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本

长公主饶命

作者:李子谢谢 | 现代重生

收藏

  毒死新皇的长公主刚被处决,沈家悔婚的大小姐就回去了。书友群:769855957,评论交流来玩夜已深,屋子里光线昏暗,但透过帐子依然能感到帐外的公子风流倜傥,只那么站着便已叫李月舒怦然心动。。

    夏晓静跟随锦心给李月舒送宇治抹茶。宇治抹茶从仁善堂提回来了凉了,李月舒并也没喝,夏晓静赔笑道:“嫂嫂想吃我做的宇治抹茶,倒不如让我将工具带了回来再制作完成,否者从仁善堂做完再送回来,总倒不如刚很新鲜出炉的热腾很新鲜,嫂嫂会觉得呢?”嫂嫂。听着这声称呼,李月舒很不高兴。抹茶从仁厚堂提过来已经凉了,李月舒并没有喝,夏丽云赔笑道:“嫂嫂想吃我做的抹茶,不如让我将工具带了过来再制作,否则从仁厚堂做完再送过来,总不如刚出炉的热腾新鲜,嫂嫂觉得呢?”。...

    夏丽云跟着锦心给李月舒送抹茶。

    抹茶从仁厚堂提过来已经凉了,李月舒并没有喝,夏丽云赔笑道:“嫂嫂想吃我做的抹茶,不如让我将工具带了过来再制作,否则从仁厚堂做完再送过来,总不如刚出炉的热腾新鲜,嫂嫂觉得呢?”

    嫂嫂。

    听着这声称呼,李月舒很不开心。

    就因为夏丽云是王孝健的妾侍,便能随王孝健喊她一声“嫂嫂”。

    既是妾侍,就少不得床~笫之欢。

    一想到夏丽云和王孝健的床.笫之欢,李月舒心里就酸溜溜的,还生恨。

    换了一个女人的床,王孝健还是那般吗?

    像一匹纵横驰·骋的马匹,闭着眼都能闯荡草原,嘚嘚的马蹄声一下一下……

    李月舒仿佛看见夏丽云在那马蹄下mengl的形hai——

    那狂欢的马蹄踩着fangl的形hai,也踩在她的心弦上,将她的心弦一根一根地踩断——

    “大少夫人?”听到锦心的提醒,李月舒这才稳了稳心神。

    眼前是夏丽云娇弱可人的笑脸。

    “嫂嫂,不如现在就命人去仁厚堂把我做抹茶的工具都取来——”

    “不必了。”

    李月舒坐着,两只手交握膝头,一只手指甲暗暗掐进另一手的手心里。

    就是这楚楚可怜的小脸蛋魅惑了王孝健吧?

    李月舒咽下心头怨恨,露出笑容,说道:“丽云,我的意思是说,吃抹茶随时都可以,不急在一时,我约了水云轩的掌柜,今天去他铺子里看首饰,我打算打两枝步摇送给昌平和你,你随我一起去吧,刚好可以挑挑你喜欢的款式。”

    夏丽云当然欢喜想去,但还是说道:“既是嫂嫂送的,心意贵重,不在款式,当然了,嫂嫂挑的款式一定是最好的,嫂嫂替我挑选就可以。我还是回仁厚堂去给嫂嫂做抹茶,等嫂嫂从水云轩回来,刚好经过仁厚堂直接就可以吃现成的了。”

    一旁,锦心立即道:“云姨娘什么意思?我们大少夫人邀你一起逛街,你竟然不肯赏脸?”

    夏丽云尴尬地笑:“锦心姐姐说笑了,嫂嫂邀我上街,我再欢喜不过了,只是……只是还没有禀明二少夫人……”

    “云姨娘的意思,在这王府里,二少夫人竟比大少夫人还大吗?”

    锦心阴阳怪气,夏丽云心里不爽,但面上还是赔笑道:“锦心姐姐又说笑了,大少夫人才是王家后宅的掌事人,但我毕竟是二房的人,我们做妾的人微言轻,凡事不能不听正室的吩咐,我想嫂嫂一定能理解我的为难。”

    夏丽云看向李月舒:“嫂嫂不是说两枝步摇分别要送给我和二少夫人吗?那想必二少夫人也是要一起去的吧?”

    夏丽云是个机敏的,沈昌平再坏也是自家表妹,两人一起长大,这么多年算是熟悉的仇人。

    李月舒不同,她总觉李月舒阴森森邪门的样子,相比沈昌平,夏丽云觉得李月舒更危险,比如上次她和王孝健几乎要生米煮成熟饭了,李月舒就来敲门,生生掐灭了王孝健的火。

    不知为何,夏丽云看到李月舒心里就冒起危险信号,想要提防她。

    总之她不愿意,也不想往李月舒跟前凑,更不能随她单独出门,除非沈昌平也去。

    李月舒便让锦心去仁厚堂邀请沈昌平一起去逛水云轩,锦心很快回来了,说沈昌平那边已经备好了马车,还说那边人多一辆马车坐不下,让夏丽云和李月舒坐同一辆马车。

    “二少夫人上个街巴不得把沈家陪嫁的丫头都带去,怪不得一辆马车坐不下。”锦心笑着,还丢给夏丽云一个同情的眼神。

    李月舒说道:“丽云身边是不是没有使唤的丫头?”

    夏丽云笑容尴尬:“都是沈家的丫头,我和二少夫人共享的。”

    “哪有丫头共享的?等我们去了水云轩回来,我将我手边的丫鬟让你挑两个合眼的。”李月舒大度说着,便让锦心替她更衣。

    李月舒又瞅了夏丽云身上的衣服一眼,说道:“丽云要不要也换一身衣裳?”说着,又改了口风,“这里离仁厚堂远,等你回去换了衣服回来,恐怕叫二少夫人等得不耐烦,不如换我的衣裳吧。”

    说着,又改口:“我的衣服定然不合你的身,等下逛完水云轩,我再带你去‘广富林’布庄,裁两身衣裳……”

    面对李月舒的热情,夏丽云心里呵呵,但面上还是受宠若惊,感激满满:“嫂嫂对丽云亲如姐姐,我嫁过来,我舅父舅母给的陪嫁也不少,其间就有两箱子新衣裳,嫂嫂就不要破费了。”

    “沈老爷和沈夫人的陪嫁是他们的心意,我要给你做新衣打首饰,这是我的心意,你两样心意都不可辜负了。”

    李月舒换上一条蓝色的樱花交领襦裙,衬得身材窈窕,却又端庄,携着夏丽云的手出了王府上了马车,一路往水云轩而去。

    马车在齐都大街上穿行而过。

    夏丽云撩开帘子看街景。

    齐都来了新齐王,展露出了新气象,街边店铺林立,人来人往,一派繁华景象。

    这让久困笼中的夏丽云不免有出来透气的欢愉感,和李月舒共处车厢的压迫感也渐渐少了。

    马车很快就在水云轩门口停下。

    夏丽云跟着李月舒踏进水云轩大门,不由左右张望了一下:沈昌平,人呢?

    锦心说道:“哎呀,大少夫人,云姨娘,二少夫人原本要一起来的,可是被夫人请去宅心院,又来不成了。”

    夏丽云心里顿时发虚。

    李月舒拉了她的手走进水云轩去,一路笑语晏晏:“昌平没来,丽云你替她挑一挑步摇的款式也一样的,你们表姐妹眼光一定差不多,你看,连嫁的夫婿都是我们家小叔。”

    水云轩这样的首饰铺在齐都也找不出第二家来,接待的都是世家贵族的夫人小姐们,像王家这种没落官员的家属实在算不上什么贵客。

    但李月舒往昔光临时打的都是本家姑姑卿大夫夫人李氏的招牌,所以也能得到些殷勤的服务。

    掌柜的将步摇最新的款式花样图纸全都拿出来,供李月舒和夏丽云挑选,又在一旁介绍道:“今年咱们齐都流行的步摇不再是过去黄金屈曲成龙凤形状的老款式,除了缀以珠玉,还有伏成鸟兽花枝的,或者与钗细相混杂,制作出来的成品啊,夫人小姐们簪于发上晶莹辉耀,每走一步都摇曳生辉的……”

    掌柜舌灿莲花,李月舒便指着其中两张图纸让夏丽云挑选,全程并无任何异样。

    水云轩出来,又去了广富林布庄。

    一样的,打着卿大夫夫人李氏的招牌,获得了颇为周到的服务。

    定好了首饰,又定好了新衣,打道回府。

    夏丽云有些恍惚。

    看着李月舒柔善和美的笑脸,拉着她的手家长里短攀谈,夏丽云觉得自己大概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李月舒再怎么地,还能比沈昌平坏吗?

    沈昌平只会仗着淫威欺凌她,哪里像李月舒又是送衣服送首饰的,这般示好,看起来是真的要笼络她。

    毕竟都是王家内宅的妯娌,没道理不和她好好相处。

    她做的是二房的妾,关大房什么事?抢的又不是李月舒的老公。

    夏丽云这样想着,心里便渐渐松了口气,也主动和李月舒说些沈家的事,说些沈昌平从小到大的糗事,有意无意还影射一下沈昌平逃婚一事。

    李月舒说道:“丽云,你忘了,这件事,昌平和我说过了。”

    夏丽云一怔,对啊,她竟然忘了沈昌平那个小贱人居然会不打自招,自己暴露自己的污点。

    这让夏丽云心里有些郁闷。

    正郁闷着,就听马车前头锦心惊呼起来:“那不是二公子吗?”

    马车停在了路边,李月舒向外问:“什么事啊,锦心?”

    车帘被撩起,锦心错愕慌张的脸探了进来:“奴婢看见……奴婢看见……二公子……”

    李月舒拉着夏丽云从马车上下来时,看到了“金美楼”三个字。

    好大的排面,店前有招揽生意的伙计,擦着粉,耳朵边簪朵花。

    莺歌燕语、欢声笑语从两层楼里不停飘出来,好一个xh窝。

    这不是……

    夏丽云呆了呆。

    李月舒已经追问锦心了:“锦心,你没看错吧?”

    “是二公子,奴婢绝不可能看错。”锦心确定,且还露出不忿的神情。

    李月舒也跟着不忿,远远看着“金美楼”三个字,说道:“这个小叔,太不成体统了,家里头才刚给他娶妻纳妾,他……这要是让夫人知道了,夫人的病又该犯了,丽云,你说怎么办?怎么办?”

    王孝健逛金美楼,夏丽云心里也很恼火。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可是一次次假正经。

    和她还没怎么着呢,转头就来逛金美楼,王孝健这是闹哪样?

    她恨不能现在立刻就进去把王孝健拉出来——

    “丽云,要不你进去?”

    夏丽云心里头才冒起那个心思,李月舒就提议。

    夏丽云当然不敢,往金美楼门口看一眼,为难道:“可是嫂嫂,我是个女子啊,女子怎么好去逛——这种地方?”

    “那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小叔行差踏错?你可是小叔内宅的女人,你就不拉他一把吗?万一小叔以后都流连这种地方,那咱们王家还指靠谁啊?”

    李月舒说得很有道理,但夏丽云也无奈其何。

    她贸然闯进去,拉回王孝健又如何?只怕王孝健自此对她更加——

    夏丽云正为难着,就听一个声音响起:“月舒表姐——”

    大家朝声音发出处看去,但见一个裙屐少年摇着扇子翩翩而来——

评论
评论内容: