚说了让郑敬天以后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结果这晚上就又碰面了。

    “冷……”他喏喏出声,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郑总,记得么?我叫冷九天,正好你来了,这张卡是怎么回事,你来给他们解释一下吧。”

    冷九天看着郑敬天,竟突然有些紧张。

    现在白娴被自己亲爹算计,正是心灵最脆弱的时候,他担心若是被郑敬天戳穿身份,会让白娴雪上加霜。

    好在,郑敬天此刻虽然觉得脑瓜子嗡嗡作响,但理智还在,冷九天特意跟他强调自己的名字,让他瞬间懂了对方的意思。

    “啊……啊对,我、我记得,那个……那个这张卡是我们打赌我输给您的,愿赌服输,愿赌服输。”

    结结巴巴的说完,郑敬天扭头就要走。

    曹坤原本一脸奸笑的在一旁等着看好戏,谁知这戏还没开场就匆匆结束了,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等一等!郑董,您是不是搞错了?您竟然拿一千万来打赌?”

    他下意识的拦住了要离开的郑敬天,一脸疑惑的提出了疑问。

    郑敬天此时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偏偏曹坤还这么不开眼,拦着他不让他走。

    对曹坤本就已经有芥蒂的郑敬天再也忍不住,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曹坤的头上。

    “你他妈算是个什么东西?老子愿意拿什么来打赌还要跟你汇报?再敢拦着我的路,信不信我连你家老爷子也不放过!”

    吼完,郑敬天就踩着小碎步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曹坤一脸懵逼的捂着脑袋,看向了同样一脸懵逼的白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