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本

长公主饶命

作者:李子谢谢 | 现代重生

收藏

  毒死新皇的长公主刚被处决,沈家悔婚的大小姐就回去了。书友群:769855957,评论交流来玩夜已深,屋子里光线昏暗,但透过帐子依然能感到帐外的公子风流倜傥,只那么站着便已叫李月舒怦然心动。。

    王家举行宴会要发出邀请齐都世家大户名流小姐们的消息不知道怎的就传开了大街小巷。初时,齐都里的人们第一反应时是:王家,哪个王家?迅速,人们便从市,原来是是那个了去世的王司徒府上。王司徒不仅自己早归天,青春青春年少就被医院救治军营历练的大公子王孝康是个短起先,齐都里的人们第一反应就是:王家,哪个王家?。...

    王家举办宴会要邀请齐都世家大户名流小姐们的消息不知怎的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起先,齐都里的人们第一反应就是:王家,哪个王家?

    很快,人们便获悉,原来是那个已经过世的王司徒府上。

    王司徒不但自己早早归西,青春年少就被送往军营历练的大公子王孝康也是个短命鬼,王家还有男丁吗?

    有的,还有个号称“齐都第一美男子”的王二公子。

    王二公子这个封号到底是谁封的,谁最先散播开的,已经无从考证了,毕竟接连失去父兄,没有了靠山和保护伞的王二公子十分低调,早就淡出齐都人们的视野。

    但因王家的宴会,王二公子再次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

    听说已经成亲了,娶的是司空大人沈先良的掌上明珠。

    这让原本对王家邀请帖并不感兴趣的人们犹疑了一下。

    听说,王家第一封邀请帖是送给卿大夫府上的,许夫人已经答应赴宴。

    这让人们陡然又想起,这王家和许家似乎还沾着亲带着故,王家大夫人正是许夫人的本家侄女。

    许夫人答应赴宴,沈家也给了回话,届时沈夫人会带着沈家的几位小姐们都去赴宴,有许家和沈家两家的好榜样在前,齐都里世家官家小姐们的回帖纷纷送往王家。

    锦心兴奋地对李月舒说道:“四小姐你看,这么多世家小姐们都要来赴宴啊,可太好了。”

    的确是太好了,他们王家总算要出头了。

    只要办好了这次宴会,讨好了姑母,她就有靠山了。

    如果她能靠着卿大夫的势力为小叔子谋到前程,沈昌平在王孝健心目中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吧?

    想到这些,李月舒就把夏丽云为什么没死为什么又回来了这些事暂且搁下,只想着如何筹办宴会的事。筹办宴会的开销,李氏知道她手头拮据,给了个大手笔,她知道李氏这是让她怎么铺张怎么来。

    王夫人让人来请李月舒去宅心院。

    李月舒并不想去,推说办宴会的事千头万绪脱不开身,王夫人身边来传话的嬷嬷便说王夫人来请大少夫人正是为了宴会的事情。

    李月舒只好携了锦心往宅心院去。

    宅心院,王孝健、沈昌平和夏丽云都在。

    李月舒视线经过夏丽云脸上时,难免有些心虚,然而夏丽云看着她,没有流露丝毫恨意,那神情单纯无害,令李月舒不由怀疑金美楼的事到底发生过了吗?难道翁策骗她,翁策并没有得手,夏丽云也没有被金美楼的恩客们糟蹋?

    李月舒来了,王夫人便询问她宴会筹办事宜,李月舒笑着说道:“有钱好办事,姑母给足了预算,足够我声势浩大办一场让全齐都瞩目的宴会。”

    王夫人说道:“月舒啊,这场宴会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是整个王家的盛事,别忘了请帖可是用的王家的名义,为了周全起见,让你两个弟妹也给你搭把手吧,人多力量大,人多心眼多,不至于出什么纰漏。”

    李月舒愣住,有种被趁火打劫的感觉。

    “母亲,弟妹还小,再说她刚嫁过来……”李月舒才抗议了个头,王夫人就打断她,“所以才让你多带着她啊,你管理王家内宅这么久经验丰富,不像你弟妹是个娇小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由你带着她,她慢慢学会了管家,将来她管理自己那个小家的时候才不会慌乱,才能有条不紊……”

    王夫人笑容和善语气轻柔,一副菩萨垂目的样子。

    李月舒心里却早已骂她一百遍,虚伪,阴险,谁不知道她的心思,她就是想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让沈昌平慢慢代替她在王家的地位。

    可是就算李月舒心头知道王夫人的心机,但表面上王夫人话说得漂亮又圆满,她也无法拒绝。

    “母亲太抬举儿媳了,我们昌平弟妹是个聪明的,哪用我教啊?如果我在弟妹跟前班门弄斧的,恐叫沈老爷和沈夫人见笑——”

    “嫂嫂莫不是不肯教我?”沈昌平笑着来拉李月舒的手,乖巧甜心般说道,“我聪不聪明两说,但我一定是最勤快的,只要嫂嫂肯多带我多教我,我一定好好学,多向嫂嫂请教的。丽云也会的,对吧,表姐?”

    沈昌平扭头去看夏丽云。

    夏丽云却是娇滴滴看一眼王孝健,王孝健这时候便帮腔说道:“还请嫂嫂都带带昌平和丽云,跟着嫂嫂学会了如何举办宴会,将来再跟嫂嫂学会如何掌家,才能做好我的贤内助。这些年,我多亏了嫂嫂照拂,如今我也娶妻纳妾,我的妻妾还望嫂嫂能继续照拂。”

    王孝健的话让李月舒心里不舒服,却只能吃下哑巴亏,她讪讪笑道:“小叔言重了,都是妯娌,谁照拂谁呢,互相帮衬着就是了。”

    沈昌平立即开开心心说道:“对对对,互相帮衬,那昌平等下就陪着嫂嫂去合计一下宴会的事,看看有哪些任务是要派给昌平做的,嫂嫂尽管吩咐。”

    大家一起从宅心院退出去,沈昌平挽着李月舒的手亲亲热热在前头走,夏丽云特地落在后头。

    等王孝健走出来,她立即娇柔一笑,说道:“相公,我没有给相公添乱吧?为了相公,我都忍下了……”

    楚楚可怜泫然欲泣的模样。

    王孝健心头一软,说道:“我都看在眼里呢,丽云,你受委屈了,眼下这场宴会是家里的大事,等办过了宴会,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夏丽云立即摇头:“家和万事兴,相公,别为我的事烦心,都过去了,如果大少夫人以后再不寻我的麻烦,丽云愿意吃这个亏,毕竟都是相公的女人……”

    夏丽云还没说完,王孝健就用食指挡在了她的唇上,“嘘”了一声。

    隔墙有耳,虽然王家上下谁不知道他和李月舒的关系,然而有些事是不可以摆到台面上说的,那是见不得光的勾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好了,你的心意我都了解了,你好好去跟她学着,你虽是妾侍,却是我的良妾,你要知道你努力抓住机遇的话,将来难免还会有其他机遇的。”

    王孝健说的其他机遇是扶正吗?

    夏丽云自然没有激动,也没有去想这些,她向王孝健施施然行了礼就去追李月舒和沈昌平。

    看着夏丽云的背影,再看远处沈昌平和李月舒的背影,王孝健心头莫名满足,三个如花的女子都是他的女人,又莫名惆怅,叔嫂关系总归尴尬,而沈昌平如果有夏丽云的性子就好了。

    王孝健本来就是个精明的,他哪里看不出沈昌平的性子不如夏丽云温顺好拿捏,且夏丽云好歹是心悦于他的,而沈昌平并没有。

    先不说逃婚一事让他心怀芥蒂,他不去计较她贞.操有损,她竟先高姿态拒他千里之外,说什么十四岁还小,要等长大再圆房。

    十四岁已经当母亲的人都比比皆是了,比十四岁更小的人为人妻母的也比比皆是。

    无非是借口。

    王孝健想起这些依然愤愤不平着,但是为了能从沈家捞到好处,他只能忍。

    王孝健的憋屈里,三个女子并着她们的丫鬟婆子们都走远了。

    王家的园子不是一般的大,这是父亲在世时挣下的家业,若父亲还在,王家何至于没落啊,他又何必巴结着区区一个司空,生怕抱不牢大腿?

    和王孝健一样郁闷的是李月舒。

    李月舒是个能干的,这些年伴随着王家的没落,哪里有这样的大宴会需要她筹办,她感觉自己憋了一身的才能好不容易到了大展身手的时刻,却要带着两个拖油瓶。

    此刻,拖油瓶之一的沈昌平竟然拉住了她的手,捧着她手上的玉镯子端详,一脸垂涎说道:“嫂嫂,这个玉镯子竟有四种颜色,没有任何瑕疵,玲珑剔透的,这是价值不菲的贵妃镯吧?”

    “弟妹是识货的,这是从前我姑母送我的礼物。”

    李月舒见沈昌平捧着她的手端详玉镯子的样子,心里腹诽:不会是要跟我要吧?

    刚这样想着,沈昌平就说道:“我好喜欢这个玉镯子啊,嫂嫂可以送我吗?”

    李月舒压下心头的厌恶与惊愕,露出笑脸,带着长嫂风范,好言好语说道:“弟妹说笑了,弟妹是司空大人掌上明珠,什么宝贝没见过,怎么会稀罕我这镯子呢?虽然是姑母送我的,但也没有贵重到哪里去。”

    “所以啊,嫂嫂送给我,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呢?”沈昌平笑吟吟看着李月舒。

    既然不是贵重的东西,还舍不得送,未免小气了。

    李月舒为自己说漏嘴郁闷,她说道:“弟妹喜欢我的别的什么物件我都可以送给弟妹,但是这玉镯不行,玉镯毕竟我随身戴了多年,早就认了我这个主人的气息,就算送给弟妹,也起不到庇护弟妹的作用啊。”

    戴玉通常有庇佑的说法。

    沈昌平却不以为然,她已经毫不客气从李月舒手上捋下了玉镯,放在阳光下照着,说道:“好比一个人嫁了一个男人,要是守了寡什么的,难道就不可以再跟另外的男人了吗?”

    李月舒目光一闪,心头就像被沈昌平狠狠抡了一拳般。

    而沈昌平,已经自然地将那只玉镯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她将手腕伸到李月舒跟前晃了晃,笑着说道:“嫂嫂,我们来赌一赌这只玉镯它是不是只认你这个主人,好不好?”

    不远处,夏丽云站住了,奇怪地看着那一幕:沈昌平为什么要抢李月舒的手镯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