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伪装者之锦瑟

作者:矮不冷 | 恐怖灵异

收藏

  杀了人犯“锦瑟”,十八岁,小小年纪,阅人无数,倍受摧残,民国二十八年正法,于曼丽双手被缚在背后,五花大绑,一脸刚毅,面带怪异的笑容,她下颌的疤痕隐约可辩…每家每户都有几块地,自给自足,每年都会留一部分收入作缴税之用,再有多余的农作物,便拿到城里去卖,虽然卖不了多少钱,但也聊胜于无。。

    于谦与朱竹清的大喜之日定在考试后,寒假正好也可以坐船归国。朱竹清按照传统坐花轿,穿裙褂、戴凤冠,而已脸上的红布可有可无,他俩早以朋友相处多时。那个年代的大婚之喜都很热闹的场面,却看不见哪一对有于氏这一对这么幸褔,天作之合,真心实意相知相爱。真的,差不多也可以预料中朱竹清按照传统坐花轿,穿裙褂、戴凤冠,只是脸上的红布可有可无,他俩早已相处多时。。...

    于谦与朱竹清的大喜之日定在考试之后,暑假刚好可以乘船回国。

    朱竹清按照传统坐花轿,穿裙褂、戴凤冠,只是脸上的红布可有可无,他俩早已相处多时。

    那个年代的大婚之喜都很热闹,却不见哪一对有于氏这一对这么幸褔,天作之合,真心相爱。

    真的,差不多可以预料,一定是携手到白头了。

    于谦一直都生活在无风无浪的人生中,享受着命运的善待,算是完美的人生了吧,富裕、有才华、身体健康,更加上拥有如花美眷。

    可以预见的是,往后余生都是美满笑容。

    幸褔,这就是最贴切的形容词。

    喜轿到了于府,于谦牵着朱竹清的手让她慢慢从炭火盆上跨过去。

    “这里一定有好吃的哦。”衣衫褴褛、脏乱不堪的白晶晶贼头贼脑的混了进去,下颌的疤痕依稀可辨。

    省城在湘东,可她却迷了路,来到了湘南、来到了于府。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来人呐。”于府管家-福伯第一时间把浑身恶臭的白晶晶给逮住了,以免坏了宾客们的兴致。

    “把她给我撵出去!”

    扑通!

    “啊,好痛…”白晶晶嘴里含着一块饼,被四个下人抬走,狠狠的丢出于府,摔八瓣儿了都。

    入洞房的途中,朱竹清忍不住掀起了一点红盖头。

    于谦笑了笑,贴近问道:“这地方你以后要看一辈子的,就这么等不及?”

    朱竹清嘟起嘴,正要争辩,却被一旁的婢女抢了先。

    “哎呦,小姐,这还没进洞房呢,不能掀盖头的,这样是不吉利的。”

    洞房花烛,一对碧人两情缱绻,于府却闯进一名衣衫褴褛、偷窃食物的小乞丐。

    “有小偷,快来人呐…有小偷!”

    于府的下人们大多都在洞房外排着队道贺,当然,也是为了红包。

    “少爷、少奶奶,愿你们吉祥如意,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谢谢少爷、少奶奶…”

    嘎吱。

    下人们走光后,于谦关上了门,朱竹清掀起一半的红盖头,问道:“应该不会有人再来了吧?”

    “应该是吧。”于谦呼了口气,耸了耸肩,累的够呛。

    朱竹清立马掀起红盖头,美颜的不可方物。

    “憋了一整天,终于能够顺畅的吸几口气了。”

    “好久没有穿汉服,真的有点不习惯耶。”

    于谦被迷的神魂颠倒,缓步走近,深情的抱住了她。

    “我们终于是夫妻了,从今往后再也不用分开了。”

    “对,再也不用分开。”朱竹清纤手搂住了他的脖子,献上自己的唇。

    哐当!

    情到深处欲行房事之际,白晶晶贸然闯入,坏了兴致。

    当时朱竹清害怕极了,于谦本能的将她护在身后。

    “你给我出来!”福伯带着家仆们追赶而至。

    “对不起,少爷,为了要逮这个人把您给惊扰了,请您原谅,我现在马上就把她带走。”

    “我不要、我不要,放开我…”白晶晶无处可躲,硬生生被拽出去。

    临了临了,奋力挣脱开来,抱住了于谦的大腿!

    福伯等人急了眼,蜂拥而上,非要送官严办不可。

    “等一下。”心地善良的朱竹清心有不忍,出言解救。

    “福伯,她看起来挺可怜的,又是个大孩子,把她送官会不会太残忍了?”

    福伯这才一松手,白晶晶就抱住了朱竹清的大腿,把她给吓了一跳。

    福伯本欲有所动作,却被示意无妨。

    “少奶奶,我们不知道她的底细呀。”

    “听少奶奶的。”于谦发话,福伯也不好多说什么了,照做便是。

    福伯本欲拉开白晶晶,没想到触碰到她的瞬间就把她给吓了一大跳。

    “我带你去吃东西,走啦,快点走啦。”

    “吃东西?”白晶晶一步三回头,生怕一离开朱竹清的视线就被送官严办。

    嘎吱。

    婚房大门再次关上了,新婚夫妻俩的兴致都给搅和了。

    “等一下。”于谦并不打算就此放弃。

    “怎么了?”朱竹清一个激灵,回身问道:“外面还有人吗?”

    于谦将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顺势把人给抱了起来。

    “刚才不算,现在才是正式洞房。”

    一切自然而然,眼看着就要到最后一步了。

    “等一下。”朱竹清后悔了,紧张兮兮道:“我会不会太冲动了?”

    “福伯说的对,我们不知道那个孩子的来历,会不会招来什么祸事?”

    会有什么祸事啊?

    于谦丝毫不放在心上,现在性急着呢,屡屡被浇冷水,这谁受的了?

    “顶多给她点吃喝,放她离开,也算做点善事嘛。”

    悄然放下床帘,这回可别再出什么差错了。

    “我说新娘子呀,你的心思可不可以多放点在我身上?”

    婚房内,春意盎然。

    小乞丐白晶晶被于家收留,福伯让她饱餐一顿。

    “你叫白晶晶是吧?”

    “哎呦,慢慢地吃嘛,没有人跟你抢。”

    “看你这样子,也不像偷鸡摸狗之辈,为什么不好好找个正经活营生,靠着偷东西吃,就能管你一辈子啊?”

    白晶晶可劲了吃,拼了命吃,傻傻的笑着,略显凄凉。

    “大爷,别说是正经活了,只要给我吃东西、喝东西,让我做牛做马都可以呀。”

    “我又脏又臭,下颌还有一道疤,没有人肯留我,就四处去讨饭。”

    “打哪来的?”福伯恻隐之心忽起。

    “家里还有几个人啊?”

    白晶晶分分钟就把食物吃完了,舔着手指,意犹未尽。

    “湘西乡下来的。”

    “我可不可以再拿一点吃的?”

    福伯愣住了,乖乖,这都好几个人的饭量了。

    这小身板容的下吗?

    “你还没吃饱啊?”

    白晶晶捧起的碗放下了一丢丢,委屈巴巴、楚楚可怜。

    “不是啦,我现在拿一点,明天就有的吃了,可以先放着。”

    真是不禁饿,福伯还是接过了碗,心底一阵默叹。

    “大爷,你不懂。”白晶晶垂下头,追忆起痛苦的过往。

    “这几年家乡老发大水,收成都没有了,很多人饿死在路边,后来又爆发了瘟疫,死了好多人。”

    情绪一时克制不住,泪流满面。

    “我看到好…好多死人,把他们都埋了。”

    “我还看到有的人在吃那些死人,呜呜…”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