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契约新娘复仇记

作者:黑暗抹茶 | 古代言情

收藏

  为了报仇雪恨,她和那个权势滔天的爵少,做了交易,成了他的契约情人。这声音,简黎并不陌生,她轻手轻脚的走向卧室,便从门缝里,看见被子里两个人正波澜起伏。。

第28章 可是不给我面子,不是就不给爵少面子么_契约新娘复仇记_ 简黎, 明煊爵

    便,简黎和爵少做了个早餐,洗完澡,时间了直接也可以去安家落户吃午饭了。实际上以明煊爵的很聪明,不可能会不明白,安达仁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为什么这男人还得和她一同回去吃饭时呢其实以明煊爵的聪明,不可能不知道,安达仁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为什么这男人还要和她一起回家吃饭呢?。...

    于是,简黎和爵少做了个早餐,洗完澡,时间已经直接可以去安家吃午饭了。

    其实以明煊爵的聪明,不可能不知道,安达仁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为什么这男人还要和她一起回家吃饭呢?

    本来简黎还想下午去看老爸简国华,现在恐怕要泡汤了。

    一路上,简黎没精打采的,她对安家本来就没什么感情,加上安可儿以前在那里受尽欺负,若不是想去看看安可儿的母亲余素兰,她连演戏都不想敷衍。

    “你不想回去?”

    低沉又充满磁性的声音,把女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没有,只是有些感触罢了。”简黎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感触什么?跟了我,你委屈么?”

    明煊爵雕刻般的脸庞,眉头微皱。

    “爵少,跟您在一起,是我安可儿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简黎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句道。

    这话,她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为了讨好明煊爵。要不是跟了他,简黎根本无法给自己报仇,只能做一个被安家欺负的小女儿,不知道下一次,又会把她送到谁的床上。

    听了这话,男人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一开始,或许只是交易,彼此满足。但是现在,他对安可儿,已经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他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但是,就是不想让她逃脱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毕竟他爵少看上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允许别人沾染的。

    当然,更不允许别人欺负,哪怕,是她家里人。

    车子很快在安家大宅停了下来,一下车,简黎就看见安达仁和安世桀父子面带微笑的站在门口迎接。

    “爵少,您好,我是可儿的爸爸,安达仁。之前我们有过一面之缘,不过爵少可能不记得了。”安达仁笑容可可掬的朝明煊爵说道。

    简黎嘴角轻轻一笑,不是说想她这个宝贝女儿了吗?怎么一回来,就当她透明的,眼里只有明煊爵。

    明煊爵面无表情的看着安达仁,没有任何反应。

    “哎呀,爸。爵少日理万机,哪里还记得呢。不过没关系,饭菜都准备好了,我们进去好好唠嗑唠嗑。”安世桀卑躬屈膝的给明煊爵引路。

    从下车到进门,简黎就跟一个透明人一般,跟着明煊爵走了进去。

    她的脸上带着美丽的笑容,好看的月牙眼里都是嘲讽。直到看到餐桌面前的余素兰,眼神才温柔起来。

    “爵少,请坐。也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准备了些,希望您喜欢。”

    安达仁笑容可掬道。

    “你不知道我喜欢的,也不知道可儿喜欢的么?”

    这是明煊爵下车以后的第一句话,赤裸裸的表示着不满,看来他对安可儿,是真喜欢了?

    “瞧我,光顾着和爵少说话,都忘了我家宝贝了。爵少放心,这些菜,可儿都喜欢的,对吧,可儿?”安达仁看向自己的女儿。

    简黎看了眼满桌子的海鲜大餐,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安可儿,似乎对海鲜过敏。看来安达仁应该是做了资料调查,知道明煊爵喜欢吃海鲜。

    简黎想说不,但是看到一旁的余素兰紧张兮兮的看着她,心又软了下来。这厨房是余素兰管理负责的,要是她说不喜欢,恐怕一会儿这可怜的女人,又要挨打了。

    “嗯,喜欢,谢谢爸,也辛苦妈妈忙了一上午。”简黎乖巧的说道。

    明煊爵停=听了这话,这才慢慢坐上了主位。

    “可儿,你可真幸福啊,我听说爵少昨晚还带你参加宴会了。以前爵少从来不带女伴参加的,看来是真喜欢我们家可儿。”

    安世桀看明煊爵维护安可儿,便决定从妹妹这里下手。反正这死丫头以前叫她朝东,她不敢朝西,那就更好说话了。

    “可不是,可儿,你要好好珍惜爵少,不要辜负爵少对你的好。”

    安达仁说完这话,端起面前的酒杯,看向明煊爵。

    “爵少,谢谢您对小女的喜爱,我敬您一杯。”

    明煊爵淡淡看了眼安达仁,依旧纹丝不动。

    “可儿,你愣着干嘛,快给爵少倒酒啊。”安达仁面子有些挂不住,又不敢朝明煊爵发火,便冲自己的女儿吼了起来。

    “爸, 爵少中午不喝酒的。”简黎一本正经的看着安达仁胡说八道。

    既然对方到现在,还是把她当作飞黄腾达的工具,她才不会像以前的安可儿一样,逆来顺受。

    重生一世,简黎要为自己活了。

    “你这死丫头,是不是……”安达仁被女儿这话呛得想要发火,看到一旁的明煊爵,又把后面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死丫头?”明煊爵眉头皱了起来。

    看到男人一副护短模样,简黎觉得好笑。

    所以今天明煊爵故意陪她回来,是来给她出气的?怎么觉得一点都不像爵少的作风呢?

    “咳咳,爵少您别误会,这是我平时在家里对女儿的爱称。”看明煊爵变脸,安达仁涨红脸说道。

    “是啊,爵少,可儿不会介意的,对不对?”

    一旁的安世桀看情况不对,连忙也跟着站起来圆场。

    “哥哥这话说的是,我们都是一家人,我当然不会介意的,不过……”简黎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安世桀皱起了眉头,这才几天不见,这丫头,就敢顶嘴了?

    “不过我现在是爵少的人,虽然在家里,可是不给我面子,不是就不给爵少面子么?”

    简黎眨巴着好看的月牙眼,一脸天真的问道。

    然后,就看见安世桀和安达仁的脸色越来越惨白。当初他们把安可儿送到明煊爵床上的时候,大概没有想到,温顺的小绵羊,也会有反抗的一天吧。

    若不是他们想到用女儿的肉体,换取合同。懦弱的安可儿,怎么会选择自杀呢?

    现在她的仇是报了,也是时候,回报一下着身体原来的主人了。

    “可儿,你今天是怎么了?感觉和以前有点不一样。”安达仁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女儿开口道,眼神带着三分阴冷,这死丫头,翅膀硬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