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伪装者之锦瑟

作者:矮不冷 | 恐怖灵异

收藏

  杀了人犯“锦瑟”,十八岁,小小年纪,阅人无数,倍受摧残,民国二十八年正法,于曼丽双手被缚在背后,五花大绑,一脸刚毅,面带怪异的笑容,她下颌的疤痕隐约可辩…每家每户都有几块地,自给自足,每年都会留一部分收入作缴税之用,再有多余的农作物,便拿到城里去卖,虽然卖不了多少钱,但也聊胜于无。。

    可伶之人必有可恶之处,可恶之人必有可笑之苦。福伯深深地的被打动人了,原来是白晶晶经历过过这些,小小年纪,阅人无数,倍受摧残。可伶,啊可伶。“我每日都想忘了…”白晶晶早已泣不成声。“但是我只要你一闭上眼就看见了那些死人,还被火烧了。”“我不想死,我福伯深深的被打动了,原来白晶晶经历过这些,小小年纪,阅人无数,备受摧残。。...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

    福伯深深的被打动了,原来白晶晶经历过这些,小小年纪,阅人无数,备受摧残。

    可怜,真是可怜。

    “我每天都想要忘记…”白晶晶已然泣不成声。

    “可是我只要一闭上眼就看到了那些死人,还被火烧了。”

    “我不想死,我不要饿死,我不要…”

    福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放下碗,端了一盘炒饭、一盘肉过去。

    “你放心,这是湘南,没有听说有人饿死的。”

    过了些日子,福伯分派简单工作,要白晶晶送饭给正在湘绣布庄工作的少爷。

    “出了巷口,往南大街走到底就看到咱们布庄了。”

    “东西交给少爷,赶快回来,千万不能打翻啊,这是少奶奶亲手给少爷做的午饭。”

    白晶晶懵懂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了没有。

    “白晶晶啊,这次老爷和夫人能收留你,你可得好好的做,给我争个面子。”临行前,福伯仍不忘叮嘱。

    出了巷口,往南大街走到底,白晶晶远远的就看见了于谦帅气的脸庞,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湘绣布庄的伙计把她给拦住了,问道:“这位姑娘,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这个是少奶奶要我给少爷的午饭…”白晶晶愣了一下,支支吾吾回应着。

    布庄伙计笑了笑,主动接过午饭。

    “好,那就交给我吧。”

    “行了,你可以走了。”

    白晶晶左右看了看,失落离去。

    出了巷口,往南大街走到底…出了巷口,往南大街走到底…等等,巷口呢?

    南大街又在哪呢?

    哪呢?

    白晶晶迷路了,不知回家的路在何方。

    春满楼的龟公“小六子”在赌场把鸨母给他买姑娘的钱给输光了,回去没法交代。

    “小哥…”迷途的白晶晶向他问路。

    “那个南大街是往这儿,还是往那儿啊?”

    小六子烦闷的摆了摆手,不知道啦。

    没走几步就反应了过来,折返回去。

    瞧这身段,光看背影的话感觉还不赖,不比春满楼里的那些姑娘差,甚至还有点儿略高一筹。

    “姑娘是不是迷路啦?”

    “你是从外地来的吧?”

    “要找亲戚?”

    白晶晶疲惫的蹲下身,背靠在一根柱子上,她没有亲戚,早死光了。

    “那就是来找工作喽?”小六子围着她转,喋喋不休。

    “我说姑娘啊,你可得千万小心,这年头,坑蒙拐骗的坏蛋多的是,你一个人孤身在外,千万要小心哦。”

    白晶晶现在是有一份工作,只是她第一次出门迷了路。

    来的时候好好的,回不去了。

    “哎呦,可惜喽。”小六子惺惺作态道:“你长那么漂亮,又已经有工作了。”

    “我们东家正在为我们家小姐找一个随房丫头,工作简单轻松,包吃包住,还按月发工资呢。”

    白晶晶本能的站起身来,听起来条件还不错,说实话,她心动了。

    “哎,不然这样吧,姑娘…”小六子不急不缓,心态拿捏的死死的,恰到好处。

    “我看你也挺老实可靠的,我们到那边酒楼说去,边吃边聊,让你吃个饱!”

    去酒楼吃东西?

    还能吃个饱?

    白晶晶太开心了,小六子对她真好。

    “快,我们快走。”

    前后反差把小六子给吓了一大跳,再加上临走前瞥见了她下颌的疤痕,一阵发愀。

    到地方后,春满楼的鸨母脸都绿了。

    “小六子,这就是我要的人吗?”

    啪啪!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抽俩耳刮子再说。

    “满姨、满姨,您别生气,可别气坏了您的玉体…”小六子苦着脸、捂着脸,顺势躲的远远的。

    “满姨、满姨息怒啊,您听我解释啊,我的钱被人给扒走了,所以我只好带个人回来给您交差,这也是不得已的嘛。”

    满姨一看见白晶晶下颌的那道疤就发愀,怒骂道:“我要这种货色干嘛?”

    “我这是春满楼,不是乱葬岗!”

    “干嘛啊,你要客人见鬼啊?”

    当白晶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的时候,为时已晚。

    来的时候好好的,回不去了!

    就算成色差了点,不便接客,但干些脏活、累活还是可以的。

    春满楼,进去容易,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白晶晶被关进小黑屋,这下好了,东西没吃着,人还赔进去了。

    “不要,我不要做…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中午福伯让白晶晶去给于谦送午饭,然后就没有回来,于府上下只当她是另有去处。

    本来把白晶晶留下来也只是一番好意,怕她受寒受饿,如果她有更好的去处,应该成全她。

    “求求你们,我要喝水,我要吃东西…”白晶晶摇晃着门框,脸都给饿白了。

    “我要喝水…我要吃东西!”

    翌日清晨,还搁那饿着呢,饿到晕,晕到醒。

    “少爷,少奶奶…求求你们来救我。”

    哐当。

    房门打开,满姨带着小六子以及其他几个龟公走了进来。

    “想清楚了吗?”

    “死丫头,你已经签了卖身契了,你就算去打官司也没有用的!”

    “我们满姨肯收留你,就是你天大的福分,现在是什么年头了,你到哪里去找好吃好穿的日子啊?”

    “除了咱们春满楼…”

    满姨抬了抬手,趾高气扬之态溢于言表。

    “肯听话了吗?”

    “老娘可没那么大耐性。”

    白晶晶无辜的看着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自己不听话呀。

    “只要给我吃饱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满姨当场就懵了,啥情况?

    怎么和其他刚进来的姑娘们不一样?

    咋不照着流程走?

    小六子看了看白晶晶,又看了看满姨,顺势道:“是啊,满姨,这丫头没说不从啊。”

    于是乎,白晶晶被满姨带到了春满楼头牌-芙蓉的面前。

    “把手拿开。”芙蓉绕着她看了两圈,不明白她为什么老是把手放在下颌处。

    啪!

    “手拿开!”白晶晶的动作慢了一拍,满姨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当场把人给抽翻了。

    揪着她的头发,把人给提了起来。

    “你给我听清楚,从今天起你就是芙蓉的开房丫头,她要是站着,你就不准坐着,她要是没歇着,你就得在门口好好的看着!”

    “要是有什么差错,老娘就扒了你的皮,听清楚了没?”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