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伪装者之锦瑟

作者:矮不冷 | 恐怖灵异

收藏

  杀了人犯“锦瑟”,十八岁,小小年纪,阅人无数,倍受摧残,民国二十八年正法,于曼丽双手被缚在背后,五花大绑,一脸刚毅,面带怪异的笑容,她下颌的疤痕隐约可辩…每家每户都有几块地,自给自足,每年都会留一部分收入作缴税之用,再有多余的农作物,便拿到城里去卖,虽然卖不了多少钱,但也聊胜于无。。

    于谦经常到朱府,为朱太爷处理方式一些晦涩好懂好懂的文件。张氏父女也懂英语,而已还有些不明白了的地方,于谦就为张氏帮这个忙。而张氏有什么官方或非官方宴会,于谦也被邀为席上客,一时间生活忙绿了出来,再也没有不需要每早对着窗外拉奏小提琴逐渐消磨韶光了。对于朱竹清的出朱氏父女也懂英语,只是还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于谦就为朱氏帮这个忙。。...

    于谦常常到朱府,为朱太爷处理一些晦涩难懂的文件。

    朱氏父女也懂英语,只是还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于谦就为朱氏帮这个忙。

    而朱氏有什么官方或非官方宴会,于谦也被邀为席上客,一时间生活忙碌了起来,再也不用每晚对着窗外拉奏小提琴消磨韶光了。

    对于朱竹清的出众,于谦不禁惊叹不已,一个从未出过门的千金小姐,丝毫没有一般闺女的害羞小家子态,每句话、每个眼神都坚定大方。

    对着于谦,对着洋人,朱竹清比起任何一名洋女士,丝毫不落下风,大方得体、气质怡人,讨人欢心。

    于谦看的出来,朱竹清比他要强,自惭形愧之感更令他敬爱她。

    有一次,于谦有意无意的向朱竹清试探道:“为什么你的爹娘不为你订亲?”

    “我?”朱竹清不禁噗嗤一笑。

    “我都推了两门亲事啦!”

    “不过因为我的两个姐姐都早早的嫁了出去,爹娘还不急着将我送走,这次出国是让我为他们作个伴嘞。”

    “不瞒你说,我已经二十一岁了!”

    “整个家族之中,就女性而言,数我最大,未曾许配人家。”

    于谦点了点头,表情傻傻的。

    “不用怕,我也是二十一岁,尚未定亲。”

    “为什么你也不定亲?”朱竹清目光炯炯。

    于谦清了清嗓子,回应道:“我爹娘赞成我先行寻找意中人。”

    朱竹清瞪大了眼,简直难以置信。

    “什么?”

    “我的大姐也是自由恋爱的。”于谦语出惊人。

    这怎么可能?

    朱竹清有点不相信了,向前走了一步,回头瞄了他一眼,那眼神,饶有深意。

    看的于谦小心脏狂跳!

    于谦也曾与同窗到酒吧见识过当地狂放的洋女士,那种野性、放荡、与男人一样的意志,真叫他看不惯。

    只是突然间,他从朱竹清的身上也看到一股类似的特质,这个女人,本性其实是不羁的吧。

    这使于谦更深深的被她吸引。

    推掉亲事,念洋文、穿洋服,勇敢面对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这一点,她真的比他强很多。

    这一夜,于谦拉奏韩德尔的赛尔斯慢板段落,不由自主的渐入佳境,他拉的特别好,特别的充满感情。

    已经下雪了,原来雪落下之时,不是那么的冷。

    用爱情取暖,驱散冬日里的严寒,左手牵右手,握住点滴的感动。

    有一次,朱府举行一个小宴会,形式为当时流行的年轻男女小型音乐会,由相识的家庭中派出年轻的代表合奏或独奏一曲。

    于谦被编排与当地一名门千金合奏比才的阿莱城姑娘,他拉奏小提琴,洋少女则弹钢琴。

    通常这种聚会都是先聚在一起吃点东西,然后音乐会开始,接着是在花园里漫步。

    “有意思”的男女争取机会了解对方与之交谈片刻,这是个很时髦却又合乎礼节的活动。

    地点在朱府举行,但安排的是一位外国官员的太太,席间除了于谦之外,还有他的两名华籍同窗,当然,还有朱竹清!

    但负责表演的,华人当中只有于谦一人。

    于谦之前已经练习了好多次,首次在朱小姐面前表演,让他很紧张,一边拉奏、一边望着席上的她,他发现,她的目光中有欣赏的意味。

    于谦释怀了,这还是首次在朱竹清的目光中得到认可,就好像突然间自己所有的价值都被肯定了。

    忽然,朱竹清笑了起来,以扇掩面,笑了大约十秒。而之后,她的视线再也没落到他身上。

    于谦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一组又一组的表演过后,大家走到花园之外,喝茶吃点心。

    朱小姐正与两名洋青年交谈,于谦在他们身边绕了两圈,听到他们谈到华国的情形,然而洋男子的眼中,望着美丽的朱竹清的眼神,丝毫与关心华国无关。

    他们关心的是面前东方美女的吸引力!

    三人都没邀请绕圈的于谦加入话题,甚至连看他一眼都没有。

    于谦气馁地走到一旁,而刚才与他合奏的外国少女徐徐与他攀谈了起来。

    于谦一边和外国少女交谈,一边把眼神断断续续地放到朱竹清的身上,忙的不可开交。

    不一会儿,于谦身边又加入了那两名华籍同窗,大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华国的园林设计与西方的不同之处。

    于谦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直到他看见朱竹清离开她身边的洋青年,他便跟到她的身后。

    她走回屋中,他不由自主跟着她走。

    朱竹清站定,回头问道:“干嘛?”

    “不继续和Miss Ankinson谈话?”

    “Miss Ankinson?”于谦不解。

    朱竹清转过身来,小嘴微微嘟起。

    “她刚才和你一起演奏的时候,每隔三秒便望向你。”

    “是吗?”于谦压根就没注意,不知情。

    朱竹清顺势追问:“你会不会爱上洋妞?”

    于谦本能的站直了身子,坚定从容。

    “这是没可能的事。”

    “为什么?”朱竹清盈盈一笑。

    “洋人很神秘啊,他们的眼晴是透明的,有的甚至还是蓝色的。”

    于谦脱口而出“我觉得你更神秘!”

    朱竹清仿佛有了兴趣,俏脸再一次勾起了笑容。

    “是吗?”

    “我有什么神秘的?”

    “神秘的让一个男人研究一辈子也研究不明白。”于谦发自肺腑。

    “哈哈哈…”朱竹清轻笑不已,转身欲离。

    “别走!”于谦猛的叫住了她。

    朱竹清虽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我又不是你的人,干嘛不准我走?”

    “我要走要停,是我自己的事,你管不着。”

    就在这一刻,于谦终于鼓起了勇气。

    “好,那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朱竹清始终没回头,俏脸上有偷笑的表情,心里美滋滋。

    终于有勇气说出来了吗?

    快去提亲呀,别再磋砣岁月了,男未婚、女未嫁,韶光易逝,好宝贵的呢。

    于谦向朱老爷提亲之时,差不多是水到渠成,唯一的问题是于谦的学业。

    于谦的意思是先回国结婚,再回来继续学业。

    把消息发到于老先生的手中,除了有点意外以外,再无别的反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