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伪装者之锦瑟

作者:矮不冷 | 恐怖灵异

收藏

  杀了人犯“锦瑟”,十八岁,小小年纪,阅人无数,倍受摧残,民国二十八年正法,于曼丽双手被缚在背后,五花大绑,一脸刚毅,面带怪异的笑容,她下颌的疤痕隐约可辩…每家每户都有几块地,自给自足,每年都会留一部分收入作缴税之用,再有多余的农作物,便拿到城里去卖,虽然卖不了多少钱,但也聊胜于无。。

    白晶晶被满姨精神折磨的头皮发痛,疼的切记切记的。“我听很清楚了,听很清楚了啦…”芙蓉不只是是美,并且身上除了一股独有的气质,怪不得能成了头牌。肤白貌美气质佳,实至名归!“好了,满姨,这丫头那就给了我,我自然而然会父母管教她。”“那毕竟,你不被人嫌弃呀,是这丫头的“我听清楚了,听清楚了啦…”。...

    白晶晶被满姨折磨的头皮发麻,疼的不要不要的。

    “我听清楚了,听清楚了啦…”

    芙蓉不仅仅是美,而且身上还有一股独特的气质,难怪能成为头牌。

    肤白貌美气质佳,实至名归!

    “好了,满姨,这丫头既然给了我,我自然会管教她。”

    “那当然,你不嫌弃呀,是这丫头的福气呢。”满姨满脸堆笑。

    芙蓉莲步轻移,搀扶起白晶晶,看着她下颌处的疤痕,可惜了,不然长的也挺好的。

    白晶晶揉着脑袋,盯着桌上的糕点都看傻了,好久没吃东西了,更何况是美味?

    “饿了吗?”芙蓉笑了笑。

    “去吃吧。”

    白晶晶犹如饿鬼投胎般的扑了过去。

    “芙蓉姐,王老板来啦!”楼下的小六子高声通知。

    “快点打扮一下。”满姨支开芙蓉,又给白晶晶来了一巴掌。

    “还吃啊?”

    “还不快去给我干活?”

    “先去把后院的那堆衣服给我洗了!”

    民国二十四年,年仅十四岁的白晶晶正式在湘南春满楼工作,往后的日子里,在芙蓉的教导下也学了些歌舞弹唱,艺名“锦瑟”。

    婚后的朱竹清换了一身已婚妇女的打扮,戴上发髻,穿着淡雅,一身华国妇女的贤淑气质。

    于谦忽然发现,如此模样的她更加吸引人,似曾相识,对了,像极了他小时候从母亲身上得到的回忆。

    日子久了,朱竹清会抱怨华国服的单调,而且她一直有个遗憾,想去国外再结一次婚!

    “为什么?”于谦放下手中的书本。

    朱竹清一脸憧憬,好似又回到了少女时光。

    “你留意过外国妇女结婚时穿的一身雅白吗?”

    “我想穿婚纱到教堂举行婚礼。”

    “穿一身的白呀,这…”于谦略有些疑惑与犹豫。

    朱竹清知道他的难处,家里的老古董不乐见呗。

    “不让老人家知道便行了。”

    于谦点了点头,追问道:“教堂呢?”

    “我们约的上吗?”

    朱竹清皎洁的笑了起来,把握十足。

    “回去之后请Father Luke帮忙嘛,他是教徒,应该可以的。”

    于谦听罢,感觉问题不大,便应允了。

    “你看着办就行,你开心就好。”

    朱竹清微微一笑,忽然屈膝向于谦鞠一个躬。

    “谢谢你,老爷。”

    于谦一听“老爷”这两个字,老脸一红,不好意思了起来。

    可是他还想听!

    把妻子拉到怀中,于耳畔细语道:“再说一遍。”

    “老爷…”朱竹清乖巧娇柔地称呼。

    听的于谦心痒痒,欲罢不能。

    于谦忽然觉得,他会像自己的父亲那样,一生也不纳妾。

    一生只爱一人,无怨无悔,至死方休!

    到了国外后,朱竹清真的找来一间教堂,而且特别定制了一套婚纱。

    来观礼的都是于谦的同学和他们在当地结识的朋友。

    婚礼结束后,他们还在草地上举行了一个小派对。

    不久后,朱竹清怀孕了,于谦兴奋莫名,他将拥有一个酷似自己的后代,孕育在他所深爱的妻子的身体当中。

    幸褔,这就是幸褔!

    奈何天公不作美,十月怀胎产子之际,朱竹清难产而逝。

    为此,于谦悲痛欲绝,若不是身上还肩负着为人父、为人子的责任,早已随她而去。

    一日,芙蓉对着镜子梳妆打扮,发现首饰以及化妆品等丢失了不少。

    不仅如此,衣柜也被翻的乱七八糟。

    白晶晶!

    哦,不对,现在应该称呼她为“锦瑟”,每一个进了春满楼的人都会有一个新的名字,寓意着与过去一刀两断。

    除了她,没人进过芙蓉的房间!

    这丫头越来越放肆了。

    “少爷,今晚让我来伺候您吧…”锦瑟一心想摆脱粗活、重活的ㄚ头生活,打扮的极尽夸张,搔首弄姿,强拉客人争取出堂。

    “刘爷…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锦瑟啊,我们前天才见过面的。”

    刘爷恍然大悟,原来是芙蓉那儿的锦瑟啊,她这打扮,差点没认出来。

    锦瑟把他推到一旁无人的小角落,细语道:“刘爷…我跟您说个秘密哦,满姨呢,已经答应让我出堂了,那今儿个让我来伺候您嘛。”

    主动出击,小拳拳捶他胸口。

    “我很便宜的,我只要兰花姐一半的价钱就好了。”

    刘爷意动的挑了挑眉毛,诚然,化妆遮住下颌疤痕的锦瑟,丝毫不比春满楼的鸨儿“二把手”兰花差!

    只是在化妆技术上还略有些欠缺。

    奈何说曹操曹操到,兰花来了!

    “刘爷,你已经来啦?”

    看了看躲在刘爷身后之人,越看越眼熟。

    “这位是…?”

    “站住!”锦瑟要开溜,却被兰花给喝住了。

    “天呐,锦瑟,你又在作怪?”

    “你不在芙蓉的房里伺候着,挡着刘爷的路做什么?”

    锦瑟硬着头皮跑开,避一时之难。

    “兰花姐,你误会,你误会了啦…”

    在小角落瞅见兰花带走刘爷,锦瑟一脸不平。

    “哼,神气什么?”

    “我只不过长的比你差一点而已嘛,至少我比你年轻啊。”

    没有女人可以永远二十岁,但二十岁的女人永远都有,更何况锦瑟今年才十五岁!

    日子还长着嘞。

    “杨公子…黄爷…”

    处处碰壁,丧气的回屋伺候芙蓉,却看见了曙光!

    王老板,芙蓉的常客。

    “王老板,来呀来呀,王老板来呀…”

    王老板在楼梯下止住了脚步,回身一看,仔细瞅了瞅,这不是锦瑟吗?

    “呦呵,打扮、打扮也挺有趣儿的嘛。”

    锦瑟以扇掩面,娇羞的笑了笑,眉目传情。

    “多谢王老板夸奖,人要衣装嘛。”

    王老板指了指锦瑟,笑而不语,转身欲离。

    “王老板,您等一下!”锦瑟急了眼,快步追至。

    “我跟您说,是这样的,是芙蓉姐叫我在这等您的。”

    “我跟您说,芙蓉姐她今儿个身体不舒服,不能来陪您了。”

    趁其不解失落之际,锦瑟主动出击,搂住了他的脖子。

    “我看呐,不如这样吧,今儿个晚上我来陪您好不好?”

    佳人投怀送抱?

    哪个中年油腻男性禁的起这样的诱惑?

    更别说是常来春满楼这种地方的王老板了。

    “锦瑟!”芙蓉目睹了这一切,气的不打一处来。

    王老板还没反应过来,关切道:“哎,你人不舒服为什么还出来啊?”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