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本

长公主饶命

作者:李子谢谢 | 现代重生

收藏

  毒死新皇的长公主刚被处决,沈家悔婚的大小姐就回去了。书友群:769855957,评论交流来玩夜已深,屋子里光线昏暗,但透过帐子依然能感到帐外的公子风流倜傥,只那么站着便已叫李月舒怦然心动。。

    “阿策,这么巧,你怎么在这里?”李月舒望着来人。夏晓静看一看来人又看一看李月舒,两人果真是认识了的样子,李月舒脸上除了看见来人时的一抹吃惊。那吃惊自然得也没丝毫不刻意的之意。“月舒表姐,我与几个同窗相约周末在金美楼叙叙旧,好久看不见表姐,也没想起昨日出门时能夏丽云看看来人又看看李月舒,两人果然是认识的样子,李月舒脸上还有看到来人时的一抹惊讶。。...

    “阿策,这么巧,你怎么在这里?”李月舒看着来人。

    夏丽云看看来人又看看李月舒,两人果然是认识的样子,李月舒脸上还有看到来人时的一抹惊讶。

    那惊讶自然得没有丝毫刻意的意味。

    “月舒表姐,我与几个同窗相约在金美楼叙旧,好久不见表姐,没有想到今日出门能遇上,真是巧呀。”少年郎收起扇子,作揖见礼。

    李月舒向夏丽云介绍道:“丽云,这是我表弟翁策。”

    表姐弟也分很多种,李月舒与翁策并不是什么亲亲表姐弟,而是远房表亲。

    夏丽云看着翁策,翁策的脸型与王孝健有些相似,都是面如满月,只是气质比王孝健硬朗些,也是相貌堂堂。

    翁策朝夏丽云投过目光来礼貌一笑,夏丽云十分守礼折开了目光,只听李月舒教训翁策:“表弟,不是表姐要说你,金美楼是什么地方,你是个读书人,怎好往这种地方跑?”

    翁策一点儿都没有被教训的恼怒而是拱手作揖,耐心解释道:“表姐误会了,只因是好友做的局,我盛情难却,我一定会有分寸绝不越矩的我是读书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心里有数,当然也谢谢表姐的教导,表姐教训的是。”

    李月舒这才转怒为笑,又说道:“你要去金美楼,刚好赶巧了,你可认得我家小叔王孝健?”

    “王二公子可是我好友,怎么听表姐的意思,他也在金美楼里?不能够啊,二公子从不来金美楼这种地方。”

    “正因为我家阿健从来不来,所以他来了,我和丽云妹妹才担心他,”李月舒说着介绍夏丽云,“阿策,这是我家小叔的妾室丽云,阿策,你可不可以带我家丽云妹妹去金美楼里看看阿健,如果看到了阿健就让他跟我家丽云回来,你既然是阿健的朋友,你的话他总是听的,我们几个女子也不好贸然进去金美楼……”

    翁策竟十分爽快就答应了。

    他说道:“明白明白,表姐你放心,那些公子老爷也常常带着家里的女眷去金美楼里见见世面,坐在楼上的雅间,点些果盘点心,美其名曰‘过班‘,我就当丽云姐姐是我们翁家的女眷,带进去过个班,金美楼里也无人怀疑的。”

    说着又看夏丽云:“姐姐跟我进去的时候别说是二公子的妾室,只说是我家姐姐就好啦,一会儿如果见到了二公子,就把二公子带回来,如果没有见到二公子的话,我再把丽云姐姐送出来,表姐觉得可行吗?”

    “可行可行,有表弟在就太好了。”李月舒松了一口气般露出笑容,将夏丽云往翁策旁边一推说道:“如此就麻烦表弟了,丽云啊,你快点去把阿健给带回家吧,你放心,我和锦心就在这里等你。”

    夏丽云总觉不妥,但李月舒催促得紧,而翁策已经迈腿朝金美楼的方向走去。

    她没有太多时间思考,又被李月舒用力一推,她本能就跟着翁策向金美楼走去。

    金美楼对于夏丽云来说就像世外桃源一般,欢歌笑语,美女如云,令人眼花缭乱。

    夏丽云跟着翁策向二楼走去,心里想着怪不得王孝健对她不冷不热的,原来是在金美楼里流连。这种地方流连多了,对家里的女眷怎么会看得入眼呢?

    正经人家的妻妾闺房之中自然不如金美楼的姑娘们有趣。

    夏丽云心里愤愤不平着,一时没觉察,竟跟着翁策走到了二楼。

    “翁公子,这是哪里啊?”夏丽云看着一间间厢房紧闭着房门,里头有各种女子的笑声叫声传出来,不由心里害怕。

    “不是说去雅间吗?”夏丽云紧张问道。

    翁策手中扇子刷地打开,一边摇一边说道:“可是我刚才在大堂里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王家二公子的身影啊。你是来找夫婿的,又不是来过班的,没有必要去雅间消费了吧?”

    夏丽云觉得有理,加紧步伐追上翁策:“那我家相公难道是在这里?”

    “找找便知。”

    夏丽云跟着翁策越走越深,不知不觉已经置身回廊的最里间。

    “我家相公在这里面?翁公子怎么知道我家相公在这里面啊?我家相公真的在这里面吗?”夏丽云还没问完,翁策一手推开房门,一手将她拉了进去。

    “相公?”夏丽云朝屋子里走去,屋子里浓郁的香气熏得她头晕。

    身后,有一只手搭在她的肩头。

    “相公!”

    夏丽云激动地回头一看,竟是翁策。

    “翁公子。”夏丽云朝翁策身后看去,房门已经被关上了,而且还上了栓。

    夏丽云心底里有不好的预感升起,她想要向外走,而翁策没有允许。

    “我家相公不在这里,我们赶紧走吧。算了,我不找我家相公了,我要去和我嫂嫂汇合。”

    翁策一把抓住了夏丽云的手,笑道:“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这是一个陷阱啊。”

    夏丽云一怔。

    “我表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早就安排了这个局。只是不知道哪一天才把你送给我。没想到是今天把你送给我。捡日不如撞日,那我就不辜负我表姐的美意了。”

    夏丽云吓得连连后退。

    翁策步步紧逼,带着颇为倜傥的笑:“虽然王家二公子号称齐都第一美男子,但我觉得我一点都不逊色于他。丽云小姐试试就知道了。”

    “来人啊,救命啊!”夏丽云破口大喊。

    她的喊声与落荒而逃更加激发了翁策的兴致。

    ……

    当翁策看见那红梅一样的血渍时呆住。

    “你竟然还是……”

    看着瑟瑟发抖的夏丽云,翁策捡到了宝一般,一边骂着王孝健是个没用的怂包,一边再将坏事做了一遍。

    夏丽云被连着折腾两次,还不算完。

    翁策离开了,房间里不时有新的人进来。

    夏丽云也不记得具体进来了多少个人。

    来来去去的人们总要嘟哝一句:“你是新来的吧?新来的都这样。习惯了久了就不怕了。看看金美楼里的燕儿翠儿……哪些个当初不是你这样?”

    “我不是金美楼的姑娘,我是王家二公子王孝健的妾室……”

    夏丽云迷迷糊糊中不断重复这句话,有的人当她是信口雌黄,有的人当她是说胡话。

    那些恩客将这句话当做一句玩笑话,当做笑料,拿到外面去传。

    这句话很快便在齐都传开了。

    王家和沈家也都听到了风声。

    沈家派人去王家问信,王家给的回复是没有的事,云姨娘好端端在府里头待着呢。

    沈家便不再过问此事。

    仁厚堂里,王孝健和沈昌平单独说话。

    “我已经替相公把沈家的人给打发走了,相公不要担心,我既然嫁给了相公,我与相公的心就是一起的。天塌下来都有我帮着相公一起扛。”沈昌平情真意切的样子让王孝健无法再说什么,他难道还会为了夏丽云而抛弃沈昌平吗?沈昌平才是正宗的沈家大小姐,夏丽云算什么,虽然王孝健此刻怀疑夏丽云的遭遇是沈昌平下的手。

    “虽然我父母那边是被安抚了,可是云表姐的确是不见了,失踪了,不在府里头,难道云表姐真的在金美楼吗?她怎么会去金美楼呢?她在仁厚堂好好的,是因为给大少夫人送抹茶之后就再也没回来了……”

    沈昌平的话提醒了王孝健,相比沈昌平,李月舒才更可能对夏丽云下手。

    王孝健急急忙忙往外走,沈昌平喊住他,问他:“相公需要去金美楼确认一下,那个人是不是云表姐吗?”

    如果确认了才可怕呢。

    确认了是他王孝健的女人,在金美楼遭此奇耻大辱,那他王孝健以后还如何在齐都做人?还要不要入仕为官?

    “还是要去确认一下吧,如果真的是丽云,她毕竟是你的表姐,是岳丈大人的亲外甥女。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在外头被人糟蹋。”

    总要给沈家一个交代。

    好好一个人嫁来王家后遭逢意外,沈家如果追究起来——

    “相公,我都说过了,我既然已经嫁来了王家,就要顾虑王家的利益。相公也不要考虑沈家那边,沈家那边不是有我吗?”

    王孝健看着沈昌平,沈昌平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王孝健似乎有些听懂了沈昌平的意思。

    “谢谢娘子。”

    王孝健的内心轻松了不少,他心里已有了主意,于是快步往李月舒那边去。

    李月舒似乎等了王孝健很久的样子。

    王孝健一来她就坦诚说道:“云姨娘败坏了王家的名声,更败坏了小叔你的名声,小叔打算怎么处置她呢?是将她从金美楼接回来,让她继续做你的妾室——”

    李月舒话音未落就挨了王孝健一记耳光。

    李月舒一点都不难过,只觉得畅快。

    一想到夏丽云遭遇的,自己只挨这轻轻的一耳光,李月舒就觉得值得。

    “我娶妻纳妾,你心里不爽。你有一百种报复的方式,你不该拿王家的名声开玩笑,你替我考虑过没有,我摊上这种丑事,我日后还怎么官场立足?真是妇人之见!”

    王孝健气势汹汹,李月舒心里一沉。

    原来云姨娘在王孝健心中也毫无分量,他担心的只是他的颜面。

    李月舒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感想,心底里一阵阵寒意升起——

    仁厚堂,沈昌平抬头看着屋顶,说道:“屋顶上的人下来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